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駁風凌正對《國民黨不下台,漢服運動不可能進入台灣》之回應。
2012/08/09 17:54
瀏覽1,689
迴響1
推薦0
引用0

駁【風凌正對《國民黨不下台,漢服運動不可能進入台灣》之回應 http://guinie.org/blog/post/119/】。

     首先謝謝風先生的指教。其實風凌正所提「與台灣本土有關的媒體,完全避開這個字彙」之例,多為久遠發文時間之後。風凌正先生應該觀察一下在此之前的消息有多少。如果久遠不是察覺到「漢服」關鍵字進不到臺灣而故意直言揭破,會有人去注意到「漢服」在臺灣的訊息是受到壓抑,而願意予以「解放」嗎?

     其次提提正論。滿服旗袍的確有歷史淵源,因為那是滿州殖民漢人的奴服,把那些歷史翻出來,血跡斑斑,久遠也沒想到滿蒙的服飾竟是促成中國革命的原因之一,是建國的根據之一,怎麼革命建國後就被人遺忘了?這麼重大的原因就被人遺忘了?簡直不可思議不是嗎?這筆帳如果不檢查檢查,如果某日使這個國家被革命掉,而服飾可能又成了理由之一,難道當初革命先烈會沒想到嗎?想想看,國民黨前後被日本與共產蹂躪,如果說,這是因為國民黨失去了自己的革命動機,或者說是背叛了支持革命者的期待。而服飾是其中之一的理由,那之後使國民黨無法凝聚中國人心,那也完全不奇怪,不是嗎?須知這筆帳是國民黨的責任,不是久遠的責任,當其時,久遠尚未出生。但承先啟後,久遠必須直接點出這裡有筆糊塗帳,應該算算,如果它日這筆帳造成國民黨又被革命,可別怨久遠沒先提醒。自建州滿虜殖民中國凡兩百六十八年,剃髮服飾令明明無絲毫之益,而覆轍相蹈,至革命蜂起,一而再、至三、至四,乃至亡國之後民國興起,革命又起再起,流亡遷台,不悟、不悔;豈非咄咄怪事哉?

     再來,法理上,中華民國是承繼明朝,孫文且作《祭明太祖文》可證。 而清國是投降中華民國,不是中華民國投降滿清,中華民國是清國的征服者,不是繼承者。舉實例說,二戰太平洋戰爭後,美國征服了日本,那麼美國是日本的繼承者嗎?如果風凌正要主張中華民國是清國的繼承者,應該先提出證據說明清楚,而非扭曲歷史,把征服者當成繼承者。如果照風凌正這樣的主張,我請問,如果中華民國是滿清的繼承者,那滿清268年胡亂屠殺漢民血債,中華民國是不是應該要代替清國償還呢?中華民國屢屢要求日本償還二戰慰安婦血債,那中華民國總統是不是應代替建州滿虜清償屠殺血債,年年出面道歉,就像228記念日那樣?風凌正先生請務必說清楚講明白,不然就請風凌正先生說明,風凌正是不是熱愛袒護建州滿虜?是不是有滿州血統?所以自認生來有義務當建州滿虜的辯方?所以要為建州滿虜鼓動三寸不爛之舌,把責任都推給百姓無知以替建州滿虜脫罪?

     第四,風凌正的主張,似乎是把清國稱「我」,把西方列強對清國的蠶食鯨吞稱作【西方列強對我蠶食鯨吞】。我想風先生的立場已經是非常清楚了,是滿州的辯護方,發言皆為坦護滿州。然事實上,當其時,西方列強對清國的蠶食鯨吞原與漢人無關,乃是殖民主子與西方列強之事。說到底,殖民主子被西方列強擊敗,反倒好處多多。嚴格說來,漢人是被西方列強解放了,最低限度,被列強割據的解放區漢人不用剃髮結辨,也不用穿著旗袍馬褂。而張勳一黨本來就是漢奸,是殖民主子的奴才,而且還想繼續當奴才。大帽子也不必甚麼扣,只是後來有更多人拒絕被滿州殖民,更證明漢人確實獲得了「諸夷」的解放,張勳成了後世子孫的眼中釘肉中刺。

     第五,當其時之亂,袁世凱尚且知曉穿漢服祭天,其它革命者怎會不知道?那道裡很簡單,其它革命者為了某些原因,就背漢叛族了。或者原本就不是漢人,而實為滿虜之後,卻不得不裝成漢人也說不定。然後一直將錯就錯,錯到失去了整個中國故土,還不知從根本處悔改,失去了建國時的理想與主張,直到今天還作了旗袍馬褂的擁護者,不知為何被漢人百姓所拋離唾棄。不是嗎?要記得,漢服運動是在中國先發,不是在臺灣先發,是在共產黨統治的淪陷區先發不是國民黨地區先發。國民當執政這樣多年來,漢服運動卻不是在國民黨統治下發揚,為什麼?用無知可以掩過嗎?合理嗎?滿清為何被革命的理由國民黨會不知道

     最後:風凌正先生你自己都坦承【在國中畢業之前,因為缺乏對「中國人該是什麼樣子」必要的理解與認知,因此也常常穿著無知者所謂的「唐裝」上街】,你何不想想,你為何欠缺對「中國人該是什麼樣子」必要的理解與認知?原因不就是國民黨的黨國教育不告訴你真相嗎?所以你是國民黨國教育下的受害者才是,那你為何還要為國民黨的執政坦護?

     基本上,漢人是清國殖民的受害者,久遠僅是為漢人的受害打抱不平。只要漢人一直受害,那麼久遠就想為這個被害的族群打抱不平。衣冠雖然不是一個民族的全部,不過從風凌正先生您上面「西方列強對我蠶食鯨吞,已到了無所不為的地步」一句,可以感受到你為了袒護「加害者」的奮鬥,讓人好奇的想請教你,你跟那些腦袋被門夾過的滿遺難道不是同胞嗎?難道不在同一國嗎?

    PS:今年9月28日,國民黨必定又搞「夷狄祭孔」。你認定他們是出自於無知,在久遠看來是「坦護」的表現,所以久遠很好奇的也想問問你,你打算袒護他們多久?是一個月?還是跟你前代那些人一樣,坦護一輩子?袒護到你孩子與你孫子還繼續坦護他們?一直縱容他們年年去「夷狄祭孔」?永遠裝可愛,永遠是「無知」?

迴響(1) :
1樓. 風凌正
2012/08/21 10:45
喔,所以我變成滿遺了?

小弟不知道您的理解力是怎麼回事……從文章一半開始,就抓住「西方列強對我蠶食鯨吞」一句,認定其中「我」等於「滿清」,然後將小弟打成滿遺一派。

但小弟說的從頭到尾都是中華民國之事,包括這個「我」。或者閣下以為,革命成功了,民國成立了,列強便鼓掌為我叫好,千邦進貢,萬國來朝?所以「西方列強對我蠶食鯨吞」一句必然說的是滿清?所以「我」等於「滿清」?

要是小弟真的寫的模糊曖昧也就罷了,只能說是誤會,然而小弟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橫看豎看,始終看不出哪裡可以聯想到此「我」非指民國,而指滿清。

另外,我能理解興漢同志對國民黨的失望,但因此將希望投向反華團體,未免有些詭異了。

首先,感謝您的光臨與指教。

有關您自以為是「滿遺」一說,完全是誤解。久遠認為,您是在袒護滿清,立場是「滿清」的辯護方,或是宗社黨,保皇黨的辯護方。例如律師為鹹蛋超人打官司,那麼律師可說是鹹蛋超人的辯方或辯護方,辯護人,但這不是指律師就是鹹蛋超人,不表示律師就等於鹹蛋超人,請別誤會。辛亥革命前後歷史,參照時間來算,都應該在您我出生以前,我們應該都無法是當事人。如果說法讓您誤以為久遠是在把您抹成滿遺,那非常遺憾,久遠完全沒有那種意思。

另外,您稱「我」是指民國,那也非常令人感到曖昧。畢竟,現在的中華民國憲法法統,源自於民國初年之廣東軍政府維護的中華民國臨時約法,而那約法又源自於中國同盟會之「驅逐韃虜,恢復中華」宣言。中華民國臨時約法在張勳復辟的那時候就被北洋政府廢除了,之後從未在北洋政府這邊被實做過。您的立場如果不是在滿清這邊,大約也是在滿遺為主的北洋政府這邊,是為了滿遺那邊做辯護,如果久遠又猜錯了,就請您原諒,因為您的語意交代不清,又多有同情滿遺的發言,令久遠易生誤解。久遠認為所謂民國的立場,是指堅持護法的廣東軍政府,孫文大元帥方,而不是廢除約法的北洋政府方。

對興漢者來說,滿遺也是反華,而與滿遺作同胞,毀漢滅華阻漢服復興不遺餘力的的國民黨自然也成為了反華者,這是顯而易見的。所以沒有說因為辯護立場支持反華團體國民黨,這就叫做「不反華」,而在辯護立場轉向其他團體就是「投向反華者」。

久遠覺得您言論矛盾的理由,文章中一一鋪陳。其中,久遠最好奇的是,你應該是國民黨國教育下的受害者,你不認為國民黨叛漢降滿兼背叛了你嗎?,為何你不討厭國民黨對你造成的傷害?

是不是你認為揭了國民黨的【叛漢表現】就是反華?或是辯護立場轉向其他團體也有的主張就是反華?

久遠2012/08/22 09:50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