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雪奔(四)--小說(完結篇)
2023/03/03 13:28
瀏覽1,800
迴響5
推薦87
引用0


1937年四川大旱,宜賓鄉紳給街頭饑民施粥。

雪奔(四)--小說(完結篇)

在成都文星街修橋做工時,大轟炸的次日經過一條街邊水溝,水溝裡仍漂浮著一些人和狗的屍體,日機落彈時,這些人以為跳進水溝可以避彈,未料炸彈是帶著油料的,水溝裡的水立刻沸騰起來,那些屍體都被煮熟了!一早還在冒煙起泡泡。

看到這一幕我覺得成都也待不下去了,於是再往南走,聽說宜賓還算平靜,1941年春季我到了宜賓。宜賓雖然沒有成都那麼多在街頭流浪的人,街邊橋下還是有不少遊民,五月初我在包子橋附近歇下時,兜裡的錢已經快要用光,餓著肚子睡一夜,清晨時就聽到其他遊民說,學院路高醫師家在施粥。

那天上午我見過你外公,高醫師是翠屏區唯一的留洋西醫,下身西褲上身唐裝,一頭捲髮,文質彬彬帥得很!他讓僕人把施粥的鍋碗都安排好就進了院門,等著施粥的人已經排了一長溜,每個人手裡都有一張紙券,我手裡空著,旁邊的人說可以去找隊伍後那個小ㄚ頭要一張施粥券。

那是我第一次見到你母親,她那時九歲,留著兩條辮子,很乖乖的女娃兒,一臉的精明樣,我覺得她兩眼看著人說話的眼神,有幾分像我小姑姑。我說我是外地來的沒有施粥券,她問兩句後就塞給我三張,還說施粥券如果用完了,每天中午她都會在宜賓學院西北門附近,可以再去找她要。

不久後有位涮壇子(算命)單身老師傅收留我,終於有了居處,就沒有再去領粥。可是你母親也很苦命,那年冬天她的雙親就因病先後去世了!學院路冷清了不少,偶而只見大學生三三兩兩路過,高家就一間綢布莊還在這條街維持著,你母親仍是這家綢布莊的小當家,真是不容易啊!

民國30年(1941年)八月,我在宜賓菜壩機場做工,又碰到日機轟炸菜壩機場,空襲警報聲接連響了12個鐘頭。跑到宜賓還是躲不過日機轟炸,我可真的是惱火了,格老子滴!日機跟著我到處轟炸,我這就去跟你拼命了!我決定乾脆去前線打日本鬼子。民國31年(1942年)國軍79軍這時正在宜賓招兵,我去報了名。送到成都受了一個月訓後,就匆匆忙忙被分配到26集團軍,民國32年(1943年)參加了鄂西會戰(湖北)和常德會戰(湖南)。

民國38年(1949年)四月,整編到72軍參加上海淞滬作戰,上海大撤退前,左右翼都跑光了,我們這個部隊還悶著頭在和共軍打仗。5月16日才殺出重圍撤往浙江舟山,5月20日渡海抵達台灣。在常德會戰時我認了一位來自浙江的好朋友,從他那裏學會了"茅山道法"。民國36年(1947年3月)在沂蒙山區(山東)作戰時,我的好朋友陣亡,他那些隨身帶著的道法小工具,就都讓我接收了,以後來台灣退役後,這套玩意就成了我的吃飯傢伙。

來台退役後,在台南生活的這些年,雖然仍是孤家寡人一個,可是不必每天躲防空警報,無須沒日沒夜行軍,還從那麼多的戰場上苟活了下來,已經夠命大!這已經是我這輩子過得最安逸的一段日子了。

◆◆◆◆◆◆◆◆◆◆◆◆◆◆◆◆◆◆◆◆◆◆◆◆

後紀︰

麻六叔在我小學一年級時,隨著另一位宜賓鄉親來我家"認親",一見面就跪倒大呼︰「恩人呀!想不到又見到了,我太高興了!」一起談到在老家早逝;我從沒見過的外公和外婆,我媽也哭得唏哩嘩啦。

對於麻六叔來我家暫居時,對我家倆老的稱呼;很長時期讓我很感到很困惑?後來漸長後才知,在早期要理解四川人對親疏之間的各種稱呼,就必須先對四川的「袍哥會」要有一點認知。直到1949年國府遷台前,四川的男人六成以上都是"袍哥",袍哥的輩份等級和各地行政官銜大多也是重疊的。袍哥會的階層劃分既嚴且密,外省人通常很難短期就弄得清楚。

1930年代,蔣介石完成東征北伐後,號稱"統一全國",四川雖表面已歸屬中央,實質上仍是「國中之國」。明末後就出現的袍哥會,每一山頭都有自己的軍隊武力,橫跨清朝直到民國,實質上在底層治理四川的仍是袍哥會。蔣介石拉攏楊森,逐漸掏空四川頭號大軍閥劉湘的勢力。又藉對日抗戰大拆川軍,直到民國29年(1940年)中央第八軍開進四川,才開始表面上掌握了四川政務,但社會底層仍是袍哥會在掌握社會運作。

四川袍哥會在各地區之間,是互不隸屬的平行社會組織。袍哥會的的堂口,有仁、義、禮、智、信五個班輩。仁字輩是地方有名望的仕紳,智字輩多為貧苦農民、手工業者、船夫、車夫等。信字輩則被稱為"下九流",大多是做苦力;手無恆產的。麻六叔的父親是義字堂的鄉紳商人,可是離家去做苦力後,就下落到信字輩,當兵後才歸類到到禮字輩。對袍哥會組織的嚴密階層有一番認知後,就不難理解當年麻六叔的小姑姑雖和陸羽看對眼,但相對層級間有多難跨?況且陸羽連最末端的信字輩都還排不上。

各班輩內又有頭排、三排、五排、六排、十排的五個等級,每升一級都得要開香堂經過袍哥會認證。麻六叔來台後,每每想家時就獨自飲泣,但已不再恨他父親,因為回顧時麻六叔也想起,在那個老時代門第輩份壁壘森嚴,即使換成其他任何一位大當家的,對他小姑姑的處置方式大約都會一樣。而且陸羽既不屬於袍哥會成員,就連五個班輩都排不上,他父親沒有先斷"後患"的作法,其實在當時已算是厚道的。

那對情侶可謂生不逢時,卻又命運多舛,是個時代悲劇!而大環境變化太快太劇又太混亂,對當時很多身不由己而流離失所的其他人而言;又何嘗不是悲劇?!

導讀
雪奔(一)
https://blog.udn.com/PAESI15/178420621
雪奔(二)
https://blog.udn.com/PAESI15/178465237
雪奔(三)
https://blog.udn.com/PAESI15/178485542
雪奔(四)--小說(完結篇)
https://blog.udn.com/PAESI15/178526389


相關文章參閱
翻羊角吧!瓶子
https://blog.udn.com/PAESI15/138484549

全文完結~

二戰日軍轟炸重慶紀錄片


《香蕉天堂》電影概說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小說
上一則: 冤報飛車黨--小說
下一則: 雪奔(三)--小說
迴響(5) :
5樓. vivi 之東張西望
2023/03/06 21:18

中國人吃了太多的苦,自家人的,外人的……。

直到今天,

仍然受著自家裡的各種苦……。

一夕回到改革開放前,中國人的苦難恐怕又要開始了,台灣無論向哪方過度傾斜都很危險! 郁勝2023/03/07 15:10回覆
4樓. 筆記阿本
2023/03/05 23:17
.

川軍雖山頭林立、壁壘分明、武器落後,但川娃兒出川打鬼之慘烈,那是天地同悲。楊森往後日子算快活,有人還傳了張他的補帖。劉湘參與民族聖戰至死方休,給他一個敬禮。兩位主人翁出身坎坷,世代之悲劇。

抗戰時川軍是被打散後發配各軍區,可是武器和糧餉卻仍須由四川政府自行補給,戰時遠道補給很困難,所以川軍是拿著最劣的武器,又常餓著肚子衝前鋒,因此傷亡最慘重!
麻六叔說他打仗時曾餓到皮帶皮鞋也吃,是從日軍屍體上扯下來,再丟到大鍋水裡煮爛後下肚。那個時代的很多事"匪夷所思"!四川人都說劉湘是被蔣介石幹掉的。
小時候見過不少袍哥會的長輩,一見面就"拉拐子"行禮如儀,立刻就可分辨出來人位階。記得曾有位舵爺來,眷村裡大部分的四川男人都聚到我家來了,我娘單獨坐舵爺對面,我爹給擠到人群後面去了。楊森在新店山上時,我在他家住過兩天,身邊沒有女人,和社會上的風流傳聞有點差距。
郁勝2023/03/06 12:41回覆
3樓. 旭日初昇
2023/03/04 11:13

動盪的年代,苦難的中華兒女---,

兩岸若再鬩牆,家不和萬事哀,外國勢力虎視眈眈,

中華兒女就真的永遠許不了,值得大家深思!!!

華人社會中始終存在著一種我稱之為「混亂中的統合意志」。在台灣的很多社會現象,都讓我們有種亂糟糟的感覺,但不久後社會大眾又忽然似有覺醒般;又自動導回正常狀態。我認為現在的台灣人才真正最像"中國人",不是未經考慮就胡說的。
中共現在走的路線,是強烈壓抑了這種傳統已存在的"社會功能癒合能力",他們如果再繼續硬幹下去,就真的會是中華民族的災難了!
郁勝2023/03/04 13:33回覆
2樓. 米若思
2023/03/04 07:49
1.走過一個時代,經歷生死離別,故事很感人。對比之,我輩太幸福了。
2.哥老會規矩再嚴總不是鐵板一塊,處理上該會顧及天理人情,動不動就要人命,不通、不通。
3.哥老會在民間有正面的功能,但有些堂口開茶館(辦事處),兼營菸、賭、娼。
4.清帝國亡於武昌起義,起義成功由於保路運動,保路運動袍哥參與其中。
四川哥老會(袍哥會)是民間的平行社會組織,互不隸屬,各個會所因組成份子的不同,作風往往有甚大差別。
「清水袍哥」是一般正常社會人士組成,都各有家業。「混水袍哥」則是三教九流或盜匪組成。這兩者間雖同為"袍哥",但屬對立關係,而且互相常有戰事。大陸陷共前所有袍哥會都有自己的民團武力和火力,是由此演變而來。
目前台灣的民間組織「洪門」,所有儀軌和袍哥會都幾乎相同,但已屬較鬆散的交誼團體。中共建政後嚴打袍哥會,但據知袍哥會在現今的四川仍未完全消失。
郁勝2023/03/04 13:31回覆
1樓. PeterNJ(搬家規劃)
2023/03/04 07:08
太悲摧了!那天日本如果發生大地震,我們還捐錢嗎?No…
歷史的傷痕需要撫平。但德、日兩國對二戰造成人類的傷害,採取了完全不同的作法。
戰後的德國在經濟復甦後,歷年來對受害的猶太家庭進行了大量的救援,也誠懇檢討了納粹的罪行。所以德國和以色列間現在是良好的友邦關係。
蔣介石在戰後對日本的「以德報怨」,並未得到日本政府相等的回應。日本政府至今仍在否認二戰罪行,並竄改侵華歷史。
現在的日本國民已非二戰時的人民,我們可以友善相對。但日本舊時代的右派,如今和台獨仍在互相唱和並合流,則是我們不能接受的!
郁勝2023/03/04 13:29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