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雪奔(二)--小說
2023/02/24 12:18
瀏覽1,677
迴響3
推薦84
引用0

雪奔(二)

那年立春次日就是春節的年初二了,小姑姑的肚腹已明顯有些凸出。除夕夜一家子五十多人在大院正廳守歲,父親以"走出來難看"為由,仍未允許小姑姑走出柴門,子時一到,正廳前的鞭炮震天響,我這才揪到時機閃到柴房去陪小姑姑。

父親下令正月初一起,小姑姑可以走出柴房放風三天,但仍不能離開門前小庭園範圍。其實這個自由寬限聊勝於無,室外仍不時飄著雪花,寒風刺骨,有身孕的女人並不適合待在室外許久。家丁把柴房的門鎖卸下後,就縮到廊簷下一角去坐著,父親為防小姑姑逃離,這三天都派了家丁輪守。

小姑姑走出柴門後就站在門前,抬頭呆望著北方的天空,許久都不肯進屋。我趕到廚房裡去用暖袋盛了熱水,讓小姑姑抱在胸口下,她的雙手才沒有在抖了。小姑姑焦慮地問我︰「麻六,你看陸羽年初二會來嗎?」我安慰她︰「陸羽是條"耙耳朵"(會疼惜女人的男人)好漢,他一定會來的。」小姑姑一個勁地叼唸著︰「陸羽,天氣不好,路上你千萬要把穩(謹慎)著啊!」這時北方天空劃過一條流星尾巴,我心裡有點不踏實了!

其實大年初一下午我就已經騎著驢子;往千佛崖的路上走過一趟,立刻感到不妙!那年雪下得很早,十一月份就已到處白雪皚皚,可也溶得早。還未到三月初,有些地方就已出現溶雪跡象,原本堅硬如石的雪地表層已有點鬆軟,藏在雪下的河水有些處冒出了小水,這時候油糧商隊是不會上路的。我騎著的驢子沒走很遠就退了回來,驢腳一踩下去,雪就掩到驢膝上,走得相當吃力,而且難防踩到薄冰。

回到大院心裡七上八下,也不知是否該讓小姑姑知道這情況?又怕她擔心傷到身子,只能悶在心裡掛慮著。年初二,小姑姑一早起身,就換上乾淨衣服,慢慢把頭臉梳洗妥當,一改常日來困居柴房的邋遢樣子,時坐時站難掩喜盼之情。午時一過,又立刻愁容籠罩。我知小姑姑心事,就獨自騎著驢子往山下的路再度尋去,驢腿有如在雪裡挖沙,行進仍然很是艱難。

才剛出大院還不到一里路,隔著一段距離稍遠處,就看到一個男人和一隻驢,只露出上半身在雪裡掙扎著。陸羽只上半身露在雪面,還有一口氣在殘喘,我如果這時就把他拖出雪坑,他肯定會立刻凍死。而且會落坑的地方一定是薄冰層,誰過去誰就有可能會一起跟著陷下去。我只好折返回大院,急請家丁救援,父親這時也不能再狠著不管了,他立刻吩咐兩名家丁備便,兩頭騾蹄都上了皮套,駕著騾篷車,帶上火炭暖爐和厚被趕往馳援。家丁長年來往,比我熟門熟路,他們繞行較硬路面,能夠比我更快抵達。

要把人從雪坑裡救出來很艱難!必須慢慢一步步趨近。一名家丁往前踩下去就能感覺冰層是否牢靠?不能再前行時,就帶著一條長繩索,趴在一面長棧板上,用兩手划著棧板過去。把陸羽上半身套上繩索後,我和另一名家丁一點點往回拉,棧板拉到面前時,我嚇得一屁股坐下地。陸羽只剩下上半身已經斷氣僵硬了!他張著的口裡還塞著一團雪塊,灰白的兩眼睜著,連兩眉都凍成了兩條雪帚片。

陸羽的下半身已被流冰活生生削掉了!掛在背上的那個大布包,使他在陷進雪坑時更難以脫身。以前就聽家丁談到過,溶雪前有河流的地方最可怕!雪地上看不到河流,地面上仍是白茫茫,可是雪層下已是湍急的水流,萬一踩到薄冰,急流裡有很多剛碎裂的巨大冰塊,既沉重又鋒利,即使騾馬陷下去都會立刻削掉下半身,人陷下去更是削身如泥,那斷去的下半身很快就會沖到遠方去,要湊個全屍也無處可尋。

眼前真實看到這一幕我嚇矇了!牙關一直上下磕不停,厚厚冬衣裡全身冒起一陣雞麻皮,太恐怖了!但理智還沒凍斃。我心知布包裡放著的,肯定是陸羽打算要帶小姑姑私奔的細軟,家丁正要一起擱上驢篷車,我說這個讓我來處理。把硬梆梆的布包撬開,除了隨身衣物外,裡面還有一個小布包,放著一條小姑姑以前送陸羽的項鍊,以及一疊鈔券,還有一些倆人來往過的書信,這些東西如果讓父親看到後果難料!我就先自行揣著,把大布包留在雪地了。

騾篷車停在門外,父親沒讓陸羽的半截遺體進門,就直接交代把陸羽葬到大院後幾百碼的小土坡上。然後父親就如患了大病般,臉色鐵青著獨自關上房門,那夜也沒出來晚餐,大娘那天夜裡整晚都在她的小佛堂裡唸經。家裡出了大事上下都亂了分寸,就由一向精明的二娘出面料理善後,待一切都打點好已經入夜,結果仍有賴二娘去告知小姑姑此事,也許小姑姑也有了一些預感,晚餐擱在一旁些許未動,二娘才一進門,小姑姑就已全身微微顫抖,二娘先說些人有時要想開的話,然後才導入正題。

小姑姑起先只呆呆地淌著淚,然後就"風車車"(情緒崩潰)了!她仰頭聲嘶力竭地狂喊︰「陸羽,我對不起你!我害了你呀!咱們招誰惹誰了?郎個要搞成這樣?老天啊!祢要怎麼還我一個公道?」二娘緊抱住小姑姑,一面拍著她的後背說︰「妹子,你要保重啊!肚裡還有孩子,不要傷了胎氣。咱們女人家都是命苦,來世間就是要吃苦的。難過就哭吧!過些時候就好了。」小姑姑那晚整夜只呆呆地坐著,不再說話。夜半過後,二娘把她身邊的丫鬟喚來陪著,才離開柴房。

到第二天上午,小姑姑仍粒米滴水未進,我去柴房換班,讓丫鬟休息,這才有機會把陸羽的小布包遺物交給她。

未完待續~

導讀

雪奔(一)
https://blog.udn.com/PAESI15/178420621
雪奔(二)
https://blog.udn.com/PAESI15/178465237
雪奔(三)
https://blog.udn.com/PAESI15/178485542
雪奔(四)
https://blog.udn.com/PAESI15/178526389

葬心(附"阮玲玉"電影剪辑)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小說
上一則: 雪奔(三)--小說
下一則: 雪奔(一)--小說
迴響(3) :
3樓. 米若思
2023/02/26 10:39
生離已夠慘,還要死別。
這篇小說中的"雪奔"情節是根據真實故事寫成,所以我沒有把它改編成皆大歡喜的結局。
「生離已夠慘,還要死別。」這種情況在我上一代中其實多得不勝枚舉。他們大部分都很善良,為何會有這樣的遭遇?很多年來我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無解,直到最近也許有一點點領悟了,但目前還難以組合成一個較完整的說法。
郁勝2023/02/26 12:49回覆
2樓. 旭日初昇
2023/02/25 12:21

流冰如冰刀,削肉如削泥,真的長知識了。

報告李兄,上篇回應說人生許不了,請用台語發音,就知其意了!

我爸以前跑過很多地方,春初當心流冰這件事他也說過。在川北雪溶前,有人在越過底下有河道的雪地時,是用大木盆當船來划過去。
台語有些段子很有趣,「人生許不了」我不知該唸做「人生西莫了」?或是「人生咩看跌」?不過都有點搞笑!大笑
我們在台灣聽到的四川話,大部分都已"國語化",道地的四川話有很多我也一樣聽不懂。例如以下影片是目前一位四川網紅的說話,我聽來就有點吃力。
郁勝2023/02/25 15:52回覆
1樓. vivi 之東張西望
2023/02/24 13:42

情最是磨人。沒有最好。

切莫再成約於冰雪正濃,最危險之時。這是人起碼能掌握的事。

上天常常只做著祂命定好的,並不會因人的情意而改變心意。

人只能堅強學功課一途。

看了好心痛!

陸羽盤算著春節期間;大院裡的管制可能會較鬆散,這時應是私奔好時機。
但他究竟讀書不多,也不瞭解大戶的生活情形。即使雪地無礙,大院裡那麼多家丁,他要把人帶走何其困難?麻六叔為此事恨了他父親很多年!後來也原諒了他父親。因為在那個時代,任何一位大當家的都會如此決斷。因為兩方身份背景差距太大了!
況且他父親在處理此事時還算是厚道的,這一對情人無論門第很難跨越,或時機不對,都命定了會是場悲劇!
郁勝2023/02/24 14:21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