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上海古屋謀殺案:俄國夫人的魅影](27)[死亡預言與最後一吻]
2017/03/25 12:32
瀏覽416
迴響0
推薦7
引用0

照片引用處:http://40.media.tumblr.com/tumblr_m8i6bchwBR1r4znleo1_1280.jpg

[第十五章]

經過一場似幻似真的降靈遊戲後琳曦內心感到不小震憾

下午她在圖書室曾瞄到相關的靈異書籍決定找一本回房研究

琳曦找到自己想要的書後準備離開圖書室卻見嘉理站在走廊的落地窗前望著庭院夜景。

 

你怎麼下樓了?琳曦問。

 

我還不想睡所以下來巡視一下。倒是妳這麼好學還下來找書讀啊?妳看的是什麼?

 

琳曦尷尬的笑笑她不想讓人知道自己想探索靈界可是嘉理仍暼見書皮。

 

“《靈異世界之謎?難道妳是受碟仙影響特地來找相關書籍看的?

 

琳曦雙頰發熱現在否認也太慢了。

 

是啊, 剛才的遊戲引起我的興趣,所以想了解碟仙的相關資料。

 

妳認為剛剛的遊戲是真的嗎?嘉理直盯著琳曦問。

 

什麼是真的?

 

我是說:碟仙真的是我曾祖母的靈魂嗎?

 

琳曦雖然思考過這個問題但不深入也沒得出結論。如果不是的話那會是誰?

 

我就是不確定才問妳啊。雖然參與者可以施力讓碟子移動但今晚有九個人, 我看不出誰能主導剛剛的一切答案。

 

雖然我是第一次玩這種降靈遊戲但認為你的分析蠻有道理的。

 

所以妳認為剛剛真的是神靈?

 

琳曦一直自認偏向無神論此刻雖然懷疑但仍點了點頭。

 

跟我想的一樣。

 

所以你也相信?

 

嘉理點點頭。而且我覺得今晚碟仙的預言是種警告。

 

警告?琳曦疑問的望著他。娜塔莎夫人要警告誰?

 

說出來妳或許會笑我嘉理凝望著琳曦回答。

 

為何我要笑你?

 

我覺得曾祖母想警告的人可能是我……

 

你?琳曦不可置信的盯著嘉理只見他一臉認真得近乎嚴肅,並非在說笑。為何會這麼想?

 

感覺。昨天我不是告訴妳這次回儒億館我覺得自己就像頭非洲大象被一群歐洲獵人包圍生命危在旦夕。因此今晚看到碟仙的預言時直覺曾祖母是要警告我。

 

你不是心理被害妄想症的類型吧?會不會這幾天發生什麼事影響到你的心情跟想法啦?琳曦技巧性的用疑問句假裝猜測雖然她知道這幾天嘉理跟楚楚秦南與齊珊之間的爭吵。我覺得你想太多了。

 

希望如此。嘉理苦笑著雖然他的表情顯示他仍懷疑今晚碟仙的預言。

 

別胡思亂想我看你早點去休息吧也許明天一覺醒來心情便會豁然開朗覺得剛剛的想法十分可笑了。

 

也好。嘉理凝視著月光下琳曦的臉龐。不過在睡前我想做一件事──只事怕妳會誤會。

 

什麼事情?

 

嘉理突然低頭將雙唇貼在琳曦的嘴上。琳曦怔了一下驚愕的想往後退但嘉理卻自動移開身子平靜的開口:

 

抱歉我知道這很唐突但此刻我只是單純的想吻一個人所以便失禮了。

 

琳曦尚未從剛才的訝然回過神來不過她仍努力鎮定心情。你為什麼突然突然……

 

別懷疑我並非對妳有意思。只是我覺得這可能是我這輩子最後一吻了……

 

最後一吻?琳曦惑然的盯著他。

 

也許妳會笑我傻或者太迷信嘉理眉頭微蹙將臉朝向落地窗外的院子月娘正溫柔的撒下一片剔透的銀光。但我總覺得自己可能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所以才想留下最後一吻。

 

琳曦嘆了口氣這人為何這麼鑽牛角尖呢?

 

我剛剛說了你最好趕快上床睡覺或許明天睜開眼睛你又會覺得人生充滿希望了。

 

嘉理轉過頭來默默望著她嘴角上揚微笑了一下。

 

是啊!我想我今天太胡思亂想了。

 

琳曦不想再重複碟仙的話題便告辭離去。

回到客房, 琳曦沐浴更衣後坐在書桌前翻閱那本靈異書籍。

雖然書中舉了許多煞有其事的例子但她總覺得半信半疑。

琳曦又查了網路上的資料, 更覺得危言聳聽。

末了瞥了一下時間已經凌晨二點決定熄燈就寢。

躺在床上嘉理晚上那飛來一吻突然浮現在琳曦心頭。

剛剛幾個小時她的心思竟沒有繚繞在這事上真是讓她意外──可見我潛意識並不是特別在意那一吻。

現在回想起來嘉理的唐突舉動真的沒帶感情元素只是兩片嘴唇輕輕碰觸隨即分開。他略微下垂的嘴角讓人誤以為雙唇可能冰冷僵硬實際上卻十分柔軟, 幾乎像玫瑰花瓣一般──用這樣的詞彙來形容一名成年男性有點其特但這就是琳曦的直覺。

 

不過他為何這麼在意碟仙的預言呢?

 

琳曦不否認這類降靈遊戲給人詭異恐怖之感,她接觸過占卜扶乩喝過符水可是偏向無神論的她並不把其當成一回事。

嘉理是個三十歲的年輕人且活在廿一世紀要是真的相信靈異預言真有點可笑了。

 

或許這兩天跟親友的爭吵讓他心煩氣躁才會胡思亂想的吧?琳曦忖著:算啦!如果嘉理想不開那也是他自己的事我何必管那麼多?

 

這夜入睡後琳曦再度作了個夢。

夢中她來到一處廳堂──仔細一瞧是前日夢境背景。俄羅斯夫人的肖像仍掛在落地窗間的牆上

可是畫中人物卻走出框外背對著她靜靜站在窗前眺望夜景。

上回娜塔莎夫人誤會她是韓家曾祖父的情婦讓琳曦心生忌憚因此保持靜默只是敬畏的望著曾祖母背影。

不過俄羅斯夫人似乎釘在原地動也不動彷彿在沉思時間久到連琳曦都覺得奇怪於是打破沉默開口問道:

 

夫人妳怎麼了?

 

曾祖母沒有動靜琳曦又喚了一聲娜塔莎夫人才緩緩轉過身來──只是眉頭深鎖一臉憂鬱。琳曦忘記先前夫人欲掐她脖子的可怕舉動好奇的追問:

 

妳在為什麼事煩惱嗎?

 

俄羅斯夫人的藍眸盯著琳曦幾秒鐘愁眉不展的垂下眼簾沒有回答。

 

到底怎麼了?

 

娜塔莎夫人輕嘆口氣。我感覺到公館內似乎有股暗潮準備將這裡的人帶向可怕的漩渦。

 

琳曦並不覺得驚訝這兩天的所見所聞讓她發現儒億館中其實有好幾股暗流在潛伏著。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像韓家這種富貴門戶的恩怨糾葛一定比市井百姓複雜多的這沒什麼奇怪吧?

 

娜塔莎夫人眉頭深鎖沒有回答。末了她抬起頭來兩眼凝視著琳曦。

 

我必須向妳致歉。

 

為什麼?

 

為我前天粗暴的舉動抱歉妳並非我丈夫的情婦是我搞錯了。

 

琳曦覺得有些詫異沒想到娜塔莎夫人這回竟如此理智。既然是誤會解開就沒事了。

 

除了這點之外, 我想拜託妳幫助韓家。

 

幫什麼?

 

我有預感接下來公館會發生某些事件。

 

琳曦忽然想到降靈遊戲。所以今晚妳藉由碟仙, 來警告眾人?

 

俄羅斯夫人微弱的彎了一下嘴角並沒回答琳曦覺得這是她默認的表示。

 

那公館會發生什麼事件?

 

我不知道所以才會請妳幫忙。

 

如果連妳都不知道我又能幫得了什麼呢?

 

我也說不上來只是一種感覺所以才拜託妳。

 

琳曦驀地想到今晚碟仙的預言難道娜塔莎夫人指的是謀殺?她本想追問雙眼突然睜開──眼前又是客房的天花板圖案。

 

又是作夢……

 

她瞟了一下時鐘──已經凌晨四點。

 

剛剛是娜塔莎夫人刻意托夢?或者只是單純潛意識的釋放?

 

琳曦望著窗外皎潔的月色任由思緒漫遊著直到再度睡去。只是這回俄羅斯夫人就再也沒有出現在她夢裡了。

-------------------------------

俄羅斯夫人參考模型:南茜·威徹·阿斯特,阿斯特子爵夫人(Nancy Witcher Astor, Viscountess Astor

引用處:

https://en.wikipedia.org/wiki/Nancy_Astor,_Viscountess_Astor#/media/File:Nancy_Viscountess_Astor_by_John_Singer_Sargent.jpeg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