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給西方精髓理解者的話
2009/01/08 16:07
瀏覽883
迴響1
推薦3
引用0

下文,是跟田齊英先生的一來一往。名為『給西方精髓理解者的話』。原文參考

http://blog.udn.com/tyc54/2349805#reply_list

田先生:

很遺憾,您確實讓我失望了。因為您的回應文,淺薄的令人傷心(再一次Sorry)。

我曾在別的文章中,呼吁過臺灣的朋友最好有點骨氣和自信。在看到我相信您看得懂洋文,但是能不能透過洋文,了解西方民主的真正精髓?這種無聊的問題後,我對你們徹底絕望了。你們什麼時候可以有讓『西方』努力了解臺灣的XX精髓的氣概與自信呢?我明白了,您確實『從來不為台灣的民主自豪』,您自豪的是您充分觀察,理解,配合西方,忠實的繼承西方的功夫。這點,很讓我聯想到豪宅里的那些忠實的仆人或管家。不知是否該敬佩您?

我也『看看大陸』了,有沒有憲法?叫不叫共和國?答案都是Yes。有沒有執行,都沒有。因為大陸不是所謂『民主』國家。那臺灣又如何呢?臺灣的憲法,明明是一部統一的中華民國憲法,主張臺獨的違憲勢力竟然可以堂堂的作總統,作『立法』委員,臺灣的『憲法』有憲到哪里了呢?你們不是『民主』的一塌糊涂嗎,不是有『民主』這個好東西,『西方民主的精髓』來為你們保駕護航嗎?為何在遵守憲法這一基本點上,和『不民主』的大陸竟然半斤八兩呢?唯一不同的是,大陸不遵守憲法,也不承認西方的民主。臺灣是不遵守憲法,還處處號稱是『民主』的信徒,真是公開的大言不慚的偽善作風。大陸沒有『罵領導人的自由』,也沒有肉麻的獻媚稱領導人的家庭為『第一家庭』,領導人的老婆為『第一夫人』的自由(憑什麼??),這一點,臺灣太領先了,也太民主了。這種『生活方式』(民主是生活方式?),我們惡心還來不及呢。

您的說法,民主的好處是,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可以把貪腐的陳水扁拿下,換上不貪腐但無能的馬團隊和劉團隊繼續玩臺灣。幾年后人民的眼睛再『雪亮』一回,把無能的馬團隊再換下去,讓一個不知又會出什麼妖蛾子的XX團隊接球。你有沒有考慮過,為何人民『雪亮』的眼睛好像總是慢半拍,感覺總是『馬后炮』居多啊?

我們反對你們的半吊子以及拿西方雞毛當令箭的民主,并沒有說提倡拝皇帝,反而是在自認民主制下的你們曾經恬不知恥的稱領導人的老婆為『皇帝娘』(謝長廷爆料)。「民主實在不是一個很好的制度,但是沒有別的制度比它好。」,既然不是一個很好的制度,西方(包括西方的跟班)有什麼資格指責別人去尋找探索一種更好一點的制度呢?誰規定的在探索一種更好的制度的時候,必須先從西方的制度下為出發點呢?

還有,在民主制度的臺灣,陳云林來訪時,臺北市居然可以按照領導人的意愿來撤掉青天白日旗,害得您專門寫文來不平一番。民主的監督制衡作用,好像沒有產生威力啊。民主,好像處處讓臺灣自己打嘴巴,跟臺灣過不去。

還好,您有自知之明,『對中國的民主也沒那麼關心』。因為雖然您把西方各種Xx精髓下的精髓都理解到最后一滴了(好像在煲湯),但中國的制度和歷史,中國的特點,又是西方以及其追隨者無法理解的。您還是發揮自己的特長,繼續關心臺灣的民主吧。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兩岸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給田英奇先生的第二封回復
下一則: 張銘清的微笑和哽咽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田英奇
2009/01/09 00:52
我的回答

我很願意和這位先生溝通,不過我很擔心我們對於很多事情的觀念非常不一樣,淪為雞同鴨講。首先我先說明一件事情,我不是您,所以不敢猜測您是怎麼樣的一個人,怎麼樣的想法,而反之亦然(vice versa)。原文說:

「我明白了,您確實『從來不為台灣的民主自豪』,您自豪的是您充分觀察,理解,配合西方,忠實的繼承西方的功夫。」

「雖然您把西方各種Xx精髓下的精髓都理解到最后一滴了(好像在煲湯)」

套句您的話,這種評判是很無聊的,因為我是不是這個樣子,大概不必您來論斷。

以下是針對您的論點提出的個人淺見:

您最初的留言裡說:

「不要再來用舶來的西洋理論來狡辯了。我們也看得懂洋文。」

這是很負氣的話。看得懂洋文,有什麼了不起?然而近百年來,中國不是不斷的在學習西方嗎?西洋理論有好的,有不好的,若是妄尊自大,始終以為這些舶來品沒啥了不起,那就表示我們百年來都沒有進步。更何況擺在眼前的,我們老百姓的生活是沒有人家過得好呀!

我不曉得您對台灣的民主和憲法了解的程度有多少?您舉例說,一個主張台獨的總統怎麼可以當中華民國總統。注意喔,中華民國憲法裡,並沒有說國家的名字不能改!陳水扁選上,是他得到了最高票(第二次是靠兩顆子彈,我相信終有一天真相會大白),他就可以當總統。他假設要改國號,就得依憲法來幹。結果呢?這小子沒種,不敢幹,只能打擦邊球。事實上以當今的態勢,什麼人當選台獨都沒有可能,民進黨很清楚這一點,他們只是用台獨這塊招牌奪政權而已,更何況,這機會已經被陳水扁玩掉了。

所以說,主張台獨的人選上,並沒有違反憲法,也沒有違反「民主的精髓」,因為想和做是不一樣的。如果一個中華民國的總統不經憲法程序,逕行宣佈改國號--改成台灣共和國或中華人民共和國--那就違反了憲法,而且是叛國罪。

此外,台灣的媒體,非在此間不易體會,因為媒體充斥,大家吃飽飯沒事幹,只好捕風捉影,大談內幕秘辛。對於「第一家庭」者,醜化者有之,諂媚者有之,大家聽聽好笑而已。至於第一者也,我猜是從西方First Lady來的。無不無聊?當然無聊,可是這也沒什麼嘛,您瞧美國,Bush幹得那麼爛,捧他的還是有,罵他的難聽的話就更多了。我不贊同你的說法,但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自由--這句話,張銘清在台南引用過。

您對政黨輪替的效果,似乎也不怎麼欣賞。台灣受了陳水扁八年的苦頭,換了個沒什麼魄力的馬英九,好像總是後知後覺。其實沒錯,民主是很沒有效率的,所以我說,民主不是一個很的制度。但是您能不能告訴我,怎麼樣才是個最好的方法?總不能靠上帝揀選,或是抽籤決定吧?

另外指出一個小錯誤:皇帝娘是謝長廷自己說的(他說要邱毅盡管爆料,但不要扯到皇帝娘),「我們」只會把它當笑話看。

不過,您到是有句話說得不錯,民主常常是自打嘴巴。台北市撤國旗,是不是總統的意思,我不知道(我想不是,應該有人揣摩上意,而上意並非如此),但是被不分藍綠的罵翻後,至少我的觀察國旗是沒有撤了。丟人?當然,這就是民主的好處,讓當政者丟人,覺得難堪,趕快改正,自打嘴巴。

容我再強調一次,台灣現在的亂象,是台灣的問題,不是民主的問題。台灣的民主素養不夠,需要磨練,但決不是說因為有這些亂象,我們就不要民主了。我曾寫過一篇「民主的條件與鍛鍊」(http://blog.udn.com/tyc54/112288)您有興趣的話可以參看。

如今新的一年來到,兩岸關係似乎又更進一步,同是中國人,我們是不是多看看自己的缺點,多尋求自身的進步,讓兩岸良性競爭,為新世紀的中國,開啟一個璀璨的明天?台灣的民主,進步空間還很大,大陸的民主呢?有句話說:台灣的民主是好不好的問題,大陸則是有沒有的問題。我以為隨著經濟的發展,大陸這些年來自由民主也不至於說沒有,但是該怎麼走,要哪一種民主,我相信是您和廣大有心人該思考的問題吧?

歡迎您持續跟我討論,只要別太武斷的評判別人,理性的溝通都是好的,還有,下回別把我的名字寫錯了。

田英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