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民主的條件與鍛鍊
2005/11/28 00:49
瀏覽5,671
迴響2
推薦10
引用0

        民主政治到底有沒有條件?這個問題很難回答。所謂條件,大抵是說物質條件或是智識條件。就前者而言,當人民連飯都吃不上的時候,講民主是太遙遠了。不過,當今二十一世紀初期,最低限度的生存都成問題的國家,實在屈指可數,所以,這個條件不成問題。而人民的教育程度,也常常成為不能行民主政治的藉口,但是當今正在進行選舉的非洲某國,選票上印的是水果圖案──因為文盲太多──我們大概不能再懷疑智識條件會成為民主的障礙吧?

        不過話雖如此,但在這兩個條件“不是那麼好”的時候,民主政治的“品質”很容易打折扣。這個時候,一個政府要做的,應該是“齊頭並進”──努力改善人民的生活,提高教育水平,同時厲行民主政治。我們一定要有一個觀念,民主不是選舉而已,民主不是議會而已,民主是生活的一部份,是思想的一部份。當我們的國民,說一句話,寫一篇文字,面對小團體的小事,或大團體的大事,腦袋裡蹦出來的觀念都是民主,那麼我們才能說,我們是一個真正民主的社會。

        難不難?太難了,所以,與其說民主是有條件的,不如說民主是需要鍛鍊的。在資訊傳播及教育體系都不那麼發達的往昔,這種鍛鍊不但需要時間,而且得碰運氣。看看最老牌的民主國家──英國,從1215年大憲章開始,到權利請願書到光榮革命,搞了五百年,空有內閣議會,連民主的影子都沒有,一直要到十八世紀工業革命後,中產階級勃興,才開始有民主;法國在1789年大革命,一共和二共和三共和,死人無算,搞了七十年,才開始有民主。這還是成功的國家,失敗的例子太多了,整個中南美洲幾乎都是失敗的代表,以玻利維亞為例,這個國家軍事政變的次數,居然比它立國的年份還多!

        可是一般人──尤其是革命家──看到的,卻是“美國經驗”,但事實上,美國的民主之所以能夠維繫兩百年不墜,是有它一定條件的。當然,美國的開國先賢立下了極好的憲法體制和民主傳統,但是看看它的民主發展史,其實也是疆域開拓史,這些歐洲移民一船一船的來,它的人民就一州一州的向西部開拓,近幾無盡的富源讓美國人的民主根本沒有條件的問題。這種天賜的運氣,可不是什麼旁的國家能有的,所以各國的革命家看到美國民主,以為革命成功後就完事了,其實才剛開始呢!以民國之父孫中山而言,革命的時候口號是三民主義五權憲法,以為民國成立了,人民即可以當家作主,哪曉得這卻是大混亂的開始,人民絲毫沒有享受到民主的好處。一直到民國十三年,孫中山手訂“建國大綱”,才訂出“軍政、訓政、憲政”的三步驟。顯然孫中山在革命革命再革命之後,終於了解到光革命不能成民主之功,中國的民主條件是不足的,所以要“鍛鍊”。當然,孫中山不會想到,他死後八十年,中國的民主似乎才剛剛發芽,就連唯一奉中華民國正朔的台灣,其民主素養還是讓人羞愧汗顏!

        能無愧乎?民主的基本理論,是少數服從多數,可是我們的國會少數黨,居然可以為法案大打出手!民主的基本主張,是選賢與能,可是我們每一次的選舉,候選人即使不買票,也要花那麼多的錢,真正的賢能之士誰要趟這個混水?民主的基本要件,是監督制衡,可是我們的政府官員,為所欲為,絲毫無視法律之存在,在上位者或遮掩,或包庇,或同流,或主使,濫用權力到無法無天的地步,而我們人民一點辦法也沒有!真是“壞人在台上唱戲,好人在家裡嘆氣”!漸漸的,越來越多的人對民主失去信心,“換哪個黨都一樣”,有人不投票了,有人對政治冷漠了,有人乾脆走了。再這樣下去,台灣會變成“壞人滿街走,好人背著手”,說不定終於會有好人受不了,決定當壞人算了!

        台灣的民主未來真的那麼悲觀嗎?我不是預言家,不敢臆測,但是我們身為台灣的一份子,我們必須要說,我們──好人──沒有悲觀的權利,我們的民主政治,一定要越來越好,否則我們將愧對前人,也愧對子孫。原因很簡單,台灣已經有非常好的物質條件與智識條件──不但比多數旁的國家要好,也要比自己過去要好──而且,在這一個資訊傳播極為迅速的時代,我們的民主也應該與時俱進,以更快的速度,達到英國人五百年,法國人七十年的民主成就。關鍵在於,一次一次的民主鍛鍊,給了我們教訓,民主不單要有制度,不單要遵守制度,更要能夠監督防止“操弄制度”。這一切,都需要我們努力自覺,努力教育,和努力參與,唯有當這種認知和本領為大多數人民所擁有了,我們才能夠擁有真正的民主政治,如果我們再“嘆著氣”,“背著手”,不去支持好人,懲罰壞人,那麼這社會還有什麼希望?你這個好人還有什麼希望?

田英奇

wcwang54@gmail.com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政治
自訂分類:時事評論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2) :
2樓. Rockwell
2016/03/26 17:10

其實,孫文跟社會主義的關係非常密切。 國父的思想很多都是改良自社會主義,而不是資本主義; 國父逝世之後,中國政治產生路線分裂,就是我們所知反共的蔣介石和共產黨的路線鬥爭。

個人認為,與其說民主制度需要訓練培養,換另一種講法,制度的轉換過程都需要鍛鍊,差別在於陣痛期長短,以及中間產生的副作用與破壞力。尤其是實行民主的政體,轉型的過程若有外敵,或造成莫大動盪,都會讓政體數次被強人獨裁政權取代,跟生孩子一樣痛苦,法國是一個非常典型的民主轉型樣板,民主取得太輕易沒有付出代價反而不會有真正的民主出現,民主的真諦不會深植人心,但這過程處處充滿風險,失敗了一個國家不曉得要沉淪多久,西亞非洲太多例子了。

多謝留言,十一年前寫的東西還有人看,真是太感動了。

田英奇

田英奇2016/03/26 18:10回覆
1樓.
2008/11/06 12:08
文章很好

经指点拜读了大作,  写得不错.

一直很崇尚一句关于民主言论的话:  我可以不认同你所说的, 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力...

我想, 当一个社会在法治的框架下有包容不同意见, 不同声音并不会受到暴力威胁的时候, 这个社会就真正具备了民主的基本条件了...

謝謝。您崇尚的這句話,張銘清在台灣時引用過。

田英奇

田英奇2008/11/07 15:02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