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生為日本人,真是一種悲哀
2011/03/29 19:11
瀏覽1,885
迴響1
推薦14
引用0

東日本的大地震以及海嘯,福島核電洩漏事故,迄今為止已經超過了半個月。從我們逐步了解到的情況來看,情況在逐漸變壞,日本在救災救險的能力方面,真是一個落後的國家。電視的畫面上,即使過了十幾天,我們看到的是一群蓬頭垢面的災民,擠在體育館的地上,冰涼堅硬的地面上舖的也就是一層的毛毯。身上蓋的,也是一層或兩層的毛毯。可是這些地方這幾天一直下雪,溫度接近零度。這些人裡面,很多是老人,婦女或小孩。據說在很多地方,還發生餓死人的事故,宮城縣和福島縣還發生大規模的偷汽油的情形。。。災難,在長期和無情的折磨大和民族的子民們,這是個事實。當然,咱台灣的媒體還是會說人家『井然有序』的,這也可以理解,總不能讓咱自己打自己嘴巴吧?

看到那些目光呆滯,除了排那漫長而毫無盡頭的隊,就是聽天由命的日本民眾,實在是讓人於心不忍。一個自然加上人為的災害,將一個號稱具有世界最高素質國民,並戴了40多年世界第二經濟大國的帽子的國家,弄的像一群要飯的和等死的,真是令人唏噓。但如果真要追踪緣何如此的話,又不能不讓人發出這樣的感嘆:生為日本人,真是一種悲哀!

集團社會的悲哀

記得有一次看一個動物節目,介紹猴群裡面也分為不同的階層。如果一只猴子不幸被集團拋棄,成為了底層的一員。則整個集團互助以及生存的基本規則,就不適用於這只猴子。它吃大家剩下來的東西,誰都可以任意欺負它。等待它的就只有漫長的地獄世界。。。

這,雖然很失禮,但很類似日本人的社會!

日本是國際社會中的一個『異質』社會。這是個集團社會,只有在這個集團裡面,才可以得到基本的尊嚴和基本保障。如果脫離集團,除非有特殊才能,不然的話別說出人頭地,就是基本的生活和尊嚴都難以保障和維持。正因如此,日本人很害怕脫離集團或者被集團拋棄而陷入孤立。日本社會的邏輯是先有了集團,才有個人以及個人的一切。了解這一點,就可以明白日本的企業人為何如此的忠誠於公司。為了陪公司的同僚無聊的喝酒聊天和打高爾夫,日本人可以毫不猶豫的犧牲家庭的團員,父子的親情。而家庭成員對此也絕不會有任何的異議。因為在這個社會裡,有了集團(公司),才有家庭,妻兒,一切。假如脫離了集團,所有這一切都將失去繼續存在的基礎。如果不為集團所接納,則社會成員之間基本的尊重,道德,平等等,都將不適用於任何集團外的人。看看日本社會對於那些土生土長的在日朝鮮人,韓國人,台灣人的排斥,看看日本社會對於早期『部落民』的毫不掩飾的歧視和侮辱,就可以明白生活在這個集團社會是如何恐怖的一件事情。也就可以明白,日本人緣何如此害怕被集團所拋棄。

如不欲被集團所遺棄,唯一的方法,就是要竭盡千方百計,尊崇集團的任何規則和潛規則。任何違反集團的規則和潛規則的言行,都將是被剔除出集團的因素,這已經成為了日本文化的一部分。

在這種文化下,作出跟眾人不同的表現,是一件為社會難以容忍的事情,也是具有很大風險的事情。所以,人口雖然超過一億,但這個日本社會是一個均質的社會。每個人一樣的表情,見面後都說同樣的不痛不癢毫無意義的寒暄語(あいさつ)。公司學校大部分都是同樣的制服,沒有制服就是同樣類型的西裝,體育和娛樂都是同樣的棒球和電子遊戲,漫畫。。。這次,官僚們為了表現『救災』,即使在霞關的官廳裡不出門半步也要穿同樣的救災服。。。

至於民眾。即使在災難面前,也不可以擅自離開集團,或作出有悖集團行為準則的行為。因為災難面前,最壞也就是死掉。但離開集團,則是生不如死。筆者曾經問過日本人,地震時害不害怕,為何不跑?他們的答复都是怕的要死,即使從小受過很多防震訓練也還是害怕。但是如果大家都沒有跑而自己跑了的話,將來不知如何在社會上立足。如果大家都表面平靜,而自己倉惶失措的話,在這個集團裡面又會被如何看待?脫離集團,生不如死!這是一個現實的問題。

所以宮城縣受災的居民,是不可以放聲痛哭他們被海浪捲走的家園和親屬的,因為這樣會給別人(集團)增加麻煩(迷惑 めいわく)。受災的老幼男女被安置在堅硬冰冷的地面上,甚至嚴寒裡每天只可以吃兩餐泡麵,喝一杯涼水要排一個小時的隊時,也不可以抱怨。因為抱怨也會給別人(集團)添麻煩(迷惑をかける)。福島縣的原子能洩漏事故,雖然放射量逐漸上升,周圍的居民沒有政府的許可也不可擅自離開,否則這樣也會給別人(集團)添麻煩。至於東京的居民,雖然惶惶不可終日,但也要排好隊,冷靜而且不是『搶購』的將貨架上不多的食品和水席捲一空。。。這種集團社會,有時候可以產生巨大的競爭力,但其代價就是要壓制每個成員基本的人性和幸福而維持集團的畫一性。在這一點上,我們被稱為『低素質』的中國人實在是幸福多了,至少我們按照人類的本性來活著。在遇到災難時,我們按照人類本具有的貪生怕死的本性來惶恐不安,我們也可以以哭天搶地來表現失去親人的悲傷,我們為何要向日本人那樣非得偷偷的抹淚呢???日本社會的『異質』,在不停的侵害人類的本性,在折磨他的國民。

講到『異質』,讓我想起了前一段時間,台灣報紙討論的『中國異質論』。也就是指中國社會,沒有按照『普世價值』行事,特別是在貿易上不遵守國際規則,所以才有了今天的經濟成長云云。其實這種說法,最初是日本人提出的,台灣人只不過是低端的鸚鵡學舌而已。在跟中國的競爭節節敗退之際,日本拋出『中國異質論』來為其失敗辯解。但這種『異質論』最早是上世紀80年代歐美人評論日本人以及日本社會的名詞,歐美人最早注意到了這個吃人的『集團社會』的可怕的體系。台灣人如果不信,可以在日本的網站上輸入『日本異質論』這個Key Word,然後請當過皇民的阿公們給翻譯翻譯顯示出的內容就清楚了。

日本這次的天災和人禍,將台灣人的日本神話變成了各式各樣的笑話。災民的死活,根本不在這個社會上層體系考慮的範圍內。當放射性元素的指標節節上升時期,日本的政府還是呼籲民眾要『冷靜』和『自肅』。當外國的救援物資,團隊蜂擁而至,欲要解救受災民眾於水火之中時,傳來的卻是由於日本政府的僵化和對外人(外國人)的不信任而將物質和救災團隊拒之門外這類的奇聞。福島核電廠的事故,到今天傳來的消息,已經是到了完全由東京電力所無法控制,需要法國支援的情況下,我們也終於聽到了日本社會一點點輕微的質疑聲音,『為何不早如此呢?為何···?』。但這種聲音,是不能登日本主流媒體大雅之堂的,不然也會給別人(集團)添麻煩。生在這種滅絕人性的集團社會裡,生為日本人,真是一種極大的悲哀!台灣那些天天唱日本讚歌的人們,你們真是為普通的日本民眾著想嗎?生為日本人的悲哀,不是這些當年的『第三國人』的後代所可以理解的。李登輝鱷魚的眼淚,只是給日本集團社會那些對民眾生死麻木不仁的上層權貴看的,是一種表忠的宣誓,跟狗搖尾巴一個熊樣。

對於日本,對於其災難,對於其可憐的民眾。我們確實是要感同身受,盡我們的可能去幫助他們。但是對於日本社會殘酷有磨滅人性的社會體系,如果如台灣人那樣毫不掩飾且不知羞恥的無味吹捧,只會使這個社會更加的病態和沉淪。台灣人無知的獻媚是在毀滅日本!

生為日本人,真是一種悲哀!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國際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漫談山東母大蟲
下一則: 寄語中國論壇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泥土‧‧‧郭譽孚
2011/03/31 23:18
很深刻的文章‧‧‧

感謝您這篇文章。

把日本的集團主義說明得很清楚。

不知可否引用至我的格文「由人道主義看核能震災」?

http://blog.udn.com/h1234567am/5001788

因該文中也提到「集團主義」──您解說得很清楚,謝謝。

泥土敬白


您請隨便引用。

校長2011/04/01 08:35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