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鄔生艷遇〈上〉
2020/03/30 05:52
瀏覽645
迴響1
推薦50
引用0


鄔榮典,字少華,他是山東任城(今山東省濟寧市任城區的ㄧ戶讀書人家的子弟,十七歲,尚未成婚。

 

時值正夏五月時節,喜歡清靜的鄔榮典將枕頭席墊等寢具搬到了小書齋,只留一名老僕人作伴。

 

一天晚上由於天氣悶熱潮濕,令人思緒煩躁鄔榮典就讓老僕人到外間的房舍去睡,自己起來整理床榻擦拭桌子,修剪蠟燭的燭心,烹煮著茶水,見窗外一輪皓月,不禁天馬行空的胡思亂想著,背著燈火端坐在椅子上,望著明月隨口即興吟誦了自作的一首五言絕句:

 

「明月此時好,美人何處來。相憐唯有影,綺戶為誰開。」

 

絕句完成,還意猶未竟的反覆吟誦品味著。

 

忽然有一位年約十五、六歲的美人緩緩的走來,身穿著寬廣的袖子及飄飄長裙的服裝,一頭烏黑亮麗的秀髮與用黛綠描劃過的黑綠色的眉毛,一雙眼睛散清澈得猶如秋日江面上映照著月光的江水,長裙的裙擺下露出了鞋子上的蓮瓣,瓣尖翹翹得像是用來解開繩結的錐子,簡直就像是畫中的美人啊!鄔榮典驚訝的問道:

 

「你是鬼嗎?」

 

美人說:

 

「不是。」

 

鄔榮典又問:

 

「那你是人囉?」

 

美人說:

 

「不是。」

 

鄔榮典說:

 

「那麼妳是狐了?」

 

美人笑著說:

 

「你一心想的是美人,我想要的是個有情郎,偶然間聽到了你高聲吟誦你的詩作,知道你正是我所鍾情的那種人,這才冒著模仿那私奔前往依靠李靖紅拂女現身來找你,你又何必喋喋不休的詢問我的來歷呢?」

 

鄔榮典也就不再糾結於美女的身分來歷,轉而問到:

 

「那麼妳的芳名是?」

 

美女說:

 

「我叫賓奴。」

 

鄔榮典再問:

 

「有字嗎?」(古人稱呼女性,依禮多稱呼她的字而不直呼其名,所以鄔榮典有此一問。)

 

賓奴說:

 

「小字樊稚。」

 

鄔榮典對於眼前發生的事心中還是迷迷茫茫的感卻很不真實,但當握著賓奴的纖纖玉手時,只感覺著她的手比初萌發的茅草還柔軟,令鄔榮典已然心動得難以把持;與賓奴談話,更感覺她心性聰慧、能言善道口齒生香,論及詩詞文章時又顯得她所構思的辭藻精采得閃耀著光芒,使得鄔榮典對她又愛又佩服。

 

這時耳旁傳來計時用的玉漏發出水珠滴落的丁丁聲響,牆外巡夜打更的梆子也敲了四下,原來不知不覺中已經四更天(凌晨一點左右)了。雖有禮教約束,但懵懂少年雄性荷爾蒙激發的鄔榮典鼓起勇氣催促賓奴寬衣上床,賓奴瞬間滿臉通紅,推辭著說太倉促了還沒準備好,與鄔榮典約定明天晚上再說。過了不久,外頭傳來陣陣野雞啼叫的聲音,天快亮了,賓奴倉皇得馬上就離開了。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此處原文僅「令人思」三字,「思」字之後俺覺得可能漏了個字,不然思啥哩?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三.鄔生艷遇

 

鄔榮典,字少華,任城儒家子,年十七,尚未婚。

 

時正夏五,移枕席置小齋,一老僕作伴,喜岑寂也。一夕溽暑,令人思,因遣僕宿外舍,自起拂榻拭幾(几),剪燭烹茶,視皓月一窗,不禁遐想,背燈危坐,口吟一絕,云:

「明月此時好,美人何處來。相憐唯有影,綺戶為誰開。」

詩就,曼聲吟詠。忽一麗人冉冉至,年約十五六,廣袖長裙,烏鬢翠黛,目盈盈若秋水,裙下露蓮瓣,翹翹若解結之錐,殆畫中人也。鄔驚詢曰:

「卿鬼耶?」

曰:

「否。」

「人耶?」

曰:

「否。」

「然則狐耶?」

笑曰:

「郎志在美婦,妾志在情郎,偶聽高吟,知情之所鍾,故冒嫌學私奔之紅拂,郎何必嘵嘵詢蹤跡耶?」

曰:

「卿有名乎?」

對曰:

「賓奴。」

「有字乎?」

曰:

「樊稚。」

鄔不甚了了,第握纖纖手,則柔勝於荑,令人魂蕩。相與談論,慧舌生香,旁及詞章,藻思耀采,鄔愛且服。聽玉漏丁丁,牆外之柝四下,促其解衣,則飛紅上頰,約以明宵。野雞四啼,倉皇遽遁。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迴響(1) :
1樓. 醉言夢語風花雪月
2020/03/31 10:03
雄性激素不分少年青年或中年老年

老蓋仙爺爺曾說過,動物的性都只是為了繁衍後代,所以一年當中只有一到二次的發情期。只有人類將性當作娛樂.....

 Fox三條線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0/03/31 21:21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