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北檢打郝,雄檢放菊
2010/10/07 09:31
瀏覽6,622
迴響49
推薦64
引用0

過去一年多,來我部落格點閱的網友,或許都會發現,我這人有個缺點──不喜歡批評司法。哪怕是以前陳聰明總長的私德可議、人品不修,我還是盡量約束自己,除非罪證確鑿,委實不太願意罵他;容或實在受不了這個人「聰明得過了頭」,頂多就是一句,這個前總長太懂中國官場的「人情世故」。

可大家要是願意琢磨我話中玄機,就會察覺個人這話其實講得很重;意思是,陳聰明太懂人情世故了,結果就是連人都不要做、不想做。我維護的是司法尊嚴,尊重的是司法這一國家體系,可不是陳前總長這個人。

畢竟兩年多來的特偵組非常辛勞,審判扁案的法官無一不扛著莫大的壓力,簡直就活在「裡外不是人」的夾縫處境之中。

易地而處,也實在讓人下不了手。

可問題來了,我們固然必須尊重司法,但站在司法第一線的檢察官和法官,也得願意潔身自愛才行,哪有要不就是和不肖媒體如蘋果日報等互相勾搭,辦案還特別通知他們前去採訪的;要不就是事先通風報信,請涉案對方備妥資料,好讓自己拿了閃人,可以對民眾交差,敷衍了事的?

講好聽點,前者,謂之「司法作秀」;後者,謂之「司法怠惰」。 這樣的法官或檢察官,都不值得人民尊敬,因為他們是司法的跳蚤和蝨子,是司法的敗類,論其所做所為都在敗壞民風,惑亂人心。

這讓我想起中國禪宗寶典《景德傳燈錄》卷 8 記載的,一宗關於「大梅法常」禪師的公案。

論起這位祖師,活躍於中唐年間,大抵生在唐玄宗天寶 11 年,亦即公元 752 年,湖北襄陽的一戶鄭姓人家。可能是因為家裡太窮吧,又因為時逢安祿山之亂,當爹的為了保住自己後代免遭屠戮,趁孩子還小,就早早把他送進荊州的玉泉寺去當小和尚。

哪知這逼不得已的一送,竟是送給咱們中國禪宗文化一位不世出的高僧大德。

底下是《傳燈錄》關於他早年生平的一段原文──

「幼歲從師於荊州玉泉寺。初參〈馬祖〉大寂,問:如何是佛?大寂云:即心是佛。師即大悟。」

哇哩咧,開悟有如此簡單嗎?試想這參禪過程如許電光石火,總共才八個字。咱們這個小和尚,好吧,容或他已至青年階段吧,竟是可以輕易得了天大的便宜,洞見自家本來面目的天地大闊山河壯麗?

諸位若願意,不妨問問自己「如何是佛」看看,饒是閣下念上千百萬遍的「即心是佛」,信不信,咱們照舊仍是「凡夫俗子未了漢」,一個楞頭青。

可別急,這樁公案的重點不在這裡 。話說這位禪師自悟道後遂拜別師父,當下跑得遠遠的,從湖北千里迢迢的去到浙江天台山脈的支嶺──大梅山上住了下來。此即他法號之出處。

過了數年後,「大寂聞師住山,乃令一僧到,問云:和尚見馬師得個什麼,便住此山?師云:馬師向我道即心是佛,我便向遮〈這〉裡住。僧云:馬師近日佛法又別。師云:作麼生別?僧云:近日又道非心非佛。師云:遮〈這〉老漢惑亂人,未有了日。任汝非心非佛,我只管即心即佛。」

等到馬祖獲悉寺僧回報這段對答的經過後,於是向眾人垂示道:「梅子熟也。」

從出世間法的觀點 ,這段公案是在告訴我們,直心是道場,在學佛參禪,固不可三心兩意,更切忌生出分別心,一定得一條腸子通到底的「一門深入」,才不至於自誤誤人的惑亂人心。

佛法如此,施政也是如此,比如馬英九的 ECFA 議題 ,任他民進黨和政論名嘴如何「非心非佛」的百般中傷和挑撥,咱們這位總統還是不屈不撓的「即心即佛」,貫徹到底。

講到這裡,台灣的司法不也該如此?怎麼同一本《刑事訴訟法》,這邊台北地檢署竟敢和媒體互相勾結的打起郝龍斌,猶嫌不夠狠,那邊高雄檢察官卻是對陳菊的 919 涉嫌瀆職案,睜隻眼閉隻眼?

怎麼,中華民國的司法在台灣也鬧起明著「一國兩制」,暗著卻是配合綠營政客在干擾五都選舉?

如今事情已夠明顯,台北市政府的秘書長既非新生高爭議的被告,亦非司法書類有據的「證人」,乃至連「關係人」都不是,憑什麼北檢的檢察官乃以「第三人保全證據」為由,不但大動干戈,還事先通知媒體到場配合的搜索秘書長私宅?

這不是辦案,這是公然挾司法為武器,以之擾民的司法暴力!

此事,北檢署的檢察長不能裝傻,一定得給大家講清楚說明白,因為他們是公然侮辱了台北市的全體民眾。

然而,北檢很不是玩意兒,高雄地檢署就沒混帳加三級嗎?

瞧瞧自 919 凡那比中颱以降,三民區本和里的林里長狀告陳菊瀆職,都近半個月了,乃高雄的地方檢察官這段期間,竟是以「他字案」在對民眾虛與委蛇;唯一有動作的一次 是低調又低調的前去拜會高市府,還讓陳菊事先備妥他們要偵辦的公文資料。

請問,天底下還有這種辦案方式嗎?難道陳菊會傻到把對自己涉嫌犯罪的文件,乖乖交給這個承辦檢察官?這不等於在通風報信的警告花媽市長,趕緊湮滅證據嗎?

如果說北檢辦案是「非心非佛」,那麼雄檢可就是「非佛非心」,兩邊不約而同全都在拿司法送人情做花樣,全皆有虧職守。

請問,有這麼幾個上下其手的敗類檢察官,一南一北的兩個檢察長該不該主動究責究辦自己的部屬?

抑或好官我自為之的,一起混吃等死的繼續敗壞司法下去?

●註:相關評論請參閱 聯合晚報社論〈檢察官不是法官〉

http://udn.com/NEWS/OPINION/OPI1/5893130.shtml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公共議題
自訂分類:政治臉譜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49) :
49樓. right on
2010/10/08 15:37
小浪兄谢谢,知道北检大名了
如题.
48樓.
2010/10/08 09:10
真的是...

""不是她,可這高閔琳臉帶兇煞之氣,她家人最好要勸勸,把她拉回正軌。""

没錯,對照學生時代的清秀模樣,現在真的是臉帶兇煞之氣,,,真的好奇怪,只要一進到泯盡洞這個染缸,人人都變得滿臉猙獰....

心正則氣正,氣正者不怒而威,目露清光。反之,心邪臉歪,心惡容貌煞,遲早大凶。 銀正雄2010/10/08 09:46回覆
47樓. 小浪(來台第七代閩南人)
2010/10/08 08:16
TO:right on

視頻04:50處

視頻02:22處

視頻02:48-04:20處


為了長照永續經營
請多多吸菸做公益
謝謝小浪兄。 銀正雄2010/10/08 09:43回覆
46樓. 小浪(來台第七代閩南人)
2010/10/08 07:49
雄撿你們還在睡覺?還是也陳菊瀆職共犯結構一環

包庇喝花酒 2警羈押

http://udn.com/NEWS/SOCIETY/SOC1/5897278.shtml

台中市警察局第四分局靖紀小組去年到麗都理容KTV臨檢,查獲黎明派出所警員莊鎮遠喝花酒,該分局督察組、黎明派出所官警涉嫌偽造探訪報告表、勤務分配表包庇莊,將服勤改為非服勤,檢察官昨聲押四分局督察組警務員魏金瑞、莊鎮遠獲准;督察組長黃建樂、黎明派出所前所長蔡明徹各以10萬交保。


為了長照永續經營
請多多吸菸做公益
當然是共犯一員。 銀正雄2010/10/08 09:42回覆
45樓. right on
2010/10/08 03:45
戕害整個的網路世代

http://udn.com/NEWS/OPINION/OPI1/5897042.shtml

〝網路上現在最火熱的質疑是:民進黨的政治前輩們,你們何忍如此「操弄」及「剝削」這些年輕人的心靈?〝

豈止是「操弄」及「剝削」,根本就是戕害整個的網路世代。

誠信破產,一失足成千古恨,高閔琳,王威中,高嘉瑜還有政治前途嗎? 以後也只能在民進黨裡混吧?

應該揪出謝長廷,陳菊,趙天麟等-- 訓練,誤導這些網軍, 然後又加以利用的罪魁禍首。

始作俑者其無後乎! 銀正雄2010/10/08 06:24回覆
44樓.
2010/10/08 03:16
牛鬼蛇神全部都出籠
選舉一到~牛鬼蛇神全部都出籠了!!!

興風作浪的那些因該好好的調查看看...

有沒有收受利益的關係!!!


贊成。

銀正雄2010/10/08 06:23回覆
43樓. right on
2010/10/08 02:55
黃世銘總長應該秉持司法改革的政策

郝說:〝... 在偵辦的過程中,檢調人員到市政府時,就有媒體記者知道,這已經違反偵查不公開的原則。〝

首都,台北市長的選舉不是小事,大家都在看。

黃世銘總長應該秉持司法改革的政策,主動調查事實的真相 -北檢察官是否有特定立場,藉勢藉端,不符合比例原則,有意打擊北市府, 直接或間接造成影響郝的民調。

还有,也要調查是哪家媒體記者事先知道,如何知道的,媒體也有偵查不公開的责任。

是。 銀正雄2010/10/08 06:22回覆
42樓. right on
2010/10/07 22:40
檢察官的大名
能否公布北檢雄檢辦郝陳的檢察官的大名?
先放過一馬,給司法一點面子。 銀正雄2010/10/08 06:21回覆
41樓. 筱 蒨-Lucifer
2010/10/07 21:42
對不起,我有話要說

首先,我完全認同銀老前六段的內容(當然其他的也贊成)。

陳聰明容或私德讓人詬病,卻不能以此否定他及所帶領的特偵組檢察官這兩年多來的辛勞及努力,這是我從陳水扁被起訴以來,大力支持特偵組檢察官的感想,我是親自在旁監督及深入了解後,願意採取全然的信任及支持,只希望讓有心改革的檢察官及法官,能看得到老百姓在旁陪伴,得到精神上的鼓勵,更有信心繼續這條艱辛勞苦的道路,將台灣帶向公義的邦國。

司法改革不是口號,嘴巴喊完就立刻扭轉,這是需要循序漸進,一步步去執行的,不是加個法案、法規就是完成司改,那只是法案而已,真正要改的是「心」,司法人員的勇氣跟正義感,還有判斷能力及追查真相的堅持,這不是看課本參加考試就能學到,而是經由各種歷練來學習,最迅速的是完成一個世紀性的大案,可以更快速讓整個體制及信心轉變,具體的例子就是香港廉政公署及新加坡司法部,都是藉由打擊最高層的貪腐案而建立司法威信。

我們需要司法改革,不是全盤否定司法人員,一竿子打翻所有司法人員,隨意謾罵攻擊,總要有具體的事證,才能就事論事,就如同銀老今天所舉的北檢及雄檢,有問題儘管提出來公開評論,讓大家看到真相與事實,有偏差的司法人員就該接受社會的檢驗。

但是在打擊時請務必小心,不要用一件事就涵蓋抹煞掉認真改革的司法人員,要讓認真的人得到鼓勵,做錯事的人得到懲罰,才能讓台灣的司法不會變成萎縮怕事,而讓良幣驅逐劣幣。

最後要說一件事,司法改革已經默默進行兩年多了,在大家忽略、漠視否認的情況下,司法人員已經讓前元首關在牢裡近700天,二審判決有罪確定,也進行了司法自清的行動,讓貪腐的司法官一一現形,這些都是具體成效,願意把瘡疤掀開才是真正的司法改革。

黃世銘的正己專案已經有所進展,怎能一筆抹殺說毫無作為呢?真的有在做事,給予支持鼓勵,比否定、批評更對做事的人具有正面的獎勵作用,可以讓他們更提高士氣,加緊努力,人是需要肯定,而不是貶抑的。

以上的話是給所有的台灣百姓來共勉,為了避免被誤解,在這裡強調一件事:銀老請放手去打北檢跟雄檢,該被整肅的檢察官,不需要客氣,老百姓是需要幫忙將惡質司法人員抓出來批評跟檢討,讓這些有顏色跟偏差的司法人員迅速淘汰掉,才能讓司法改革加速進行。

謝謝筱蒨姐支持。

銀正雄2010/10/08 06:20回覆
40樓.
2010/10/07 21:00
正己專案
黃世銘應該把正己專案列為頭等案件,北檢涉嫌司法迫害和雄檢涉嫌司法放水,黃檢查總長要立馬調查吧! 
不急,先問檢察長,咱們一層層來。 銀正雄2010/10/07 21:07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