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呼拉山的障眼劫01
2018/07/27 13:47
瀏覽1,177
迴響1
推薦99
引用0




音樂--The Eternal Forest

呼拉山的障眼劫01--小說

九月初,有個星期日的夜裡將近10時,我從家裡休假返營,便服都還沒來得及換下,有線連一通急電掛進我的營舍裡。「營輔,有人要去殺人了!"阿來"已經跑出去了。」該連主要幹部此時大多還未收假返營,通報的士兵只好直接把電話掛到我這裡來。

阿來是有限連服役未及一年的士兵,過去在社會上有點黑道背景,以我帶過"流氓營"的經驗,很容易判斷出他並不是有夠麻煩的"大咖",而會被分配到這個營裡,應該也不會是曾經犯過大案的,這使我疏忽了單槍匹馬趕去仍是有危險的。他的連長休假還未回來,情況緊急,由不得我稍事遲疑,交代傳令稍後回報給營長,我未換下便服,立刻以跑百米速度往營區大門趕去。

1980年代,海軍陸戰隊的林園師通信營號稱全台最大營,營內有營部連、無線連、有線連、海空連。每個連經常都會超過120員,大演習前編實再加上臨時支援部隊,更有可能會超過五百人。由於演習時全師的主要戰鬥指揮通信和觀測都有賴這個營的運作,營裡士兵教育程度是各單位中最高的,我萬萬沒想到卻在這裡接連遭遇到兩次大劫,皆因必須處理士兵個人恩怨事故而險遭橫禍。這個營同時也兼管師看守所,如果再把師看守所發生的一些狀況也算進去,那段時期就真可謂"九死一生"了!

這個營還有個特點流動性特別高。由於各團演習都須該營支援,營裡官兵不斷進出,很少能有全營官兵到齊的時候。那時一般地面部隊一個營至少都有350人以上,營級主官管要熟悉營裡官兵個別情況已很不容易。這個營如果要深入了解官兵各人的生活動向就更難了。有線連是營裡四個連中大專兵最少的,士兵生活裡的是非情況則較多,平時該連事務較簡,一到演習時無論體力或精神都會處於最精疲力竭狀態。架線兵有可能三天都沒時間睡一覺,還要不斷做放線、查線、收線的動作,因此從連長到士兵都要有很好的體力,而士兵在情緒上的疏導也更須幹部費心了。

在工作中連續兩度遇劫那年,是我生死關最難過渡的一年,也是我待在海軍陸戰隊的最後一年。這兩度遇劫;還沒把看守所以及我休假在外遭遇到的危況算在內。我是個勤快的軍官,通常也是平日睡覺最少的幹部之一,我知道很多不正常的違法事件都會趁著夜暗進行,所以半夜裡巡視全營是慣常在做的一件事,有時巡過一次後,還會再來一趟回馬槍。很多時候,一些白日裡難以察覺到的問題,在這時就不免被我撞見。士兵打群架的事,在我所有經歷過的營裡都遭遇過,通信營這種狀況還算是較少的。但老兵體罰新兵的事,即使不斷三令五申禁止,在這個時期仍普遍難以完全消弭,這也是我盯得最緊的問題之一。正因為我睡覺的時間比別人少,因此在有些喜歡不斷搞些事故的士兵眼中,我可能是個非常令他們不喜歡的長官。

一年一度兩棲訓練;以及南北對抗大演習後,很難得有一段在營守備的空檔時期,這時營裡一些士兵的個人恩怨事故;也開始有時間浮現出來。過去幾乎有三個月時間,士兵們都在山野或海上不斷操演推進,和家人或情人較難保持密切聯繫。一但閒下來,有些士兵個人的"感情兵變"後遺症就都一一蹦現而出,這往後一個多月,我須要處理的士兵事故大多與此有關,而讓我連續兩次險遭刀槍之劫,也都發生在營裡的有線連。那年看守所還發生過集體越獄事件,已經夠讓我忙不完,偏偏營裡的士兵狀況也讓我片刻不得閒。

哪裡有火在燒,就把我往哪裡扔,這是拜師裡"兩惡"之賜,他兩對我的"重用"和利用,無異於一場接著一場的災難!在這些問題最多最難解決的地方,我永遠都得要努力「將功抵過」,完全不會有「青雲得攀」的機會。師長"髒鍋"和師政戰主任"姚痞"(師裡中級軍官給他兩取的綽號);還沒接掌師部主官管之前,我就已和他兩結下孽緣。

在此四年前,我還在那個全營絕大多數都是"兄弟"的步兵營擔任營輔導長時,有個星期日,一個外營流氓兵闖入我營,拿著破酒瓶在營房裡追著我營士兵刺戳,被我從三樓樓梯口一直踹到樓下門外去。此後全營的流氓兵都不稱呼我職稱了,就改口直呼"李大哥",不過,以後帶這些流氓兵就開始帶得出奇的順。我也因而成了髒鍋不時夜間出外冶遊的貼身便衣保鑣,而姚痞和髒鍋的私交很好,我無論怎麼調動都在他兩眼皮掃得到的單位,但也不會放到身邊去。


剛抵大門口,阿來正在開啟門外一輛自用車後門,我一個箭步跳過去,拽住已鑽進後車座的他。這才看見車裡已經有三個流氓模樣的年輕人,年齡都比阿來大幾歲,全都惡狠狠地瞪著我。
「阿來不要走,出來!」
「營輔,別拉我,有件事今天我一定要去給他解決啦!」

車後座那另一個人緊抱住阿來的腰,拉不動,情急下我只好做了個很不明智的決定,自己也跳進後座。車子立刻關上門駛出,一出清水巖進入省道,就以過百的時速飛馳。我一路苦勸回頭,阿來旁邊那個人也很不耐煩地罵︰
「囉嗦!沒你的事啦,去死哦!」阿來則現出一臉為難之色︰
「營輔,沒有辦法,歹勢!我們一定要去處理。 」
既上賊車,沒得回頭,這輛車一路到處闖紅燈疾駛,我冒著冷汗心想;會不會和這群流氓一起翻車撞死在某條路旁?但更驚險的狀況還在後面........!

未完待續~

導讀︰

呼拉山的障眼劫01
http://blog.udn.com/PAESI15/113656730
呼拉山的障眼劫02
http://blog.udn.com/PAESI15/113829547
呼拉山的障眼劫03
http://blog.udn.com/PAESI15/114041157
呼拉山的障眼劫04
http://blog.udn.com/PAESI15/114131973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連載小說
自訂分類:小說
上一則: 呼拉山的障眼劫02
下一則: 藍色水晶鐘07--小說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Susan*
2018/07/29 22:19
李大哥一臉正氣 的確有長官的樣子!
遭遇廝殺場面時,除了臨機應變外,也只能面對了!這時"正氣"沒有任何用處。 yusheng 李2018/07/30 14:10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