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皇甫恂
2024/06/01 04:49
瀏覽396
迴響0
推薦48
引用0


唐朝時,安定皇甫恂,在唐玄宗李隆基開元初年進士及第後,先擔任相州(今河南省安陽市參軍。任內因為生病突然死了,不過才過了幾頓飯的工夫後便又甦醒復活過來相州刺史獨孤思莊是個喜好親近名士的人,聽說了皇甫恂死後復活的事,就立即親自前往皇甫恂的住處,詢問他死後的經歷。皇甫恂說:

 

「那一段經歷我都還記得很清楚,只是我現在剛復活、精神力氣還未完全恢復,還請大人稍待一會兒,我再慢慢的向您一一細說可好?」

 

不久之後,健康恢復得差不多的皇甫恂就述說了自己死後的經歷。

 

話說皇甫恂剛開始當官時,曾經擔任過司功參軍。有一位開元寺的主事僧人,送了二十斤牛肉到皇甫恂的家。起初皇甫恂並不清楚為什麼僧人要送牛肉給自己,但又不好拒絕,也就接受並讓家人吃了這些牛肉。不久之前皇甫恂突然病死,是被陰差追捕所致,起因就是被那名僧人指控的緣故。當皇甫恂見到判官,判官詢問他:

 

「你為麼要殺牛?」

 

皇甫恂說:

 

「我生來就吃素,不曾犯下此種罪過。」

 

判官就下令呼喚僧人前來對質。很快的,僧人戴著枷鎖來到,當著判官的面對皇甫恂說:

 

「牛是我殺的並將牛肉送給你,你的確不知道殺牛這件事。我所以將你牽扯進來,是想要藉此請你幫我做一件事以累積福報而已。」

 

然後就向判官坦白認罪說:

 

「殺牛的罪過我自己承擔,但希望能與皇甫參軍說幾句話,可以嗎?」

 

判官說:

 

「好。」

 

僧人就上前幾步來到皇甫恂身旁,說:

 

「你之後將會到同州擔任判司,請為我打造一個陀羅尼幢。」

 

皇甫恂問:

 

「我是相州參軍,為什麼會去同州當僚屬官吏?而且我的家境十分貧寒,這經幢又不容易製做,這該怎麼辦呢?」

 

僧人說:

 

「你若不去同州的話此事也就算了,不過你是一定會去那裏任官的,希望你能記得我的請託。然而我已經招供認罪,現在便會接受責罰。等到你轉任同州的官職時,我受罰的時間也該結束,將會托生為豬。你為我打造經幢之後,必定也應會備辦齋食向僧尼施捨以超渡亡魂,到那個時候你就會見到該見到的跡象了。」

 

既然如此,皇甫恂也就答應了僧人請求。過了一會兒之後,就見到一個牛頭人用一柄股叉叉著僧人的頸子離去,而皇甫恂也被釋放返回陽間。

 

刺史獨孤思莊向來也與那名僧人交好,聽了皇甫恂的經歷後,就召來僧人並告知此事。僧人知道後非常悲傷而且害怕,就將自己的積蓄都捐了出去以藉此累積功德。但五天後,僧人突然罹患頭痛的病症,接著在脖頸處出現三處惡性膿瘡,而這三處膿瘡逐漸相連成像是叉子的模樣,僅過了幾日僧人就病死了。

 

之後,皇甫恂相州參軍遷任左武衛兵曹參軍。過了幾年,皇甫恂參加選官被選派到同州擔任司士參軍。皇甫恂到任後,在權責範圍內動用了十萬錢的官錢建造經幢、舉辦齋會。此時有一頭小豬來到法會中,在誦經的法師前跪伏著,當齋會結束時,又繞著經幢走了數百圈,然後就死了。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安定人皇甫恂」,按資料皇甫一族源自涇州安定郡安定縣(今甘肅省平涼市涇川縣)的「安定皇甫氏」,而皇甫恂(字君和,號中孚)是分支之一的「壽春皇甫氏」,位於壽州壽春縣(今安徽省壽縣壽春鎮)。

 

:「數食頃」,「食頃」指大約吃一頓飯所用的時間,形容較短時間。「數食頃」按字面解就是好幾個短時間,大概就是指「比短時間長、比長時間短」的意思唄……  

 

:「判司」,唐代節度使、州郡長官的僚屬,分別掌管批判文牘等事務。亦用以稱州郡佐吏。

 

:「陀羅尼幢」,佛教的經幢﹐將佛經咒文寫在長筒圓形的綢傘上,或寫在旛蓋上。刻佛經咒文於石柱上的叫石幢。

 

:「辯伏」,詞義待查,疑是「伏辯」的筆誤。「伏辯」,亦作「伏辨」,表示認罪的書面供詞

 

:「癰」,音「庸」,大範圍的惡性膿瘡。

 

改編自 《廣異記》

 

原文:

 

《廣異記》.卷六.皇甫恂

 

安定皇甫恂,以開元中初為相州參軍。有疾暴卒,數食頃而蘇。刺史獨孤思莊,好名士也。聞其重生,親至恂所。問其冥中所見。云:

「甚了了,但苦力微,稍待徐說之。」

頃者,恂初至官,嘗攝司功。有開元寺主僧,送牛肉二十斤。初亦不了其故,但受而食之。適爾被追,乃是為僧所引。既見判官,判官問:

「何故殺牛?」

恂云:

「生來蔬食,不曾犯此。」

判官令呼僧,俄而僧負枷至,謂恂曰:

「己殺與君,君實不知。所以相引,欲求為追福耳。」

因白判官:

「殺牛己自當之,但欲與參軍有言。」

判官曰:

「唯。」

僧乃至恂所,謂恂曰:

「君後至同州判司,為我造陀羅尼幢。」

恂問:

「相州參軍何由得同州掾官?且余甚貧,幢不易造。如何?」

僧云:

「若不至同州則已,必得之,幸不忘所托。然我辯伏,今便受罪。及君得同州,我罪亦畢,當托生為豬。君造幢之後,必應設齋慶度,其時會有所睹。」

恂乃許之。尋見牛頭人以股叉叉其頸去,恂得放還。

思莊素與僧善,召而謂之。僧甚悲懼,因散其私財為功德。後五日,患頭痛,尋生三癰,如叉之狀,數日死。恂自相州參軍遷左武衛兵曹參軍,數載,選受同州司士。既至,舉官錢百千,建幢設齋。有小豬來師前跪伏,齋畢,繞幢行道數百轉,乃死。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裴齡
下一則: 小小說 – 霍有鄰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