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東區、晚餐、台北人
2009/04/10 16:46
瀏覽2,497
迴響2
推薦10
引用0
最近下了課,常常跟朋友往東區跑。
有時,不只在東區吃晚餐,吃完了還要去喝杯咖啡(沒錯,很正經的喝咖啡,不是去酒吧,礙於我們一個是明天要上課的好青年、一個是明天要上班的好國民XD)
而且隔天上課,要是跟同學談起「我最近又到東區去」,都要加上一句「我只有逛逛,沒花什麼錢啦!」

其中一個吸引力是,東區可以讓我迅速體會到自己身為台北人的血統。
上了大學,同學從台灣四面八方聚集,城鄉差距表現在同學們的言行舉止中,這裡倒不是說觀念(不管是哪一方面的觀念)開放與否,而是天生骨子裡的氣質——我們野心勃勃、我們喜於用腦袋生活、我們樂於來自南部的同學說出無知的話語時,在心裡偷笑。
嗯,這倒是太超過了......
無論如何,無論上述真假與否,我是個都市人,很不幸的,我只能追求更像都市的生活空間。因為那才是我的家鄉。

第二個吸引力是,和朋友在東區hang out,有助於抒解某一程度的壓力。讓我忘卻我現在念的學校讓我多麼不喜歡。


我和我朋友的喜好不同,他對街上行人的長相和櫥窗裡的東西比較有興趣。
而我,熱中於吃。
我喜歡讓服務生帶位、坐下來、等服務生遞上菜單......
這套標準的程序大概跟我父親有關,小時候,我對於吃的概念就是這樣被塑造出來的。
小時候,「吃」被我分成兩種等級,一種是在家裡的「隨便吃」,由媽媽煮;一種是去高級餐廳的「外面吃」,這通常發生在星期六,由我父親提名為「犒賞自己一個禮拜的辛勞」。
漸漸長大後,「外面吃」的機會減少了。高中常常放自己假的我,不再有一個禮拜的辛勞,父母親基於許多因素,壓力也重了起來,他們現在每個星期六或日,都到我爺爺奶奶家去吃,說是和老人家聚聚。他們頂多幫我帶個便當回來罷了。

「外面吃」變成我和我朋友常做的事。
(就算他寧願去喝酒,我還是要先吃飯......然後再考慮要不要陪他喝。)
基於零用錢的關係,我當然不可能每餐都吃以往的高級餐廳,但我說服自己,有一天我會吃到的,而且是用我自己賺的錢去吃。當然,要先定位!

縱使我對吃有某些程度的需要和要求。
但我和我朋友比起來,吃的不多,而且吃得很慢。
我屬於少量多餐那一型,而且又不敢吃辣,還是貓舌;嗯,聽起來不像老饕會有的體質,事實上,我的味覺大概是我所有感官中最遲鈍的,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只是我得承認在某些方面我是沒有天賦的。

一個饕客該計較的是食物本身,不像我,計較食物以外的「程序」。這也許是我之所以沒有嘗試寫「美食遊記」的原因吧?
為了填飽肚子我必須吃,那種感覺就像野獸為了存活不得不狩獵一樣,「吃」其實也是很無奈的,我沒辦法跳過一天中的任何一餐,我的身體會發警訊的,而我的任務就是滿足它,讓它繼續新陳代謝,讓它繼續存活。

我所追求的「程序」,有人說叫奢華、奢侈(那個人就是我高中的某同學= =),但我說,那可以讓我體認到我還是人,我還有享受的餘地,而不是活著只為本能。
但為了奢華奢侈的生活,我朋友的朋友(的朋友*N)認識做黑的,很不幸的,我和那種都市生活一點交集也沒有。

錢要自己賺,犒賞自己去吃那麼一餐才有意義。
順帶一提,我也很不喜歡在餐廳看見很像鄉巴佬的客人——大聲喧嘩也就算了(中國人嘛),但是穿著庸俗......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世界中心的我
上一則: 驚悚體驗之醫院
下一則: 今天是我的生日!
迴響(2) :
2樓. 張子陽
2009/04/16 17:08
自己回一下
最近是怎麼搞的?大家有被貼這種奇怪的留言嗎??
看起來還挺搞笑的,所以就不刪它了
1樓. 筛子
2009/04/10 22:47
人不可背弃祖宗啊

營志士愛家愛臺絕對正確,無可挑剔。但一个血性男人的思虑是要想到自己必须要有根-有祖-有國啊!日本美國攀不上,自己的祖宗祖國又犟著脾氣不承認,绿营內部又撕裂為原住民客家人閩南人外省人,似乎只有原住民才是真正的台灣人,再鬧下去原住民再分時間長短,各縣各村都鬧獨立咋辦

希望台獨人士能夠多點理性思維,多點開放意識。因為自閉的結果只能是愚昧無知,妄想膩猜,抑鬱狂躁,暴怒自棄。其下場要嗎是為流氓訟棍丫扁陪葬,要嗎是撞正義理性之墻而亡!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