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有所思 乃在池之上
2014/08/11 22:55
瀏覽552
迴響3
推薦0
引用0

 


晨霧犁開大地

霽色拂曉天青

昔年休耕心田的種籽

幾經夜裡千般反側

終被春風揠苗成綠禾

就待驚蟄過後

植被夢土

 

從童年蟬聲起音的仲夏

走入而今枯葉落盡的黃昏

鞦韆盪去的遠方

一道杳不可辨的天際  浮萍著

風箏斷線後的無根

也空蕩著  紙鳶放飛後

此去平行的界址

 

為與山齊

一起坐看雲起  漂鳥終懂

降落也是另種飛行  自此

鎩羽為葉折翼為枝  將自己

扦插成一棵在地根深的木本

此生  祇為開枝散葉而茂盛

 

在北迴歸線以北的北方

一個日與夜  被切切喚出的名字

正牽引夢裡的雲和月

南渡萬重關山  趕赴八千里路

落日西下  我已起身

西下落日  卻猶有未歸人

                                  

近來思倦,常擊鋏高歌胡不歸去,音起聲落,如松針齊發,雖無千瘡之痛,卻有難以等閒的百孔之痕……。

可能多年職場,累的不單是生理,更有有形塊壘,沉甸心上,造成胸口鬱之難吁的千斤重量。

也許一直也都很認分自己孤掌的角色,所以面對生活種種,總也明哲自身扛不起橫生之責,而懂得隱藏犄角、縮小自我,本份地將日子無風無浪地安適下去。

若說心境尚有起落、人生還有小憾,應也是自己小枝小節的個人偏見,偶爾左右了心情、忐忑了心境,讓自己常感生命終究是因得,才需身受失之之痛、之悲、之默然無語。當然,在我個人認知中,這些微不足道的得與失,才是構築我內心血肉之軀的鷹架,但,骨之不存,髮膚又何足言切身?

一直認為,生命必有轉角,等在前方,等在一個不經意處,與自己伺機巧遇、狹路相逢。

等待另一個轉角的到臨,近一年來猶更強烈,強烈到恨不能插翅就飛往我一心嚮往的那方淨土,安度後半餘生;因此從年前到年後,幾次專程走訪台東池上,覓歸去來兮之所,多番波折下,一次巧緣,竟讓夢田成真。

三年裡兩次的動刀,如實接受的背後,總難掩一聲深歎。很多心境的轉折處,竟也是手術前一刻的清醒所立下的決心,這樣的時刻、這樣的立斷,想來都覺哀恆。

據說,從臺北與位在池上台九線旁的那塊夢土,整整相距320公里,而我在病床上眺望所及的卻短短不到10尺;一條路,可以是最遙遠的距離;一條路,卻也可以近在咫尺。

我心中的路,當然不是喧騰多年的伯朗大道或名噪一時的天堂之路;我心中的樹也不是譁眾取寵應觀眾要求,樹下有奉茶二字的金城武樹。

渺小的心願、微不足道的心思,都祇在於能做一個懂得、也被懂得的人,而已!

據說看見彩虹  就能手掌幸福  開啟天堂之路

溯往尋親  潛入夢境底層  返璞生命最初的歸真

未竟之夢  在每一滴汗下  催熟了

一片片  金黃的稻禾                           --20140727寫於6522病房

 

 

 

全站分類:創作 詩詞
上一則: 我的青春小鳥一去不復返
下一則: 兩場大寒
迴響(3) :
3樓. 朱顏
2016/05/16 21:35

《一日之始在池上》                                                         

晨曦,將天空破曉出一截肚白,大地在漸次漸朗的曙光滲透下,一點一滴,慢慢舒卷出遙山半隱、遠峰凝碧的輪廓來;一條出岫雲帶,氤氳著山嵐薄霧,從地平線的起點到雲深不知處的彼端,一路以行雲流水之姿,輕風嬝娜之勢,收攏海岸山脈的磅薄,氣吞中央山脈的嵯峨,勾勒大山大海於天地,留白餘力餘裕於方寸,讓居於花東縱谷的池上人,總比他人多擁有了一份行到水窮的寄暢閒情,坐看雲起的東籬胸懷。

從居家的落地窗一眼眺望而去,遠方,是浮天雲鎖千重山;中景,是縱谷平疇萬頃田,再襯以眼前繁華褪盡落葉蕭蕭的一天寒色,池上的一日之始,總從一幅潑墨山水,慢慢卷軸而開。

 

朱顏2016/05/16 21:36回覆
2樓. 紙河
2015/04/26 00:39
發現再度可以進入舊有的帳號後,我便進入一種焦灼,坐在旅館內有著卷飾樣的皮椅上,亢奮地徘徊在熟悉的人名間,好似就可以開口說上這麼一句話了,卻發現門前留下的許多字跡都是幾年前的了。風過猶見草動的門扉,舉臂叩門半晌,卻也不見裡頭傳來聲響,忽然意識自己的時間和他人的時間似乎不甚平行,體內於那一剎間竄過的千萬回圈血液,似乎並不等於人間慢渡的分秒,恨不得直接走至床前將你搖醒。

雕花高樓外宏偉教堂的鐘聲又敲響,我不斷揣想你寫最後一篇的心境,如何才能再度接上當時的頻率,與你心電感應一般的連繫上。我知道時空已經遠去,我知道心境都已移向,甚連體能個性思緒都已不再,那些我都知道,即便現在我都得力抗那些因年月開始不受控過亢周旋的血液,才能在下一句前成功說出前一句話來。但在我記起那些會再度將我如風卷向他處的想法之前,我一定要在你這裡留上一兩句,告訴你,我曾經來過,來過我們的曾經。不論未來我又被什麼樣的想法席卷帶往前方何處,我還是來過,且深深的眷戀。

從以前就知道,所有的離開,皆祇因怕去承擔失去,所以才需以背轉過身的姿態回拒與過往滴血認親起。

但,生命畢竟是條無法去而復返的單程旅行,當我一面理性地以遺忘來卸下超重的行李,一面卻又像個失智乞者,四處搜刮囊篋,逢人就問起鄉里的音訊、故人的消息,企圖將過往人事,一字羅列、唱將點兵,免得時光散佚、故事煙塵,往事真的再也不復記憶。

記憶可失而復返於回憶的路上,生命卻無法在流失的記憶中,匿藏跫跡、竄編劇情、改寫結局。

所以清楚知道,若有朝記憶終被時光抽絲剷除,回憶勢也終被歲月擄綁,架空而去,最後,或也僅止文字倖存,見證生命走過的這段曾經。

因此,即便面對已是燈枯油盡,曲終人寂的這個版面,我總以為,就算記憶遠走、回憶不再,但我以永夜占據的這片墨色,必有幾顆高懸的孤星,就因不假外求的自轉同質,而靠攏而接近,即便月離星疏、相距異地,也願與我一起領空,點綴這片岑寂的大地。

面對妳向來逐字而走的遷徙,我總找不到一個合宜的切入點輕問妳一聲好不好,但對妳的關注卻從不因妳居無定處的浪跡而調頭轉向。或許,我是如此深切瞭解自己,因而也如此肯定,我在我會一直都在!

朱顏2015/04/29 20:52回覆
1樓. 朱顏
2014/08/26 21:44

《如霧起時》

初初以為是霧

輕輕煙鎖了一塘青青柳色

歲月無梭  穿堂不入

徒留五里雲霧

瀲波池上  於無人的渡口

搖櫓擺渡。當晨曦

沿山崚背脊捲起夜的簾幕

化日下  湧現的乍光

頃間  天窗了所有

因愛而刻意坐化的眼神

方恍是雲  知我非草木

回以同等看花的心境  為我

翻白蘆荻  築起護河

將不欲敞開的雨起風生

遮斷在雲深不知處。

或我  也是如雲亦如霧

向來祇對一座高山而仰止

繼續低眉  繼續瞼目

繼續以吞雲吐霧的光合

胃納  你的風雨

我的江湖

選擇驕傲,相對就是選擇一條因單向而勢必與自己的信仰毗鄰併行的孤立之路。

年少,因任性而覺氣傲;而今,卻因有所為於有所不為,而擇定惟沉默是禱。

以沉默發聲的觸控樞紐有二,其一是擔待,所以願以雲覆雨,以霧御風,遮斷來時風雨路。其二是驕傲,因驕傲而懂沉默之必需、沉默之必要。然,不夠氣長的驕傲,也總讓自己難維一貫低首潛伏的姿態。因此,偶爾引頸長嘯,竟也變成我上岸放空時的呼吸方式。

朱顏2014/09/11 21:53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