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在長濱.灰黑橘黃
2016/12/01 21:27
瀏覽518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有陽光灑自遠方,帶來夏日最後一波的暖洋

止息的潮汐,漸次洄瀾,隨波逐向那年的東部海岸;

往事瀝瀝,舊夢湱湱,在太平洋以西的海角

不斷擊節時光的堤防,企以今朝的迴響

換回昨日湧上的浪

 

以白雲演繹的蒼狗,慣將時空圖騰得很抽象

我以海水調和的色溫,也有寒天飲冰的冷色調;

當天空被犁成鹽田,嘴角品嘗出日子的鹹

填滿生活色塊的塗鴉牆,是否還留有灰色地帶

可供多餘的心事,漸層、過渡、或埋藏?

 

離開多潮的九月,叫雲讓路,讓風指標

一路沿地平盡頭,迎向旭日初昇的台11道;

看海鼓浪,聽濤呼嘯,放懷笑聲與濤聲

聯袂在記憶的五線譜上,老調重彈

翻唱一場場,過季的交響

 

在長濱,敞開雙臂向海洋

聽任海風鼓翅,秋光薄涼,爭相

穿透空蕩的兩袖,袒露衣不蔽體的胸膛;

心事終究漏網,紛紛躍出水線

於眉峰眼谷處滙集成潭,靜待下一波的洩洪

從額前的劉海,奪眶流放

 

九月,陰雨連綿了一整個月,好不容易,直盼到十月底,睽違已久的暖陽才挣出陰霾、脫韁綿雨,將烈烈的日頭,高高懸掛天上。

趁連休,與友人直奔台東的最北端長濱「灰黑橘黃」。

那是一棟遺世獨立在無人海邊,用一整片濃稠得化不開的灰黑色調,將千年冰寒網罩得無罅無隙的冷硬建築。

若說人生黑白,約莫也就是如此逕渭的對分法,決定了人生無從選擇、無以過渡的分明世界。因此,一筆從天而降的亮橘所橫生出的違和感,或一抹突如其來的嬌黃所破局出的扞格處,在一片灰黑即白的色系中,竟變成生活之外的另種異色,以突兀卻不衝突的協調,平行著我所慣走的世界!

所以,剝開剛硬主體的外觀,脫掉冰冷對立的線條,隱約在黑暗角落的一株火苗,正以自燃的餘溫,默默點燃一屋的光亮。這樣的色譜,無關審美,卻讓人油生出另番滋味點滴心頭的溫暖。

民宿後院直通一片廣漠無裘的無人沙灘,打開後院的那扇黃色小門,彷彿就接收整片潮來潮往的太平洋。太平洋有岸,海角卻無涯,對那片還保有未經文明污染的五十里蔚藍海岸,單就俯拾皆是的美麗貝殼與到處趴趴走的寄居蟹,就已足夠吸引一行行腳印,就此落籍生根、紮營駐防。

四天三夜的假期,說得盡的是,旅程總有終點,走過終點,終需回頭再與現實的起點重新接軌;說不盡的是,幾聲濤聲、數片晚雲,一枝貓(花花)、一隻狗(毛豆),相偕作伴的望海日子,究竟是《斷章》下,一個被裝飾的夢,還是風平浪靜後的返璞歸真,說真的,我並沒有答案,雖然同行的友人說:這種日子,祇能暫且搖櫓擺渡,不能思及天長地久。

伴隨這幾年對生命、對世事,蓄意收束、置之高閣的處世原則,也許形之於外的情緒不見了,表徵文字的筆鋒也鈍了,但其實蘊之於內心對萬事萬物的認知與行動力,一路走來卻始終如一,也唯抱持這樣的溫度,我方覺行路江湖,雖然孑然,卻從不覺得冷。

謹以此詩,送給我長濱之行的仨友人,常感:人生得友如斯,夫復何求!

 

全站分類:創作 詩詞
上一則: 黃河九曲十八彎
下一則: 我的青春小鳥一去不復返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