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走過美崙街
2022/03/10 12:52
瀏覽273
迴響0
推薦3
引用0

這條路,從街頭到街尾,彼方是生死攸關存乎一線的新光醫院,那端是紅塵滾滾鼎鑊沸沸的華榮市場,不遠不長,從尋常日常到世事無常,五分鐘的腳程,就足以將婆娑人間、幽冥兩界,一路踅去、貫穿走完。

從一月到九月,從清早摸黑到夜幕低垂,天色在晝長夜短與夜長晝短間,進退消長著一場時光的蛻變,月色也在時而矇矓時而皎潔下,陰晴圓缺著世事古難全;而隨天色與月色衍出的四季遞嬗,就依附在過往行人的衣帽與行色間,款擺時序穿脫季節;在溢出嘴涎的笑紋裡,擴寫變遷的歲月。

就這樣,整整九個月,空氣中的懸浮粒子,遲不落定成埃,反織羅成繩、糾葛成結,網罩得胸口宛若困蹇著一隻馱負重殼的蝸牛,寸步惟艱於一條無以抵達的路。然而,吸納愈多粉塵,背負愈沉重量,日子卻反道出蹊徑,天天御風而行在醫院、公司、住家的三點一線間,足不沾塵腳不沾地的,風風火火運轉生命的龍捲,波瀾不驚平靜湖面下,暗濤伏流的百慕達三角。

走於美崙街,走於白晝與黑夜的邊陲,街燈昏黯,天色永夜。露宿街頭的遊民,睜著散渙的目光與我交換對望的一眼,偷渡瞼下魚尾游過的浪跡,我讀出埋進人海、丟失身世後,義無的反顧、背轉的絕裂;我聽到心中的怦然,以飄零落花、天涯淪落的合拍,擊攘黎明前的最後一截黑暗,叩鳴一個毋需回音的答案。

時光縱不饒,必有厚待處,像視之必然的老去青春、不驚歲月;像祇道尋常的午后黃昏、一杯黑咖啡。通常也就是偷得浮生的假日時分,佇立在六樓病房的窗前,臨高眺望的那一刻,遠山淡淡,一棟棟傍山起伏的建物突圍而出,順山勢點名而去,有喧騰一時的文林苑,有龐雜林立的陽明華崗,有一盞形單影隻的街燈照影闌珊;有時夏日炙炙、烈陽當空,在一片煩躁高溫下,蟬鳴與車囂相偕匿隱,蜃樓與虛景氳騰顯身,此時,因居高而攬出的視角,常在遠近不分的距離誤判中,以為忽焉眼前的其實相隔千里,以為隔山隔水的卻是近在咫尺,以為理所當然的白首如故,然則卻是傾蓋如新。人生之缺,如生命之憾,最終,總是黯下的天色……。

生命有時,繁華有盡,歲數堆疊的厚度,從不讓人輕待生命傷口所流過的淚血,也不薄彼浴火後收割的歡呼,置身生命某座山頭的制高點,心念的已非倒轉轉盤,回看來路,而是面向大海,遠山呼喚。來路,是時光的走過,不需呼朋引伴陪同的回憶;呼喚,是空曠、是瞭望,是此去人生,唯一的容身與方向!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下一則: 黃河九曲十八彎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