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遲來的道歉
2021/11/08 13:00
瀏覽215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這封信,也許你看得到,也許並不;但,不管你見不見到、理不理解、接不接受,能在此以書寫的方式坦然面對昔日的我、今日的你,並試圖以一個多年友人的角色,投遞擱置心中整整二十年來的由衷歉意,於我,於我生命的人生課題,已是別具意義了。

不敢計數桃符遞嬗多少年,金風送颯多少秋,雖然,對於時空,我常有較常人魯鈍且不合時宜的一廂認定,總以為曾並過肩的人、曾交換過的心事,就因心中曾經存放過的美麗,所以即便物換星移、世事多變,但有些人永遠鮮明如歷、有些記憶永遠根植心底。

人與人之間,若以時間長短或交往疏密來論斷曾舉足於對方生命中的輕重,那你我相識一場,無論從何角度或居何立場,在外人觀來,想也嗤鼻而覺可議,一段不及認識即告夭折的年輕戀情,何足在彼此的人生長旅中落井成永誌不忘的心上大石?何足在彼此的記憶囊篋裡烙印為永難抹滅的刺青?而我躊躇多日、思之再三的這封信,是否也因我們交會時的太過年輕,而讓此舉顯得輕率而幼稚?莽撞與多餘?

是呀!一段連牽手也無的感情,在人心不古的現今看來,確然讓人質疑何至縈牽多年?夢掛至今?

但作為彼此情感事件簿中,第一個闖入對方結界的當事者,我以為,無論是似水年華般的過去或此情祇待成追憶的而今;是如若萍聚的驚鴻一瞥還是是電光石火的剎那永恆,在那一無故事的純真年代,能以不昧初心去單純付出、全然接受,就已是此生再也不再的最後轟烈了。

一個人,一生能有幾回的執迷不悔?一個人,一輩子能有多少次的癡心絕對?

因此,即使時隔多年,我雖誠惶誠恐於這份打擾所帶來無法預知的負面,甚而忖度:是否我依仍自私,祇為成全自己生命中的未竟課題,就又罔顧他人的體受與決定而率性孤行,一如當年?

但就因個性中不合時宜的偏執,讓我深信即便當年我們不及將故事譜寫出完美的句點,但那陽春三月,那初初四目對看的一眼,我們相互交換的,絕不僅只兩雙少年十五二十時的純真眼神而已,我相信必有一些更深層的內裡,被直覺一眼認定,霎間歃血為盟,認親了同一屬性的同族血緣,讓我在此去人生,縱常感鏡花水月,浮生如萍,但對當年立下的認定,卻從不質疑!

反是你對我,應曾興過悔不當初,不如不識的錯認一場吧?

生命的反顧與回看,常藉由失去才懂擁有的可貴。於我,也不例外。

幾次午夜夢迴,思及人生之缺、生命之憾,除謝天謝地謝眾生有情外,我其實更感謝在我生命過程中,曾並肩同行一段的人。所以撫今追昔,總覺我們雖相識一場,但有些話卻總不及說出、有些事更從不曾澄清釐明,也許侷限於當年保守的社會風氣,也許是我自囿的無明自卑,總讓形諸於外的盛氣,凌駕了內在真正本質的自己,讓我們從認識到陌生,你祇看到一個不討人喜的驕矜小孩。

說來,我們見面的次數真的屈指可數,因此,當回憶走入畫面,畫面走入時空,我總深覺遺憾,被抽空聲光音影的停格畫面,終究無法還原現實生活中深具溫度的我,讓你知道即使我們無法成為戀人一對,必也可因我的自我期許,而成一生肝膽的知己。 可惜,當年我來不及瞭解自己、接受自己、成就自己,就已錯失那段讓你真正認識我的青澀歲月,相對也就需為無知而承受失去的定局。

生命確然不到蓋棺,就難論定成敗或得失,但我已學會在每個階段中如人飲水,照單全收於這百般滋味,而視生命的聚散離合如月之陰晴圓缺。

這封信,去遲了二十年;這聲道歉,或者早在月朦星稀的醉月湖畔就該說出,祇是當時我卻讓可悲的驕傲架空了姿態,讓幼稚的自尊偽裝了眼神,以致,你祇讀出我頷首下的平易,微笑後的改變!

二十年的人間歲月,不僅漂白了時光,也改寫了我們人生的各自風景,雖然我常將記憶調頻在高二那年的英語課堂,平常上課總神遊的我,那日卻將老師語重心長的一番話語牢記在心;我也記得期末禮堂大會考時,那個師長心目中德行兼優的好學生竟甘冒大不韙地幫我操刀作弊;我當然更記得美人山下、水尾溪旁,將我們身影拖得老遠、心事也拉得老長的那道纍纍石堤……。

回憶裡的片片斷斷,至今當然溫馨多於當時的惘然心境。 因為從沒說出的點滴,就是那因自卑而自傲的虛張表情。

晴天朗日下,所有斑爛皆已風淡,所有回憶皆成雲輕,於是我寫下這信,僅祇為了一個昨日的自己!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下一則: 昔日的交換日記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