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兩場大寒
2013/04/15 21:10
瀏覽1,066
迴響4
推薦0
引用0

《北國の春變奏曲》

我在溫暖的南方島嶼

捧讀一把捎自北國的殘雪

依還料峭的澈骨,猶是那年

未被除霜的封藏

       

那是斷層下的地牛渴望天亮

因而鑿壁取光,將大地犁成殘垣

那是潛伏的暗湧,不甘歸順海洋

所以倒戈造反,以怒濤攻佔邊疆

那是行進的海,走位的山

故意丟失羅盤,讓迷航的水手

乾坤異位楚歌黑暗,找不到日出

位在東方

 

三月的憂患

窮山惡水一路所向披靡直搗天堂

哀鴻哭號遍野,鳶尾折翼夢土

陸地錯位海洋,連從不日落的太陽

也徐徐張起白幡

向等待不到黎明的夜幕,招降

 

從有聲到無聲

淚眼無語的天問,寫滿孤苦與無助

從垂淚到垂目

枯竭久旱的眼神,祇蓄盈滿的乾涸

你說青楓等不到秋染

落葉就將生命早早催黃

你說緋櫻藏起春天的霓裳

祇留淒風串起吹雪的想像

你說想念家中的溫暖

卻找不到划向故鄉的槳

 

我們都一樣

鎖國在天方夜譚的童話城堡

迷信威權時代的神秘力量

以為光明點在核能殿堂

佛光就能將大地普照

以為單靠核爆的香灰

就能國泰平安,相互取暖…

我緊握手中的冰寒,猶存的餘悸

還在持續震央…

                                                       --寫於福島2週年

 


 

2013年的那一場雪》

寂寂二月

雪色覆蓋春色,暮色攏上黃昏

西沉落日輾過昨夜積雪

又將欲藏心事,履新一輪

留下兩行轍痕,狼藉在目。

是新瓦難覆舊簷,因而走漏

讓西風趁隙洞穿心室

還是往事本就不堪重提,所以

杯盞冷下,記憶已難回溫

 

一年容易

歲暮在熙攘的人海翻湧如織

我卻在無人的十字街口

維艱舉步。窮途的身影

踉蹌出一條長長的背後心路

不願回顧,怕去承認

緊躡在後的濕漉

是河渠尚未改道前的決崩。

在冰與冷,痛且碎的制高點上

我願稀釋我蓬發的過敏體質

制約我向來過動的驕傲因子

越境逆向不勝寒處

一切祇為,與你同溫層

 

千里之外

寒鴉盤旋大氣

凜風抽穗雪意,渡月橋畔

以一截菅芒書寫的信

難掩蘆花瑟瑟的音訊。

二条城外蛉虫聲歇,落髮寺內

三千院寂,我在門內

將去冬積沉的落葉灑掃出庭

卻見多事的春風,沿階拾級

又將卸下的煩惱

拂上舊時徑

                                                            --2013京都之行

 

  

 

 

 

迴響(4) :
4樓. 熊咪
2013/06/02 00:07
筆觸總是那麼雋永,那麼耐人尋味。

好美的詩句,朱顏的筆觸總是那麼雋永,那麼耐人尋味。

「......想念家的溫暖,卻找不到伐向故鄉的槳...」......

 


《拋繡球》

夏至時分

六月剛過,紫陽盡落

竹仔湖畔一番風雨後

徒留繡球一朵,懸空

待風吹送

 

朱顏2013/06/06 21:07回覆
3樓. 林錫銘‧攝影筆記
2013/04/26 10:23
動靜
動靜難能說好壞,黑白依舊是顏色......

《留白》

我書意造

本就無法,虛言空色

實乃天書難罄無字苦

唯以天地留白,藏拙

墨涸硯無

朱顏2013/06/06 20:58回覆
2樓. 劉七
2013/04/19 03:45
渡月橋

你在烈日撐傘走過渡月橋
流水嗚咽。怎能解釋
一輪明月照白天地,
而橋那頭的十方菩薩
又怎能夠帶走這片無情的流水

1樓. 朱顏
2013/04/18 22:31

《攬鏡》

遇妳時節

小雪初晴,妳以攬鏡

將天地顏色盡收眼眸

獨留絳紅一點,輕抹

寒梅一朵

朱顏2013/04/18 22:31回覆

朱顏2013/04/18 22:32回覆

《自照》

多數時候

我不分說,祇以攬鏡

自照心中四季的開落

紅梅若懂冰雪,當知

白也是色

朱顏2013/04/18 22:33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