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霍爺的喜怒哀樂 (2)
2012/08/28 12:01
瀏覽1,256
迴響0
推薦2
引用0

懋新最後一次飛行是 1998 年在溫哥華,小咪那時跟兒子小傑都在學飛行,飛那種雙人的螺旋槳飛機,小咪請霍叔叔去試試。小咪很興奮地把霍叔叔介紹給她的教官,教官跟懋新飛上去繞繞,按鐘點付費,懋新過了過飛行的癮 (!!) 我想太小兒科了吧。 懋新的骨灰現在仍存放家中,最終,還是要帶上飛機,飄灑空中,讓他隨風而去。

 

24 期這五個人回到南京空軍總部,懋新和但功浙要求調北平,因為家在北平。 林宏基的父親是廣東航校的前輩,立時把兒子安插到 CAT (那時大概不叫此名,anyway 他回國後就沒回空軍),徐福承的父親是徐淑希大使,職業外交家,母親金陵女大畢業,徐本人投筆從戎前是燕京大學肄業,也由父親安排到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繼續讀書,博士,共和黨員,美華協會會長,長居美國。 劉潔新,返國與國大代表中稀有的美女代表徐 儀相戀,也有管道退役去飛美國西北航空貨運,久居美國。 ,古往今來 ,一個樣兒!你小子要有個好老子才行;誰也別說誰。 剩下的兩個苦哈哈,乖乖的去駐防北平的四大隊(志航大隊)報到。 但功浙的父親 [懋辛] 名字和懋新發音完全相同,懋新因此老是開但功的玩笑 - 你叫我就是叫你爸爸。但懋辛是早年四川軍閥時代的人物(老同盟會員,所謂 [黨國元老]),但時過境遷淡出官場,已幫不上兒子什麼忙啦。懋新的父親早年抛棄妻子兒女另組新家,此後他跟父親再沒見過面,母親在北平教書,無權無勢無人事背景;懋新在從南京遷到四川的國立中央大學只差一學期就將從醫學院畢業,爲了愛國抗日而毅然將醫科學業放諸流水。空軍第四大隊多了個愣頭青見習官。他 1947 被派任四大隊 [見習官] 1971 從四大隊大隊長任滿離開,不負志航大隊。現在家中有一架 F-84 編號 0150 的模型,那是懋新在四大隊大隊長的座機。

 

懋新是個好教師,人人都說他教飛行時從來不發脾氣,雖然人人也都知道他是 [冒火星],但在飛行上卻沒任何脾氣。他不是作官的人,是苦幹做事的人,還是個一定要做正正當當事情的人。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中華民國偏安台灣,四大隊基地駐嘉義,懋新跟但功浙開始到其他基地教授儀器飛行。每人受訓完畢都要經過考核,及格者給及格,不及格者就給不及格,決不作假,因此得罪了諸多的長官(TC 註:某個部隊若有人被評定不及格,這個部隊的 [領導] 就會面子無光,甚至影響其個人 [前程])。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何況還有更多非君子的人!因此,懋新從此可有的受呢。

 

空軍開始換裝噴射機時,總部選派了一些飛行員去美國受訓 TC 註:現在的名詞,這種人稱爲 [種子教官] - 選派少數優秀人員出國學習新技術,回來再傳授給國内的全體人員),但沒有懋新在内。蔡名永任台南一聯隊聯隊長主持換裝,把懋新從四大隊調去一大隊,接受美軍顧問團的訓練,此時結識了美國空軍顧問 Sidney Yahn, 成了一生好友。 蔡名永又調到桃園五大隊換裝,把懋新調到了五大隊,也就是木山畢業被派到五大隊的時期。 等到冷培澍副大隊長調升一大隊大隊長,他立刻把懋新調去一大隊一中隊當中隊長。你瞧,這一路走來懋新被調來調去,就能明白空軍對他如何他對空軍如何了。

 

1956 年初,他是五大隊十七中隊作戰長,一日晨起到参謀室開門鎖時,不知被何人在身後突襲打了一悶棍,昏倒在地。住院療傷不說,蔡名永再如何調查都無結果(真?假?),不了了之,成了疑案。(TC 註:曾有人 [懷疑],這是 [專業] 手法的行動,[可能] 是有 [敵人間諜] 在室内竊取情報,室外 [把風] 的把他擊昏,以讓裏面的人逃走。- 大概是看美國電影看多了,但這也是一種合理説法。我曾很好奇地問過五姐夫:總是看小説和電影上有人被  [一棒子打昏不省人事],到底那種被擊昏的感覺是啥?他的回答是:我正在低頭開門鎖,忽然覺得 [小肚子 - 下腹部] 一股劇烈刺痛 - 不是頭部在痛,再睜開眼睛,是在醫院病床上。)  前年回台,聊天時提起此事,晚輩們聽聞霍叔叔挨了一棒子!甚為驚訝!二姐夫說五大隊很有問題,但他沒再說什麼,他也曾在五大隊呆過,小妹兒就生在桃園。懋新腦袋後腫個大包,住了幾天空軍醫院,辛虧沒有腦震盪,老來也沒有老人癡呆。這一棒子是何人出手 為了什麼? 尋仇 解恨 誤傷 ?(TC註:或是大陸派來/或是 [臥底] 007 [特派員] ?) 這是在我們結婚前幾個月的事。

 

1960 我抱著霍睿,牽著霍皜,一輛中型吉普車就把我們一家連人帶全部家當兒從桃園搬到了台南,(TC註:軍方正式名稱:小型吉普叫做 [四分之一噸指揮車];中型吉普叫做 [四分之三噸軍械車];衆所周知的 [十輪大卡車] 叫做 [三噸半大卡車] – 美軍對汽車載

重量限制極嚴格,隨時要你記住每種車輛的載重量 這是我當兵時作 [代理行政官]時學來的,每種車所配給的油料不同,對駕駛資格也有不同規定)。初時租住在台南市區外通往關廟鄉的公路旁,

後來水交社為飛行員蓋了一些眷舍,我們 [借住] 一戶 (因懋新的正式眷房是在嘉義給母親霍老太太住著)。鄰居小隊員錢某有天對懋新說: 我的表弟空軍官校畢業要調到一大隊來,最好,隊長,他可別到咱們一中隊來。懋新根本沒注意。 命中註定,這位陳XX見習官偏偏就被調到一大隊一中隊來。懋新一視同仁,沒什麼。 但耳聞小隊員們聊天說,昨晚跳舞陳XX都替付了帳呵...... 又說,他老爸在台北連長官們的酒家費都付呵........ 總司令的女兒出國,他老爸給她皮包裡塞了五千美金 ........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