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零战武士:坂井三郎
2011/01/24 14:22
瀏覽2,008
迴響0
推薦4
引用0

 

坂井三郎(1916年8月25日-2000年9月22日)是大日本帝国海军战斗机的飞行员(搭乘员)。太平洋战争终战是海军少尉,而最后阶级为海军中尉。战后以其海军时代的经验所写的著书“大空のサムライ”成为世界性的畅销书,而在太平洋战争时期成为日本的王牌飞行员更是著名。最终撃坠数为64架是一般的说法,当中亦有不少异说存在。

早年生活 

出生于日本佐贺县贺郡西与贺村(现在的佐贺市)的农民家庭,家中4个儿子中排行第3,因而得名三郎。

坂井三郎在小学六年级时(1928年,昭和3年)父亲坂井晴市因病过世,遗下母亲与子女共5人生活遂陷入困顿,不得已母亲把坂井寄养在东京伯父家就读东京青山学院,但坂井却由于课业成绩不佳与生性太过顽皮之故,没多久就被青山学院退学。随后返回佐贺乡下,其后两年在亲戚拥有的农田帮忙,从事农业劳动工作。

从战舰炮手成为战斗机飞行员

坂井从少年开始已梦想成为飞行员(个人回想)。但由于没有达到海军搭乘员训练进程中所需要的学历(青山学院中等部-高等部-中退),因此曾打消成为飞行员的念头,而后来知道加入海军能志愿成为飞行员,所以当时不理周围的反对,于昭和8年(1933年)5月31日加入帝国海军的佐世保海兵团,当时年仅16岁。

在海兵团完成训练业后后,坂井三郎被派到战舰雾岛及榛名上担任炮手。当时海军的主炮二号炮手只需要从事装填,被形容为花形的差事,但坂井仍然以海军飞行员为目标,1937年3月10日坂井终于通过严格的海军飞行员考试并进入霞之浦(霞ヶ浦)航空队,同年4月1日展开人生第一次飞行体验,经过数个月严格的训练后,于同年11月30日以海军航空兵38期驾驶练习生第一名毕业,毕业时并代表全班接受天皇颁赠的手表。

毕业后坂井编入佐伯航空队展开三个月延长训练。1938年(昭和13年)4月9日配属大村航空队,5月11日晋升三等空曹并编入高雄海军航空队,同年9月编入第12航空队参加对中国作战。1938年10月5日对汉口空袭任务是坂井三郎第一次驾驶96式舰载战斗机机出击,也是坂井第一次击落敌机(中华M國空军I-16一架被坂井击落)。第二年(1939年)5月1日晋升为二等空曹,同年10月3日在宜昌上空击落一架中华M國空军俄制SB轰炸机。1940年(昭和15年)10月17日坂井再转调回高雄航空队时座机已经转换为当时日本海军最新锐的三菱A6M零式战斗机。

1941年4月10日坂井再度配发到第12航空队,并以零战在中国上空执行任务。同年5月3日参加对重庆空袭。6月1日晋升一等空曹。8月11日对成都黎明空袭击落一架I-15,8月21日在成都上空又击落一架I-16。

1941年10月坂井调往在T灣新成立台南海军航空队(司令是齐藤正久大佐,副长是小园安名中佐),并于该年12月8日日本偷袭珍珠港后参加对菲律宾美军航空队的作战。

1941年10月坂井调往在T灣新成立台南海军航空队(司令是齐藤正久大佐,副长是小园安名中佐),并于该年12月8日日本偷袭珍珠港后参加对菲律宾美军航空队的作战。

第二次世界大战

日本对美国开战后,坂井三郎参与了菲律宾的战事。1941年12月8日,坂井三郎与台南海军航空队44架零式战斗机攻击菲律宾克拉克机场,击落1架企图升空的P-40战斗机。12月10日,他又击落了1架由柯林?凯利(Colin Kelly)上尉驾驶的B-17轰炸机。日本海军在短短数个月就把盟军在太平洋地区的空中武力彻底清除。台南海军航空队也因为击毁大部份盟军飞机而闻名。1942年初,坂井三郎被调派到婆罗洲的塔拉根(Tarakan)并参与了荷属东印度(Dutch East Indies)的战事。在病倒前他已经取得13架战绩。

休养3个月后,在4月时他又回到前线,驻防新几内亚的莱城(Lae),并与队上直属长官笹井醇一中尉(有拉包尔贵公子的称号,因为旺盛的战斗力,又有绰号为斗鸡)成为莫逆之交。其后的4个月内,坂井三郎与驻守在莫尔兹比港(Port Moresby)的美澳联合空军发生激战,在这段时间坂井三郎取得他飞行员生涯中的大部份战绩。他的中队里还有两名日后将成为王牌的西泽广义和太田敏夫。8月3日台南海军航空队从莱城调防到拉包尔(Rabaul)。

新几内亚空战期间,坂井三郎曾留下与僚机西泽、太田追击美军轰炸机到敌军机场上空后,展开三机编队垂直回旋三次的特技表演的逸闻(隔日,美军不失幽默的在日军机场投下了大意为“昨日贵军飞行员前来表演精湛飞行美技,未能出迎实失礼数,冀请再度大驾光临,我军必‘隆重’欢迎”的信,让坂井等人受了笹井醇一中尉训斥),另外,坂井与同僚还差点击落日后美国第三十六任总统林登?约翰逊搭乘的侦查机。

身受重伤

拉保尔,1942年8月8日:在头部重伤右眼失明的情况下,坂井三郎驾驶受损的零式机历时4小时47分钟,行程560海里返回了他的基地。

1942年8月8日,因为美军展开瓜达尔卡纳尔岛(Guadalcanal)登陆作战,台南海军航空队进行有史以来最长距离的长途飞行任务,以掩护轰炸美军登陆船团的中攻队。在这次任务中,坂井三郎首次遭遇劲敌--美军新锐舰载战斗机格鲁曼F4F战斗机。在激烈的空战中,坂井发现自己的两架僚机被一架技艺高超的美军飞行员所驾驶的F4F追杀而陷入苦战,坂井随即俯冲前去搭救,并与对方展开激烈的空战。坂井利用零战优异的回旋性能,在垂直回旋数回合后将之开火击落。

在回程时,他误将远处八个小点认作战斗机编队,并贸然的发动偷击;等到坂井三郎的零式战斗机逼近到开火距离时,才发现那不是战斗机,是一群早已在远处发现他、并且把后座机枪(8架一共16挺)全部瞄准着他的美军SBD无畏式俯冲轰炸机编队,此时进退维谷的坂井三郎只能驾着零式机硬著头皮往前冲,同时按著机枪与机炮开关不放;美军SBD后座机枪手同时对他开火还击,在自己座机遭受机枪打击的震动中,坂井似乎看见两架SBD中弹起火,自己的身体则彷佛被粗大的木棍打中头部而昏沈过去。

等到坂井回过神来,他才发现美军的机枪不但打碎了他的座舱盖,头部还被一枚子弹破片击中而致血流不止,眼睛所见则是一片血红(事后证实是碎裂的挡风玻璃破片刺入他的右眼,导致日后的右眼失明),坂井用唾液与泪水稍微清洗了他的左眼,在左眼视力勉强可用的情况下,坂井三郎试图借着航空图、指南针与太阳的方位返回基地。由于基地距离非常的遥远,坂井不但要面对回程油料不足的问题,更不止一次与身体陷入昏睡状态的状况对抗,而使得座机高度过低贴近海面,甚至还出现倒转飞行的惊险画面。在艰困的回程中,坂井数度曾想要放弃并回头冲撞美国军舰与之同归于尽,最后还是成功的返回拉包尔机场。

虽然头部受重创 ,右眼又失去视力,坂井三郎仍然能够把他受损的座机飞返拉包尔的机场,全程560海里,用了4小时47分钟。在第1次尝试着陆时他几乎撞到一排在停泊的零战,第2次着陆成功了,这时他已经耗尽所有的燃料。下机后他还能在队友的搀扶下向上级报告任务情况,之后队长笹井醇一迅速把他送医治疗。 

(至于坂井迫降的零战后来就被遗弃在拉保尔,1994年时该机被寻获,并得到坂井本人的确认)

坂井三郎被送返日本接受手术,但右眼未能完全恢复视力。经过5个月休养后,他被调离台南航空队,转往大村航空队担任飞行教官。1944年4月,他被调往横须贺海军航空队,因为情报显示美军即将攻击并登陆硫磺岛(Iwo Jima),故横须贺海军航空队遂以增援为由组成“八幡”特别攻击队,并进驻硫磺岛。

1944年6月24日,坂井三郎接近一群15架他以为是日军飞机的编队,但其实它们都是美国海军的F6F地狱猫战斗机。他不断规避15架F6F战斗机的攻击达20分钟,并丝毫未损地回到基地。

在硫磺岛时期,坂井曾参与日本海军第一次自殺任务,时间比捷一号作战的神风特攻队还早六个月以上。因为横须贺航空队无论在飞机性能、数量均远不如美军,在几次战斗后,战力已经耗损大半。因此,横须贺航空队参谋三浦大佐竟以“与其在此坐以待毙,为了维护横须贺海军航空队传统与面子”为由,下令队上可用飞机(9架零战、7架天山)全部出击,执行冲撞美军特遣舰队的自殺任务。由于日本军机早已被性能优异的美军雷达锁定,因此被埋伏等候的美军F6F战斗机队轮番攻击而消灭,坂井与僚机则被冲散,并且在暗夜中挣扎的回到基地。在当日任务中,侥幸飞回来的,除了坂井小队外,只剩下当时也是击落王的武藤金义及一架迫降的天山而已。

由硫磺岛归来后,坂井担任海军343航空队新锐战斗机“紫电改”飞行教练,之后转任到横须贺航空队担任一般勤务直到终战。在日本无条件投降前的1945年8月18日,坂井三郎参加了所谓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最后的空战”:由美军占领的冲绳飞来两架B32轰炸机与日本海军战斗机在房总半岛与依豆半岛上空展开空战,结果美军B32轰炸机乘员1名战死,2名受伤,日本方面则无任何损失。

战争期间,坂井三郎击毁60架以上的盟军飞机。他从未说过他击落了多少架飞机。64架这个数目出自为他写传记的作者马汀?凯丁(Martin Caidin)。战后,美国许多空战研究专家认为坂井三郎是日本贰战期间的头号王牌驾驶员(击落王),与日本方面的说法有极大出入(日本军事研究者认为日本的头号击落王是坂井台南航空队的同袍西泽广义(103架,部份学者近年下修为87架,坂井三郎在排航榜中排三或四名),这些差异的出现,多少与坂井在西方的知名度较高与日军早期飞行员战果计算浮滥、后期又停止计算个人战果导致的资料可信度不足有关。

回归平民生活

战后,他以海军上尉的身份退伍,并开了间印刷厂。坂井三郎著作颇丰,其自著或合著的《天空的武士(台译:荒鹫武士)》、《坂井三郎空战记》、《零战之真实》、《零战之命运》等书提供了许多日本海军航空队、台南海军航空队及太平洋战争中期的宝贵资料,也使他成为最为西方人所知的日本飞行员,2000年,坂井接受微软的邀约,为Combat Flight Simulator 2这套游戏担任顾问的工作。

战后的坂井还热心于与二战美军飞行员的交流,他数度访问美国并与多位曾与自己交战的飞行员见面,其中最特别的一次会面,是与他1942年时抗命未攻击的一架DC-3运输机上的女护士在事发五十年后的重逢(坂井曾在《零战之命运》中回忆过这段他以在云层中追丢为借口规避上级“不论军民用机一律击落”的命令,放过这架载满妇女小孩的荷兰飞机的往事,这架飞机的下落曾令他非常挂心,由于战后打听不到关于该机的资讯,他一度悲观的认为这架飞机还是被击落了)[3] 。

坂井三郎在2000年9月22日参加在厚木海军航空基地举行美军西太平洋舰队航空司令部50周纪念晚会,餐会后返家时身体突然感到不舒服送医治疗,在医院检查时只对医师留下一句“我太累了,只要睡一下就好”的话就此与世长辞,享寿84岁。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