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霍爺的喜怒哀樂 (1)
2012/08/28 11:48
瀏覽2,121
迴響0
推薦2
引用0

 

轉載霍懋新大隊長夫人唐燕寵短文.(唐天寵TC的五姐)

 

最近我曾向五姐問到,五姐夫一生作人做事獲得的喜怒哀樂如何。

她的回答 請讀下文:

 

 

弟弟:

 

懋新對飛行員一視同仁,惟有人人需守本分。 他勸阻日夜都籠罩在巨大生命危險陰影下的飛行員不要去算命,[] 就是得靠自己的本事。 絕對不許送禮求情,公事公辦。也從來不容許 [任何人] 來家中拜訪,就連過年到家來拜年都不許進門。

 

我這空軍太太也是個 [怪胎],不打麻將,不串門兒,不理人兒,我是新娘子時,手捧著一小盆文竹,看報看書,足不出戶。霍皜在台北內江街婦幼中心出生,霍睿在台北空軍醫院出生,出院後抱回來的家,是桃園機場跑道頭兒旁邊的十一號飛行員眷村,每家兩間,一間臥室一間客廳,房子是原來日本軍人的馬廄,每排數家,裝上門窗。沒廚房沒廁所沒院牆沒自來水,屋裡是水泥地,屋外是雜草是稻田,兩個孩子的第一個家,就是這麼個樣子。我們下一代這兩個科學怪人,嬰/幼兒期就這麼養著過的。

 

懋新在五大隊十七中隊,冷培澍是副大隊長, 冷的美國人姐夫是當時美軍顧問團的空軍顧問,跟冷家住在一起,這老美傍晚也跟著坐個小板凳在外面乘涼。那時正是台海空戰時期,空戰成了熱門話題。冷從洋姐夫那裡弄來了最新美空軍的戰術教本,跟懋新連夜翻譯中文,書名好似是 No Guts No Glory》。他兩人都是戰將,對這些很專注,並且從此就地訓練飛行員飛行技術,這本戰術教本給所有驅逐機飛行員天大的好處,因為以前從來沒有過這種最新的課業傳授。

 

早在空軍還駐防浙江定海,起飛到江浙一帶對 [共匪] 作戰的時候(TC 註:上海 [失守] 後,舟山群島成爲老蔣準備 [反攻回去] 的最重要據點),一日懋新跟郭松柏出任務,懋新是僚機小隊員。天氣轉變,鋪天蓋地的大霧,能見度極差,兩架飛機也飛散了編隊,懋新聽到長機說各自回航,就再沒有聯繫。懋新用他在美國儀器學校畢業所學的儀器飛行,用無線電定位,一點點的摸回定海落地,落地時連在跑道頭的通信車裡的人都看不見他的飛機,可想那霧是有多麼濃密。 郭松柏那架就永遠沒有回來。 此事被王老虎得知(TC  註:王叔銘副總司令外號王老虎,當時在定海前綫負責指揮空軍作戰,他飛一架 B-25 在天上親自偵察戰場情況和指揮空軍對地作戰,他的 [座機] 前方兩側都漆有一個大老虎頭。當時的總司令是周至柔 - 保定軍校八期畢業,和陳 诚同班同學;所有歷任空軍總司令只有周至柔是陸軍出身不會駕駛飛機),詳問懋新如何能飛回來,知道了儀器飛行能救命,於是王老虎下令,所有的驅逐機飛行員都要受儀器飛行訓練,指派懋新跟但功浙為教官。 二十四期在美國受完高級飛行訓練時,對日抗戰已經結束,飛行員不必急於回國參戰,所以選了五個高才生繼續留美接受更多高級飛行技術訓練,(懋新,但功浙,徐福成,林宏基,劉潔新 ),他們先接受 B-25 轟炸機訓練 TC 註:原來只是受訓飛 P-51 野馬式戰鬥機,現在加上 B-25 型輕轟炸機,等於學武術的學會了十八般兵器)再入飛行儀器學校學習,課程通過畢業後,五個人才自美返國。

 

現在想想,懋新在空軍中飛行這麼多年,上面大官重用他,主要是用他的技術來訓練其他人飛行。每在一個大隊換裝時, 他就會被調去,所以 他各個機種都飛過。就連離開空軍以後,在民航局工作時

他也必須跟著華航飛各種民航機(如果自己不會,怎能考核別人);(TC註:他是民航局 [標準組] 的考核官,專門查核本國民航機駕駛員的飛航技術,實地考核通過後才可以繼續換發 [民航飛行員執照] ,工作性質和公路局監理所的汽車駕駛執照考試官類似,但是飛機比汽車要複雜/專業的太多了),他也曾到東南亞跟著那些打爛杖的人飛他們的小型運輸飛機 TC 註:這是臺灣空軍退役人員組成的小型私人航空公司,使用只需簡陋機場就能起落的二次大戰時的螺旋槳式運輸機,負責在越南/寮國(老撾)/高棉(柬埔寨)被共軍圍得鐵桶也似的孤立城市和軍事據點之間在砲火中穿梭飛行運輸民衆或是軍方日常所需,有時也載客,臺灣當年有 [野雞計程車],這些就是 [野雞包租飛機],他們需要有臺灣民航局核發的 [民航飛行員執照] 才能在中南半島合法 [執業]),中南半島三國在大陸上稱爲 [印支半島] - 直譯自 [印度支那半島];他也曾在擔任中華民國駐越南軍事顧問團空軍 [觀察員] 時跟美軍一起飛美軍的 F-4 TC 註:F-4 就是有名的 [幽靈式] 戰鬥轟炸機,美軍在越戰的主力戰機;因爲 [攻擊力] 太強,美國一直不肯 [援助] 或是 [出售] 給臺灣 - 免得去挑釁惹事添亂,美國只肯出售一些性能較低的 [防禦性武器]給臺灣;美國對臺灣這種基本心態至今未變);他在任駐日本大使館空軍武官時飛過日本自造的戰鬥機;我相信中華民國的空軍,沒有任何人能跟他相比。 至今,他不但是 ROCAF 噴射機(TC註:大陸稱 [噴氣機])飛行時間最多的記錄保持者,飛過的飛機種類也一定是他最多。當年,TIME 雜誌登載美國試飛員衝破音速的報導,懋新羨慕之至,周乾媽說:懋新一定能當試飛員。 後來太空人上了太空,周乾媽又說了: 懋新也能當太空人。但是,時也命也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