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乾德門 這位老哥
2018/02/26 04:50
瀏覽2,162
迴響1
推薦3
引用0

乾德門 這位老哥

                        

                      乾德門早期 Family

         我母親 Birthday,L1-包姨,Front row L3-乾瑜

           包姨(清巴圖),我父母,慰問病中的
        前台糖公司監察人,國大代表趙全壁夫人

                       包姨 & 乾瑜

                       包姨 & 乾正

                包姨(清巴圖)& 我母親宋寅珠

     蔣緯國將軍 - 包姨(清巴圖)- 孫木山(Jimmys brother)


德門這位老哥,最近在台北市過世。報上新聞報導他的親生女兒乾瑜和兒子乾正都沒有參加他們老爸的告別式和送他們老爸的最後一程。前妻王美珍當然也未來說再見一路走好。這是乾徳門的遺憾,當然也是他和前妻和子女之間的婚姻家庭糾紛所種下的因果吧!

說起乾德門,他的單親母親清巴圖曾經是服務於蒙藏委員會的人事處長。也曾任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雖然地位很高,但是早期台灣公務員的待遇是很清苦的。清巴圖和我母親宋寅珠在北平時代就是好友。我自小尊稱清巴圖為"包姨”, 為什麼如此叫,或許她是內蒙古人,俗稱蒙古老包(蒙古包)或許乾德門
(1943年8月28日-2018年2月5日),本名爾吉古德·錢顧騰德門又稱乾顧騰。六歲隨家人遷居台灣,報戶口時僅將名字填為乾德門。她是清華大學的,我母親是東北大學的,或許是在北平高中時代就互相認識為友了吧。


1949年後在台北相遇,包姨和獨子乾德門租屋住在廈門街48巷。因為此巷到底有私娼,名氣不佳,我父母勸她們在新店線的小火車道南邊廈門街租屋安居。我小時候常常陪我母親去看望包姨。後來包姨比較喜歡常到我們家聊天,說笑或訴苦。因為包姨比較態,走路會辛苦些,所以我父母固定為她老人家叫來計程車並先付車資送她回家,略表心意。

因為乾德門是包姨的獨子,所謂的命根子,所以乾德門自小就被母親愛。聰明但不太用功,大錯不犯,小錯不斷的他,因為是蒙古人,所以唸的也是不考也可進入的好學校。因為他自己知道有多少墨水,不敢進建中或台大。而選擇了成功中學和政大。我還記得他年輕時每年大年初一來拜年,進門就給我父母三個響頭,當然孫姨和孫姨父的紅包就拿到手,高興的就走了。還有他平常犯錯難為他母親時,也會被我父母召來,給予教導,不例外,也是進門挨訓之前,就先跪地三個響頭。孫姨,孫姨父,我錯了。

如今我還記得,他初中時和我二哥在木柵分部同學。有一天他頑皮的在水池週邊的矮牆繞著跑,見到我二哥經過,大聲叫我二哥名字,說”你看我”.此時因他注意力分散了,而噗通一聲的掉進了水池,身溼透了一天。

包姨的一生,就是為了這位寶貝兒子。自己守寡了一輩子,辛苦培育乾德門。這位老哥其實並非大惡之人,只是不很努力於他的本業好好唸書(比一般人有好的優越選校唸書的條件)。因此他在政大新聞系時的要好女友劉玲最後因種種原因,離他而去。我也是在那時認識劉玲和與我同年的弟弟劉瓊。往後遇到了前妻王美珍,她的父親曾經擔任過早期國防部總務局局長王中將,他們婚後過了幾年還算不錯的小家庭日子。但是畢竟乾德門從小被愛造成的個性,產生了種種家庭問題,而導致了婚姻失敗。

乾德門在我出國來美唸書後就沒有見過了,我父母後來移民來美定居後,也和包姨較少見面
談了,只是靠著書信往返,電話問候而已了。包姨和我父親同年但生日早些,所以父母一直尊稱我的包姨” 大姐”. 她老人家在我父母過世前許多年就因病在台北去世了。


回想起來,六十多年前就叫我”小福” 的包姨和德門哥也已經不我們的世界了,在此祝福德門哥到了天堂,一定要聽我包姨的話,
譲她生前為獨子所犠牲的一切,得到些安慰。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不分類 - 孫安福
上一則: Sicily and Southern Italy
下一則: Donald Trump and Jesse Sun
迴響(1) :
1樓. 孫安福 Jimmy Sun
2018/02/26 05:08
乾德門最後一程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442122/article-乾德門最後一程-2繼女送終、親生兒缺席/?ref=影藝_新聞總覽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