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戊戌薪傳集】17從宋明兩代言論浮濫問題反思言論自由之弊害
2022/11/15 18:42
瀏覽621
迴響5
推薦43
引用0

如前文所述,西方言論自由的觀念混濫體制內諫言與制度外譖言的區別。本文則探討言論自由鼓動浮濫議論的社會風氣,促成眾多名嘴不事實務生產,專事空口評論,造成社會嚴重內耗而停滯發展的現象。在此以中國歷史上有關大量議論政治之史實為例,雖原本用意在於激濁揚清、革除積弊,實則都流於交相攻訐、意氣之爭,最終導致政治惡鬥而分裂衰敗的命運。前文第3篇曾以宋明兩代黨爭論述政黨惡鬥之後果,本文則同樣爰引宋明兩代言論浮濫之問題,探討言論自由過度膨脹在政治實務中的弊害。

一、北宋士大夫議論風氣引發新舊黨爭

士大夫官僚集團的出現是宋朝政治的一大特色。士大夫的學識淵博,志向弘大,為北宋初年開啟了嶄新的政治風氣。由於科舉制度的改革與推廣,許多貧寒子弟經由苦讀晉身仕途,破除貴族階級世襲特權。國家公平拔擢人才,人才亦盡力報效國家,終於在宋仁宗時期開花結果。當朝賢臣雲集,皆為一時俊彥,學問品行俱佳。仁宗亦響應開國以來禮遇文人的傳統,為政寬和不專斷,凡事訴諸公議公決,包拯屢屢犯顏直諫,傳為美談,由此開創嘉祐治世。

但在仁宗之後,士大夫議論已開始趨向空泛浮濫並導致分裂。英宗為仁宗養子,其生父濮王應如何追尊稱號,成為議論焦點。分為兩派主張,一派認為英宗既已過繼仁宗,則仁宗當為皇考,濮王則尊為皇伯;另一派則認為生父不可改,濮王應尊為皇考,英宗本人傾向於此。然而兩派僵持不下,曹太后原先支持濮王尊為皇伯,後又下詔支持英宗,尊濮王為皇考。此事前後議論長達18個月,皇伯一派失敗後竟大批官員自請去職,實已流於意氣用事。此問題無關民生大計,屬於英宗家族私事,本當由家屬自行協調,大臣竟以此激烈抗辯爭取,實則藉禮法為名而行派系爭權之實。按皇伯一派主要為親曹太后之勢力,皇考一派則為親英宗勢力,借題發揮鞏固派系,為日後黨爭埋下禍根。

英宗在位僅四年即崩逝,尚未將濮王正式上尊號為皇考,此事遂不了了之。神宗繼位後任用王安石推行變法,守舊派司馬光卻處處與他作對,導致新舊黨爭。王安石與司馬光在年齡上相仿,但做官資歷則稍晚。王安石年輕時主要在地方任職,在明州鄞縣擔任知縣時興修水利、打擊豪紳盤剝百姓,鄞縣鄉民因此幫他立生祠表達極度感恩之意。王安石後來變法時所提出的青苗法、免役法、市易法、方田均稅法等,都是他在地方推行過的實際經驗,也都獲得良好成效。司馬光年輕時在地方的資歷主要為判官,並且較早進入中央,早期擔任史官,後期則任諫官。精通歷史、熟諳法律,使司馬光擔任諫官十分稱職。然而缺乏地方推行改革的實務經驗,使他眼界侷限於學理層次,又自恃學問淵博,必定要在學理上扳倒對方。這便暴露宋朝士大夫不務實際,格局狹隘卻又好談理論的弊病。

司馬光雖表面上看似公正客觀的批判新法,卻已經落入了逢王必反的意識型態中。他在神宗駕崩後受到垂簾攝政的高太皇太后詔請,回朝擔任宰相。然而他在短暫任職的期間內,只是把廢除新法當成唯一目標。新法實行十五年之成效不加以考察優劣,全盤廢除,所有支持新法人士全部貶黜。更從以下兩件事可見他的為人:其一,他將新法推行初期對西夏連戰皆捷所收復的四塊土地又割讓給西夏,結果並未換得和平,西夏反而更加侵略。其二,他竟將王安石初任宰相時登州阿雲殺夫案翻案。該案為登州一位少女阿雲,早年喪父,十六歲時喪母,尚在守喪期間,竟被叔叔許配給村中一老光棍韋大。阿雲不願嫁韋大,於是趁夜持刀去刺殺他。但阿雲畢竟少不更事,只是胡亂砍了十多刀就慌亂離開。韋大並未被殺死,只斷了小指。然而依大宋律法,謀殺親夫是死罪。此事轉呈知州審理,認為尚未正式舉辦婚禮;又阿雲母喪未滿,該婚姻無效;且阿雲符合自首條件等。因此免除死刑,改判流刑。此事上呈中央引起爭議,一派主張應處死刑,一派則支持原判流刑。最後鬧到神宗面前,神宗詢問王安石,主張罪不至死;又問司馬光,主張應判死刑。神宗又徵詢多方意見,最後依王安石主張定讞。阿雲被判流刑後,不久遇到大赦就還鄉了,另外結婚生子。結果十七年後,竟被司馬光惦念,重新翻案。他先廢除神宗頒布關於自首的那條法律,再改判阿雲死刑。正史並未記載是否把阿雲抓回來處死,只是司馬光是判官出身,竟玩弄法律,拿民女性命做祭品。黨爭至此,可謂毫無底線了。

整體來說,北宋一朝仍是賢臣居多,君主多數也都善於納諫,有心改革。只是士大夫的個性總是善於爭論、意見繁多,經常為了一些瑣碎小事爭執不下。原本政府決策考量多方意見為求周延完備,但士大夫往往不願傾聽他人意見,更不願稍有妥協,只管強調自我主張。因此無法折衷調和不同觀點,兼採各方優長,只能將問題推向二元對立的極端層面,與另一方進行決裂式的對抗。司馬光對王安石的徹底否決便是典型案例。爾後黨爭便順著此一路徑持續擴大尖銳發展,終於導致蔡京、童貫全面掌權,徹底清除朝中善類,將北宋推向滅亡。

二、明萬曆年間朝廷言論自由引發東林黨爭

明神宗是明朝在位時間最久的皇帝。他年幼登基,由內閣首輔(相當於宰相)張居正輔政。張居正對嘉靖以來的積弊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使朝政煥然一新。而張居正之所以能夠如此強而有力的推行改革,很大程度基於他對言論進行管制。所有彈劾他的奏章都被他壓下來,他不准任何人對改革進行議論。沒有任何雜音,全國上下都專心一意的奉行政策,果然取得巨大成效。張居正不負顧璘當年將他刻意落榜的栽培,成為挽救晚明國祚的功臣。

但在明神宗親政後,情況出現逆轉。張居正在位期間壓抑的言論頓時爆發出來,先前受到損害的官僚和地主紛紛上書告發張的罪狀,是非曲直混淆不清,竟將他抄家奪爵。此後言論一發不可收拾,人人都視專制獨裁為萬惡淵藪。明朝皇權雖大,神宗在此時也不敢自專,聽任言論自由發表。弔詭的是,神宗親政四年後卻不明原因罷朝了。有些說法是他健康不佳,有些則說他因為立儲問題跟大臣賭氣。總之在萬曆十五年後他便不再上朝,所有奏章呈入也不予批閱,只有極為重大的事件他才稍做裁示。此後直到萬曆四十八年駕崩為止,長達三十多年朝廷處於無人主事狀態,官員每天在朝上自行議事,但最後都無人決斷。甚至官員去職或退休,也不處理人事任命,導致「曹署多空」,愈來愈多職務懸缺的現象。

這是中國歷史上少有的言論自由時代,任何人在朝廷上發表任何言論都不會獲罪。但三十年下來的結果,明朝不但沒有發展更好,反而耗盡張居正時期積攢的所有基底,導致天啟初年農民革命爆發。究其原因,每當內閣大臣在朝廷上提出政策方案或建議,必然會遭到來自言官的某些反對意見。然而當反對者大肆批評攻擊,卻無人主導決斷時,該方案必然無法執行。當言官與閣臣的對立趨向激烈時,沒有人願意再多管閒事,勇於任事者都被攻擊得體無完膚,許多人因不願名譽受損而自請去職。有能力會做事的人紛紛掛冠離去,留在朝廷的都是一些只會空口議論卻缺乏實際能力的庸才,自然陷入空轉內耗。

萬曆十九年時一位名叫許國的內閣大學士曾上疏說:「昔之專恣在權貴,今乃在下僚;昔顛倒是非在小人,今乃在君子。意氣感激,偶成一二事,遂自負不世之節,號召浮薄喜事之人,黨同伐異,罔上行私。其風不可長。」深刻指出言論任意發表實為顛倒是非,自負高節實則輕薄好事的佞倖之徒藉機崛起,從而引發黨同伐異的亂象。許國上疏完便請辭了,之後果真如他所說,東林黨形成並產生激烈黨爭。

東林黨在當時雖自視為清流,但他們除了言詞激烈批判弊端、嚴厲排他以外,並沒有太多實質建樹。東林書院的創始人顧憲成年輕時即標榜氣節,以抗爭強權為尚。他看不慣張居正壓抑言論的作風,因此東林書院的基本信仰便是激烈抗辯、打倒威權,以此為正直節操的標準。然而他們除了言詞激烈以外,實在眼界有限。神宗親政後由於推翻張居正執政時期綜覈名實的措施,導致官員貪污再起,地方豪紳規避納稅,加以遼東戰爭等因素,朝廷財政嚴重虧虛。神宗於是採用礦監稅使向地方額外徵稅。原本礦稅屬工商稅,本應加徵,但皇帝卻不依正規管道徵稅,而派太監另行收稅。太監紀律腐敗,以暴力搶劫方式橫行聚斂,引發極端民怨甚至民變。東林黨對此嚴厲批判,要求廢除。

但東林黨只是要求不能收礦稅,卻無法開闢其他財源,於是只能加重田賦(農民稅)。遼餉、練餉、剿餉的先後開徵,都是從農民身上榨取。東林士人多為官宦地主世家,官宦享有免稅特權,地主則把稅賦轉嫁農民或以多報少,他們都可以不用繳稅或繳很少的稅。而他們所經營的生意也不用加徵工商稅,於是只能不斷拿農民揩油。明朝初年人口稀少,商業蕭條,國家的稅收卻比晚明時期還多。可見晚明的稅賦極度不均,富商巨賈只繳很少的稅,官員貪污私吞的稅收更不計其數。農民稅賦則不但名目繁多,加徵還是以十戶為單位連坐制,一戶逃亡其餘九戶要分攤不足部份,逃亡戶數愈多,其餘鄰居負擔愈重。最終導致大量農民集體逃亡,投靠流寇。東林黨對此稅賦嚴重不均的現象無所改革,只是不斷要求不能「與民爭利」的徵收工商稅。

魏忠賢曾說東林黨人「志大才疏」,總是只能議論瑣碎問題,而無法提出整體改革方針。並且在全面執政時期極力排他,高度獨裁不容許任何反對意見,甚至主動壓迫政敵。崇禎皇帝在執政末期懷念起魏忠賢,命人將他的屍骨移到京師厚葬。清兵入關後,東林黨人竟大量投效滿清,反而閹黨還有人起兵勤王。崇禎最後於是發出「文人皆可殺」的喟歎。

三、結論

任何言論都是一種帶有目的性的操作。即使是學術論文或司法審判的論述,也只是相對客觀,很難避免帶有主觀性。語言本身就不是完美的表達工具。至於政治方面的言論,背後目的則通常極其鮮明。讀書人學識豐富,能夠引經據典的論述自我立場,但並不表示他的論述動機是以公共利益為前提,反而多半只是為了個人的意氣之爭。許國說的「專恣、顛倒是非、浮薄喜事、黨同伐異、罔上行私」,才是士大夫發表言論的真實寫照。

王安石、張居正是真正會做事的人。他們在擔任宰相或內閣首輔之前都具有豐富的行政實務歷練,在地方的政策執行也都相當成功,因此才將其引入中央推行改革。與此相反,司馬光、顧憲成則是學識豐富卻缺乏深厚行政實務經驗,又不能客觀審視改革效益,只會在別人努力的成果上吹毛求疵,在枝末問題上鑽牛角尖大肆批判,完全無視於社會整體獲得的改善。而他們帶動以個別弊端否決全體方案的風氣,使得無人能再進行改革,他們自己也沒有能力改革,終至空耗停滯。

就人性角度分析,小人善於製造言論。人與人相處如果發生摩擦,小人的反應總是把所有過失推到對方身上,把自己塑造成完全無辜的樣子。君子則善於承擔責任,甚至把對方的疏失也攬到自己身上。由此可見,愈是製造言論攻擊對手,愈是小人性格。他們表面聲稱維護公理正義,其實只是為了擊倒對方。因此當言論發表愈浮濫激烈,愈造成小人掌握話語,顛倒是非,得到權勢。君子潔身自愛,遠離是非之地,愈多言論便使正人君子愈加隱遁離去。從宋明兩代言論浮濫的問題很清楚的證明此一事實,台灣從解嚴以後的發展也是如此。社會愈崇尚民主自由,投機詐騙的小人愈加橫行放肆。台灣人卻仍迷信言論自由能夠促進社會發展,實則愈加混淆是非,終致徹底衰落。

【戊戌薪傳集】系列文章目次
01發揚戊戌風骨取代五四俗流,傳承中國傳統文化價值(並序)
https://blog.udn.com/bemoreheart/169234922
02從新中國民主選舉制度反思台灣惡質選舉文化
https://blog.udn.com/bemoreheart/170302853
03從宋明兩代黨爭反思台灣政黨惡鬥現況
https://blog.udn.com/bemoreheart/170604370
04論新中國政黨協商制度之完滿盡善
https://blog.udn.com/bemoreheart/170804936
05由新中國監察制度之法治精神反思台灣監察權渙散現象
https://blog.udn.com/bemoreheart/170954527
06由春秋戰國時代私權凌駕公權亂象反思媒體自由之限度
https://blog.udn.com/bemoreheart/171109257
07由新中國對網路祖安文化清理管制反思台灣放任言論自由之弊病
https://blog.udn.com/bemoreheart/171357636
08從新中國媒體政策之恢弘開闊反思台灣媒體之猥瑣卑劣
https://blog.udn.com/bemoreheart/171714199
09由新中國信訪制度之日趨完善反思台灣漠視基層民眾權益現象
https://blog.udn.com/bemoreheart/171902603
10由新中國司法改革之宏觀縝密反思台灣司改因循短視現象
https://blog.udn.com/bemoreheart/172893895
11從新中國對新興宗教管制政策反思信仰自由之限度
https://blog.udn.com/bemoreheart/173707417
12論資本主義框架內西方普世價值之片面性
https://blog.udn.com/bemoreheart/174578366
13從中國儒釋道三家傳統思想反思資本主義之弊病
https://blog.udn.com/bemoreheart/175257008
14論中國儒釋道三家思想本具之社會主義精神
https://blog.udn.com/bemoreheart/175846968
15論西方現代價值觀對世風之敗壞與提倡中國傳統道德自律之重要性
https://blog.udn.com/bemoreheart/176874306
16論西方言論自由之本質問題及中國傳統諫諍之言論理想
https://blog.udn.com/bemoreheart/177305163
17從宋明兩代言論浮濫問題反思言論自由之弊害
https://blog.udn.com/bemoreheart/177469477

有誰推薦more
迴響(5) :
5樓. 李安納 浪漫威尼斯
2022/11/22 23:36
回應

說的有理

贊同您的看法

有幸遇到像您這樣明理的人。我寫這些文章不知道被多少人唾棄鄙視,他們連內容都不看,光看標題就發怒。台灣許多人現在已經幾乎被洗腦成毫無理性,只會情緒發洩了啊! 一點心2022/11/23 18:59回覆
4樓. 中子(東籬居士)
2022/11/22 23:15

在百家爭鳴的言論場域中,想找到學貫中西、橫跨古今、兼容並蓄、允執厥中、擲地有聲的文章及評論,畢竟並不多見。視角遠大、顧全整體大局、面面俱到,思慮、說理周嚴的立論,談何容易?

偏頗的言論,花樣就多了。立場不同,眼光角度自然不一樣,因此會先選一付眼鏡配上不同的鏡片再說。

<與媒體對話>時事評論 允執厥中難(網路失控亂象多)

http://blog.udn.com/jong2020/171120720

倉促拜讀大著,深感共鳴!先生之立論觀點乃至用字遣詞竟與晚輩多有近似之處,巧遇知音,不勝喜悅!所謂英雄所見略同,晚輩拙文能得到先生貼文附議,實為榮幸!

台灣之民主制度、資本主義經濟制度、言論與媒體氾濫已經形成惡性循環之結構,加速製造是非對立、煽動仇恨而使社會嚴重內耗,多數民眾卻仍習以為常,甚少反思其中弊病。今有幸與先生交流,更堅定晚輩澄清世道、破邪回天之志向。謹此敬覆。 一點心2022/11/23 18:54回覆
3樓. 麵線
2022/11/18 08:00

當政府規範哪些話可以講,哪些話不可以講,就被說成是沒有言論自由,大陸現在不正是如此?

長久以來人們接受西方的民主、自由觀念,但是包括西方自己都沒有理性的節制。以前還靠著心中的道德來管住嘴,現在為了自身的利益是不管不顧了。

西方和台灣那些浮薄喜事的佞倖之徒還有什麼謬論講不出來呢?

他們一邊說要尊重多元價值,一邊又說言論自由是普世價值,

那他們怎麼不尊重言論管制是多元價值的其中一種?

多元價值和普世價值兩者本身就互相矛盾啊!

這些死不完的麻煩製造者,

你說孫行者他把你說成者行孫,

正是崇禎皇帝說的「文人皆可殺」。

現在俄羅斯終於出來主持正義了,

拭目以待吧!
一點心2022/11/18 18:36回覆
2樓. 麵線
2022/11/16 19:58
言論自由應該也要由中庸之道來規範,只是如何界定何為言論的中間值,還沒有人深思。
言論並不是可量化測量的事物,當然無法以量化方法界定中間值。所謂中庸適度的言論,很顯然是由溝通的雙方在互動過程中磨合產生。如果真的要用外在制度規範,我想大陸現行的做法是值得參考的。即是禁止人民公開批評政府或官員,但開放信訪和監察舉報管道投訴。這樣能避免刻意製造抹黑言論、惡意攻訐等情事,也能維護民眾權益。若是想要提出政策建議,則信訪平台也有「建議徵集」專區可投書。政府對來函都會依規定回覆,做到對民眾的基本尊重。


如果是政府內部的言論,大陸現行是以全國人大和全國政協兩會做為言論發表機關。政協代表並非選舉產生,而是由社會各界推派賢達人士組成,其工作主要是對政策進行調研、召開座談會、諮詢各界意見,再協商適合方案向人大提供具體建議。這種協商制度是基於實務層面的調研和諮詢意見產生,與西方議會、媒體名嘴經常刻意扭曲言論抨擊對手黨行政官員的性質完全不同。所以個人覺得中庸適度的言論就是基於詳細考察事實所產生的言論,而非基於預設批判立場的言論。預設帶有批判立場,則陷入「欲加之罪何患無詞」的框架內,本身即是主觀操作,不可能得到任何正向結果。
一點心2022/11/17 18:42回覆
1樓. 玉米蘋果
2022/11/16 19:05

好文,大推喔。

啾

您真是有眼光呢!感謝推薦~ 一點心2022/11/16 19:19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