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戊戌薪傳集】11從新中國對新興宗教管制政策反思信仰自由之限度
2022/04/29 05:45
瀏覽607
迴響2
推薦45
引用0

台灣民眾向來對大陸宗教政策頗多疑慮,認為中共迫害宗教自由。事實上宗教自由在大陸乃是憲法保障的基本權利,但為維護社會安定,避免不良份子利用宗教名義危害社會,或少數宗教狂熱行徑造成的負面影響,因此制訂相關管理政策。與西方社會主張完全放任宗教自由不同,有鑑於宗教自古以來具有強大的精神寄託與救贖意義,如受到不當利用則可能產生強烈的反社會行為,因此中共官方在探索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上,對西方宗教自由觀進行某些修正。

首先大陸官方對宗教信仰的基本態度就是認定屬於個人私事範圍,因此官方不會以任何方式干涉。國家機關、任何組織或個人皆不得強制公民信仰或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視信仰或不信仰宗教的公民,對於不尊重公民信仰和損害宗教界合法權益的行為予以糾正等。但是當宗教超出個人信仰範圍,涉及公共事務層面時,則予以合理規範。主要包括政教分離原則,任何人不得利用宗教干預國家行政、司法、學校與社會教育等;禁止對18歲以下未成年人傳教;宗教組織不應受到外國勢力干涉支配,因此推行自辦教會團體,自行傳承教派組織;共產黨員為維持超然宗教立場,公正處理宗教事務,因此不得信仰任何宗教。

西方宗教自由的觀念源於針對西方歷史上宗教迫害與衝突的反思。西方宗教基本教義中存在某些排他性敘述,比如禁止崇拜偶像、消滅假偶像宗教與各種宗教異端份子等。這些敘述是否真的來自於真神啟示不得而知,但歷來被許多宗教信徒狂熱追隨,對於不同教派的異端信仰者屢屢發生暴力制裁事件。如以宗教法庭審判異端信仰者、獵巫運動等。另一方面,歐洲自5世紀所謂蠻族入侵以來,羅馬教宗實質掌控諸小邦政治,宗教問題動輒以政治手段解決,因而歷史上發生過大量宗教戰爭。尤其在馬丁·路德創立新教以後,新教與天主教發生尖銳衝突,達到白熱化程度,遂於1618年-1648年發生三十年戰爭,戰火蔓延大半毆陸,使日耳曼地區社會發展足足停滯兩百年,被稱為近代一次大戰以前歐洲最大規模戰爭。在戰爭結束後,羅馬教宗於簽訂和約中宣佈宗教寬容,允許各國可自行選擇宗教信仰。有鑑於一神信仰中某些條款對異端極度排斥所造成的問題,因此啟蒙思想家將宗教信仰自由列為基本人權之一。伏爾泰甚至引用中國孔子的思想質疑當時教會的權威,作為提倡宗教自由的重要依據。

然而中國的宗教與西方不同。中國自先秦時代諸子百家爭鳴以來,各家思想自由競爭,僅止於理念層次,並不因為理念的差異而產生消滅異端的暴力行為。此後漢朝經學專注發展儒家思想,魏晉玄學發展道家思想,隋唐佛學發展中國特色佛教思想,奠定儒、道、釋三家為中國哲學思想與信仰的三大支柱。這三家思想既有相近宗旨,卻也在實踐層次有諸多相異見解。然而在唐朝以前向來都是互相切磋學習,彼此引述佐證,甚少互相排斥。如北齊顏之推曾將儒家五常(仁、義、禮、智、信)比賦為佛家五戒(依次類比為戒殺、戒盜、戒邪淫、戒酒、戒妄語);魏晉時期的格義佛學家則引用道家本體論中「無」的觀念比賦佛教的「空性」思想。諸如此類,皆是互相採納引證,而非排斥。雖然自宋朝理學以後,出現所謂闢佛思想,認為佛、老二家過於清淨無為,不合儒家入世精神而加以排斥。然而此類學說僅屬於學者鑽牛角尖之狹囿議論,市井庶人則多半不以為意,依舊混合三家思想信奉追隨,因此並未發生實質暴力衝突。即使是歷史上所謂三武一宗消滅佛教之偶發事件,也多半因世俗社會經濟等因素而起,非以消滅異端思想為直接因素。由此可見,中國本來就是宗教自由社會。

由於中國社會本具多元化哲學思想與信仰,早已面臨信仰過度多元浮濫造成的社會問題,因而古代政府已對此問題加以管理整頓。其中最典型的方法為禁止「淫祀」,也就是禁止踰越禮制規範的祭祀。根據《禮記》所記載:「非其所祭而祭之,名曰淫祀。淫祀無福。」在禮制的規範中,天地山川對蒼生有覆載化育之德,自己的父母祖先有生養愛惜之恩,對社稷有貢獻或忠義殉節之士有令人效法尊敬之功,這些都是值得祭祀追念的對象。但若是一般妖魅鬼怪,比如狐仙、壽龜、仙鶴、樹神、山石、蠱靈、偶俑等,並無值得敬拜之處,屬於怪力亂神之流,祭祀者多半懷有不正當目的,欲以邪術求取不正當利益,故而予以禁止。比如唐朝時江南吳楚一帶淫祀風氣極盛,甚至有書生在牆上畫一支琵琶,被民眾認為顯靈而加以祭祀。如此荒唐風氣,造成民眾生病不看醫生,反去淫祠禱求鬼怪,使不肖份子利用淫祠斂財騙色。並且為了祭祀所需,民眾甚至大量宰殺耕牛(三牲之太牢)作為祭品,造成農耕經濟的嚴重影響。狄仁杰於是上奏並親自帶人到江南拆毀淫祠一千七百餘處,大力整頓民間信仰風氣,同時也影響當地政府勵精圖治,使社會民風煥然一新。由此可見,信仰並非完全放任自由即可,而應予以合理規範,導正社會風氣才是正途。

除此之外,中國歷史上更出現由正統宗教變異的新興教派,這些教派經常以宗教名義發生反政府暴亂事件。主要有兩個系統,一為標榜彌勒降世,一為標榜無生老母救世。前者源於佛教對世界反覆成壞循環的觀點,指出本地(娑婆世界)在此段劫運(賢劫)中將有千佛出世,釋迦牟尼為第四佛,彌勒則為第五佛。按佛經記載釋迦教法完全滅盡又經過漫長時間後,彌勒方才下生成佛。然該等新興教派自行倡議彌勒即將下生,用以反對傳統佛教,並號召群眾發動反政府暴亂。從北魏出現沙門法慶之亂,元末白蓮教、紅巾軍起義等,甚至武則天自立稱帝時亦自稱為彌勒以營造正當性。無生老母則為明朝中晚期出現之神祇,被認為是造物主、一切宇宙萬有之起源。此神由於是後人所造,並無自己經典與教法,因此都引用佛教、道教和儒家典籍修改後為其教義內容。若其僅作為學術研究、思想交流則無妨,但作為信仰號召,自立戒規儀式,則不但破壞正統宗教之體制,又經常流於干涉政治之弊病。無生老母系統之宗教也曾出現過某些反政府秘密活動(如抗戰期間大量吸收汪偽政權高官入信),因而遭到查禁,但尚未演變為大規模暴力事件。另外,清末太平天國之亂,亦由西方宗教變異衍生而出,洪秀全自稱為得到神啟的先知,因而號召大量信徒起事,消滅罪惡人國,建立神意所歸之天國。正如《左傳》所云:「國將興,聽于民;將亡,聽于神。」正可作為以上新興教派反政府暴亂之註腳。神往往是受人利用,使人為所欲為。由此可見,宗教一旦涉入政治,其帶來之傷害性與顛覆性是難以估量的。因此政教分離原則與對新興宗教的管制是必須的。

有關新興宗教冒用正統宗教內容另行創教,無論中西方宗教皆有類似情形。西方人主張不應干涉,認為宗教信仰是個人自由意志之反映,無須也不應以任何世俗力量干涉。然而如前文所述,當宗教超出個人生活範圍在公共領域推廣,則必須遵循社會公共之道德準則與秩序,否則即與邪魔無異。如西方在1960年代嬉皮文化出現以來,出現大量反傳統之新興宗教,其思維之光怪陸離,或提倡男女集體混宿雜交,合併吸食迷幻藥;或提倡不穿衣服之「天體主義」;甚至發生多起信奉末日降臨而集體自殺、謀殺他人之極端事件。因此美國以武裝鎮壓大衛教,日本鎮壓奧姆真理教等,皆是該等宗教行徑過於極端所致。有鑑於此,部份西方人亦開始主張應對宗教團體進行檢驗,將透過強制勸說或精神控制等方式招募會員,壓抑信徒理性思維能力,具有潛在危害社會風險等特徵者,定義為邪教組織並加以禁止。因此,西方人也並未完全支持宗教全面自由之觀念。

中共官方對所謂新興宗教基本上採取反對立場,並由官方認定邪教組織明確禁止。西方人便以此大肆渲染中共對宗教自由之迫害,宣稱中共針對藏傳佛教、基督教與伊斯蘭教嚴厲打壓。事實上,藏傳佛教某些教派受印度或西藏原始下流風俗影響,出現所謂男女雙修或同性戀之荒淫行徑,完全背離正統佛教梵行清修宗旨。該部份遭到中共禁止,然而其餘正常之修行活動仍完全按照傳統方式進行。基督教和伊斯蘭教方面,中共是禁止其新興教派,而非正統宗教。如洪秀全研讀《聖經》而自稱為先知一般,大陸目前亦出現許多依附基督、伊斯蘭等教義的先知,其創立之教會已不同於正統宗教,並且與西方嬉皮文化以後之新興教派有諸多共同特徵,因此遭到禁止。又如法輪功方面,為依附佛教教義另行創立之教派,教主李洪志宣稱自己為宇宙主佛,高於一切佛與先知,否定其他所有一切宗教,聲稱唯有自己真正在救度眾生,唯有信仰他才能得救。其強烈之排他思想已不符合尊重宗教自由之精神,且其狂熱程度遠超過正常信仰者之虔誠篤實,若放任其自由發展則與放任洪秀全無異。

事實上,歷史上所謂新興宗教總有一項共同特徵,就是自己沒有教義內容,完全盜取正統宗教之教義重新編造,再宣稱自己高於傳統宗教。然而在世俗社會,抄襲他人學術研究成果,稍加改動後以自己名義發表乃是犯法行為。該等新興宗教抄襲原有宗教教義,稍加改動後以自己名義創立宗教,並使被抄襲宗教受到攻擊破壞,亦應屬於犯法行為。如李洪志等輩,若真有超越前人之真知灼見,應當開創提出完全不同於現有佛教和其他傳統宗教之思想理論系統,並且能實證對人類有益,如此方可名正言順之建立新興宗教。但該等教主皆無法自行建構全新思想理論,只能引用前人宗教教義修改重組,正說明其學識有限、思想平庸,欲藉前人彰顯自我卻又不承認前人貢獻之狹劣心態。該等宗教遭到禁止實屬合乎學術倫理、宗教正義。西方人不思考宗教思想之抄襲問題,徒知一味放任信仰自由,實則造成魚目混珠,使信仰話語權完全掌控在投機份子手中,老實低調的正統信仰者被排擠攻擊。這難道是宗教自由原來的用意嗎?

台灣人不深入思考信仰自由之意義,徒知跟隨西方媒體渲染捏造中共宗教迫害新聞,卻不反省中西方歷史上反覆出現假藉宗教名義之暴亂與迫害事件。尤其當代之新興宗教屢次出現極端反社會或強烈控制信徒情事,該等事件之受害者難道皆獲得信仰之救贖了嗎?放任宗教思想完全自由心證,完全無客觀檢驗標準,在私人領域中或許無妨,但在公共領域中造成之負面影響有待深思。

【戊戌薪傳集】系列文章目次
01發揚戊戌風骨取代五四俗流,傳承中國傳統文化價值(並序)
https://blog.udn.com/bemoreheart/169234922
02從新中國民主選舉制度反思台灣惡質選舉文化
https://blog.udn.com/bemoreheart/170302853
03從宋明兩代黨爭反思台灣政黨惡鬥現況
https://blog.udn.com/bemoreheart/170604370
04論新中國政黨協商制度之完滿盡善
https://blog.udn.com/bemoreheart/170804936
05由新中國監察制度之法治精神反思台灣監察權渙散現象
https://blog.udn.com/bemoreheart/170954527
06由春秋戰國時代私權凌駕公權亂象反思媒體自由之限度
https://blog.udn.com/bemoreheart/171109257
07由新中國對網路祖安文化清理管制反思台灣放任言論自由之弊病
https://blog.udn.com/bemoreheart/171357636
08從新中國媒體政策之恢弘開闊反思台灣媒體之猥瑣卑劣
https://blog.udn.com/bemoreheart/171714199
09由新中國信訪制度之日趨完善反思台灣漠視基層民眾權益現象
https://blog.udn.com/bemoreheart/171902603
10由新中國司法改革之宏觀縝密反思台灣司改因循短視現象
https://blog.udn.com/bemoreheart/172893895
11從新中國對新興宗教管制政策反思信仰自由之限度
https://blog.udn.com/bemoreheart/173707417
12論資本主義框架內西方普世價值之片面性
https://blog.udn.com/bemoreheart/174578366

有誰推薦more
迴響(2) :
2樓. 玉米蘋果
2022/05/05 05:45

極具深見的好文,大推喔!

多數時候,宗教本身 因具備了 "反思" 的架構性質

通常自身 並不會出格

一般,問題是出在隨後 巧佞邏輯的 解釋者

拍臉(清醒一下)

承蒙您識得文章,這段青燈黃卷之伏案時光也就值得了。其實有關宗教信仰之主題,最早我只有注意到淫祀的問題。曾經在某個群組裡看到有人轉貼影片,倡議大陸政府恢復城隍廟,認為可以從人心教育達到維護治安效果。當時我便想到古代祭祀並非隨便對象都可拜,不合於禮制的浮濫淫祀是被禁止的。進一步我發現西方宗教禁止偶像崇拜也有其道理,確實不值得敬拜的對象就不要拜。不過中國文化的中庸思想並未完全禁止偶像崇拜,而是根據偶像的意義決定敬拜與否。既非浮濫崇拜也非完全禁止。最初只是注意到這件事,沒想到後來能延伸出這麼一大篇文章。又能遇到共鳴的網友,真是很有價值。感謝來訪。 一點心2022/05/05 17:48回覆
1樓. 麵線
2022/04/29 19:50

拜讀大作,我想版主是否有宗教信仰?

中共對宗教的管理,只有一個核心原則--不動搖中國共產黨的政權--在此原則之下,該幹嘛就幹嘛。但是問題來了,甚麼樣的宗教教義會動搖中國共產黨的政權,是由中共說了算,這就很大地限制了宗教,所以與其說是控制宗教,還不如說是控制思想比較貼切。如果宗教只是停留在勸人為善的層面,這樣做沒太大問題;要是信徒要深層修行,恐怕就只能靠自己,不會有明師指導。

敝人為佛教徒。小時候在淨律寺皈依照因老和尚,長大後受在家五戒菩薩戒,得戒和尚為道海長老。近幾年親近宣化上人道場(法界佛教總會)的中部分會,曾去六龜法界聖寺打過禪七。

有關您提到思想控制的問題,台灣的政客資本家一樣透過媒體控制民眾思想啊!任何在社會上掌握話語權的人都可以控制民眾思想。如果是善意的控制引導,就會塑造善良正向的社會風氣;反之則會造成近似民粹的效果(如台灣現在情況)。與其讓不肖份子控制思想,還是讓政府以理性客觀方式控制比較好。
又如您提到明師問題,為什麼您會認為受到政府控制就沒有明師呢?真正的明師不會與政權作對,而會審時度勢的配合政權實行其教化。比如後趙時代西域聖僧佛圖澄尊者,他來中國以神通力取得石勒的信任,成為國師,他就能夠順利推展教化。後來石虎繼位更是對佛圖澄崇敬有加,大興佛法。佛圖澄則經常規勸石虎不要亂殺人。真正的明師就是這樣,隨順時代洪流做他的工作,而不是以一個被迫害者的角色讓自己什麼也做不了。以上拙見敬覆。
一點心2022/04/30 06:39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