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任何金融中心都和台灣沒關係
2011/05/01 14:28
瀏覽716
迴響1
推薦5
引用0

富邦金控的總經理龔天行,最近一段時間總是在不厭其煩的念叨台灣務必要搭上人民幣國際化的快車,然後讓共產黨釋放善意,爭取給台灣一個人民幣離岸金融中心做做。

自從瀏覽台灣新聞網站,特別是聯合新聞網以來,總能看到刊載出工商時報、經濟日報寫的有關於大陸和台灣的經濟發展議題為主的文章,也總能聽到各種各樣的關於台灣要搭上大陸經濟發展列車的聲音,這本不奇怪。但有些台灣的經濟人物接受訪談,其中涉及到台灣時,總不忘加上一句台灣要做亞洲的XX中心、亞太的XX中心,東亞的XX中心、華人社會的XX中心(還好,再能吹的台灣人還是有自知之明的,還是不敢說做世界的XX中心之類的話),等等,甚至是台灣要憑著自己的先進經驗駕馭中國大陸,要高高在上的淩駕于中國大陸政府和13億大陸人民。

在眾多妄想言語中,最普遍的就是說台灣要成為東亞的金融中心,雖然有美夢相隨,但幾年來,經過的和外部世界尤其是中國大陸的深入長足瞭解后,大多數曾說此話的人便很知趣的不再發聲了。原因非常簡單,當他們駐足香港、上海、東京的金融重鎮時,當他們看到24小時不夜城的繁忙時,當他們看到全世界各大銀行和金融機構的標示牌時,他們回過頭看看台北的信義區和這三個城市的差距時,一切便已明瞭。現實的反差不得不讓他們低頭無語,不得不讓他們放下曾有的狂妄和癡想。

但就在最近,由於看到了人民幣開始加速國際化進程的機會,某些來自台灣的金融土財主們,就像一群城裡來的破落富戶,得了嚴重的紅眼病,看著以前的鄉下窮親戚現在通過不懈的勤勞努力而發家致富、飛黃騰達了,就想盡一切辦法要來沾這個光,恰好又趕上了一個對他們極度“友善”的胡四代,和讓人詬病不已的胡氏“對台散財政策”,才讓這群金融土財主們的吞陸幻想又得以開花發芽了。

支持一個國家成為地區或國際的金融中心的基礎,在於這個國家極其強大的綜合工業實力,包括具備完善而全面的工業體系,能生產幾乎所有的工業產品,具有強大的生產能力,具有強大的全體系研發能力,等等。世人所熟知的倫敦和紐約,無不是當年大英帝國和美利堅興起時,攜其世界第一的強大工業實力而鋪成的金融擴張道路。有了強大的工業和擴張的金融相輔相成,才能有西方五百年以來的文明主導權,才能有直至今日雖夕陽西下但仍落日余暉的各種西方先進文明成果。

今天的中國,通過三十年改革開放的既定戰略,國家具備了非常強大的綜合工業實力,在國力迅速增長和對全球貿易迅速擴張的背景下,人民幣從單一國家—境內使用貨幣向區域性貿易結算和儲備貨幣以及長遠的全球貿易結算和世界儲備貨幣的進程開始快速的提升了,這是十三億勤勞、勇敢、無畏的中國人民付出了非常大的代價而得來的。我們沒有辦法,解決貧困和落後的唯一方法就是大力發展生產力,建立和完善全方位的全要素工業體系,只有在發展中,才能有逐步解決各種社會矛盾的機會,如果不發展,內部壓力只會像高壓鍋一樣,最終釀成嚴重的後果,而中華民族的復興進程將被攔腰折斷,這種歷史的罪責誰也負擔不起。

人民幣的區域化已逐漸成形,而人民幣的國際化正在低調卻有序的進行著,首先人民幣在中國政府、中國金融界和普通中國民眾的努力之下,在十年內會成為中國和東南亞的首選貿易貨幣,也會成為其中國家的多元化儲備貨幣的一部份;其次,再過上十年,它也許會成為金磚五國之間的貿易結算貨幣和部份儲備貨幣;最終在2040年左右,人民幣會成為世界儲備貨幣,也許不是唯一的,因為還會有一個歐元。至於美元,我個人認為熬不過2030年,美國的寅吃卯糧已經到了難以為繼的程度了,而中國因為擁有強大的軍力,使美國面臨軍事攤牌的風險非常大,超出了他能承受的程度。分析美元崩潰的相關文章很多,我就不一一陳述了。

在人民幣區域化和國家化的進程中,首當其衝的並不是放開限制,讓人民幣成為完全可兌換的自由貨幣,持有這種想法的要麼是居心不良的倫敦—華爾街金融軸心集團的策士,要麼就是隨主子搖旗呐喊,自以為高明、自以為萬事皆知的日韓台草包經濟學者。人民幣的區域化和國際化,首要的問題就是安全性、可控性,因為現有的國際銀行結算體系(巴塞爾體系)完全由倫敦金融城—華爾街軸心集團一手主導,如果全面放開,真如其所願的讓人民幣成為自由化貨幣,那麼對於尚處於繈褓中的人民幣,絕對是將自家的孩子送入了虎口,其前途命運必定是死期將至和萬劫不復了。他們會想出各種各樣的方法、會製造各種各樣的事端來逐步打垮和消滅自由化后的人民幣。

解決這種情況的最佳方案當然就是徹底推翻舊的結算體系,獨創完全由自己掌控的新國際結算貨幣體系,精明而目光深遠的中國政府當然沒那麼傻,他們想起了“明修棧道暗渡陳倉”這條計策。明面上,大力推行國際儲備貨幣特別提款權SDR,暗地裡,通過和金磚五國、東歐國家、南美國家、東南亞國家以及一個又一個的單獨國家簽署雙邊的貨幣結算協定,穩步、有序而低調的推進著這一進程。在扶持自己孩子長大的過程中,擁有一個體格健壯、實力強大的家長是很有必要的事,於是就能看到在最近的五年內,中國人民解放軍的綜合軍事實力在突飛猛進的快速增長和進步著,我個人預測,解放軍每年兩位數的國防預算增加現象在人民幣完成初步國際化之前不會減慢下來,直至解放軍完全有能力保護人民幣徹底成為國際儲備貨幣,登上王位為止。

保護人民幣的絕對安全,是首要的因素。香港因為在1997年后,成為了中國的特別行政區,再加上它原來就有的區域金融中心的優勢和經驗,中國政府考慮將它作為人民幣離岸金融中心之一的想法,就不足為奇。但,對於香港建設人民幣離岸金融中心,我個人看法是不太樂觀的。因為自回歸以來,港人對於國家和民族的認同並沒有增加多少,他們並不感謝共產黨將他們從二等的英國奴僕變成了一等的大國公民,在港英時期從未有過的民主化喧囂日一塵上,國安23條立法也未能通過,香港成為了世界各大諜報組織的自由港和活動的天堂,對中國的國家安全構成了嚴重的威脅,香港人不知道為國家補上國安防衛體系的漏洞,反而還沾沾自喜醉夢于50萬人大遊行的表相之中。自從那以後,共產黨對香港的不信任便已註定。沒有任何事是不可改變的,如果未來新加坡政府能認清形勢不再與中國做對,能自覺維護中國在亞太的安全和利益,那麼這個所謂的離岸金融中心並不是不能轉手讓他去做的,雖然目前尚看不到明顯的跡象,但我始終相信,隨著中國的發展和壯大,新加坡的務實和轉向應該會比香港要早得多、快的多,因為他們站在離中國不遠的地方,看的反而清楚一些,不似香港的那群糊塗蛋們。

回到香港發展的話題上,多數香港人不瞭解的是現時香港面臨的困境並不是民主化優先的問題,而是在保持先進法制社會傳統的同時,如何放下優越的心態和身段,和他的廣東表兄通力合作,協商完成香港的產業再造和產業升級。如果還像目前這樣,秉持著對內地發展不甚關心,仍懷有高傲心態的態度,不出十年,廣州和深圳,將逐步取代香港的金融中心和航運中心的位置。畢竟,廣州和深圳仍保持著飛速發展的勢頭,並且他們的進步不會因香港的停滯不前而停止。

同理,作為一個仍在中國大陸勢力控制範圍外的台灣,有何資格去爭取人民幣的離岸金融中心,如果連安全性這一第一要素都未考慮到,而只知道如何去沾大陸的光、沾共產黨的光、沾中國發展的光,並且沾完光后仍對你的美日老爹投懷送抱。我們中國人是腦子進水了,還是被門給夾了,憑什麼就要將這麼一副關係到中華民族崛起的重要責任去扔給一個至今仍對我們虛與委蛇、心懷詭計、極度貪婪、不知感恩的台灣既得利益集團呢?只要台灣一天不和大陸統一,台灣就不可能成為任何的什麽金融中心。畢竟,我們不會把自家的孩子放在一個仍和她honey daddy勾三搭四的二奶家中。

我一再說過,台灣最大的現存優勢並不是你們自吹自擂的所謂“台式民主經驗”或“台式普世價值”,而是台灣庶民社會中對人溫和有禮、充滿了濃濃關愛的人情味的那套軟實力體現。還有依託于中華文化之上,融合了各種文明的台灣多元文化體系中的優美部份。你們的流行音樂、你們的路邊美食、你們的文創產業、你們精緻而優雅的輕工業藝術設計成果,都是你們引以為自豪的東西。並且因為台灣的統治勢力,也就是藍綠二黨,沒有也無法領導台灣結束目前的內部衝突和內耗,支撐台灣社會向前發展的是廣大台灣民眾自己,是每個普通的台灣勞動者自己。你們通過自己的努力,通過自己的服務、自己的產品、自己的設計,為台灣贏得了讚譽。台灣已經不可能真正融入大陸主導的經濟圈子了,和大陸國家發展十二五規劃徹底失之交臂,就代表著台灣會在下一次工業革命來臨時,被徹底淘汰和邊緣化的命運。即便如此,台灣仍然可以通過努力,成為中國的尖端輕工業設計中心、研發中心,還有文化創意中心,另一個就是優質旅遊島。

真的,別再做什麽不切合實際的夢,說要成為什麽金融中心、什麽運營中心、什麽經濟中心之類的話了,腳踏實地的做起,真正的認識自己能做什麽,有什麽優勢,然後用勤勞的汗水和團結奮進去讓已有優勢擴大,直至成為別人不可能超越的目標時,你們就算是真正成功了。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 :
1樓. Xuser
2011/05/12 00:54
心有餘力不足

打從30年前起,台灣就一直高喊「亞洲XX中心」,當時的主要競爭對手是香港與新加坡。

但是,也一直沒有結果。主要是,任何「中心」如要避開大陸,是無法成形的,偏偏當時台灣就是要避開大陸,結果當然行不通。

其次,「中心」講求的是效率與服務,偏偏,這都是台灣的弱項。效率,比不上香港新加坡,人家ㄧ個人可以做的事,你要兩三個人才能做好(主要是文書作業太繁複);至於「服務」,台灣人至今搞不懂「服務」的真正內涵,以為彎腰鞠躬就是服務,搞得每家銀行門口都有職員站崗,替客戶開門、向客戶鞠躬,而這些行員,可都是大學畢業的,真是悲哀。

如今,大陸崛起,「中心」更不要談了!


X-user

有想法,想做領頭羊,想領先別人,這都很正常。如果真有這種想法,就應該指定一個計劃,按部就班的、循序漸進的去實現這個計劃,中途遇到什麽困難都不能放棄。

但我看到的現象就是,很多台灣人和很多台灣的精英,除了選舉外,做別的事就沒有耐心和長遠規劃,都是今天高興了做一下,明天選舉了就不做的類型。

這麼大的一個台灣社會,種種表現好像一個不成熟的少年一樣,而且身上的壞毛病還很多(自大、自以為是、自我感覺特別好、傲慢...),說不成,罵不成,打不成,躲不成。讓人很無奈,也很崩潰。我希望台灣社會能儘快成熟起來,大陸沒有照顧你的義務和責任,讓利也不可能持續到永遠。我們同樣也有國內非常強大的壓力,尤其是當越來越多的大陸人瞭解到了一個和政府百般吹媚的不一樣的台灣,更是如此。

希望台灣民眾能理解這一點,好自為之吧。

小米^^2011/05/12 21:57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