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科技】量子通信和計算是中國學術管理的頭號誤區
2022/02/09 05:30
瀏覽65,951
迴響29
推薦27
引用0

潘建偉集團的發跡,始自量子通信;而量子通信的所謂價值,只在於能在光纖和微波階段抵抗量子計算的破密。顯然這裏的邏輯前提是1)量子計算破密是真實的威脅;2)量子通信能在全系統都做到國安級的保密。然而量子通信其實需要遠遠更複雜、更容易被Compromise破解的中繼站、發信站和接收站,這是過去十幾年來旅居海外的良心科學家反復試圖解釋的事實,雖然被科技部和中國學閥界堅持聽而不聞、視而不見,但稍微有點基本理性邏輯能力的人應該可以簡單看出,既然通信保密的安全程度由最弱環節決定,而量子通信無法滿足前述的條件(2),那麽它反而是得不償失的。

上面這個簡單論證,正是量子通信在股市一番炒作收割(被估計為幾十億,參見《潘建偉的億萬富豪之路》;我無法獨立驗證這篇文章的内容,但既然它談的是股市運作,必然有公共資訊可查,我鼓勵國内做金融的讀者去試圖深究檢驗;如果一個民主黨派的中央委員真的可以如此公然詐欺股民以自肥,那的確是對習近平反腐政策的莫大諷刺)之後,就忽然銷聲匿跡的幕後因素之一。

但另一個讓量子通信虎頭蛇尾的原因,卻遠遠更爲重要,亦即邏輯前提(1)也無法滿足。量子計算能破解古典密碼(其實只限於基於Prime Factorization素因數分解的加密方法,例如RSA,一個發明於1977年的公開碼系統)這個説法的理論基礎,來自1994年發明的Shor’s Algorithm。當時立刻有資本炒作的典型樂觀估計,號稱在2005年前後就能成功。但是28年過去了,實際進展是從2001年的IBM量子計算機有7個qubit,到2021年底是127個(不同團隊選用不同的技術路綫,在相干性和穩定性上有不同的取捨偏重,qubit數目做大的難易也就有所差異,橫向比較只能看數量級,但這裏是同一家公司在時間軸上的縱向對比,沒有前述的問題);與其同時,誠實的專家估算卻認爲還差8個數量級(參見前文《再談Google的量子霸權》)。即使我們相信美國炒作量子計算的領頭羊Google自己的最新公關(參見《Google wants to build a useful quantum computer by 2029》),到2029年也只能提升4個數量級(亦即摩爾定律的2.5倍,IBM過去20年實際進展速度的9倍多),届時可能有若干未定的“用途”(“Useful”,又是典型的資本炒作公關用語,不排除是用十億美元的新機器來超越一美元的既有技術;不論如何,絕對不是跑Shor’s Algorithm來破解RSA那個真正的標靶)。換句話説,量子計算在2030年之前破解RSA的可能性是infinitesimal。

最近幾年關心量子通信和計算這個話題的人,可能會注意到一個乍看之下非常令人費解的奇異現象,也就是美國的國家實驗室以及軍方都對兩者興趣缺缺,即使在中國高調炒作墨子衛星的時候,連平時蠢話連篇的一批國會議員都沒有隨之起舞。這裏有兩個可能的解釋:1)美國有一個未公佈的量子通信計劃;2)美國有一個讓量子通信毫無用處的計劃。然而量子通信不但是純防禦性的,而且需要明顯、全面、昂貴的基建來配合,根本沒有保密的必要和可能,就連對軍事科技保密成性的中方都明白這個道理,急著和中國比高的美國政客怎麽可能主動放棄大好的公關機會?於是簡單邏輯可以達成結論:美國内部評估100%確定量子通信是騙人的勾當,錢和人應該投入其他有真正意義的科研方向(大家可以停下來體會一下:一個可以憑空印5萬億鈔票的霸權國家明白不能浪費錢,另一個對科研人員極度摳門的新興國家卻全力往錢坑裏扔;這裏是NSA幾年前就公開的評估,參見《Quantum Key Distribution (QKD) and Quantum Cryptography (QC)》;換句話説,美國的間諜組織願意誠實檢討技術優劣、為國家省錢,中國的學術機構卻靠欺騙國家社會來謀私利)。這個正確科研方向並不是什麽莫須有、玄之又玄的絕對機密,而是密碼學的基本功,稍微有點專業知識的人都可以理解:既然量子通信的前提是量子計算,而量子計算的前提是Shor’s Algorithm破解RSA,那麽只要淘汰素因數分解加密法,量子通信和量子計算就失去實用價值。

美國準備淘汰素因數分解加密法,是從Shor’s Algorithm一出現就開始的,兩年後的1996年就有了第一個版本叫做NTRU,它背後的數學基礎用所謂的Lattice Theory格論來取代素因數分解。在2005年,發明了改進版LWE(Learning with Errors);到2009年,完成嚴謹性論證,從數學上證明對任何量子計算(包括還未發明的新方法,除非徹底解答格論的所有計算問題,參見這篇《Nature》的回顧總結《The race to save the Internet from quantum hackers》)有完全抵抗力。現在不但美國的NIST(National Institute of Standards and Technology)忙著選拔“Post Quantum Cryptography”“後量子加密法”的標準(細節也是很重要的,歷史上NSA曾經矇騙NIST選用一個有後門的密碼標準,後來被Edward Snowden公開,參見《Dual_EC_DRBG》;不過NSA為國安而欺騙,和中科大用國安來詐騙,顯然是天壤之別),以便在未來兩三年就普及,中國的CACR(Chinese Association for Cryptologic Research,中國密碼學會)更是比美國人早兩年,在2020年就已經向國家推薦最優方案。

然而那個方案提送上去之後,據我所知至今還沒有下文。我不知道是否有人故意耽擱,但後來居然是應該被淘汰的量子計算被列為十四五的頭號科研重點,從邏輯上就可以確定,幕後必然有扭曲科技部決策的私心運作;這正是我在博客(參見前文《中國的學術管理問題來自基本的邏輯謬誤》)反復解釋過的,放任學閥坐大,甚至進一步賦予政治權力的惡果。

我個人對潘建偉的認識,始自2015年,有人私下送電郵,建議我看看潘建偉對量子力學的科普。一看之下吃了一驚:潘對量子力學的理解,還完全停留在1930年代Copenhagen詮釋的階段。雖然這對實驗學家來説,一般不成問題,但他是做貝爾實驗出身,而貝爾理論的核心,正是要指出Copenhagen詮釋的不合理之處。換句話説,潘建偉像是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三、四流物理學人;然而我從對高能所的觀察,感覺這似乎是中國物理學界的常態,所以當時也不以爲意,只是花一點時間,在博客上寫了幾篇文章(參見前文《談量子力學》系列,和後續的《如何創造研究熱點和一些其他物理話題 》以及《量子去相干詳解》),希望能抛磚引玉,鼓勵中國物理人,尤其是院士們,去學習量子力學的正解。

到了2018年,墨子衛星成爲國内的大新聞,有人寫了針對它的批評文章被私下送給我復閲。我發現那位教授的量子物理做錯了:墨子衛星的設計完全合理;然而在這個論證的過程中,我必須先花幾天時間,閲讀吸收幾十篇相關的論文,結果我又驚覺,墨子衛星照抄了潘建偉博導的實驗設計,而且是潘畢業多年已經當了院士之後才出現的新設計(參見前文《從貝爾實驗談起》系列)。這種自己不能創新,只根據博導的意念來動手實踐,是研究生級別的作爲;即使你能比博導要到更大筆的經費,那純粹是政治能量的表現,並不改變物理上不入流的事實。

然而就是這樣一個政治内行、物理外行的人,成爲中國科技學術界的第一人,在兼並了一個他原本不熟的行業(指量子計算;他連量子通信的本行都無法創新,要跨行做領導顯然也只能是政治性的)之後,把它捧成全國科研的頭號重點方向。本文前半已經論證量子計算即將因爲很便宜、很簡單的軟件新發展而成爲過時的技術,徹底失去任何國安和軍事上的用途;中國完全有能力在正確的新方向引領全球,卻因爲學術管理的腐敗愚昧而自縛手脚,這正是我一再預言的潛在災難。

【後註一,2022/03/28】一個資深從業人員面臨所屬的科研行業退化成為詐騙集團,幾乎所有行内人都在爭先恐後地偷搶拐騙、忽悠政府和大衆的背景下,可以像王頤芳和潘建偉那樣充分利用機會來對自己和小團隊的名利做最大化,也可以爲了國家利益、社會良心和科學修養,站出來說幾句實話。當然,在今日中國科研學術界的絕對功利文化下,後者基本僅限於在其他教育體系内成長的人士,例如楊先生和趙午教授,而且他們只存在於高能物理這樣的老學科,像是量子計算這種全新的方向,就只能到國外去尋找。這裏是一位印裔美籍的量子計算專家在《MIT Technology Review》新發表的感嘆(參見《Quantum computing has a hype problem》;在基礎科研上,連印度人都比中國人還要誠懇踏實得多,我一再强調學術腐化是中國内政最大問題,這只是一個小小的徵兆),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參考。

【後註二,2022/05/09】SPAC是我一年多前在《再談Biden任期内的中美博弈等議題》一文中討論過,騙子公司上市的終南捷徑。雖然其後不久SEC就果斷出手加以抑制,但有量子計算方面的詐騙集團提前過關,實屬必然;這裏就包括一家叫做IonQ的公司。不過美國體制雖然縱容詐騙,卻也容許打假,所以自然出現專業揭發虛僞商業宣傳(不是慈善,而是同時公開做空牟利)的基金,其中一家(參見Scorpion Capital)剛剛發表了針對IonQ的研究報告,大家可以參考。我注意到他們也批評了QuantumScape,那是另一家我曾在受《八方論壇》訪問時提起過的騙子公司,不記得史東是否刪減掉。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29) :
29樓. 橘貓揍彪狗
2022/03/24 08:47
“十四五”新型储能发展实施方案


王博士,记得您说过与其发展这种不靠谱没有经济价值的东西,还不如发展能源储存技术。这几天网上到处在宣传“国家发展改革委 国家能源局关于印发《“十四五”新型储能发展实施方案》的通知”,您觉得现在是不是亡羊补牢,未为晚矣。而且最近一年听到好多二氧化碳转化为面粉、汽油的消息,从性价比上肯定是吃亏,但是可以把低谷的电能消耗掉,这也算是一种储能吧。
那個新方案,還是不論優劣、雨露均沾,絕大部分投資都在事先就可以確定是毫無實用性的浪費,顯然決策單位依舊被高度腐化的學術山頭所迷惑。
至於二氧化碳轉化的討論,你顯然連基本的高中物理都沒學好,而且在欠缺新論點的前提下,還重複質問我已經多次詳細解釋過的議題,違反《讀者須知》第八條,嚴重警告一次,禁言兩個月,再犯拉黑。 王孟源2022/03/24 10:22回覆
28樓. Taizi Huang
2022/02/26 03:35
王博士,您指的是否是这篇《徐令予:量子密码工程建设还有太多不确定因素》https://web.archive.org/web/20191029203945/http://www.guancha.cn/XuLingyu/2017_12_07_437997_2.shtml ?我一直对文中“量子中继站防窃密需要靠物理隔离”的说法印象深刻。
年紀大了,做不到過目不忘,好像是吧。不論如何,那篇文章説得簡略,有興趣的讀者,應該直接聯絡原作者。 王孟源2022/02/26 04:33回覆
27樓. Fatgirl
2022/02/25 18:05

關於12樓的連結

https://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46717&do=blog&id=1270832

裡面的第三點不太對, QKD應該不會有中繼器被竊聽或者是調包的問題

以最簡的BB84來說, 最後雙方核對量測結果的時候,其實是用"廣播"互相核對,也就是所有人(包括敵人)都收的到信號,且沒有人可以辦法調包(或是蓋台之類的),這算是一般課本沒有講清楚的隱性假設,  這個假設在實際上應該是不難滿足的,  只要滿足這個假設若有竊聽或是信號調包的問題,雙方都可以發現,  但是第一和第5點卻是沒法克服的大問題沒錯

你對駭客的技術沒有研究吧?我自己也不是專家,不過這裏他們只是總結來自其他文章的討論,相關細節至少徐令予曾經解釋過,我不記得文章在哪裏,或許你可以直接和他聯絡發問。 王孟源2022/02/26 02:26回覆
26樓. Niets
2022/02/24 01:49

最近向Scott Aaronson曾经的博士生询问了量子计算机实用性的问题。考虑到他是量子计算的从业人员,本以为他会说些冠冕堂皇的套话,结果他却非常诚实的告诉我现今的量子计算机是“garbage” (他的原话)。

所谓的“量子优势”(或“量子霸权”),就是找一些容易被量子计算机解决的问题,然后再去证明经典计算机很难解出(如Boson sampling)。而这类问题又没什么实际价值。若是解决真正有用的问题(如矩阵乘法),量子计算机有非常多的限制。短期内根本不可能实用化,将来也未必能成功。

其结论是量子计算机永远无法取代经典计算机,真正可能的用途是模拟一些理论物理和化学的实验。

這也是我的預估,亦即量子計算最終只在科學和經濟上有很小、很邊緣的實際用途,其價值很可能(我的機率估算,不是其他作者的隨口胡扯,而是科學性的精準評估;這裏我指99.9%以上)遠遠不夠彌補初始投資,熱度消退之後純粹靠慣性維持研究規模,就像過去40多年的高能物理一樣。 王孟源2022/02/24 03:58回覆
25樓. Niets
2022/02/17 13:56

看到23楼和王先生的回复,让我深有感触:即使在计算机科学这样一个工程领域,各种论文汇报结果时也是藏着各种猫腻--其中最常见的就是故意把基线(baseline)做得很差,从而使自己的结果更好看,这种手段在像量子计算这样的新兴领域里特别常见。因为不同论文的基线都不一样,也就导致了王先生曾经提到过的reproducibility crisis。

应对这种伎俩最好的办法之一就是做一个公开的Benchmark,大家跑同样的算法比一比,然后列在一个排行榜上,这样结果好坏一目了然。到时候量子计算机有几斤几两就容易分辨的多了。我希望做超算(supercomputing)的研究者们可以尝试一下,毕竟量子计算霸占的经费也有你们的一份。

超算速度的比較,早就制度化,有嚴謹的標準和程序。相對的,量子計算的比較則根本就不管任何工程原則,自己兼任球員、裁判和規則制定者;光從這一點,就可以看出後者並不是真正的科技發展,純粹是資本炒作。 王孟源2022/02/17 15:01回覆
24樓. Whatever012
2022/02/17 13:36
隨便

王先生您的理解稱不上錯 但畢竟不完整 所以沒法了解到底這波熱潮是怎麼來的

其實這波量子熱潮的目標 根本不是任何通訊或加密相關 就像王先生說的 那些都是達不到的 這波熱潮真正的目標 其實是用量子位元建構的機器去做各種系統模擬和機器學習 

量子計算在解碼和通信上的理論 終究是千禧年之前就的事情 這二十年終究還是有別的進展 像是利用量子算法解線性方程組 (HHL algorithm)這在機器學習上有很大的潛在優勢

這波的熱潮 真正的關鍵詞是 noisy intermediate-scale quantum (NISQera 主要是意識到 隨著量子位元數到了一個地步 可能會存在某些特定的問題 是使用當下的量子電腦就可以做的比較好的 而那些問題的算法甚至不需要是嚴格意義的量子算法 這才是量子霸權的定義:它並不是說量子電腦可以在大多數問題上贏過古典電腦 而只是說 在某些特定的問題上 以可見未來的技術 就可以利用量子算法來獲得速度上的大幅度提升

雖然這波熱潮的確存在著炒作的成分 畢竟 暫時沒有在有大量利益可圖的問題上真正實現量子霸氣 目前展示量子霸權的問題都是沒有什麼太大利益的問題 尋找有利可圖的問題也是這波熱潮的目標 然而如果只是聚焦在加碼密碼通信上的應用 自然會無法了解為什麼中美都會投入那麼多資源嘗試


我實在已經盡力遷就讀者的留言,但很不幸的,現代社會中智能低下的人也能接受高等教育,然後在互聯網又進一步被鼓勵養成隨口胡説的習慣,來到博客自然肆意污染。偏偏蠢人的蠢法還各個不同,不花時間心力無法簡單確認;這對我的精力和時間是極大的浪費。
自本日起,新讀者不得留言;過一段時間,我再考慮解禁。 王孟源2022/02/17 15:48回覆
你的這段說法,是典型的行業内小卒子或者是炒股的底層韭菜所接觸到的,由“Entrepreneur”和“Venture Capitalist”互動編造出的自欺欺人騙術。像是你所謂用量子算法“可能”在未定未來可以對AI做“潛在”加速這種理由,隨便幾千個行業都能説得出來,憑什麽只有量子計算是全國五年計劃的頭號優先?如果這些堆砌術語的説辭,真有科學意義,怎麽會每兩年就面目全非?
我實在很想對你的邏輯做逐一駁斥,但你的文字很特別,表面上是理工科論述,但實際上是文藝寫法,輕輕一捏就什麽實質都不剩,連個別因果關係都找不到(唯一的例外在下一段落討論),説來説去,就是“未來”“可能”“潛在”“或許”,這一般是資本炒作公關的寫法,如果把你所用的技術詞匯改爲宗教術語,量子計算換成基督教,也完全説得通。所以我非常希望你是商學院或文學院出身;如果你是工科人,那麽這麽差勁的邏輯思維能力代表著中國(或者台灣?)大學教育的徹底失敗。
至於最後一個論述:“中美都投入那麽多資源”,也是騙徒常用的狡辯術之一,叫做Circular Logic,“因爲投資已經發生所以投資必然是對的”,類似的結論在基督教思想中叫做Theodicy:“因爲世界存在所以其中一切必然都是最完美的”。Theodicy的邏輯前提是創造世界的上帝是全知、全能、而且完美至善的;你的論述也需要類似的前提,亦即科技部和美國投資人都是全知、全能、並且完美至善的上帝。 王孟源2022/02/17 15:05回覆
23樓. 無知者,無畏
2022/02/14 19:54
量子計算機,被過度誇大了!

我以一個(1997-2000)讀『經典計算機』的專業人士(我仍然在這個領域工作)來說,我仍然清楚記得我修讀《Computer Architecture》這門課(1999)的老師,Pro. John Cleary在這門課的最後一堂的時候說:現在的計算機,是基於電子定向移動,然後根據電子移動的相關效應編列出二進制信號序列來表達和紀錄信息的機制,其核心介質是電子。未來最可能出現的介質可能是光子,而通過光子的定向傳播及效應而產生相關序列來紀錄和表徵信息的機制,可能是未來的計算機機制。但是光子的產生,傳播,編列所需要的光路(代替電路)會是將來的最大挑戰,希望你們將來有人在這個方向努力探索。

從已知的所謂『量子計算機』來看,不過也就是一堆預設和調治的光路,光在這個通路上根據預設的算法傳播,用來實現所謂『玻色子採樣』一類的東西,而這個東西估計也就是百萬分之幾的人能弄明白到底是個啥,完全沒有任何現實計算功能,也不解決任何有關人類生活和生命的問題,它的存在意義到底是什麼?我個人是高度存疑。

而所謂的量子計算機,連經典計算機的一個最簡單的『加法計算單元』都沒有做出來,更加不用說更複雜的ALU,擺明就是騙人的。最令人難以理解是,為什麼這麼多人相信並跟著往裡大量投資,我是真心不明白?

王兄,對不起,我並不是量子方面的專業人士,在量子方面,不置評,但是計算機方面,我肯定有發言權。

從我的專業角度來看,量子計算機本身就完全是一個騙局,這個教訓日本在上個世紀70-80年代就已經領教過了,當時的美國就在日本大勢推銷邏輯計算機(所謂“第五代計算機”,運行一種叫prolog的計算機語言),把日本人帶進溝裡,他們(日本子)在這個方向投資數百億資金,浪費10幾年而一無所獲,而美國自己,則老老實實地一步一個腳印地按照摩爾定律發展他們的經典計算機。

google所謂的『量子霸權』,真心不知道『此為何物』?,『所為何事』?,直觀感覺,極可能是一種利用話語權忽悠別人,把別人往溝裡帶的不良企圖。

其實他們過去兩年,拿“玻色子采樣”,在中外反反復復大吹特吹,說比經典計算快了多少多少萬億倍,用來比較的經典電腦,你猜是經過優化的專業程序,還是隨便搞出的低效算法?這裏他們利用的,不止是量子計算機的自然運作剛好就可以描述為“玻色子采樣”(我以前提過,一隻狗排氣,也可以抽象化為量子計算),而且正因爲是無中生有的“用途”,根本沒有什麽傳統的計算機科學研究來優化算法,要等到量子計算的公關炒作在大衆媒體成爲海嘯之勢,才會有學者開始思考如何優化經典計算機與其對應的算法效率。然而就是這樣强行用全用途計算機去模擬狗放屁的競賽,而且還是後發反應的第一波,依舊很簡單就基本拉成平手,參見Physics - Race Not Over Between Classical and Quantum Computers (aps.org) 。只不過這樣的新聞,和大企業財團的利益對著幹,大衆媒體不會登,想找事實的人必須盯著專業學術期刊才看得到罷了。 王孟源2022/02/15 04:25回覆
22樓. 未來世界
2022/02/13 06:02
 
回應21樓,我有辦法可以幫忙找已經倍消失或屏蔽5年的舊文章,有一個網站叫做網頁時光機網址https://archive.org/web/web.php ,有系統的收集全球舊網頁的資料,有些是十幾年前年代久遠的文章都會被掃過一變,然後李紅雨這篇文章有被保存下來時間點是2016年11月22日之後就沒有更新
量子通信是安全的嗎?(下)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61122202834/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46717-964437.html
好的,謝謝。 王孟源2022/02/13 22:24回覆
21樓. 彝圪學殅
2022/02/12 11:01
我不是中科大毕业的,不过在物理圈混的话还是很容易碰到中科大毕业的同行。确实有一些感性成见需要克服。其实我看他们私下都知道量子信息这个研究方向是一个bubble,只不过在赌这是个10年内会破的还是能再吹30年的bubble罢了。 王先生此文自然有助于戳破它,我对此乐观。


我前一条回复回得太急了,是指望不去用功就获得高质量知识的偷懒行为。王先生的警告于我是学习的助力。这两天通过李红雨的博客学习到很多,也已经从工程细节上理解了王先生给我的回复。他的《量子通信是安全的吗?》一文现在在科学网只能看到(上),(下)被科学网屏蔽了,也许这也体现了潘团队的政治能量。若有网友知道哪里可以看到(下)的话还希望能附上链接。李红雨写作文风和王先生早年的部分博文一样,有些过于谦虚,明明有10成把握,却只敢说9成,9成把握说成6、7成。不知是不是为了发声渠道不被封杀而妥协。


9楼的回复里倒数第二段和我本来的思路一致,也已经得到了足够的解答。 进入本世纪后国内老三大物理系如今只有北大还能保持多个研究方向,南京大学押宝了凝聚态、中科大押宝在量子信息,这就导致了国内量子信息的教学几乎被中科大垄断。如今国内学量子信息的学生所学教科书里的论述方式恐怕还是如我所学,把该领域的“应用价值”总结为,a)发明量子计算机  b)量子通信的安全性 c)量子隐形传态 。  c)明显是科幻,但我想我们还是不可避免的需要科学地回答 a)缺少足够多的量子算法且工程进展上也是科幻 和b)是个在工程难点上避重就轻的神话,才能把像我一样被洗过脑的物理学生洗回来。
他們真是得意忘形了。我原本還擔心隨著國際科技競爭局勢的演進,舊有的忽悠被現實證僞,中科大能把以往的説辭從歷史記憶中抹除,像是他們現在根本不談量子通信所浪費的公帑。結果他們主動把舊的謊言直接寫進教科書,這是超弦也幹過的事;雖然短期内對學子洗腦,長期下來卻方便質疑爲什麽教科書級別的科學結論每兩年一變。所以要能這麽搞的前提是,學術管理階層都是晉惠帝的智商才行;科技部官員似乎的確如此,但他們的老闆可不是省油的燈。 王孟源2022/02/13 03:02回覆
20樓. makludi
2022/02/12 07:00
对于未来可见的学阀势力的攻击与反驳手段:1.国家投钱是为了领先世界,攻击量子计算会耽误科研前景。反驳案例:泉芯泓芯造假骗取千亿资金,一地鸡毛,半导体依然受制于人。2。批评者根本不是学术圈内人,潘在科学自然上发表的杂志即为证据。反驳:韩春雨之流也曾在顶刊发表,最后也被发现是造假,发论文本身怎么能作为证据。3.量子计算Google也在搞,ibm和hon也在搞。反驳:私营企业如何挥霍是其自由,但是不得占用国家资源。最有力的反驳:国家资源动辄千亿级别,如此庞大的资源,当然要在利益相关者之外广泛听取专业人物的意见,更具现有事实严格论证。要用此类话术与量子计算的宣传斗争,虽为不得已,但依然很难过。
核聚變法國、日本和英國都在用國家的錢搞,中國政府不能落人後,必須浪費比他們更多的錢?雖然我們討論了中國學術管理和投資,比美國還要腐敗、不智得多,這裏的核心論點,不在於中外的比較,而在於客觀的技術和經濟評估。Tritium污染如何解決?内壁材料用什麽?經濟效益評估能優於核裂變?實用化趕得上減碳需要的時程?這些都是足以否決整個科技路綫的問題,不能空口白話、打馬虎眼過關,必須拿出詳細、確實、工程化的方案,尤其如果出現我昨天討論的“奇跡邏輯”反而應該當作詐騙信號來看,否則我們乾脆花錢多建教堂,以預期上帝現身,爲人類解決全世界所有問題。這是因爲事關國運,Russell's Teapot原則更加重要,用邏輯證明有足夠的前景希望是正方的責任,要求反方提供數學級別的絕對證明,本身就是狡辯,因爲邏輯連證明上帝不存在都做不到。此外光有科普公關(聯想)、或外國例子(類比)都不算因果論述,絕對不能拿來替代真正的專業邏輯論證。
評審的專家不但不能只是本行,而且必須是對應主要質疑的行外人士,例如核污染專業來評審Tritium問題,材料學專家來審查内壁結構,核裂變項目主管來做經濟比較,核工程總師來估算時程。即使這樣合理建構的評審團通過了,也必須把論據公開來讓整個學術界和工業界挑戰。光是幾個“權威”拍胸脯、打包票沒有用,因爲事後不可能追回浪費掉的款項,更不可能挽回虛耗的時間和人才。解決方案必須做到凡是科學界願意去理解的人,基本都同意有10%(或在國安相關議題上,1%)以上的機率能做得出來、有實用效益才行,否則必然是誰的政治能量大,誰就可以雇人在公共傳媒上胡吹,同時霸占五年計劃的資金,推遲有實效的替代路綫。 王孟源2022/02/12 09:31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