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戰略】【國際】對俄烏戰爭的新觀察
2022/10/09 07:46
瀏覽169,266
迴響21
推薦29
引用0

從戰事在二月一開始,我們就不斷觀察到俄方偏離戰略和戰術最優解的行動。例如應該出動至少40萬人的戰爭卻只用了10萬正規部隊;對烏克蘭的民用設施始終保護愛惜有加;寧可犧牲1000多名士兵的生命也要嘗試儘早和解;對歐盟的狠毒打擊忍氣吞聲,消極應對;對前綫兵力對比懸殊的劣勢,不但不試圖彌補,反而放任規模持續下降。然後就是後方的安全保障工作很鬆懈,導致破壞事件層出不窮。

這裏顯然有兩個迥然不同的可能性:1)Putin政權因爲能力和智慧有限,所以不知道采行最優解;2)俄國有特殊國情,在政略層面否決了戰略和戰術上的考慮。原本我事先就明白自己不懂俄文,對俄國的社會文化和政治體制也遠不如對英美、西歐那樣熟悉,因而最早是接受《可能2》為自動選項(Default),但半年多下來,俄方選擇次優解的案例纍積太多,慢慢地評估必須向《可能1》傾斜。雖然我一直很小心地不推論到底或説死,但博客必須遵從Occam’s Razor,而在一個多月前最簡單的解釋還是《可能1》。

然而經過最新的一些發展,這個根據既有已知事實的客觀評估又必須扭轉過來了。首先是戰場上的一些戰術細節:用幾個三綫營去守幾千平方公里的Kharkov州土地,還勉强可以說是兵力不足前提下不得已的措施,但後來連防衛Lyman也只願意投入兩個營,在Kherson前綫更加離譜,明明就近有著强大的炮兵和預備隊,卻放任烏軍一個減編旅橫衝直撞,這已經不再是“無能”或“錯誤”能解釋的,必須是有意爲之。

在戰略方面,已經忍氣吞聲六個多月,卻忽然做出一連串明顯超過最低需求的强勢運作,包括東烏四州不止正式獨立,而且一步直接兼并;增兵不是5-10萬的最低額,而是一次動員30萬;烏克蘭、波蘭和英國在幾個月前就要求或威脅對俄方做核打擊,但Putin到九月中忽然翻出舊賬,反復高調談自己的核反擊能力,平白賦予美方新的宣傳口實。

綜合以上的新訊息,《可能1》不再能解釋事態發展的脈絡,科學分析不得不接受浮面上似乎較爲錯綜複雜的《可能2》,而且可以據此來進一步倒推俄方的國情内幕。換句話説,今年Putin所有的“次優解”,都可以用一個簡單的假設來解釋,亦即他的優先考慮始終是俄國國内的民情和民意。

過去30年的俄國,已經和當年的蘇聯南轅北轍,不但不再有各級共產黨部作爲組織全民動員的骨幹和管道,就連主流民意也被西方宣傳媒體徹底滲透洗腦。我以前解釋過,有許多跡象指出Putin本人在2004年北約再次東擴之後,就認清昂撒霸權主義的真面目,知道退無可退。但國民思想和社會體制已經腐爛,他不得不審慎緩慢、按部就班地來;而重新教育民衆,是必須先掃清財閥和政棍之後才能顧及的任務。

所以他一直到最近幾年才有餘裕可以立法禁止外國資助的NGO和媒體。而即便如此,在今年二月戰事初起之際,絕大多數的俄國百姓也還不理解歐美的真正目的在於推翻既有政權、然後肢解國家。因而一方面他沒有立刻發起動員或派遣義務兵的政治本錢,必須只靠志願役兵員,也就不可能速戰速決;另一方面他也必須在歐美和烏克蘭各式各樣的敵對和仇恨行爲下委曲求全,才能排除任何藉口,方便國民客觀理解是非對錯的真相。

這裏我想提醒讀者,俄軍和美軍不同,後者是全募兵制,就連國民警衛隊(National Guard)都可以由總統簡單一紙命令派到地球的另一端去進行侵略戰爭,而沒有重大的政治後果。相對的,前者之中招募來的合同兵只充當戰力的骨幹,人數其實不多,而且契約中實戰以六個月爲期,所以仗打到八月就自然會有遠征軍(Expedition Force)兵力進一步萎縮的問題。現在民意沸騰,一致對外的共識已經達成,動員之後外逃的青壯男尚且有幾萬人;若是年初就動員,不但外逃人數可能以數十萬計,内部也必然會有大規模的示威抗議。

人性是一旦選邊站,就不容易換邊;Putin對烏克蘭基礎設施和民衆住宅的溫柔手段,除了在國際外交上有好處之外,也有防止己方國民因戰爭的殘酷而產生主觀反感的效應。

要預防這次針對Kerch Bridge的恐襲,就必須在國内做出戒嚴級別的警戒措施,然而這裏俄國也同樣欠缺中國習以爲常的社會凝聚力。即使是美國,在 911之後各地風聲鶴唳,到處攔車搜查,也是有了明確的災難才行得通的。

總之,Putin一直很耐心地等待全體國民追趕上國際現實,現在俄國民氣可用,冬天將至,烏克蘭繼續搜刮幾乎無人居住的平方公里毫無實際意義,徒然將部隊暴露在前緣的空曠平野,方便俄軍一次性地分割、包圍、消滅,然後北約就會面臨核武升級的誘惑,所以Putin事先警告。以上是我對年底戰事進展的最新預期。

【後註一,2022/10/28】上周美國宣佈將一個旅的101空降師部隊派往Romania,網絡上立刻出現許多“北約準備直接參與烏克蘭戰事”的臆測(例如《The Americans Are Evil》;這裏他的大結論“The Americans Are Evil”是對的,但軍事方面的分析是錯的)。其實這是非專業人士的誤讀;我原本以爲會有讀者來發問,等了幾天還是沒有,乾脆在後註欄簡單解釋一下。

要做出正確的解讀,我們須要先考慮另外兩件事實:首先,Biden在將近半年前就已經派遣82空降師的一個旅到Romania,這次是單純的一比一換防;其次,雖然82和101師都是二戰功勛部隊,並且沿用“空降”“Airborne”這個名字至今,但在戰後漫長的精簡、現代化過程中,其組織和訓練早已分歧化,獲得了不同的任務和特長。其中只有82師還算真正的傳統空降部隊,其官兵必須有傘降的能力和經驗;101師實際上轉化為“空中騎兵”(或稱“空中突擊”“Air Assault”,是現代版的Dragoon龍騎兵),靠著運輸直升機做機動。所以在戰術層面,這兩個師並不具有100%的替換性,只有在戰略層面,才同屬美國陸軍唯二的師級輕步兵單位,沒有什麽重型機械化裝備,可以相對廉價快速地緊急長途部署到戰略前緣。然而正因如此,他們非常不適合單獨對抗現代化多兵種協同的重裝敵軍,頂多只能做幾天或幾周的遲滯作戰。

綜合前述的分析,我們可以簡單看出,美國NeoCon或許有計劃要直接介入戰事,但部署101空降師這件事與其沒有任何因果關係,甚至不算是升級威脅。本周真正值得關注的俄烏戰爭新聞,是烏克蘭的髒彈計劃:我在兩三個月前就報導過烏方正在做準備,現在俄方顯然得到新情報,認爲已經進展到即將施行的地步,所以必須抖出來,警告整個西方政壇,希望智商正常的那一部分人足以制衡NeoCon。

【後註二,2022/10/31】兩天前俄國官方高調指控北溪一二號的爆炸是由英軍執行的,所用的根據被整理列舉在這個英文網站(參見《THE MEDIOCRITY OF BRITISH INTELLIGENCE VIVIDLY DISPLAYED IN STRING OF TERRORIST ATTACKS AGAINST RUSSIA》),有興趣的讀者可以自行詳閲。其中最有趣的(但尚未證實,必須Take with a grain of salt),是在爆炸發生後一分鐘内,當時的英國首相Truss就送了一個短信給美國國務卿Blinken,内容是“Its done!”大家可以將其拿來和昨天英國政府忽然公開承認Truss手機曾被俄方監聽的消息(已證實,參見《‘Total mess’: Liz Truss ‘phone hack by Russia’ needs investigation, say Tory MPs》)做對比參照。

【後註三,2022/11/2】雖然俄國依舊沒有對Truss發認罪短信給Blinken的指控提供客觀證據,但一連幾天下來,英美連否認斥責都不敢,顯然正是因爲俄方對證據引而不發,怕太早撒謊會被立刻反駁揭穿(可能是從1960年U2事件學的乖)。至此可以95%確認這事的真實性,那麽過去這個月有兩條原本莫名其妙的新聞,現在也一下豁然開朗:首先是10月18日,英國防相Ben Wallace忽然緊急飛到華盛頓(參見《Defence Secretary Ben Wallace flew to US for emergency talks with Pentagon due to security concerns》),以討論“Putin的核威脅”和其他“國安事項”;當時就引發質疑,讓人納悶有什麽重要話題敏感到不能通過視頻會議來討論。然後在10月30日,有Truss的前任隨扈泄露消息,說她在首相任期的最後幾天,癡迷於天氣預報裏的風向圖,擔心輻射微塵會吹到首相官邸(參見《Liz Trusss Putin radiation terror》)。在公海突襲外國的基礎設施,當然是戰爭行爲,俄方有核打擊的Casus Belli。此外,Truss在這個不能公開討論的危機爆發兩天後(10月20日)就忽然乖乖辭職,必然也有此事的影響,不確定的只是影響的大小程度罷了。

【後註四,2022/11/29】兩個多月前的烏軍夏秋攻勢一發生,我就指出當地即將進入泥濘季節,會對烏方的進展做出天然限制,有利俄方增援部署,而且新占領大片鄉下農地的烏克蘭士兵必須生活在戰壕裏,會是很慘的Misery。最近這一周,西方媒體普遍報導了這一現象(當然順便扭曲事實,說它一直有利烏方),參見《How Ukraine’s mud became a secret weapon in its defense against Russia》《Amid the Slog of Mud Season, the Ukrainian Military Keeps Advancing》《Mud season in Ukraine leaves Russian tanks stuck in mire》《Russia-Ukraine War: A view from the muddied trenches》《Harrowing pics show Ukraine troops in knee-deep muddy trenches & blasted trees compared to horrors of WWI a century ago》《The Bloody Battle For Bakhmut》以及内含的照片(例如下圖)。其實這裏若是要做真正客觀深入的報導分析,就應該專注在今年歐洲的冬天相對較暖,所以一方面稍稍緩和了天然氣的需求量,另一方面也推遲烏克蘭戰區土壤凍結的時程,裝甲集群的攻勢必須等下個月了。

【後註五,2022/11/30】Ursula von der Leyen昨天念稿演講時,内容沒有過濾好,爲了强調有必要沒收原屬俄國的3000億歐元外匯(這似乎是她最近的頭號工作方向,歐盟議會通過議案,將俄國定義為State Sponsor of Terrorism很可能就是為此事做鋪墊),無意間證實烏軍陣亡人數超過十萬人;然而一旦被細心聽衆注意並開始瘋傳,所有的官方記錄都被撤下換爲清洗過的版本,參見《Comparison between the first video posted by Ursula von der Leyen and the second video that was cut》《Mention of 100,000 Ukrainian soldiers killed during war removed from address of Head of European Commission》。我原本估計雙方戰損比不超過10:1;那麽既然俄軍陣亡人數還只有七千(《BBC》在三月成立一支團隊,專門在俄國各地收集訃聞以做獨立統計,結果始終低於官方數字,也就無法大做文章;這裏我采用較高的後者),烏軍應該在七萬以下,結果實際數目更爲慘烈。考慮到第一階段戰損比並不高,這代表著戰事在四月進入第二階段以來,戰損比在15:1以上;這是世界戰史上極爲少見的懸殊比例,而且俄方是以1:3的兵力來進攻堅固工事,更加匪夷所思。我實在想不到任何前例;如果有熟悉軍事歷史的讀者要指教,請在留言欄做後續討論。

【後註六,2022/12/08】昨天新出現一篇評論俄烏戰爭的文章(參見《Lessons From the U.S. Civil War Show Why Ukraine Cant Win》),拿美國南北戰爭來做類比,從而解釋烏克蘭毫無勝算;這剛好是半年多前我在視頻訪談中就提過的論點。不過我覺得特別有意思的,在於它居然能發表在《Newsweek》上;這是昂撒主流媒體首次登出如此誠實的評論,顯然上個月美國國防部看出戰情即將急轉直下的專業意見,已經被美國執政精英集團所接受,並開始為扭轉宣傳敘事預做些許鋪墊。

【後註七,2022/12/16】這篇正文和後續討論都預期俄軍即將發動冬季攻勢,不過我也解釋了,雖然可以確定烏克蘭占地高位水綫已過,但俄方反攻的時間點卻有很大的彈性,尤其重要的前提是Surovikin必須判斷對方兵力已被消耗到足夠的程度。剛剛看到《經濟學人》對烏克蘭領導階層的專訪(參見《Volodymyr Zelensky and his generals explain why the war hangs in the balance》),恰恰給出了烏方對這些問題的觀點,包括(1)他們同樣預期俄軍將發動冬季攻勢;(2)他們同樣預期俄軍會從北面出兵,再次威脅基輔;(3)他們預期攻勢會發起於一月底或二月初;(4)他們因此而用心保留預備隊,部署在基輔周邊。如果這些預備隊夠强,那麽Surovikin選擇我在留言欄討論第九樓“這個15:1是上限...”所列舉的簡單變招(以北綫為助攻,Donbas為主攻)和將計就計(用少數部隊在邊境恐嚇烏克蘭,同時以絕對優勢兵力步步爲營,逐一剿滅Donbas的敵軍)的機率都會因而上升。

【後註八,2022/12/16】上個月Zelensky的妻子公開要求北約設立軍事審判庭(Tribunal),準備對Putin和俄軍高層做戰爭罪起訴。當時我還以爲只是他們一家的瘋狂,但剛剛注意到英國司法部長(Attorney General)的演講(參見《Legal Response to Russia’s War in Ukraine》),他們居然是認真的。從這裏我們可以看出以下幾點:(1)NeoCon搞顔色革命,有著國際性、全方位的高度協作;(2)國際法體系是他們當前試圖繼續扭曲以完全占用的目標之一;(3)他們之中至少負責搞文宣的那部分,真正相信烏軍即將勝利,俄國即將崩潰,體現出絕對的邪惡與愚蠢的組合。

【後註九,2022/12/18】車臣領導人Kadyrov剛剛在他的Telegram賬戶上以中文發稿(參見https://t.me/RKadyrov_95/3203),呼籲全球穆斯林認清英美為真正敵人,統一戰綫共同抗戰。可嘆的是,居然還有許多華人自願做人類史上最邪惡民族的畜牲走狗。

【後註十,2022/12/21】俄國國防部剛剛提出進一步擴軍計劃(參見《俄罗斯防长绍伊古提议扩军》),想要將總兵力提升到150萬人。在年初時,俄軍規模是101萬;八月通過擴軍法案,準備在未來幾年增長14萬,所以此次的建議是要再增加35萬人。兩次增加的共49萬人,都將是合同兵;原本的20萬(只佔全部兵員的1/5!這是過去這年打得捉襟見肘的基本原因),會因而提升到大約70萬人,而且重點放在空軍、陸軍航空兵、炮兵以及兩栖和空降部隊,足夠同時到境外打兩場烏克蘭(亦即中型)戰爭,或者直接面對北約的一場大型戰爭。俄軍可能是看出北約是紙老虎,所以不必繼續計劃在自己國内打縱深消耗戰,預設戰場轉爲Belarus、Finland和Baltic nations。

此外,義務兵役的年齡會從18嵗調高到21嵗,如此新兵較為成熟穩健,事先具備專業志向和技能,方便軍方挑選適合簽合同的人選。

【後註十一,2022/12/28】昂撒宣傳體系在這次俄烏戰爭中,做爲單向的NeoCon傳聲筒,其論述基本可以預先假定是謊言;即便是所謂的“智庫”(例如Institute for the Study of War,ISW,就是由惡名昭彰的NeoCon專爲戰爭宣傳而設立的)或專家,大多也是製造假新聞的專業戶。不過如果用心深挖,依舊可以找到極少數的專業性文章,包括這一篇(參見《Preliminary Lessons in Conventional Warfighting from Russia’s Invasion of Ukraine: February–July 2022》)來自英國皇家聯合軍種研究院(Royal United Services Institute,RUSI,1831年由滑鐵盧戰役的功臣Wellington公爵設立)的軍事分析報告,雖然仍然受昂撒偏見影響,卻也有不少確實數據細節值得軍迷參考,例如在第二階段雙方都大批量將無人機用於炮兵觀察校射,其中烏方的小型旋翼機平均存活3架次,而固定翼機型則能存活6架次,但整體只有1/3的任務成功,其它除被擊毀之外,是受電子干擾無功而返。從這裏可以看出,中國軍事論壇上將俄軍描述成挨打弱鷄的“共識”,其實是因爲不懂實戰、不掌握真相而做的胡亂猜測。戰爭不是鬥獸棋,沒有任何武器是100%有效的;俄軍對抗北約全力支持下的烏克蘭,當然無法拉出代差,還有著兵力上的劣勢,根本不可能迅速地全面壓倒對方,只能將素質、技術上的部分優勢逐步纍積起來,審慎地轉化為懸殊的殺傷比例,已經是人力可及的極限。大陸許多軍事評論者誇誇而談,事先自我臉上貼金,不但必須事後撒謊狡辯,即使碰巧談到俄方真正的失誤,也類似拿著電腦分析來指責Magnus Carlsen下臭棋,全然忽略後者是世界冠軍這個事實。

【後註十二,2022/12/28】剛剛才注意到三周前波蘭國防部宣佈將在明年初動員徵召20萬公民進行預備役訓練(參見《Poland to train 200,000 reservists in 2023: officials》),這是在將正規部隊從15萬人加倍成爲30萬人之外的額外作爲;很巧的是,這個總額35萬人的擴軍和【後註十】所討論的俄國擴軍計劃規模完全一致,而且發生在後者之前兩周。這裏還有一個有趣的細節,在於其中包含3000名非戰鬥性職務,亦即醫生、護士、駕駛等等,頗類似於新占領地區的軍政府所需。

【後註十三,2023/01/19】本周稍早,俄國進行了新一輪的導彈襲擊(題外話:自十月動員、進入戰事第3或者2A階段後,俄方基本每隔7-10天發動一輪導彈襲擊,早期專注在打擊電力傳輸,後來烏軍投入資源試圖攔截之後,轉為優先消滅防空系統,最近烏方放棄保護次要目標,俄軍又改爲兩者兼顧,展現出靈活的策略調整),其中一枚不幸落在Dnipro市的一棟公寓上,造成罕見的大批平民死傷。烏克蘭政府當然趁機大做文章;然而總統特別助理、實質上的宣傳部長Oleksiy Arestovich居然一反常態,高調出面宣稱該事件源自受烏軍攔截後的導彈殘骸,並非俄國有意襲擊住宅區。他當然立刻被開除,隨即被列入納粹民兵的“烏克蘭之敵”名單上。因爲此事實在太詭異反常,邏輯上不能排除Arestovich看出烏方即將崩盤,所以想學習Draghi提早跑路的可能性。如果後續他成功離開烏克蘭,那麽這個解釋的可信度會大幅提升;反之,如果他被“鋤奸”,那麽一時大意(吸毒太多?)犯錯才是合理的評估。當然還有第三個可能,亦即他受夠了天天撒謊的任務,已經失去理性應對態勢的能力,在死亡威脅下依舊瘋狂地說實話。

【後註十四,2023/01/19】昨天烏克蘭内政部長、第一副部長和分管公安的副部長共乘一架直升機在基輔墜毀身亡。這裏已知的事實是這三人正是主管納粹民兵和警察體系的最高層,所以冒險共乘直升機明顯有違一般法規。其次,有目擊者證實該機在空中就已起火,所以可以排除駕駛員失誤或機械故障,基本不是炸彈就是導彈所擊落。至於動機,有謠言說這三人搜集倒賣軍品的黑料,勒索Zelensky、SBU(情報局兼秘密警察)和軍方合作的貪腐集團,所以被滅口(參見《ARE THE UKRAINIAN POLITICAL ELITE STARTING TO EAT EACH OTHER?》),不過沒有提供實證,只能説是一個有若干合理性的推測,請勿輕信。

【後註十五,2023/01/20】Wagner集團剛剛改行拍電影,以實彈射擊(指火炮)拍攝出品了一部“Лучшие в АДУ”“Best in hell”,把去年夏天Popasna戰役的實戰經驗重現在銀幕上,據稱是描述現代巷戰遠遠最精確的影片(依舊不是100%精確,例如人物太冷靜、場景太乾净等等,但戰術很專業),值得軍迷去體驗。

【後註十六,2023/01/21】今天Medvedev在針對Borrell的囘懟中,正式用“新衛國戰爭”“New Patriotic War”來描述當前以烏克蘭為前綫與北約的對抗(參見《Medvedev calls war with Ukraine "new Patriotic War"》),大家可以拿來與三個月前我在《龍行天下》節目中所説的“第三次衛國戰爭”做對照。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21) :
21樓. 芳草鮮美落英繽紛
2023/01/23 05:02
俄媒報導 ( https://sputniknews.cn/20230120/1047278493.html ) “截獲的烏克蘭軍醫數據顯示,受傷的軍人中只有三分之一能幸存”,証實了先生在14樓所估,烏軍死傷比偏離傳統值。從報導來看,隨著戰事加劇,這一數值會更極端,甚至朝1:1靠近。
好的;不過俄媒的戰報也不可全信。 王孟源2023/01/23 09:11回覆
20樓. 乌鹊南飞
2023/01/21 23:19
看到dreizin文章里说美国对乌援助的m777数量可能瞒报,请问这也是俄军声称击毁海马斯数量高于美国声称援乌数量的原因吗?
是的。目前沒有可靠的反面信息,但美國官方的説法絕對也不是可靠的正面肯定。 王孟源2023/01/22 01:53回覆
19樓. 梦游
2023/01/21 00:06
关于俄乌冲突,俄军似乎现在开始在扎波罗热一带开始发起了较大的攻势,如果未来几天能够确认有连续大规模行动的话,是不是就是王先生之前提到的南线北上进攻路线呢?如果是的话,请问王先生预计这条进攻路线如何开展是俄军的最优解呢?
凡戰者,以正合,以奇勝。即使真正的主攻方向是東面的Donbas,或者未來北面的奇襲,先在南綫施加壓力都是合理的,所以當前的消息不足以做任何結論。 王孟源2023/01/21 00:22回覆
18樓. 梦游
2023/01/06 19:27
我看到thedreizinreport最新文章说道乌克兰在其基础设施被持续打击以后,每个月需要100亿美元的直接财政支持(考虑到中间的层层盘剥),而美国原本在2023年愿意给乌克兰的资金总共就去年底预算法案里包含的450亿美元,而这即便加上欧洲方面的出资也只能坚持到6月。然而这450亿美元中只有134亿美元是用于经济补助,所以财政大概到2月份底前就会见底。我想如果说俄国之前在军事行动还有些莫名其妙的操作的话,那么在苏罗维金接手后就没有理由再轻视俄军的操作。不过王先生之前也提到天然气价格未来的下跌(现在看也确实如此),即便俄军在交换比上能够占便宜,也不应让战局久拖不决,况且错过了冬季窗口就得等到春天翻浆期过后才合适大规模用兵。因此到现在还没有看到预期中的大规模行动,总归还是有点让人(至少是我本人)沉不住气。
請復習《孫子兵法》第八篇《九變》的最後一段:故將有五危:必死,可殺也;必生,可虜也;忿速,可侮也;廉潔,可辱也;愛民,可煩也。凡此五者,將之過也,用兵之災也。覆軍殺將,必以五危,不可不察也。
此外,Dreizin那篇文章《Christmas Special》最大的要點,在於對烏克蘭人力動員潛力的估算(標題“The Ukraine Is Already Near Spent”下面的那一章),這剛好是他以往做過的真正專業,非常值得參考。 王孟源2023/01/07 02:48回覆
17樓. SirChen
2023/01/06 11:01
今天看到歐洲出現罕見暖冬的報導,另外前幾天忘了在哪看到說烏克蘭的地面因爲暖冬而還未完全硬化,在這情況下如果俄軍要冬季攻勢那時間窗口只剩下兩個月不到的時間,似乎在軍事上頗爲冒險。 如果放棄了冬季攻勢,那之後就要等到四月底五月地面乾燥了才利於機械化行軍,這麼長的時間又給了昂撒玩陰招損招的機會。 請問王先生覺得俄軍是現在發動攻勢比較好還是等到四五月再發動更佳?
Surovikin顯然覺得在Bakhmut一天殺傷幾百人,是筆很划算的生意。原本在12月動手是個選項,但既然天氣不容許,對烏軍放血也值得繼續,拖延一段時間也是合理的。
去年底我用二戰戰史來參照解釋雙方策略謀劃的時候,曾提到Donbas易守難攻,若要做運動戰就必須迂迴。因爲南綫走廊太窄,二戰期間不適用,不過去年俄國已經預先占領了Mariupol/Melitopol走廊,那麽這次要從那兒出擊倒不成問題。上次我之所以沒有提從南綫北上的選項,是因爲當時烏軍還在夢想著向Melitopol發動攻勢,部署了重兵,又可依托長期建構的堅固工事。不過過去幾周的新發展,是烏軍指揮官也預期會有北綫攻勢,在Kiev和Kharkov之間準備了預備隊,反而是Melitopol方向的部隊被調到Bakhmut去填坑了,結果現在南北合擊成爲新的可能。這又一次印證“兵者,詭道也”;用現代科學語言來説,就是戰爭謀略,是連“回合”都沒有明確定義的開放性、連續性、全面性多玩家博弈,戰情瞬息萬變,直覺、反直覺、反反直覺都可能是最優解。當前的“正道”是在一月底或二月初發動南北夾擊;至於其負面因素,雨季倒還是次要的,最大的問題在於對手已經事先預期(參見Zaluzhnyi接受《經濟學人》的訪談)這個時間點,所以在兩翼佯攻以牽制烏軍預備隊的同時,多花幾個月在Donbas做正面硬攻以徹底耗光烏克蘭人力資源,反而在戰略層面算是出奇制勝的選項。 王孟源2023/01/07 02:05回覆
16樓. 韭菜盒子
2022/12/22 17:49
深感震惊。如果俄军继续挥师向芬兰和波罗的海三国,战略目的只能是瓦解北约,真的能达到目的吗?如此规模的军事行动建立在“北约是纸老虎”的假设上,不算战略冒险吗?一旦出兵,核战的危险远高于乌克兰战场,战争规模是否可控?对俄方来说,战争如何结束才是最优,从而避免苏联陷入阿富汗的泥淖的战略失败?
不對。國防建設必須基於底綫思維:如果有危險,只要經濟負擔得起,就必須做準備。而且準備充分反而是嚇阻敵方不做升級挑釁的不二法門。這裏俄國建軍所針對的5-10年期國安威脅,首先是波蘭的瘋狂擴軍,可能對Belarus或未來殘存的烏克蘭尋機動手;其次是短程核導彈,如果部署到芬蘭或波羅的海三小國,飛行到莫斯科時間低於10分鐘,預警、攔截、反擊都會有困難,更別提St. Petersburg,唯一的有效威懾正是非核突擊;換句話説,在傳統軍力上獲得絕對優勢,恰恰是避免三戰的最佳手段,而俄方以軍備競賽壓倒北約的可能性,是過去這一年剛剛才被歐美軍工的囧態所揭示的。在經濟層面,中印都已表態,保證了未來的能源出口基本收入,所以節衣縮食、撐過美國霸權消亡的垂死掙扎,並非不合理。 王孟源2022/12/23 01:42回覆
15樓. CathayTG
2022/12/21 19:03
日本
最近日本公布了一系列的扩军措施,要重点研制各种远程导弹,发展能够打击中国内陆导弹基地和空军基地的所谓源头打击能。日本摆出这种配合美国战略要与中国对抗到底的姿态请问王博士有什么看法?中国又该如何应对呢?
如同德國和歐盟的擴軍計劃一樣,不必理會。這些努力要有實際結果,少則10年、多則20年,届時霸權歸屬早已塵埃落定,何況他們的經濟即將摔下斷崖,政治必然因而極度不穩定,能維持政策到有成果的機率甚低。 王孟源2022/12/22 03:40回覆
14樓. K.
2022/12/14 22:52

补充一条消息。基辅政权准备在新年之后进行第八轮动员。

https://t.me/truexanewsua/66369

乌克兰的动员频繁说明前线的伤亡必然很大,所以我说死10万是个很合理的数字,即使按照比较保守的死伤1:3~4计算,乌军也伤亡了40万以上,而战前乌军总共不过21万人。

傳統的1:3死傷比可能不適用於這次戰爭裏的烏克蘭部隊,原因是他們對陣亡收尸和重傷搶救都非常輕視,很多重傷者直接死在戰場上;再加上俄軍以重炮攻擊戰壕内守軍為主要殺傷手段,原本就趨向於產生死亡或輕傷兩個極端,所以我估計整體死傷比應該在1:2左右,其中有不少是恢復幾周就可以重上戰場,或者根本沒有後送的案例,因傷而永久性減員可能等同或略低於陣亡人數。換句話説,全部減員約爲20多萬,基本把戰前的職業士兵打光了。 王孟源2022/12/15 03:18回覆
13樓. 乌鹊南飞
2022/12/06 03:17
普京想要模仿历史上俄国反侵略的脚本来唤醒国民,等乌克兰进攻东乌再反攻不是最切合脚本也最名正言顺吗?普京难道是故意让俄军第一阶段打的艰难的吗?但是即使再艰难,这在俄国国内也难以被说成反侵略吧?实在不理解绕远路来事倍功半是为何。
在戰前東烏民兵已經不剩多少地方了,若是出手太慢,有被烏軍占據整個Donbas以逸待勞的危險。這裏的考慮是要在激起愛國心和戰場實利之間取折衷;Putin在2014年已經偏向忍讓,這次必須有所矯正,否則戰情若有反復,國民固然激憤,第一個發泄的對象卻是他本人。俄方國民的心態,恰是我在年初評論時,還沒有深度考慮的因素。 王孟源2022/12/06 05:27回覆
12樓. desertfox
2022/12/05 22:49
其實對於席亞洲這些人我也從來沒有把他們看作是專家或是權威(其中我覺得晨楓還好)。如同王先生所說,他們的文章充滿了賣弄而最重要的是解放軍自現代化以來並沒有任何實戰的經驗,那他們如何能夠憑藉和軍方有限的接觸而言似權威?個人看法,觀察者網現在已純粹就是官網其中充滿了自嗨,這很危險。當然了我不像王先生,並沒有一定的專業知識去批評他們,所以我看那些文章不過就是姑妄聽之但並不深信。反之,對於俄烏戰事,我的看法只是憑藉著最基本的常識,而資訊的來源那是從Tass,Al Jazeera 到各種中西媒體。但是同樣的我有一個原則就是絕不輕信僅是參考而已。因為對我一個普通人來説現在的媒體充斥著各式各樣的宣傳,所以要獲得真相最好的辦法就是等一切都塵埃落定之後。那麼現在的狀況如何呢?俄軍傾全國之力消耗了那麼多彈藥,只是另外又兼併了烏南兩個卅。如果這就是俄軍的戰略企圖那在開戰之初俄軍在烏南勢如破竹佔領赫爾松時就已經成功了,為何還要在哈爾科夫的周遭展開那麼激烈的戰鬥?所以合理的解釋,俄軍的戰略企圖是佔領重要城市或大量圍殲烏軍以摧毁他們的抵抗意識,但很顕然的他們到現在並沒有達成目標。 俄烏戰爭在剛開始的時候我的評斷就是普亭要土地(頓內次克和盧甘斯克),因為在我眼裡他就是一個精算師絕對不會做虧本買賣,現在又擴展到併入烏南另外兩個卅以環衛克里米亞。我認為這是他的底線絕不會後退,這樣的判斷其根據很簡單,有土斯有財。 而王先生所提到的他發動這次戰爭所考慮到對內對外的政略,對於前者我不熟悉我只知道普亭乘勢把一些寡頭的企業收歸國有,但對於後者我是認同的而且也佩服他的膽識。這一點基本上我認為是因為俄羅斯民族的自尊和那3000枚核彈。另外我隱約感覺到習近平是把普亭當作為偶像,而在大環境裡中俄都遭到美西方的打壓和圍堵,所以他們之間有相當的默契應該是很合理的。(俄軍展開攻擊的時機以及中國對於疫情不合理的嚴控影響到他這個全球最重要的供應鏈)。然而要說因為這一場戰爭俄羅斯就完全脫歐入亞我是不相信的,這就跟現在俄國盧布的支付系統沒有辦法挑戰強勢美元一樣;都是因為慣性。還是那句老話國與國之間只有利益而已,中國現在因為白紙抗議開始鬆綁,所以普亭必須在短期內在戰場上獲得重大的勝利才能鞏固目前所得。而北東南三面他會選擇那一方?又或是三面齊攻?我的看法是俄軍傾全國之力打到目前這種狀況是很不好交代的,他們需要發動一場冬季攻勢以打垮烏軍的抵抗意識。那麼最恰當的目標是那裡?我認為應該是基輔,不一定要攻佔它但是攻其必備以在它的周遭大量的殺傷烏軍,這樣好過消極的在烏東烏南防守那四個州。
好的,我誤會你了。
不過正文也解釋了,Putin的優先目標,在於重建國民的國家民族意識,戰場上打得再怎麽不好看(對一般外行民衆來説),只要不影響最終結局,又能激起愛國回憶,仍舊是最優解。這應該事先解答了你質疑的大半,而我素來不喜歡忽視既有答案的留言。
至於戰損比本身,反而有相當不確定性。我自己也只是大略估計,若是有人想做理性的反駁,只要有新的證據或論述,絕對可以。但如果只是主觀認定有差異,那麽多談無益,到此爲止。
俄軍在Putin想要動員群衆的政略前提下,在第二階段以殺傷對方人員為目的,絕對是最優戰略選擇,而且這個目標原本就需要時間和耐心。歷史上蘇軍的抗戰花了三年,才達成掏空德軍的任務;1944年的Operation Bagration摧枯拉朽,其實靠的是那之前許多戰役對敵方所作的消耗。反例也很多,像是1940年的英倫空戰期間,如果Hitler不被英軍轟炸德國城市激怒,將空襲目標從英方空軍基地轉爲倫敦,其實後者當時已經很接近徹底崩潰,那麽勝負説不定就逆轉了。事實上昨天我討論俄軍即將發動的冬季攻勢,不敢對時間點把話説滿,主要擔心的也是如果Surovikin評估對烏軍的消耗還不夠,就必須繼續再磨幾個月;否則俄方自己的準備是完全充分的。 王孟源2022/12/06 00:25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