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金融】【戰略】金融史觀(二)當前局勢
2023/11/21 00:02
瀏覽26,981
迴響37
推薦9
引用0

金融史觀下的可見未來

當前的美國經濟在歐盟和中國的無私犧牲奉獻之下,已經成功軟著陸,其GDP成長率在未來兩三年内必然會是已開發國家中的模範生;甚至連底層勞工在忍受了30多年的真實收入零成長之後,也終於獲得實質加薪。然而這個現階段輝煌表象的幕後,卻有著極爲嚴厲的隱憂;簡單地說,美國雖然渡過了兩年前的急性通脹危機,卻依然面臨著無可緩解的慢性通脹壓力。其核心問題,在於引發通脹的諸般沉疴,不但沒有真正解決,反而在加速惡化之中。這些美國金融經濟的隱憂,强大到足以在未來幾年威脅其殖民帝國霸主地位,構成世界歷史的重要轉折,值得我們詳細探討於下:

首先是美方出於金融史觀下地緣戰略考量而硬要强制推動的中美脫鈎。雖然Obama的原版本考慮過本身經濟現實,只企圖將中國產業鏈轉移到其他國家,以避免引發美國内部的通脹,Trump和Biden的兩次加碼升級,卻極其急速粗暴,强行逆轉了1980年代用來根治其國内通脹的全球化外包風潮,完全無視經濟成本和效率。現代美國社會的秩序混亂、效率低下、成本高昂等問題,在盲目複製產業鏈的過程中,造成極大浪費無可避免;而終於開始復蘇的勞工群體維權意識,則必然趁機攫取更多利益分配,進一步推高通脹壓力。

其次是長期利率與財政赤字的交互作用。美聯儲只直接控制短期利率,長期利率雖受量化操作所影響,但仍然必須反映金融市場對未來通脹率的預期。因爲債券交易商對慢性通脹危機的認知在過去一年逐步加深,美國30年國債的等效利率已經從2020年下半的1.52%爬升到當前的5.11%,對應著舊國債的價值跌落53%(假設息票Coupon=2%,則3年前面額100的國債發售價格為110.2,現在購買卻只值52.3,52.3/110.2=47%;零息票債券Zero-coupon bond則更慘,損失65%)。這不但是今年四月硅谷銀行等幾家中型銀行倒閉的原因(根據FDIC統計,四家銀行共承受來自長期債券的損失達3600億美元,所有美國正規銀行總損失大約1萬億),也讓全球中央銀行的外匯儲備承受了數以萬億美元計的隱性損失(Unrealized Loss,無須記錄在會計賬目上),其中當然以占比25%的人民銀行遠遠最爲慘重。

上述美債長期利率的波動,是收割模式D的最新體現。然而美方的收割獲利主要反映在既有債券的低廉利息上,例如當前高達33.7萬億的聯邦國債平均利率只有3%。從今而後的新發國債,利息支出所享有的外國央行隱性補貼將急劇減少。與此同時, 2023財年的赤字已然高達1.7萬億美元,其中佔1萬億的利息支出,因利率上升和國債指數性成長將繼續急速增大,再加上社會保障年金信托基金(Social Security Trust Fund)在6年後預估年損失會由1千億提高為4千億美元,可以簡單推論美國在5-7年後就將面臨每年3萬億以上的結構性赤字,超過GDP的十分之一。這不但不是任何新總統所能緩解,而且必將反饋囘債券市場,從而進一步推高長期利率和通脹率。

第三是美元所占的國際外匯儲備份額,雖曾在2012年成功打壓歐元之後,由61%短暫回升到66%,但從2017年Trump上臺開始,又一路下滑至當前的59%(參見下圖)。2022年俄烏戰爭爆發之後,歐美聯手沒收俄方主權和私有資產,引發第三世界對美元和歐元的高度不信任,必將推動兩者所占份額的進一步降低。其中因爲歐盟自願承受對美國的資本、資源和產業輸送,短期内歐元將負擔大部分損失,但長期來看,國際社會逐步替代美元已成定局。這將180°扭轉本世紀初國際外匯儲備的大幅擴張,對美國國内通脹所帶來的强大分攤舒緩作用,使美聯儲不論選擇量化寬鬆還是緊縮,都必須面臨收穫減小而副作用加劇的尷尬。

這裏最理想的脚本,是反殖民陣營能夠推出一個屬於自己的國際儲備貨幣,從而加速上述對美國財政和經濟的擠壓效應。然而上一次通脹危機醖釀並逐步惡化,自打破Bretton Woods到上圖中1980年美元份額驟降達九年之久,國際主要經濟體才達成替換美元的共識;這一次如果沒有及早協同,那麽從2021年的新冠財政刺激法案引發通脹起算九年間隔,可能也要等到2030年之後,才會出現全面自發的撤離美元浪潮,這顯然賦予美方打擊中國、收割世界的額外時間和機會,不是中方和人類社會的最大利益所在。

短期内的直接應對方案

在美國成功渡過急性通脹危機之後,其不擇手段維護殖民帝國體系的剝削性本質卻也圖窮匕見,新一波反殖民運動引領世界潮流,包含俄烏戰爭、Niger革命、金磚擴員、以巴戰事、以及還將不斷發生的新響應,短期内國際情勢演化方向已成定數,基本不需要中方主動求變,只要維持既有的外交站位和戰略方針,不隨内外噪音起舞,繼續為第三世界反殖民鬥爭的第一綫提供後勤和道義支援即可。換句話説,對美方不排斥交流、不幻想和解、不接受詆毀、不相信承諾,遇有真金白銀的衝突,則固守理想和原則,堅決爭取合理合法前提下的最大利益。

這裏唯一的例外在於前面所提的建立新國際儲備貨幣。美元是金融殖民體系的最重要基石,對其做淘汰替代時卻必須逆經濟自然趨勢(亦即Network Externality網絡外部性,或稱Demand-Side Economies of Scale需求方規模經濟,指主流物品往往物美價廉,難以撼動其市場份額)而行,曠日持久又刻不容緩,所以必須儘早、儘快、主動、積極地推動。

原本去年歐美對俄國所作的經貿制裁和資產侵占激發了國際公憤,奠定了中俄聯手建立新儲備貨幣的基礎,然而雷聲大雨點小,遲遲難產。究其原因,在於中方執行單位所堅持的戰術選擇和專業細節,事先就可以簡單斷言為不合理、不實際、不可行(事實上筆者也的確如此明確預言過),簡直猶如有意怠工、抵制、搞砸(Sabotage)一般。這裏的所謂錯誤戰術選擇,指的是試圖以整個金磚集團爲平臺,賦予每個成員國若干份額,而不是由財務健康的小核心團隊來迅速構建,然後再以金磚作爲宣傳推廣的管道。金磚集團不但人多嘴雜,而且包含了印度、巴西和南非三個雙赤字大國,根本不可能提供新貨幣所需的財政和金融基礎,更別提其中印度在地緣戰略上也居心叵測。

至於專業細節,我們必須先瞭解爲什麽人民幣本身不適合直接替代美元。國際儲備貨幣的主要職能有三:1)國際貿易的媒介;2)大宗貨品的定價;3)外匯儲備的構成。其中前兩項並沒有什麽太大的副作用,但最後一項卻是本文剛剛詳細介紹過,讓美國走上金融殖民帝國這條不歸路的原始誘因。正因爲美元占有了國際外匯儲備的大半份額,又在1971年放棄對黃金的錨定,所以不事生產反而可以獲得更高的利潤,產業虛擬化、空心化和金融化就成爲必然。財政紀律抛諸腦後也依舊有廉價資本市場可供借貸,借貸稍有不順還可以無限印鈔,哪個總理/總統還會擔心赤字和國債的指數成長呢?但這些不勞而獲的好處並不真是憑空而來,它們來自對全世界的間接收割剝削,中國的民族復興能建立在全人類的痛苦之上嗎?此外,美元取代英鎊的過程中,Soros式的金融掠奪還不存在;現在人民幣若是自由兌換,豈不是對國際金融大鰐自我撤防?

所以從貨幣理論的專業角度來看,人民幣必須繼續作爲保護中國實體產業不受外來金融掠奪的防洪堤,絕對不能放任自由兌換和無限流動。那麽應該用來替代美元的,當然正如俄國中央銀行行長Nabiullina在2022年所公開倡導,就只能是一種全新的合成貨幣;並且如同1944年Bretton Woods會議中凱因斯所提議,專門只用於國與國之間的貿易、定價和儲備;而不是人民銀行所提的各式各樣不切實際妄想和藉口,例如數字人民幣等等。中方的金融貨幣主管,該在貿易和定價上多用人民幣的時候,各種拖拖沓沓;上級要求替代美元儲備功能時,就拿出所謂的“人民幣國際化”方案要求“開放金融”,實際上是金融撤防、引狼入室的藉口,以圖利美國金融財團,對替代美元只會有反作用。

【後註一,2023/11/30】正文中提到美國國債的平均利率才剛達到3%,正在繼續上升之中。下圖是這個平均利率的歷史曲綫,可以看出在2008年開始量化寬鬆,美聯儲所針對要操控的,正是長期利率,尤其是國債所負擔的長期利率,很快將其壓到2.5%左右的水平;然後在新冠疫情衝擊下,新一波四倍速的量化寬鬆,進一步把這個利率降到驚人的1.5%。這些放水固然最終通過各種金融管道流入全球經濟體系,由全世界消化買單,但最大、最初始的受惠者,顯然是美國財政部,得以超低利息大幅舉債消費。正文中所預測的,未來幾年國債平均利率達到5%,其實只不過是回歸歷史正常範圍,而且是正常範圍中的低端。届時下圖將會有一個從2008年到2030年的大深谷,對應著美國從其他中央銀行搜刮到的約25萬億美元;這還只是量化寬鬆作爲潮汐式收割的許多手段之一,所得利益中最直接、最立即的部分。

【後註二,2024/02/17】最近三周,留言欄和《龍行天下:全資開放美國投銀,中國歷史性錯誤!》所討論的開放外國金融資本全資持股議題,引動許多噪音,包括有人宣稱這是五六年前的舊事,還有人斷言“銀行”不含投銀。這些無法或不願自行搜索事實的巨嬰言論,在博客都依照規則被立即刪除,但因爲他們又跑到《龍行天下》去散佈謠言,爲了幫助新讀者解惑,在此澄清:引發這個話題的消息,來自國家金融監督管理總局副局長肖遠企於1月25日在國新辦記者會所作的工作匯報,參見《金融监管总局:已取消外资股份比例限制,外资可持有银行保险机构100%的股权》,尤其注意那句“《外商投資准入負面清單》裡關於金融業的相關限制措施目前已完全清零”。

【後註三,2024/02/18】雖然從三年前的博文《我對引入美國投行的一些看法》至今,博客針對開放金融的討論用詞一如既往地追求精確,但我素來不喜歡囉嗦,説的很簡略;現在有越來越多的非專業讀者關注這個議題,不一定具有原先我假設為理所當然的背景知識,所以特地在此澄清一個關鍵論點以避免誤解,也就是我論證出不能開放的並不是所有金融業,而只限於“High Finance”“高等金融”,包括投資銀行、Private Equity、對衝基金、以及定制衍生品(亦即除了最簡單基本、在證券交易所公開常態交易的Futures期貨和Options期權之外的所有金融衍生品)等等超巨額錢上滾錢的機構和花招。事實上不只是不能對外開放,除了最基本的上市股票和發行債券等等直接為企業融資的業務之外,本土的金融機構也不應容許其涉及。至於提供存款服務的Retail Banking零售銀行業(又稱Consumer Banking)、疏通貿易的Commercial Banking商務銀行業、以及同樣直接面對大衆的保險業和Mutual Fund,反倒符合博客所説的“簡單”、“透明”、“從屬於實體經濟”等原則,是值得引進並發展的方向;但也正因它們不涉及搜刮和暴利,美方才意興闌珊,一些舊有的名額都沒有用完,甚至有好幾個進來又退出的案例,例如花旗銀行,參見《Citigroup to Pull Out of Consumer Banking in China》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37) :
37樓. 洋芋片好吃
2024/02/22 02:06
 
有媒體放消息說中國一部份銀行暫停對俄銀行結算業務 蘇州北京上海部份涉俄業務受影響 美國透過猶太資本與中國金融集團向習近平施壓
中共中央全會即將舉行習近平調整對俄政策,請問王博士這消息是真的嗎?

中國三大銀行停止接受來自俄羅斯的付款
https://www.rbc.ru/business/21/02/2024/65d554ea9a794755d27d8fe4?from=newsfeed
《消息報》:中國三大銀行已停止接受俄羅斯付款
報導中國三大主要銀行:中國工商銀行(ICBC)、中國建設銀行(CCB)和中國銀行已經停止接受來自俄羅斯未受制裁金融機構的支付。這一消息由「Первая Группа」投資公司總裁Alexey Poroshin、公司「Импая Рус」商業總監Alexey Razumovsky以及一位與大型商業聯盟有關的消息人士向《Известия》披露。

這三家銀行在中國的資產規模分別排名第一、第二和第四。與未受制裁的俄羅斯銀行進行的交易目前仍在進行中。

據一位俄羅斯銀行的消息人士表示,ICBC和CCB拒絕接受來自受制裁銀行的所有付款,無論是使用SWIFT、俄羅斯SPFS還是中國CIPS的銀行間轉帳系統。中國銀行解釋這種情況是由公司的內部政策引起的。該消息來源指出,這些限制甚至在2024年年初之前就已經實施。

Poroshin解釋說,中美貿易平衡遠遠超過中俄貿易平衡,因此銀行和國有企業選擇避免風險操作。

進行與中國的支付最為困難,主要是因為西方的SWIFT體系,但使用中國和俄羅斯的類似系統也會出現困難,該公司的合作夥伴兼專家Ilya Ivaninsky指出。他解釋,所有交易終究都會反映在銀行報告中,如果金融機構與歐洲和美國的同行保持聯繫,那麼報告將變得完全透明。

Ivaninsky指出,一些俄羅斯大型銀行在中國設有代表處,這大大方便了支付的進行。例如,俄羅斯國有銀行VTB證實:通過上海分行進行的結算條件並未發生變化——根據當地法律,VTB在上海是一家獨立的中國銀行,可以在兩國的兩種貨幣中進行支付。
博客的價值,不在於信息靈通,而在於分析深刻,而且堅持求真。
此事的正確對應,是大部分金融機構面對歐美,一小部分則專職與第三世界聯通,尤其俄國、伊朗等等衝在反殖民革命前綫的國家。長期則必須將比重向後者傾斜,這是替代美元的配套工程之一。 王孟源2024/02/22 04:04回覆
36樓. AbzX5
2024/02/22 01:53
我们常说一个人赚不到认知以外的钱, 凭运气赚来的钱都会靠本事亏光. 假如中国真因为开放高等金融导致社会由盛转衰, 腐化堕落, 那只能说之前能发展都是国家运气好而已, 活该完蛋. 即使在今天, 我依然能看到一大批人在吹中美夫妻论, 那些公知段子居然还能有市场(30%), 要不是挨了Trump巴掌, 我看不要说金融和学术, 其它方面的拨乱反正都未必能推行. 仅仅十年前2010年的时候, 公知还非常猖狂. 这事恐怕得挨了巴掌疼了才能认清现实, 光说理, 整体还是将信将疑.
对于高等金融的危害性质, 我表示同意. 对于先生说的不可逆, 我持审慎观点. 如果真的回天乏术, 起码要认真将高等金融如何使得当今中国由盛转衰的事记录下来, 保留火种给后来者, 以期待下一代的努力, 一代人自有一代人的使命.
我在《龍行天下》訪談中所説的不可逆性,指的是《21世紀資本論》所論證的結論,亦即除非有世紀級別的危機或戰爭,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否則不可能逆行政治經濟的自然腐化規則去做深刻且極端痛苦的改革(事實上,即便有那樣的危機,做不出改革的仍然佔歷史的大多數)。大,如百年屈辱下的中國,小,如遵義會議,都是這個論述的體現。高等金融的開放,會自然產生大批而且强力的既得利益階級,所以2、30年後試圖反轉,必然比現在就預防於未然要難上幾個數量級。 王孟源2024/02/22 02:31回覆
35樓. Taizi Huang
2024/02/20 00:27
您在后注提到国家不应该开放 High Finance 交易,最近A股巨幅震荡,我观察到两个例子可以作为呼应:

1. 雪球期权大规模敲入(https://xueqiu.com/1101062281/276815233)。您在八方论谈《石油人民币》那期提到:”如果他们(石油公司)的头脑不是太灵光的话,说不定还会被骗签 Option。“ 我猜测雪球产品的投资人也是这样被券商忽悠,以为指数大幅下跌概率低,产品期收益稳定。结果就是小盘指数快速下跌,雪球在到期前大规模敲入,造成投资人巨额亏损;

2. DMA互换合约大幅回撤。DMA脱胎于AB合约(https://xueqiu.com/6232770106/251048182),也是一个貌似风险中性故而可以加很高的杠杆的产品。但就是小盘指数在节前3天快速反弹,私募基金在股票多头和股指空头端两面打脸,对冲策略完全失效,有的产品直接爆仓。

请问先生,这类奇异期权和互换合约代表的金融衍生品,本质上是否是中小投资人的“屠宰场”?因为看上去低风险,所以加杠杆;因为加杠杆,所以爆仓。只要制造市场的大幅波动,财富就发生定向转移。
是的,雪球期權正是典型的後注三所説的“定制衍生品”,本質上是以無中生有的複雜性,以及90%機率賺1塊錢/10%機率賠100塊的隱藏性,方便金融勢力搜刮實體經濟。互換(Swaps)則只有一個實際用途,也就是規避監管(參見老博文),看來簡單但絕對邪惡,所以我在後注中强調,只能容許交易所的標準期貨和期權,一切非標準的定制衍生品不論簡單與否,都是純粹的詐騙工具。 王孟源2024/02/21 07:15回覆
34樓. 何求谓我心
2024/02/18 20:33
王先生,我人在厦门,有办法联系到何立峰的弟弟何立敏,我不确定能否把消息准确传递到何立峰那边,如果您认为目前已经到了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关头,我愿意一试,但是这需要您的确认和给我勇气
最高領導有權力,但不可能管到純專業議題;專業主管即便在乎公益,若欠缺正確認知架構,也不可能由一次片面解説而改變其立場意見。我的博客雖足以推翻美式思想體系,但當然不是一篇文章或一次演講之功,而是必須由讀者成年纍月地仔細閲讀、反復思考、多方理解,才能脫離幾百年來殖民帝國雇用數以百萬計的所謂學者專家,以超過幾億的歪論文章所建立的全面思想陷阱。
你若願意為喚醒國家做嘗試,當然是正面的努力,卻事先就可以預見有99.99%的機率會無功而返。我自己從十年前決定寫博客來弘揚公益,就是知其不可爲而爲之,能夠也願意付出必需的代價,但我沒有權利要求其他人也這麽做,必須是你的人生價值觀覺得值得自己冒險犧牲。 王孟源2024/02/21 07:01回覆
33樓. AbzX5
2024/02/18 16:14
刚开始是先组建金融监管总局, 接着是视察党校谈金融, 然后雍正提八项规定, 前面7项都是防守, 唯有最后一条是很奇怪的"金融创新", 王先生也在节目猜测是市场派硬塞的. 然后就是突然监管总局宣布取消外资控股银行保险股份限制,  太震惊了. 如果这是硬塞"金融创新"条款的同一波人干的, 那金融系统的反动势力可不得了, 远远超过先前的估计, 他们竟然能够直接在眼皮底下打着红旗反红旗? 王先生切勿气馁, 我们现在起码知道了金融集团势力原来这么大, 作为忠实的读者我会继续坚持. 我自己是理工科, 学术腐败对我而言不难批驳. 但是金融确实不懂. 好在我如今在大学工作, 已准备和教金融的教授打个招呼, 去认真学一学, 以武装自己的头脑.
他們能這樣明目張膽地偷天換日,正是因爲中國學界和行業人員至少在60後和70後這一代人中,完全沒有任何正確的金融理論認知,似是而非的浮面學習美國體系成爲唯一選項,頂多只有50步和100步的差別。這正是我多年來竭心盡力、深入思考,最後總結出《金融史觀》這系列文章最不濟的殘餘價值,也就是幫助80後和90後的知識分子以此為依據,理解金融在現代社會和經濟中的真實作用和地位,那麽雖然來不及預防錯誤政策對國家的腐朽,未來或許還有一絲希望能做出若干緩解。不過2020年代的政略遺產,包括易綱的貨幣賣國、潘建偉爲首的科技詐騙、以及現在的開放美國投銀,已經注定是由盛轉衰的拐點,下一代人或下下一代人要再扭轉回來,需要十倍以上的努力了。 王孟源2024/02/21 07:17回覆
32樓. 梦游
2024/02/18 10:54
作为信息资料分享,具体到中国金融管制放开措施,从《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中对于对金融业限制规定的变更,可以看到2019年版的清单(2019年6月23日公布,2019年7月23日实施)对于金融业的限制是:


22. 证券公司的外资股比不超过51%,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的外资股比不超过51%。 (2021年取消外资股比限制)

23. 期货公司的外资股比不超过51%。(2021年取消外资股比限制)

24. 寿险公司的外资股比不超过51%。(2021年取消外资股比限制)


而上面的持股比例限制到了2020年版本(2020年6月23日发布;2020年7月23日实施)就已经删除了。


关于银行和保险业限制的变化,主要规定于《国务院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保险公司管理条例〉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银行管理条例〉的决定》(2019年9月30日发布,2019年9月30日实施)。


我理解1月25日的新闻发布会有关金融业的内容更多地是在讲执行金融放开政策的“成果”。我自己稍微查了中国在证券领域开放的“成果”,一点基本信息如下:

1. 高盛(中国)证券有限责任公司,由高盛集团有限公司于2021年11月11日完成全资控股,前者名下还有北京高华盛泽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

2. 摩根大通证券(中国)有限公司,由摩根大通国际金融有限公司于2021年8月2日完成全资控股,设立地点位于上海自由贸易区。


另外,新闻显示目前国内共有17家外资参控股证券公司。详见https://business.sohu.com/a/743224436_114984。
謝謝你的補充。
建立空殼公司和推動實際業務是兩回事;將准入清單徹底清零似乎發生在去年11月,其目的應該就是爲了鼓勵美國投銀全力投入。 王孟源2024/02/21 07:18回覆
31樓. 芳草鮮美落英繽紛
2024/02/18 07:05
回顧最近事態發展,我認為中方高層在闡述政策時用「金融強國」這個詞有點不妥,容易引起誤解,甚至被刻意曲解。首先這個詞比較高調,不符合金融應該低調的原則。其次,一般人認知裡金融強國的範例就是美國,成為金融強國就是對標西方制度。我能想像金融官員們顛倒黑白時,這個詞是多麼好用的護身符。而對於絕大多數非理性思考的人來說,當一個標題印象已成,內容實質就不重要了。

就政策內容來說,沒有表現出高層對金融在國際鬥爭與歷史發展上的理解(也許是理解了但不明說,但結果仍是造成下層的誤解與曲解),因此闡述中底線思維不清楚,金融主權、抵禦西方金融打擊等等戰略思想並無著重。以先生已經論証無效的金融鯰魚效應來說,即便有效,在戰略高度上也不該採用,就如不可能開放美國駐軍來刺激解放軍提升戰力一樣。這方面的糾錯,心懷公益之士儘速廣泛傳播先生的金融史觀仍然是很重要的一步。假如西方金融病毒入侵已不可逆,只好儘快準備疫苗與特效藥,救一個是一個。
表面上是那句“金融强國”出錯,實際上是最高層對專業議題先天就只能做出原則性定調,其中絕對會有模糊或不自洽之處,如果專業主管全體思想淪陷,一心要扭曲政策,找到漏洞藉口或者主動滲進沙子是必然的。
特效藥我是不敢指望了(參見34樓的討論),疫苗必須等2、30年後才可能見效(參見33樓),其間不但國家和人類社會必然承受重大損失,扭轉錯誤的努力也一定比現在直接預防避免要難上好幾個數量級。唉,宰相有權能割地,孤臣無力可回天,果然是歷史常態。 王孟源2024/02/21 07:49回覆
30樓. 薛丁格的貓
2024/02/16 15:27
一、清末以降的百年屈辱,使一部分人太希望國家趕快強大,忽略了理性與耐性的重要性;另一部分人,則認為絕無追上西方的可能,於是一跪不起,成了殖人買辦以從剝削同胞中獲利。這兩類人,估計加起來超過95%,但很不幸的,前者人數雖然略多於後者(金融、法律、媒體系統則是後者遠多),但這些"愛國者"心態上的不理性,反給了學術詐騙集團及金融賣國集團突破口:相信中國可以透過研發"科幻"層級的科技稱霸世界,對於即將來到的國外金融搜刮,則自我安慰"大內自有高手",卻不願面對官僚集團連與恆大的鬥爭都落居下風的慘況。
但如30樓所言,既然認清了現實的困境是來自整整3~4代積累惡果,似乎也不需要太沮喪了,只好繼續想方設法扭轉頹勢、奮戰到底。

二、有一則被刪掉的留言(記憶中留言者是小玫瑰)提到:王老師寫的是,原則上對全體最好的方案(或方向),至於如何實踐,則是政治人物的問題,要看政治人物的手腕。這裡我想要說,我覺得王老師的文章,儘管沒有太多細節(對於局外人本就做不到),但絕不僅僅只有原則性的指導,例如<金融史觀>這一系列的文章,以及<從SWIFT制裁俄國,看中國的對應之道>,都明確寫出科技管理、金融操作、教育改革等方面具體可執行的事項,基本已屬於戰術層級而非戰略層級。只可惜,許多同胞不是跪太久站不起來,就是強烈的路徑依賴,還以為委屈就可以求全,就可以回到過去。總之,我認為王老師的建議是“最優解”,可以最快實現民族復興與推翻殖民霸權,無奈現實總是磕磕絆絆,難以盡如人意.....
1.這裏的主要問題是,一旦金融手段升級,自然會多方面(資金、人才、經營策略等等)侵吞實體產業,從而加劇貧富不均(實體產業創造中產階級;金融摧毀中產階級)。上述的矛盾,正是過去200年來金融資本主義和現代社會主義之間的絕對衝突,也是爲什麽我在節目中談到,開放投銀是對社會主義的重大背叛。在這樣的背景下,討論戰術勝敗,先天就是轉移話題重點,更不用提論述本身也經不起推敲。
2.我在節目中提過,如果能下結論,那麽就應該能給出細節;例如“王孟源是錯的”如果成立,那麽就應該很容易指出錯在哪裏。可惜我所見到的,全都是空口做結論的噴子,沒有一個能説出所以然來。博客當然不會複製笨蛋峰居民的典型行爲模式,在闡述戰略優化方向的同時,必然也給出戰術實踐的細節範例,畢竟可行性也是衡量選項的關鍵標準之一。 王孟源2024/02/16 22:35回覆
29樓. AngryHedgehog
2024/02/04 17:14
关于卖国集团(续)

5、除了卖国集团主动引狼入室,其他人也都惧怕与美国脱钩。科技行业怕芯片断供(毕竟国产产能有限,自给率才23%),其他所有行业都怕丢失golden billion市场,广大民众怕失业率和不景气进一步加剧,国安外交口怕进一步脱钩导致台海出事(如金灿荣)。所有人的逻辑是:当下各种困难是因为中美脱钩,所以如果我们不脱钩,就能好转。此为“民意”,被卖国集团利用,进一步延伸为:他们要在产业脱钩,我们可以在金融、气候等全方面拉拢,这样整体也没有完全脱钩。说白了,90%的中国人都是广义殖人,民意是极端愚蠢的。殖人和无脑红的弱智程度一样。

6、综上所述,此次金融开放,可能是众多官员学者再次用伪理论、伪逻辑诡辩、相关负责人不负责的保证等,并裹挟“民意”,排挤了为数不多的反对声音,骗上峰相信中国监管能力足够强、且符合八个坚持。解决办法:长期还是要彻底革命学术界、智库;短期只能尽可能传播真知。

抱歉我尝试集中发送但不成功,只能分好几条。


你寫的細節分析,是很好的補充;我對“金融專業官員玩弄文字游戲,扭曲層峰的正確原則指導“這一點是完全同意的。
不過提醒大家,我們必須遵從Hanlon's Razor:”Never attribute to malice that which is adequately explained by stupidity.“換句話説,即便他們賣國積極到離譜的程度,仍然不能確認其動機為純粹的利益交換,更可能是學術認知被徹底污染的結果;例如兩周前有讀者轉述高官與黑石密切接觸的傳言,即使是真,也必須假設他自以爲在爲國謀略,而不是安排私利。 王孟源2024/02/16 02:39回覆
28樓. AngryHedgehog
2024/02/04 17:10
关于卖国集团(续)

4、官员和学者极其擅长包装名词和诡辩。以广受追捧的翟东升为例,他提议中央大量发本币国债,一方面置换地方债,另一方面给年轻人发钱提高竞争力,美其名曰“以人民为中心”(八个坚持的核心原则)“民本主义政治经济学”。但显然他不懂国际金融基本规律,也不懂社会,不懂中下层民众行为习惯。(他在经济学上的常识性错误还有很多)。而他在多次演讲中说“一直希望在我的学生里培养一个索罗斯”,“我们经济学创造财富的能力不强,但分配财富的能力很强”,“我们也要在全世界收铸币税”。既蠢又坏的观点,可以被包装成八个坚持,政治正确。同理,金融开放也可被包装成八个坚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