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千年戀
2008/02/19 11:31
瀏覽557
迴響0
推薦6
引用0

  「對不起...先妳而去,若有來生,不論千年百年,我都會記住妳身上的氣息,直至尋找到妳,請妳..等我。」渾身是血的男人,在氣若遊絲的說完話後,便閉上眼,斷了氣息...

  抱著男人逐漸失溫的身體,女子沒表情的臉,佈滿淚痕...

  『我會等你,即便千年,也要再次與你相戀。』

  看著電視廣告上的俊男美女,以及造型精美的香水瓶,還有那不切實際的承諾,荻神官有些厭惡地拿起搖控器將電視關掉。

  最近,這部叫「千年戀」的廣告,打得非常地兇,幾乎每一台廣告時段都可以看到它出現,這廣告標榜「愛是浪漫永恆的」,偏偏她卻不這麼覺得,甚至認為這廣告虛偽不實。

  「怎麼不看了?」沖田鷹司端了盤水果從廚房走出,正好就看見荻神官關掉電視。

  「廣告有什麼好看的?」荻神官淡淡地應道。

  自從兩人訂婚後,沖田鷹司便搬進她住的員工宿舍,雖然一開始他想另外買間房子,但她卻覺得住在這挺好的,不但省錢又離公司近,雖然兩個人住是小了點,但沖田鷹司從日本來時,也沒帶太多東西,所以她覺得差別不大。  

  沖田鷹司將水果放到桌上,然後坐到荻神官身旁,有些不解地問:「剛那個廣告不是很紅嗎?」

  印象中,最近每天打開電視都能看見那個香水廣告,在公司也聽見很多人在討論,他自己看了也覺得挺感人的,聽說這部廣告還有續集,而且那香水的味道聞起來也不會太過濃郁 ,他覺得和荻神官身上那淡淡淡的馨香應該很適合。

  荻神官拿起叉子,叉起一塊西瓜放到嘴裡,在吃完西瓜後,才淡淡地開口道:「我不喜歡那廣告。」

  「為什麼?」沖田鷹司幾乎是訝異的脫口而出。

  「你那麼激動做什麼?」荻神官瞄了他一眼,不懂他幹嘛這麼驚訝。

  沖田鷹司也覺得自己反應太過,不禁訕訕解釋道:「我只是覺得很奇怪,因為很多人都喜歡那個廣告。」

  「喔。」荻神官放下手上的叉子,開始發表自己對那廣告的想法:「首先,香水這種東西根本就是種沒必要的奢侈品,一個人只要乾乾淨淨,身上沒有怪味就好,幹嘛要浪費錢去買那種東西噴?再來,那男的台詞也很扯,就算真有來生,誰知道他還會不會記得上輩子的事?況且,他萬一投胎變成豬還是狗的,難道也要去找那女的嗎?而且,他又不是狗,光靠氣息就可以認出對方,還叫那女的等他,有沒有搞錯?這廣告太扯了。」

  這毫不留情的批評,聽得沖田鷹司的臉色是一陣青一陣紅,他沒有想到一個那麼浪漫的廣告,在荻神官的眼裡竟會變成那樣...

  看著沖田鷹司奇怪的表情,荻神官不禁起疑地問:「怎麼?你不會也去買了那種東西吧?」這隻笨狗,是挺有可能做這種事的。

  「沒有...」沖田鷹司連忙搖頭否認,看她如此反感,他怎麼敢說他已經買了,東西現在正放在他公事包內。

  荻神官還是有些懷疑,不過也不再追問,只是繼續吃著冰涼的西瓜,反正他的行為只要有點怪異,她馬上就看得出來。

  看著荻神官吃著西瓜的模樣,沖田鷹司不禁思索著該怎麼處理那瓶香水。

  當初他聽很多人都說那香水不錯,所以還特地跑到百貨公司的專櫃去買,沒想到荻神官卻這麼討厭香水,看來認識五年,他還是不夠了解她...

  吃完水果,荻神官拿起盤子,在走進廚房前,停住腳步回頭道:「你先把衣服收進來,再去洗澡。」

  「好的。」沖田鷹司應道。

  看著荻神官的背影,沖田鷹司不禁露出滿足的微笑。

  在日本,男人在家裡是不做家事的,但他在台灣住了五年,單身生活早讓他什麼都學會做了,所以從搬進她家後,兩人便共同分擔著家事。

  將曬在陽台上的衣物收下後,沖田鷹司便拿進臥房,然後坐在床上摺衣服。

  每次望著這張雙人床,沖田鷹司便忍不住想起他剛搬進這的第一天。

  記憶中,那天早上的天氣很好,他提著簡單的行李和幾個紙箱,就這樣搬進荻神官家裡。那時,他的身份已經是她的未婚夫,而她對他的態度並沒有多大改變,不過言行舉止間卻變得以往更加親暱,讓他明顯感受到她對自己的心意。
不過,當他晚上拿著枕頭要去客廳沙發睡,她卻留他睡房間時,他還是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他還記得當時荻神官只是輕鬆地道:「沙發那麼小,我這雖是單人床,但睡兩個人還行。」

  他本想拒絕,但她的下一句話讓他無從反對,因為她說:「還是你以後結婚也想睡沙發?」讓他將拒絕的話語吞回喉嚨。

  後來,楓神官和柳神官知道這事後,隔天馬上請人送來了這張雙人床,說什麼慶祝他喬遷之喜的禮物,讓他不知該如何是好,倒是荻神官很不客氣地收下,說什麼有人送就別浪費。  
    
  每次回想起這事,沖田鷹司總忍不住笑了起來。

  將摺好的衣物,分別放進兩人共用的衣櫃後,沖田鷹司才將自己的睡衣拿出。那是一套藍白色條紋的睡衣,和剛才荻神官身上穿的睡衣是同一款的,只是大小不同罷了。據梅神官說,那是她和荻神官去購物時,因為剛好大減價,所以荻神官才順手買的。
 
  不過,當他拿到這睡衣時,心裡還是很高興的。

  「在笑什麼?」一打開房門就看見他對著睡衣傻笑,讓荻神官開始懷疑他是不是腦子壞了?最近老是這樣,莫名地就傻笑起來。

  「沒有。」沖田鷹司拿著睡衣,起身道:「那我去洗澡了。」

  「嗯。」荻神官點點頭,然後拉起被子躺上床。  

  當沖田鷹司離開房間後,荻神官拿起放在床頭櫃的原文書翻看著,這是她的習慣,然而當她看到有幾個不懂的英文單字時,不禁打開床頭櫃旁的抽屜,尋找著翻譯機。

  當她翻了許久都沒看到翻譯機的影子時,這才想起沖田鷹司借走了,於是走到浴室門外喊著:「荻鷹司,我的翻譯機,你放哪了?」

  「在我公事包裡。」正洗著頭的沖田鷹司,大聲地回答著。

  「喔。」荻神官走回房間,打開沖田鷹司放在書桌上的公事包,卻意外發現一袋東西,她好奇地打開袋子,看到了非常眼熟的東西,於是又將東西放回袋子,然後找到自己的翻譯機後,連同那袋東西一起拿走。

  當沖田鷹司洗完澡進房後,看見自己的公事包在桌上時,這才想起那瓶香水也在裡面,不禁緊張地打開公事包,卻發現香水不見了。

  「那個...荻...」沖田鷹司望著躺在床上看書的荻神官,忍不住試探地問:「妳剛才有在我的公事包看到什麼嗎?」

  荻神官抬起頭,淡淡地道:「沒啊,怎麼?有我不能看的東西嗎?」荻鷹司啊,你現在發現會不會太晚了點...

  「沒什麼,我隨口問問。」沖田鷹司闔上公事包,心中不停猜想著:「奇怪?怎麼會不見呢?難道是放在百貨公司忘了拿?算了,這樣就不用想怎麼處理那香水了。」

  荻神官一面看書,一面用眼角餘光注意著沖田鷹司的反應,發現他似乎鬆了口氣時,不禁在心裡嘆道:「這傢伙八成以為東西弄丟了。」

  當沖田鷹司吹乾頭髮後,發現已經十點多了,忍不住問:「妳要睡了吧?我關燈了喔。」

  「嗯。」將書放回床頭櫃上,荻神官拉起被子蓋好。
  
  沖田鷹司看著荻神官閉上眼後,這才關上燈,然後摸黑爬上床。

  隔天下午,當沖田鷹司到「心靈慈善機構」接荻神官下班時,卻發現每個人都用欽佩的眼神看著他,楓神官和柳神官也就算了,今天連梅神官和荻的上司都微笑地誇他,讓他不禁有些莫名其妙。

  「他們今天是怎麼了?」沖田鷹司忍不住詢問荻神官,卻在靠近她時,聞到了別於往常的淡淡芳香。「妳...」這不是那香水的味道嗎?他記得昨天專櫃小姐有拿給他試聞了一下,應該就是這味道,為什麼荻身上會有?

  荻神官見他驚訝的表情,也不忙著解釋,仍是一派輕鬆地收拾著桌面的東西,平淡地道:「我想,那應該是給我的東西吧!」

  沖田鷹司愣了一下,這才明白她在說什麼,但是...

  「妳不是討厭香水?」所以他才不敢拿出來啊!

  「既然你都買了,何必浪費!再說,這味道還可以。」荻神官收好東西後便拿起包包,拉著沖田鷹司的手臂,準備回家去。

  沖田鷹司不知該做何反應,只是任由荻神官拉著走。
  
  「荻鷹司,要走了喔?」柳神官朝兩人打招呼道。

  「荻鷹司,晚上可以去你們家吃飯嗎?」楓神官也跟著湊一腳。

  荻神官瞥了兩人一眼,毫不客氣地道:「你們兩個很閒喔?看來,明天我手上的案子也可以轉一些給你們。」

  楓神官和柳神官連忙回座位坐好,不敢再造次。

  而一直被人稱作「荻鷹司」的沖田鷹司,則在踏出辦公室門口後,不解地問:「為什麼他們總是喜歡把我們的名字連在一塊叫?」

  荻神官用懷疑的眼神望著他,「你真的不知道?」明明看起來就不笨,怎麼老是問蠢問題呢?

  沖田鷹司很認真的搖搖頭。

  「他們覺得這樣比較方便。」荻神官隨便找個藉口搪塞他。

  寵物嘛,你總不能要求他有多聰明。荻神官如此對自己說。

  「荻...」在打開車門前,沖田鷹司忍不住叫道。

  「什麼事?」荻神官挑眉問。

  沖田鷹司微微臉紅地道:「那個...如果廣告的主角換成我們,那你會等我嗎?」

  荻神官看了他一眼,罵了句:「笨蛋!誰要跟那個白癡廣告一樣!」然後打開車門坐上車。
  
  沖田鷹司有些落寞的上車,卻在車子發動時,聽到荻神官小聲地道:「你如果敢丟下我,下輩子我絕對不等你。」

  呃...沖田鷹司忍不住轉頭看向荻神官,卻發現她沒什麼表情地望著車窗外看,這讓他不禁懷疑自己是否聽錯了,不過他心裡還是很高興。

  看著沖田鷹司傻笑的模樣,荻神官不禁想著:「與其等待千年相戀,不如今生無悔。」或許,這才是她討厭那個廣告真正的原因。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霹靂同人文
上一則: 失憶第五章
下一則: 情人節求婚記(霹靂同人)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