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失憶第五章
2008/02/24 21:51
瀏覽504
迴響0
推薦4
引用0

  五月的天氣,陽光微煦,走在吹著徐風的小路上,西風一邊哼著不知名的小曲、一邊看著兩旁的景色,心情顯得十分愉快。

  而)走在前方的燕歸人,卻突然停下腳步,這個舉動讓西風皺起眉頭。因為每次燕歸人腳步一停,總會有什麼事又要發生。

        「又笑什麼?」發現燕歸人唇邊帶著笑意,西風有種不好的預感,難不成這條路上曾經發生過什麼嗎?

  燕歸人挑挑眉,朝四周觀望了一下,發現路邊有幾塊大石,於是拉著西風坐到石上。

  「我之前說過妳為我擋了魔君一刀的事吧?」燕歸人突然提起前天與西風說過的事。

  「嗯。」西風點頭,前些天燕歸人還帶她去看滿是石頭的峽道,說他們曾在那企圖攔阻羽人,結果卻失敗了,後來還說她勸他要做些有意義的事,所以他便答應戡魔一事,結果就被魔君找上了。不過,她想不透的是,自己當時是哪來的勇氣去擋刀呢?

  「在求醫途中,我誤會妳是為羽人殉情才擋刀的,結果妳突然就生氣了...」當初他見西風為羽人死亡而傷心,所以才誤以為西風是為羽人而刻意尋死,誰知竟惹西風惱怒,而自己卻不自知。 

  西風不禁翻個白眼,心想有誰被誤會不生氣的嗎?雖然之前燕歸人有大略提過大哥曾企圖撮合她與羽人,但她認為自己若真喜歡羽人,沒道理會一直跟著燕歸人而不是跟著羽人,所以只能說是燕歸人太遲鈍。

  「然後呢?」西風沒好氣地問著。

  燕歸人猶豫了一下,坦白地道:「妳不肯讓我揹妳,還威脅我。」

  「我威脅妳?」西風忍不住提高音量,對燕歸人的話感到十分懷疑。

  「妳逢人就喊色狼,逼得我不得不放妳下來,之後還罵我。」想起那時的情景,燕歸人有些無奈的笑了笑。雖然現在知道是自己的不對,但當時他真的不懂西風究竟怎麼了。

  色狼?原來她以前曾這樣說過燕歸人啊!不過...西風忍不住瞧了瞧燕歸人的臉,是說這張臉長得這麼老實正直,任誰也不相信他是色狼吧!
 
  也許是已經習慣了,所以西風沒有太大的反應,只是淡淡追問:「我罵了你什麼?」

  「笨蛋。」燕歸人依舊坦白的毫不隱瞞。

  西風愣了一下,還以為燕歸人在罵她,但馬上就反應過來他是在回答自己的問題,於是很滿意地點頭道:「我罵得很對,你真的是笨蛋。」
 
  燕歸人沒有反駁,因為西風說的沒錯。如果自己再細心一點,也許他會更早發現自己的心意吧!

  「那現在我們要去哪?」西風伸個懶腰,想說也坐了好一會,是該上路了吧!

  「水波天。」燕歸人回答道。

  而在前往水波天的路上,西風和燕歸人都沒有再交談,因為兩人都有必須思考的事。

  當然,燕歸人所想的是過去兩人所經歷的往事,而西風所想的卻是自己從何時喜歡上燕歸人的?因為照燕歸人所說的來看,她若對他無半點好感是不會跟著他的,當然更不可能為他擋刀,只是他們那時應該不熟吧...

  西風想得頭都疼了,但依然沒有答案,因為她也清楚只有找回憶一切才能真相大白。

  「上船吧。」燕歸人牽著的手,踏上小木船。

  西風這時才發現兩人已來到一片廣闊的綠水湖邊,她雖然著燕歸人踏上小船,然後在一坐定後,便開始研究起這舟小木船的構造,但不一會又讓四周的景色給吸引了目光。

  就在小船划到湖水中央時,一陣白茫茫的濃霧突然飄來,這讓西風有些慌張了起來。

  「燕歸人?」濃霧讓她連坐在她對面的燕歸人都看不清楚。

  「我在。」由於已有過一次經驗,所以燕歸人顯得很鎮定。「這霧一會就散了,別緊張。」

  「喔。」西風應了一聲,但看不見燕歸人心裡還是有些不踏實,於是她隨口找了個話題問:「我們以前也來這?」

  「嗯。」不知西風心意的燕歸人,只是簡短的回應著。

  聽到這麼簡潔有力的回答,西風開始懷疑笨的是他還是自己,但還是耐著性子繼續道:「不如你說說當時的情況。」她只是想聽他說說話,證明他還在身邊,有這麼難嗎?

  當時的情況?燕歸人瞇起眼,在看不見方向的白霧中繼續划著船槳,然後淡淡地道:「就和現在差不多,只是當時妳睡著了。」想起當時他在小船上喚了西風幾聲都沒得到回應,真把他嚇壞了,他還以為她...幸好她只是睡著,而且還很不高興他把她吵醒。

  西風嘆了口氣,看來要燕歸人多說幾句話是件困難的事,不過跟方才比起來,這次好歹有多了幾個字。

  當小船快靠岸時,濃霧也逐漸散去,而當燕歸人將船停好時,這才扶著西風上岸。

  「奇怪,怎麼都沒人呢?」西風左右張望地,卻瞧不見半個人影。燕歸人不是說他們曾來這求醫,怎麼連個鬼影都沒有?

    燕歸人拍拍西風的肩,臉色有些凝重的道:「前輩已經死了。」

  「啊?」西風有些吃驚。

  燕歸人緩緩地道出雨中硯多次幫助西風,然而最後卻慘死的種種事情蹟,讓西風心中不禁感到一陣酸楚。
雖然她對這位前輩並無印象,但憑著他曾多次救助自己這點,她就覺得這樣的好人不應該落得如此下場。

  「燕歸人。」西風吸吸鼻子,強忍著淚水,有些哽咽地道:「有機會,你一定要帶我去祭拜那位前輩。」

  「嗯。」燕歸人點頭答應,同時安慰道:「別難過,前輩在天之靈也不想妳這樣。」

  西風轉過身,背著燕歸人擦了擦眼淚,然後才回頭道:「知道了,我們走吧!」

  再上小船時,西風已感到有些疲憊,於是沒多久便睡著了,燕歸人解下披風為西風蓋上,這次他不必再擔心西風會一睡不醒。  
  
          ※

  望著四周火舌密佈的炎羅窟,西風不時地擦著額上冒出的汗水,同時明白燕歸人為何堅持多帶點水,只是這個地方還不是普通的熱,當走到盡頭前方無路,下方又有炙熱的熔漿,西風再也忍不住了。

  「這樣是要怎麼過去?」要不是燕歸人說這裡還有位曾救過她的恩人在,說什麼她也不想來這種熱死人的鬼地方。

  燕歸人拿出布巾包在手上,然後蹲在地上摸索著鐵鍊,接著轉頭對西風道:「上來,我揹妳過去。」

  西風遲疑了一下,最後還是爬上燕歸人的背,當燕歸人確定西風抱牢自己後,這才起身將手中的鐵鍊奮力一甩,就這樣百尺巨鍊竟被拖動揮舞,接著將鐵鍊甩到對岸,插入大石裡,然後揹著西風快速通過。
 
  到達對岸後,燕歸人這才放下西風,兩人遂即走出炎羅窟。

  「涼爽多了。」西風深吸了口氣,然後在瞄到燕歸人包著布巾的手後,關切地問:「你的手?」

  「沒事。」燕歸人解下布巾,將手掌伸出給西風看。

  見燕歸人的手真的沒事,西風這才放心,於是兩人又繼續向前走。
 
  當西風望見路旁盛開的花朵時,不禁停下腳步觀望,那花的濃郁芳香,讓她展露笑顏。燕歸人見狀,隨即彎腰伸手摘了朵開得正豔的紅花,然後遞給西風。

  西風既詫異又欣喜地接過花朵,因為她不覺得燕歸人是會做這種事的人。

  「怎了?」感受到西風望著自己的怪異目光,燕歸人不禁懷疑方才的舉動是否太過魯莽?

  西風搖搖頭,把玩著手上的花朵,微笑道:「沒事。」雖然她不知道燕歸人是知道自己喜歡花,所以才刻意摘花送自己的,還是無心之舉,但她還是覺得很高興。

  走了一小段路,眼前終於出現一間草屋,西風轉頭問著燕歸人:「就是這了嗎?」

  燕歸人點頭,指著草屋不遠處的地方,「前輩的墓就在那。」

  由於百草原與外隔絕,所以艸芔茻 的墓是雜草叢生、碑上滿是塵埃沒人整理,燕歸人和西風先是將雜草拔除,然後擦淨墓碑上的灰塵,才將準備好的香燭紙錢拿出。

  望著艸芔茻的墓碑,西風拈香祭拜道:「前輩,多謝你曾救我一命,也希望你能保祐我早日恢復記憶,這樣我會更感激你的。」語畢,西風恭敬地將香插好,卻瞥見燕歸人似有若無的微笑表情,不禁皺鼻問:「我說的不對嗎?」

  燕歸人只是淡淡一笑,將手上的香插到墳上後,與西風蹲下身子,開始焚燒紙錢。

  「燕歸人。」西風一邊將手中的冥紙丟入火堆中,一邊詢問道:「如果我一直想不起以前的事該怎辦?」她突然有些擔心,去了那麼多地方,聽了那麼多事,她卻什麼印象都沒有。

  燕歸人微微皺眉,將手中剩餘的紙錢放入火堆中,然後拍了拍手上的塵埃,站起身子。

  此時,天色已近黃昏,晚霞餘輝映滿天際,微風的吹撫使百草原上的長草隨風搖擺著,倘若不是此時的心情略感沉重,燕歸人一定會靜心欣賞這美好景色。

  西風見燕歸人不回話,也忍不住在燒完手上的紙錢後,跟著站起身來。

  「燕歸人?」西風輕拍著燕歸人的肩,有些擔心的叫喚著。
 
  「西風...」燕歸人轉身拉過西風的手握著,「陪我走走好嗎?」

  西風點點頭,任由燕歸人牽著自己的手,然後在百草原上漫步走著。

  西風不懂燕歸人心裡在想什麼,但她真的很害怕,打從失去記憶清醒後,她不但連自己是怎樣的人都不知道,更不記得自己的家人朋友還有救命恩人,她不想這樣。直到此時,她才真正了解當初在水晶湖時,她告訴燕歸人的那一番話。

  『死去的人只能活在記憶...』就因為如此,所以她不能忘記,她一定要想起。

  走了一會,燕歸人挑了個視野較好的地方與西風一同坐下。

  「西風,過去的記憶,妳若想不起來,就由我告訴妳;但未來的記憶必須靠妳自己。」燕歸人的聲音聽起有些輕柔,但語氣及表情卻是十分堅定。

  「我明白,但一定有你不知道的事啊!」她不是不懂燕歸人的意思,只是她不想忘記那些生命中曾經對她來說很重要的人,她相信有些人、有些事是只有她自己才知道的。

  見西風如此著急的模樣,燕歸人有些心疼將她摟入懷中,並承諾道:「我會陪妳找回失去的記憶,就算花一輩子也不打緊,但妳要記住,那些疼愛妳的人都希望妳能過得快樂。」

  西風抿抿唇,點頭表示明白。

  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轉眼天色就要黑了,燕歸人牽起西風的手,起身離開了百草原。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連載小說
自訂分類:霹靂同人文
上一則: 歸雁(青花瓷改詞)
下一則: 千年戀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