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千年戀(草如月)
2008/05/21 19:32
瀏覽869
迴響1
推薦4
引用0

  在經歷一場生死決戰後,青年從昏迷中清醒來的第一件事,便是立即趕往心心念念之處,奈何,映入眼簾的卻已是一具倒臥在地的軀體。

  「你騙我!你又騙我!」青年不敢置信地抱起地上那具已經有冰涼的軀體,他悲憤又激動的望著懷裡那人美麗又安祥的臉龐,不願相信對方就這樣離他而去。

  「你不是說你要看我一輩子?你不是說要陪我共渡這宿命?為什麼你死了,而我卻還活著?為什麼?」青年激動地詢問著懷裡的人,同時也明白對方再也不會睜開眼看他,也不會再開口回答他的問題。

  青年不明白事情為何會變成這樣,他們不是約定好要一起走下去,一同改變宿命嗎?為什麼他卻拋下自己?如果這是場賭局,那他輸得是不是太多了...

  「不論如何,天長地久,我只等你一個答案。」

  在看完電視上所播放的廣告後,如月影忍不住轉頭望向站在一旁看著自己的天草二十六。 

  「小草,你要我來你家,就只為了看這廣告嗎?」如月影眨了眨眼,溫潤的嗓音聽起來很悅耳。

  「我已經26歲了,不要再叫我小草啦!」天草忍不住抗議一下,然後才道:「誰叫你家沒電視,要不然你以為我吃飽太閒,還從隔壁把你拉過來!」

  如月影沒有搭話,只是伸手拿起桌上的空杯,對著天草道:「小草,沒茶了。」

  天草愣了一下,沒好氣地接過如月影手上的杯子,一面倒茶,一面抱怨道:「我一定是上輩子欠你的,要不然怎麼會被你當佣人使喚來使喚去!還有,我叫天草,不是小草。」他不厭其煩地再次糾正。

  「小草,你也知道我年紀大了,身體不是很好,你就當作體諒老人家,不要太計較。」接過天草倒好的茶,如月影露出微笑。

  「老人家?」天草原本正要坐下的身子,在剎那間跳了起來。「你這個神棍,這種話你也說得出口!你看看你這張臉,打從我六歲到現在都沒變過,你要是出去跟人家說你是老人家,一定會被打死!」

  如月影不以為意地輕啜了口茶,神情依舊悠閒地提醒道:「小草,你離題了。」

  被如月影這麼一說,天草這才想起來自己帶如月影到家裡的目的。

  他忍不住瞥了如月影那張漂亮的臉龐一眼,打從他六歲起就認識如月影了。那時,如月就住在他家隔壁,他常常在附近公園看到如月坐在樹下發呆,他對如月一直感到很好奇,因為他從沒看過像如月那麼美的人。所以,他時常找機會接近如月,並一直猜測著如月的性別。

  然而,就在某一天,那沒良心的人居然不告而別,害他一等就是二十年,接著又在一個星期前,三更半夜偷偷摸摸地回來,還說什麼他是為了改變宿命而回來的。依他看,根本是回來玩他的,最近他常在想,這一切搞不好全是個騙局!如月這傢伙從二十年前就開始算計他,讓他成為免費的佣人。

  「你不覺得剛那個廣告很像我嗎?」天草一想起初次看到那廣告時,自己幾乎是邊看邊點頭,懷疑那廣告根本是為他而拍的。

  如月影側頭思索了一下,很是認真地道:「會嗎?小草帥多了。」

  天草點點頭,一副頗有同感的模樣道:「我也這樣覺得...不是啦!我要說的不是這個啦!」真是的,一不注意就被如月牽著鼻子走。

  「那小草要說什麼?」如月影將喝空的杯子順手交給天草。

  天草很自然地拿起茶壺將杯子斟滿,然後把杯子遞給如月影,完全沒發現自己在不知不覺已習慣為如月影服務這種事了。

  「你不覺得廣告的男主角跟我一樣,常常被騙嗎?」雖然很不願意承認,但他確實經常被如月騙。

  「怎會?小草這麼聰明。」如月影微微一笑,那又長又翹的睫毛在眨眼時,顯得更是迷人。

  天草忍不住甩了甩頭,企圖忘記方才看到的畫面。

  「如月,你這句話是誇我還是貶我?」雖然神棍的話不能聽,但偶爾也會有真話,所以他還是問一下好了。

  「這就看你怎麼想了。」如月影回以模稜兩可的答案,然後繼續悠哉的喝著茶。

  天草忍不住搖頭,當下確定如月影根本是在耍他。

  「小草,該煮飯了。」發現晚餐時間將近,如月影好心地提醒著天草。

  「好啦!好啦!我就知道你根本是回來使喚我的。」天草一面唸著,一面走進廚房,但臉上完全沒有不悅的神色。

  如月影只是坐在客廳輕聲笑了起來。

  還記得二十年前初遇小草時,他還只是個孩子,但卻成天跟在他身邊打轉,那天真可愛的模樣,總讓他心情很是愉快。而現在,小草雖然長大了,但那性子卻仍和當年一般,讓他放心不少。

  在吃完晚飯後,如月影便回到自己的家去了,而天草則在回到房間時,發現桌上多了瓶不曾見過的東西。

  天草望著那不該出現在自己房間的瓶子,覺得它看起來有些眼熟,好像在哪見過。可他完全沒印象自己家裡有過這種東西,那它到底是怎麼來的?

  天草皺著眉頭,想了好一會後,才抓起那瓶子,直接衝到隔壁去。

  由於如月沒有鎖門的習慣,所以天草一把就轉開了如月家的大門,然後就這樣登門而入。

  天草在近乎家徒四壁的客廳沒看到人影後,便走往如月影的房間,然而天草打房門時,映入眼簾的卻是一片白皙光滑的肌膚,這讓天草雙頰頓時火紅了起來,同時也感到一股熱氣直衝上腦門。

  「如月...」天草瞪大眼,有些呆然地看著眼前的美景。
  
  雖然他知道如月的皮膚一直保養的很好,但即使是在小時候,他也不曾看過如月赤裸的模樣,但就剛剛,他居然看到如月的裸背...

  而這時如月影已經穿好衣服,轉身看著目瞪口呆的天草,露出一慣的溫柔微笑。

  「小草,你流鼻血了。」

  「呃?我流鼻...」在聽到如月影的話後,天草忍不住摸向人中的地方,只覺得好像有什麼濕濕黏黏的東西,伸手一看,訝異地發現上面全都是血,於是連忙仰頭摀住鼻子。

  如月影抽了幾張面紙遞給天草,一臉關心地問:「小草,你沒事吧?」

  「你沒事穿什麼衣服!」天草一邊捏著鼻子,一邊擦著鼻血,嘴裡還不忘數落著如月影。

  「小草希望我不要穿嗎?」如月影故意抓著天草的語病問。

  不要穿衣服...天草忍不住幻想了一下那個畫面,不料好不容易止住的鼻血又噴了出來,讓他連忙將面紙又塞進鼻孔。

  如月影看著天草十分忙碌的模樣,不禁覺得有趣的笑了起來。

  大約幾分鐘,天草覺得血應該止住了,這才拿掉鼻孔裡的面紙,然後走進浴間洗了把臉。

  當天草從浴間走出時,如月影已坐在客廳唯一的藤椅上,於是天草只好坐到地板上。

  「小草,你還好吧?」如月影剛才在房間收拾善後時,發現天草用了不少面紙,不禁有些擔心天草會不會失血過多。

  天草吸了吸了鼻,確定不再流血後,才回道:「沒事。」

  如月影笑了笑,繼續問:「那小草為什麼急著來找我?」

  原本差點要躺到地上的天草,這時才想起自己衝過來的目的,於是看了左手一眼,卻發現原抓在手中的瓶子...不見了!

  呃?是什麼時候不見的?天草回想了一下,他記得在開門時還拿著的,那就是看到如月的...天草連忙搖搖頭,然後將腦中的畫面快轉到下一幕,發現瓶子在自己擦鼻血時,已塞入了褲子的口袋裡。

  天草連忙掏出口袋的瓶子,質問著如月影:「如月,這是什麼?」

  如月影坐正身子,看了下天草手中的東西,很理所當然地道:「小草難道看不出來嗎?這是香水啊!」

  「我當然知道這是香水,我是問你它怎麼出現在我房間的桌上?」天草忍不住翻了個白眼,懷疑如月影根本是故意玩他的。

  「小草不喜歡嗎?」如月影反問著天草。

  「也不是不喜歡,只是...」正要思索該怎麼回答的天草,猛然驚覺自己又被如月給扯開話題,不禁甩甩頭,有些責備地望的如月影問:「如月,你哪有錢買這種東西?不會是騙來的吧?還是你...」在天草單純的腦袋裡,不禁開始幻想著各種可能。

  「小草,這幾天有很多人來找我...」如月影話未說完,天草已經從地板上跳了起來。

  「你不要跟我說,這香水是那個把棉被披在身上的變態送你的!」一想到那個變態,天草就火大。

  最近這幾天,老是有奇怪的人來找如月,其中就數那個抱棉被又戴面具的最變態,老是三番兩次的騷擾如月,讓他站在旁邊都看不下去,好幾次都差點一拳打了過去。

  看著天草激動的反應,如月影卻笑了起來。小草真是可愛。

  「小草,不是他。」

  「那是誰?穿紫色衣服的那個?還是長頭髮的那個?不會是那個老的吧?」天草忍不住細數著這幾天曾經出沒過的人。

  「小草的想像力真是豐富。」他從頭到尾都沒提是別人送的吧!

  天草頓時冷靜了一下情緒,再度坐回地板,語氣頗為哀怨地問:「那到底是怎樣?」

  如月影望著天草手中的香水,決定不再戲弄他。「那香水是我買的。」
  
  「如月,早叫你別當神棍,連我都要騙就太不夠意思了。」天草才不相信如月影會去買香水,更不相信他有錢買香水。

  彷彿看出天草的懷疑,如月影一臉認真地望著他問:「小草不相信我?」

  天草被如月影看得有些臉紅,忍不住輕咳一聲,撇過頭道:「誰會相信神棍啊!」

  「小草害羞了。」他從以前就發現天草很有趣,明明是很直率的個性,但對於喜歡的人事物表現出來的反應卻很彆扭。

  「別亂說!」被說中心事的天草,不禁激動了起來,孰不知這反應正是如月影所期待看見的。

  「難道小草以為我很窮?」如月影明知故問。

  這句話讓天草忍不住抬頭打量起如月影,然後又轉頭看了客廳四周一眼,接著搖頭納悶道:「老實說,看你皮膚保養得這麼好,每天又穿得這麼漂亮,外面的人一定以為你很有錢。不過,你要真有錢,為什麼不多買張椅子?我每天坐在地板跟你說話,你都不覺得不好意思嗎?」

  「但我覺得從這個角度看小草最好看。」如月影這話說的自然順口,但天草卻忍不住紅起臉來。

  天草越想越不對,覺得話題一直被如月影扯遠了,忍不住回到正題。

  「如月,這香水真是你買的?」他還是很難相信。

  如月影輕輕點了個頭,然後將買香水的過程緩緩道出。

  原來,大約在幾天前,有個戴著手套的長髮男人來找如月影,並拼命的說了一堆的故事,只為推銷這瓶香水。
  
  「你就因為那個故事而買了這瓶香水?」在聽完如月影的講解後,天草簡值覺得不可思議。

  如月不正常的事,他早就知道了,但他沒想到的是世上還有比如月更多話的人。

  「小草,你不覺得那故事很感人嗎?」

  「不覺得。」什麼絕望的愛?根本是消極吧!對他來說,愛一個人就是愛上了,哪有那麼多不能愛的藉口?

  面對天草的反應,如月影只是淡然一笑。

  「小草,喜歡那香水嗎?」其實下午那個「千年戀」的廣告,他並不是第一次看到,只是小草不知道罷了。

  天草打開香水瓶蓋,稍微嗅了一下,發現那帶點迷迭香的氣味很是清新,有點像如月影身上的味道。

  「勉強可以接受啦!」雖然他沒有用香水的習慣,但當空氣芳香劑也不錯。

  「小草喜歡就好。」人皆有私心,他也不例外,就不知小草是否能明白他暗藏在那瓶香水裡的私心。

  看如月影一副快睡著的模樣,天草忍不住嘆了口氣。

  「要睡去房間睡,要不然明天你腰痠背痛,我還要給你按摩!」

  「小草。」如月影眨了眨有些沉重的眼皮,輕聲道:「再過幾天,就是你的生日了。」

  天草愣了下,沒有想到如月影會在這時提起這事,但臉上仍是毫不在意的表情。

  「怎樣?難道你也跟算命的一樣,認為我活不過26歲?」所以說他討厭神棍跟算命仙,老是胡言亂語!

  如月影搖搖頭,神情溫柔的微笑道:「小草一定會長命百歲。」

  沒料到如月影會這麼說,天草感到有些訝異,但很快地便抬起下巴驕傲的道:「那是當然!所以,你千萬不能比我早死,要不我一個人會很無聊。」

  「放心,這次不會了。」如月影輕聲呢喃道。

  「什麼?」他剛好像聽見如月講了什麼,但聲音太小聲,聽不是很清楚。

  如月影只是搖頭,然後從藤椅上站起身子。

  「小草,你還記得你六歲時,問我的問題嗎?」在走到房門時,如月影突然回頭問著正要離開的天草。

  天草握著門把的手一頓,努力搜尋著兒時的回憶,好不容易想起如月影說的事時,俊秀的臉龐又紅了起來。

  「你現在要跟我說了嗎?」天草背對著如月,聲音有些緊張。

  他當然記得當年自己問如月的問題,而他等這個答案也等了二十年,如月終於要告訴他了嗎?

  望著天草的背影,如月影點點頭,然後微笑道:「嗯」接著就關上了房門。

  聽到關門聲的天草,忍不住轉過身子,朝著房門大喊:「如月,答案呢?」 

  「答案我剛說了。」如月影淡淡悅耳的聲音從房間傳出。

  天草回想了一下,剛剛如月影只說了聲「嗯」,哪有答案啊?

  「你騙我!你又騙我!」天草忍不住對著房門大叫。

  然而,房間內卻只傳出如月影的輕笑聲。

  
  
      『如月,你喜歡我嗎?』


      『嗯。』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霹靂同人文
上一則: 左岸.右岸
下一則: 《我的一票挺歸歸》-燕窩第二波文宣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2008/08/18 16:40
寫的真好..

如題......

真的寫的不錯

可我一直很認真的以為天草的問題是

[如月...你到底是男的還是女的.......]

ㄜ.....哈哈...我還真是不浪漫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