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失憶 第三章
2008/02/07 15:57
瀏覽459
迴響0
推薦2
引用0

第三章

  寧靜的早晨,天色剛亮,雞鳴未啼,悟明峰上的一間臥房卻隱隱傳出呻吟聲...

  「疼啊...」尚未清醒,宿醉的疼痛便先侵襲著腦袋,讓西風眼還沒睜開就先喊疼。
  
  該死!怎麼會這麼疼...西風眉頭緊皺,忍不住伸手揉揉太陽穴,然後又繼續趴著床睡。不知為何,今天這床睡起來特別舒服,感覺很溫暖,讓她忍不住用臉頰蹭了兩下。不過,趴沒多久,頭疼加上喉嚨的乾渴,逼得西風想不起床都不行。

  就這樣,西風帶著濃濃睡意的半睜開了眼,卻在瞄到床單顏色和昨天的不同時,不禁困惑地揉了揉眼,但床單的顏色還是和剛才看到的一樣...

  西風伸手摸了摸那鐵灰色的床單,總覺得這花色似乎在哪看過,而更怪的是,今天這床似乎跟平常不太一樣,這讓西風忍不住打算好好研究這床,然而當她才剛坐起身子時,就被眼前的景象嚇得清醒了。

  「燕...」西風連忙摀住嘴,深怕自己的尖叫聲將床上的人吵醒。

  燕歸人怎麼會在這?西風瞪大著眼看著躺在床上的人,那她剛才又蹭又摸的不就是...難怪她老覺得床單的花色很眼熟。

  可燕歸人怎麼會在她床上?西風忍著頭疼,回想了一下昨晚發生的事,她記得她跑到廚房去偷喝酒,後來好像被燕歸人抓到,結果被硬扛回房間,她好像還罵他色狼...看來她真的醉得很嚴重,難怪現在頭還挺疼的。

  那現在該怎麼辦呢?西風皺眉看著燕歸人熟睡的模樣,最後像是決定了什麼似的伸手拍了拍燕歸人的胸膛。

  「燕歸人!」很好沒醒,再叫一次看看。「燕歸人!」太好了,還是沒醒。

  西風調整個姿勢,跪坐在燕歸人兩腿之間,然後上身微傾,試著用手指再戳了戳燕歸人的胸膛,發現燕歸人依舊沒有反應後,這才放大膽子笑了起來。

  西風拍拍燕歸人的肩,安慰地道:「反正我們是夫妻,所以睡一晚你也不吃虧,昨晚的事就當沒發生過,你就把它忘了吧!當然,我也不會告訴別人你被我壓在床上,這樣夠義氣吧!」

  見燕歸人沒有反應,西風很是放心,然後小心的想要跨過燕歸人的腳要下床去,她想;只要燕歸人醒來沒發現自己,那昨晚的事她就可以否認到底,因為沒有證據嘛!

  或許是因為剛睡醒又宿醉的關係,所以西風一腳才剛跨過燕歸人時,整個人就因重心不穩的往床下摔去,然而一隻手臂即時地攬住她的腰,將她拉了回床上,讓她免於摔疼的苦難,但同時也使她陷入了另一個窘境。

  「燕...燕歸人...」西風吃驚地看著燕歸人,因為他看起來並不像剛睡醒的樣子,那不就表示她剛才所說的一切...西風頓時覺得雙頰熱燙了起來,這實在太丟人了!

  燕歸人板著一張臉,整夜難眠讓他臉色本就有些不好,再加上她一醒來就對他毛手毛腳,讓他連閉目假寐還得擔心她下一步不知又要做些什麼。至於她方才那番話,更是叫他啼笑皆非,本想避免這尷尬,所以他才不動聲色的裝睡,想讓她先行離去,誰知...唉!燕歸人忍不住在心裡長嘆了口氣。

  「對不起!」發現燕歸人好像很生氣,西風忍不住低頭道歉。雖然她不知道燕歸人到底氣的是哪件事,不過先道歉準沒錯!

  看西風像做錯的小孩低頭道歉,燕歸人也只是嘆了口氣,有些無奈地道:「不是說好只喝一口嗎?」

  「因為很好喝嘛...」西風依舊頭低低的,但這話說的極小聲,聽起來就像自言自語一樣。

  燕歸人面無表的將雙手環於胸前,看著西風低到不能再低的腦袋,想說她什麼又總覺得於心不忍,到最後只是淡然地道:「下次,別再喝醉了。」明知這是不可能的事,但還是希望西風能收斂點。

  「我沒醉!」西風連忙抬頭反駁著,但隨後又搖搖頭改口道:「不,我醉了,所以昨晚發生什麼事我都不記得了。」聽說酒醉的人醒來都會忘記前晚發生的事,為什麼她卻依然有印象呢?算了,反正她就矢口否認,裝作自己醉得什麼都不知道,這樣燕歸人應該就不會罵她吧...

  西風小心地察看著燕歸人的臉色,發現他似乎沒有發怒的跡象,不禁鬆了口氣,但宿醉的頭疼依然讓她難受的皺緊眉頭。

  「頭疼?」燕歸人望著西風皺眉的小臉,猜想是宿醉的傑作。

  「好疼...」西風扁著嘴,輕輕地點個頭,深怕過猛的動作會讓頭更疼...

  燕歸人沒說什麼,只是下床為她倒了杯水,不過這次將杯子遞給西風後,他便轉身往牆邊的銅櫃走去。

  西風一邊喝著水,一邊看著燕歸人打開銅櫃的抽屜,然後好像拿出了個什麼東西。

  「那是什麼啊?」西風好奇地望著燕歸人手中的圓形小鐵盒。

  燕歸人沒有搭話,只是坐在床沿,然後當著西風面前打開盒蓋。

  鐵盒裡面裝著是翠綠的色的藥膏,而且在盒蓋一開時便散發出透著涼意的清香,讓西風忍不住深吸了口氣。

  燕歸人伸指沾了些藥膏抹在西風兩旁的太陽穴上,然後輕輕的以指腹按摩揉壓著,當西風眉頭舒展後,才停止動作問:「現在好點了嗎?」

  「好多了。」西風覺得神奇,雖然還是有些微疼,但比起剛才已經好上許多。

  燕歸人淡淡一笑,然後將鐵盒放回原處,「我去煮解酒湯,妳可以再睡一會。」說完就要轉身離開。

  「燕歸人!」看著燕歸人的背影,西風突然叫住了他。

  「怎了?」燕歸人回頭問。

  西風看著燕歸人那溫柔的目光,頓時不知該怎麼說,只是臉紅的又搖搖頭。

  「那個...沒事,你快走吧!」唉!她明明有話想問他的,為何卻突然說不出口呢?西風不禁懊惱著。

  燕歸人見西風欲言又止,一下臉紅一下皺眉的模樣,不禁嘴角輕扯的露出微笑。

  看著房門被輕輕關上,西風忍不住又躺倒在床,這次她確定這是床的觸感了,只是...感覺好像沒有那麼舒服。

    一想起燕歸人,西風不禁又紅了臉頰,她不懂燕歸人為什麼對她這麼好呢?雖然他們是夫妻,燕歸人有照顧她的責任,但她總覺得他看自己的眼神很溫柔,還有,她猜過去自己一定是很迷糊的人,所以才會養成燕歸人言行舉止間總不經意地注意著她的這種習慣。
  
  頭一次,她對兩個人的過去感到好奇,她真的很想知道之前他們究竟經歷過什麼事,為什麼她在失去記憶後,卻能毫無懷疑的信任燕歸人?而且,每當燕歸人牽起她的手時,她就有種很熟悉的感覺,他們以前應該很恩愛吧...唉!如果她能想起一些..不,哪怕只能想起一件事,那該有多好。

  當燕歸人端著醒酒湯進房時,就看見西風躺在床上好似在想些什麼,直到他走至床邊,西風才發現他進來。

  燕歸人習慣性地一手端碗,一手拿起湯匙就要餵西風喝湯,卻在迎上西風訝異的目光後,略為尷尬地將湯匙放回碗內,然後將湯碗遞給西風。

  西風沒將碗接過,反而抬眼望著燕歸人問:「你不是要餵我?」因為她覺得方才燕歸人的舉動好像是種習慣,那表示過去他一定常這樣餵自己吃東西,這是為什麼呢?她覺得自己身體很好,應該不常生病才對啊!

  燕歸人一怔,卻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拿起湯匙舀起湯遞到西風嘴邊,而西風就這樣張嘴讓燕歸人一口一口的餵著。

  當湯碗見底後,燕歸人則伸手擦去西風唇邊的湯渣,而這樣親暱的動作讓西風不由的臉紅起來。

  「妳要再睡會,還是想吃點東西?」燕歸人一面問,一面注意著窗外的天色,然後思索著早膳該煮些什麼。
幸好西風只是失憶,口味方面倒是沒什麼改變。

  西風搖搖頭,猶豫了好一會,才忍不住開口問:「燕歸人,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啊?」
  
  「因為妳是西風。」燕歸人不假思索的微笑道。

  「可我失去了記憶,說不定會變成你不認識的那個我,而且我總覺得我以前一定常常給妳惹麻煩...」事實上,現在也還是在為他添麻煩,只是他似乎很有耐性,也不曾見他生氣發火過。
  
  見西風一臉認真的模樣,燕歸人反而淡然失笑道:「不論有沒有失去記憶,妳依舊是我所認識的那個西風。」  

  看著燕歸人既堅定又溫柔的眼神,西風不禁有些感動,同是也好奇自己過去究竟是怎樣的人,何以能讓他待自己這般的好?她和他之間到底懷有著怎樣的一段情緣?

  然而正當西風想開口詢問時,一陣敲門聲突然傳來,燕歸人眉頭皺了一下,隨即起身前去開門。

  「羽人?」燕歸人望著門外的羽人,不禁有些訝異。

  發現燕歸人出現在西風房內,羽人也不太吃驚,只是嘴角輕扯,淡問:「西風醒了嗎?」

  「嗯。」燕歸人點頭,隨後想起自己尚未做早飯,羽人跟慕少艾大概是餓了吧!「我這就去做早飯。」

  羽人卻伸手阻止了燕歸人,「我和慕少艾做好了,你叫西風一塊來吃吧!」

  燕歸人雖愣了一下,但隨後馬上道:「多謝。」

  羽人點點頭,然後轉身離去。

  「羽仔跟你說什麼?」西風耐不住性子,當燕歸人起身開門不久後,便因好奇而跟著下床了。

  燕歸人拉著西風到鏡前坐下,然後拿起木梳為她整理有些凌亂的長髮。

  「他和慕少艾做了早飯,讓我們一塊去吃。」燕歸人見西風精神比剛醒時好很多,不禁放心許多。

  西風望著鏡子,不明白身後的這個男人到底還有多少令她訝異的事,為什麼他梳頭的動作這麼輕柔熟練?是因為以前常做嗎?

  或許是想得太入神,所以西風沒有發現燕歸人已放下木梳,甚至牽著她的手走到飯廳,直到聽見慕少艾和羽人的聲音,才讓西風回過神來。

  「西風,妳是還沒睡醒嗎?」見西風有些恍神,慕少艾不禁取笑道。

  西風瞪了慕少艾一眼,撇嘴道:「吃飯就吃飯,話這麼多做啥?」是說,她什麼時候走到飯廳的?為什麼她一點印象都沒有?再看看自己拿筷子的手,以及碗裡的清粥小菜...連她自己都嚇了一跳。

  「燕歸人,你打算什麼時候出發?」羽人無視西風與慕少艾的吵嘴,直接與燕歸人交談著。

  燕歸人看了西風一眼,「明天。」原本是今天就該走的,如果西風昨晚沒喝醉的話。

  「你要去哪?」聽到燕歸人要走,西風緊張地追問。

  瞧西風有些驚慌的模樣,燕歸人不禁微微一笑,安撫道:「不是我,是我們。」他怎麼可能丟下她一個人離去,後悔,一次就夠了。

  聽燕歸人這麼說,西風頓時鬆了口氣,原本緊張的情緒瞬間轉為好奇。

  「我們要去哪?」正好,一直待在家裡,她也有些悶了。

  「去我們以前去過的地方,想去嗎?」他並不想強迫西風,倘若她不願意,那他就與她重頭來過,就算要用上一輩子的時間,他也不會改變對她的心意。

  西風點點頭,很是欣喜地道:「好啊!說不定我能想起一些什麼。」之前她總覺得記憶能不能恢復並不是那麼重要,但現在她卻極渴望了解自己的過去,還有燕歸人在自己心裡到底是怎樣的人,她知道自己對他很重要,那麼他對她來說呢?她真的很想知道。

  看到燕歸人和西風之間的互動不輸往昔,羽人頓時放心不少,他想;燕歸人一定會讓西風恢復記憶的,就算真的沒法恢復,這兩人的感情也不會因此動搖,看來他和慕少艾也可以離開悟明峰了。希望下次再見,西風能像過去一樣拍他肩膀,叫她一聲羽仔...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霹靂同人文
上一則: 年年
下一則: 失憶 第二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