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 皇民化與二二八·台獨 〈六〉之一 🔴 🔸🔸 中共與台獨的二二八說謊大賽 🔸🔸
2022/05/07 14:17
瀏覽698
迴響0
推薦32
引用0
無比熱情歡慶光復一年四個月後,就發生民怨沖天,極其激烈的二二八暴亂。大陸所有的左翼媒體,甚至親國民黨的上海民營雜誌《新聞天地》都聲援二二八的官逼民反,為台灣人打抱不平。
當時大陸的人對台灣所知的僅是英勇抗日的歷史和狂熱慶祝光復的愛國心,根本不知道「皇民化」是怎麼回事?當然認為一切錯在國民黨。當然不相信國民黨所說的「日本奴化教育之遺毒」是二二八原因,認為這是諉過共產黨,嫁罪台灣人的推卸之詞。

「宣傳鼓動」本來就是馬列主義灌輸革命造反的法寶,中共當然盡量利用二二八作為筆桿子文攻的原子彈,詆毀國民黨正就是十足的害國害民的反動政權。中共以及台共正就是炒作二二八,煽動民眾推翻國民黨的始作俑者,後來居上,鋪天蓋地炒作的台獨還只是學生。
中共與台獨都是否認是皇民作亂,為了證明二二八是官逼民反,一切會引起官逼民反的原因,如:貪腐、特權、軍紀、經濟、歧視欺壓台灣人、…等,都捕風捉影地加工加碼,盡量誇張,無限上綱。
不同的是,中共認為二二八「是反蔣革命,是心向紅色祖國」,台獨則認為「是台灣民族主義的抗暴傳統,是走上台獨的起點」,雙方各有所圖進行說謊大賽。

二二八發生前後,有幾個大陸左翼記者、文化人正在台灣遊歷考察,也有在台灣短暫停留的一些國民黨自己人。他們短則十數日長則三數月,走馬看花初聞乍見,道聽塗說真假不分,所知大都是浮面表象。都是從官逼民反的觀點和角度批評和指責國民黨,流於偏頗片面。
於是台獨的二二八宣傳大師李筱峰廣為蒐集,奸巧地引用這些大陸人的評語,也就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用大陸人責備大陸人顯得更具有可信度,以佐證台獨那套二二八論述的真實性。

然而,即使是親身經歷者也有其認知全局的拘限性,所見未必正確和周全。對於二二八,我們必須客觀綜合不同觀點的各方說法,由此盡量拼湊出全貌,再加上常識常理常情來判斷,才能得出錯誤最少、最接近的真相。
李筱峰選擇性地引用大陸人的負面說法,集中共與台獨炒作二二八之大成,只不過是新瓶裝舊酒,加強台獨論調的欺騙性。表面上看來「其持之有故,其言之成理」,其實僅能夠「足以欺惑愚眾」而已。

🔸🔸 外省人有征服者的優越感 🔸🔸
李筱峰引用葉明勳的回憶:「政府來台接收的人員,很多以接收大員自居,言行中便有令人不屑的優越感,對滿腔熱忱以迎漢官威儀的台灣同胞,自然熱忱大減,轉為失望」。這種同類言論,李筱峰引用的還有丘念台、唐賢龍、北平的《民主周刊》。
外省人會有征服者的優越感,這種現象是十分突兀而難解的。因為台灣人歡天喜地,張燈結綵,狂熱慶祝光復。外省人理應視如手足同胞,相親相愛才對。怎麼?竟然把台灣人當作敵人,以征服者自居,擺出高傲不屑的臉孔?

可是想想日本皇民化的影響力,這就不足為奇了。台獨老頭頭彭明敏他的父親彭清靠看到了國軍來台接收登陸的景象:「他們似乎一點都不想維持秩序和紀律,推擠著下船,對於終能踏上穩固的地面,很感欣慰似的。但卻遲疑不敢面對整齊排列在兩邊、帥氣的向他們敬禮的日本軍隊。」
彭明敏的父親為這場「惡夢」羞愧莫名,他用日語形容說:「如果旁邊有個地穴,我早已鑽入了」。就更別提受貶抑中國、崇揚日本的皇民教育長大的彭明敏,他的想法了。

光復後百廢待舉、青黃不接,許多事連頭緒都在摸索之中,必然顯得雜亂無章,遑論效率?這哪裡能與一切上了軌道,駕輕就熟的日本統治相比?
這些來台的官員日常所接觸的台灣人幾乎都是留任的公務員,不同於一般人,能夠當上日本公務員的台灣人許多存有鄙視中國的皇民意識。如同彭氏父子見到散漫猥瑣的國軍下船,這些公務員面對無能妥善處裡事務的大陸官員,覺得自身受過日本高效率和清廉法治的統治和訓練,怎麼不會生出自己比大陸人更為優越的心理?

因此兩者的磨擦和對立就難免了,大陸官員也就很容易歸因於日本的奴化教育所導致,反過來也生出輕藐之心,以所謂的「征服者的優越感」來相對了。
這就不是只處理新聞事務,有能力而且認真處理新聞事務,會受台灣新聞同業尊敬的葉明勳先生所能體會得到的。所以指責大陸官員有「征服者的優越感」,這是大有可議之處,是不能只從表面現象率爾遽下結論的。

🔸🔸 官員貪汙腐敗? 🔸🔸
台獨最津津樂道是日本的清廉和法治,聲稱台灣人無法適應和接受中國人封建落後的低劣治理,以辯解二二八之時抗中反華的情緒和心理,並非出於奴化教育的皇民思想。
其實日本的清廉和法治真有台獨所宣揚的這麼優異良好?日本人在台灣是高高在上的婆羅門階級,在都市有相當多的日本人居住,菜市場上午都只限日本人買菜,挑鮮揀精之後剩下的次品,才輪到台灣人下午來買。

二戰時物質緊缺,根據吳濁流《無花果》一書的敘述:「…軍人大批開來,每一口池塘都給佔去,魚兒被抓光了。蔬菜得依各保、各甲、各戶分擔供出,其他軍隊徵用物資多得不可勝數。」
「村民為了蒐集這些供出物,都得從早工作到晚。……有的農家供不出定量的菜,只好夜裏摸黑到十五、六公里遠的新社去搜購。不為什麼,只為害怕供不出足量的東西,而被郡役所的警察課傳去。」

可見日本人要搞建設的徵地徵工、拆除住屋,要吃香喝辣、要搶占物質,只要一紙命令用「法治」就能解決。這樣的清廉和法治有何意義?人民受害會比貪汙小嗎?
再說日本的統治毫無言論自由,發生官吏貪汙、官商勾結,日本人必然會向台灣人公布?知道內情的台灣人敢揭發?會有多少台灣人知道?

唐賢龍在其《台灣事變內幕記》一書中提及種種貪污案件,說:「…。而在貧乏的報紙上,亦偶而間或可以透露一點點線索來。總之,…幾乎無日無貪污的情事,無處無貪污的人物」。這一點唐先生就道聽塗說,流於自我想像了。
事實上在陳儀💯​言論自由下,一切大鳴大放言無不盡,百無禁忌,連陳儀都有一幅雙手捧著大元寶的漫畫刊登在《民報》上。其他雜七雜八的民營報刊有十多家之多,除了天天罵陳儀,空穴來風所登載的種種營私舞弊,繪聲繪影爭奇揭秘以吸引讀者,民眾愛看喜歡傳,其中能有多少是真的?

以最容易貪汙的接收工作來講,葉明勳先生在其回憶錄記述道:「曾有接收人員侵貪接收物資被送法辦的事件發生,…一經發覺即送法辦,已是法紀嚴明,…自此之後,頻頻謠傳在台灣本島發生類此案件,查究事件,卻是無風起浪,並無其事。可能有人故意造謠,蓄意中傷政府。…」
李筱峰先生既然有引用到葉明勳的回憶錄,那麼關於貪腐,李筱峰為何就不參考引用葉先生的見聞,卻選擇性地只片面引用那些添油加醋,誇張得又多又大,形容得極其惡劣不堪的貪腐描述?

🔸🔸 軍隊的紀律 🔸🔸
當時中國與日本比較起來,日本人守法的國民素質的確高很多,這完全是有無實行現代化教育的差別,與善惡的本質無關。除了教育之外,嚴法禁是守法之本,日本人非常守法與執法嚴格是分不開的。
別忘了「夜不閉戶,路不拾遺」是中國戰國時代的古詞,那時候各國鐵血競爭,強國必先強民,注重庠序之教(即教育)與賞罰分明,使民知法守法是各國的治民之道。十七世紀起,歐美國家相互爭雄,不也是開始極力興教育,重法治?

是以台灣人津津樂道的日本清廉和法治,並無甚新鮮特殊之處。何況對台灣殖民執法極為酷烈殘忍,抓到小偷除了毒打甚至砍手掌,見到不守秩序就立即打耳光踢屁股。把台灣人當作畜牲不如,真不明白台獨至今對日本的法治,依然頌揚懷念個甚麼?
由於中國教育普及度極有限,當時又逢國共內戰,訓練有素的精兵都留在大陸打戰。光復後來台的軍隊大都是收編雜牌軍所組成,良莠不齊,不少人行為散漫素質低下在所難免。老蔣派來平亂是21師,而不是選擇原來駐在台灣,對台灣極其熟悉的70軍、62軍。

然而指稱來台的70軍、62軍:「除偷竊之外,耍賴、詐欺、恐嚇、調戲、搶劫、殺人…無所不為」,台獨還說:「到處登堂入室,無所不偷,無所不搶,殺燒掠奪台灣人民財物土地及強暴民間女子…無惡不作」!
可能嗎?好官陳儀天天在睡覺?這種軍隊除非在文明未開化的原始國家才可能會有。當然現代犯下這種罪行的士兵必然是有,但是必會受懲處的。如果發生多起,有哪一個政府不整飭?就是過去大老粗的軍閥都不會坐視不管。

由於戰後經濟蕭條,日本走後嚴刑峻法也跟著撤除。許多生活困難以及一些不肖的台灣人,在過去日本高壓下畏威不懷德的「守法精神」不會跟著消散?
光復後治安惡化、盜賊猖獗,不愁吃、不愁穿的軍隊,會是主因?順手牽羊偷腳踏車,偷民戶養的雞、鴨,甚至偷電話線和下水管道,不可能是台灣本地人?

在二二八之前,《民報》的社論就以〈要預防年底的危機〉為題,指明:「由內地來的同胞,常結黨成群,各處劫奪財物」。事實上大陸來台的人可說幾無落魄失業之人,何須「結黨成群,各處劫奪財物」?
可見光復後受日本皇民教育灌輸輕視中國的影響之深,出於成見對大陸人的各種負面議論充斥報章巷議。而不明就裡的左翼人士和一些國民黨人又認為二二八是官逼民反,使得他們輕易地對貪腐橫行、軍紀敗壞的傳聞和流言誤信為真。跟著言之鑿鑿地轉述和報導,不知自己是在以訛傳訛。

🔸🔸 外省人壟斷權位 🔸🔸
這是不切實際的無知看法。光復後當然不能繼續沿用日本的體制和政策,還涉及到文化、教育的層面,這是一個全身大手術的轉型。必然要有一段週期,決不是一年半載可以達成,當時有幾個台灣人有進行這個轉型的接軌能力?
光復之後還有戰後蕭條,通貨膨脹的經濟問題,又有國共內戰,台灣人有效不效忠國民黨的政治問題。台灣的治理與大陸的連動關係千絲萬縷,有幾個台灣人對兩岸經濟的關連有足夠的認識?政治方面有堅定的立場?

再以實務而言,有職等的公務人員任用,必需按其任用辦法晉用晉升。一年四個月的治台時期,台籍公務人員能依規晉升多少?
況且光復時台灣社會除貧苦農工外,只有少數財閥,幾乎沒有中產階級,領導階級的高級知識分子更少,他們的中文說寫能力俱差,擔任主管的適用度也不夠。

而且陳儀鑒於台灣公務員漢語、漢文很差、按資排輩又輪不到台灣人,就成立訓練班,加緊訓練。他治台1年半後,台籍公務員高級簡任從日治1人增到27位;中級薦任從27人增加到800多人,基層委任從3000多人,增加到上萬人。

🔸🔸 公務員同工不同酬 🔸🔸
光復後外省公務員與本省公務員有待遇差別,也並非出於歧視,而是由於外省人是比照大陸的薪資標準而給,而本省人卻仍舊依照日治時代的標準,未受調整。
就如兩岸交流後2000年前,台灣企業要調派一個員工到大陸去工作,薪水起碼要增加⅓,甚至更多,還不見得有人願意去。
當時大陸公務員願意離鄉背井,調派到台灣本來就不多,更何況薪資縮小到日治時代給台灣公務員的標準,怎麼會有人願意去台灣?

🔸🔸 語言歧視 🔸🔸
李筱峰說:「陳儀一到台灣之後,即以台灣人不懂國語國文為由,排斥台灣人,許多台灣知識份子因此而被拒於公職之外。所以中國國民黨接管台灣不久,就開始推動國語運動,禁止台灣人使用自己的母語,當然,國民政府禁止的語言,還包括原住民語」。
在這裡,李筱峰把他造謠說謊的伎倆發揮到極致了,李筱峰自己引用〈行政院救濟總署〉派來台灣視察的汪彝定所說的:「…當時若不許台灣人說日語、用日文,甚至不許說台灣話,就差不多等於剝奪了他們在公共場合發表意見,接收資訊,甚至討論問題的權利。」

汪彝定說得清清楚楚是在「公共場合」,只准用國語發表政治意見與新聞消息而已。到了李筱峰嘴裡就成了「禁止台灣人說母語,當然…,還包括原住民語」,這在實際上行得通嗎?李筱峰真是說謊不打草稿了。
再依照21師營長賈尚誼對陳儀的追述:僅是廢除日語,規定「官場必說國語」而已。

根據《新台灣雜誌》1946年2月的記載:「…,三十歲以下懂漢文並會寫的就不行了,到了二十歲以下的連台語都說不完全,還不如說日本語流利。」
也就是在光復後,三十歲左右以下的台灣人只能閱讀日文報刊雜誌。然而林德龍輯註的「二二八官方機密史料」中,提及:「一二文人又時以文章、筆墨,在報紙上攻擊外省人;以言詞口舌,在論壇上頌揚日人,非議祖國政治、人事者,業已數見不鮮」。而在日文報刊雜誌上,更是肆無忌憚。

早在1945年3月23日,頒布《台灣接管計畫綱要》,在綱要中揭明施政的首要目標,為「增強民族意識,去除奴化思想」具體措施包括教科書使用國定本或審定本,推行國語運動等。
陳儀政府到台灣後不久,以報紙雜誌日文版「不但有礙國策,且使一般青年對祖國文字之學習亦受影響」,以接收台灣滿一年為期,禁止報紙雜誌使用日文。

問題是一下子完全廢除日文,「此舉無異等於封死本省人之耳目」。「台灣精英幾乎一夜之間淪為文盲,並且個人的上升通道被打斷,社會精英的流動性沒有了」。
因此台灣知識精英大都極度不滿,尤其是自認為受過日本殖民的「現代化洗禮」,自我膨脹瞧不起封建落後的大陸人,這類精英更是憤慨和怨恨。
旋即不久爆發二二八,不少這些精英立即跟風響應,無視二二八真正動力是年輕一代的皇民作亂,強出頭搶占領導地位,組織〈處委會〉力主台灣自治。

🔸🔸 對台灣人的奴化之譏 🔸🔸
光復後不滿一年,陳儀政府逐漸開始指責台灣人受日本奴化。於是台灣人紛紛不平,聲明「奴顏卑膝、甘心事仇的奴隸根性,除一小部分的御用紳士外,誰也沒有」。畫家、文人王白淵(1902-1965,曾任官方新生報編輯主任)反駁道:
「許多外省人,開口就說台胞受過日本奴化五十年之久,思想歪曲,似乎以為不能當權之口吻。我們以為這是鬼話,…。那麼,中國受滿清奴化三百年之久,現在女人還穿著旗袍,何以滿清倒台後,漢人仍可當權呢?」
「台胞雖受五十年之奴化政策,但是台胞並不奴化,可以說一百人中間九十九人絕對沒有奴化。只以為不能操漂亮的國語,不能寫十分流利的國文,就是奴化。那麼,其見解未免太過於淺薄,過於欺人。」

二二八事件一週前的《民報》在社論上說:
「自祖國來臨的大先生們,時常說我們奴化,當初我們很憤慨,不知道指什麼為奴化。現在我們已經了解了,奉公守法,即是奴化,置禮義廉恥於度外,才能夠在這個『祖國化』的社會?」

台獨更是美化日本統治:
「…,使用日文日語,生活習慣日本化,不代表奴化。何況日治時期,台灣人透過文化啟蒙運動、社會主義等國際思潮,吸收到多元文化,與世界接軌。因此,日本化不但不代表奴化,反而是近代化、世界化」。日本化代表著「具備近代民主社會建設的諸條件」。
「台灣人親日的另一面是對外省人的憎恨,我們必須了解對外省人憎恨的原因,才有資格評論親日的問題。」

其實,台灣人在歷史宿命的逼迫下,不得不作為日本人。低頭同化於日本,求取對自己有利的機會﹐是人之常情,反倒是無可厚非。
所謂的奴化,不是「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的問題,不是表面上說日語寫日文,生活日本化,而是內心價值觀的徹底轉變。

漢人受滿清統治三百年,民國以後依舊穿長袍馬褂、穿旗袍,內心何嘗「滿州化」?而台灣人(部分知識精英和年輕人)卻崇揚日本鄙夷中國,心目中只有現代日本的盛世治世、現代中國的衰世亂世,以此作為評斷中日兩國的標準。完全喪失文化自信、民族自信,甚至有「奉公守法」即是日本化,「置禮義廉恥於度外」即是中國化的怪論。
況且,文化啟蒙、多元文化,近代化、世界化、民主化、…,一定要透過日本台灣人才學得到?日本的殖民統治是對台灣的殘酷欺壓和吸血剝削,台灣人只是分嚐到現代化好處的餘瀝,只是受到要台灣人願意為日本送死的皇民化假好心,就值得台灣人感恩戴德,視若再生父母?

即使憎恨中國人,不想再作中國人,卻只知道圖現成,搭日本現代化成功的便車,享受比琉球二等日本公民都不如的地位,奴顏媚骨跪日舔日。那麼?台獨的台灣人自立自強的精神在哪裡?骨氣和尊嚴在哪裡?請問李筱峰先生,這不是奴化,是什麼?

最後總結一句話,日本要發動對華戰爭之時,在台灣進行奴化教育的皇民化,訓練培養台灣青年成為「精神日本人」的效果,台共、中共看不出。台獨裝不知道,說崇日戀日的心理是國民黨的暴政壓逼出來的,就是中共與台獨以謊言解讀二二八的原因。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