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從「紅樓心機」到「紅樓心事」的心輔觀點
2019/11/20 20:33
瀏覽1,017
迴響0
推薦6
引用0

桃園高中 阿得老師

很感謝相隔了三年多,桃高讀書會再次邀請蔡詩萍大哥蒞校演講,講的是關於紅樓夢的新書「紅樓心機」。本來紅樓夢主題並非我所熱衷的,倒是「心機」兩字,卻很能引起我的關注,原因無它,乃心輔工作者的職業慣性:總喜歡觀察和關切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和心事,而紅樓之心機,不就是一部道盡人際關係之複雜、糾葛、無奈、卑劣、憤恨、甚至是生死以之的大戲嗎?

大觀園正是一個傳統中國家族文化的縮影,背景是傳統專制政權和貪污體系極致化的時代,我很喜歡作者分析以儒家思想為主軸,解構家國一脈相承的思想架構下,如何的男尊女卑,如何的母權掌家,如何的狠心和揪心,如何無所不在的勾心鬥角、爭風吃醋;相形之下,那些癡男騃女的小家子氣,不過是框架裡的螞蟻,困於籠牢,注定是宿命的,也注定是悲劇的。

您看看那大觀園裡「顧影自憐」、「情緒起伏」、「體弱多病」、「自我中心」的林黛玉,怎麼可能會過得好呢?她跟賈寶玉的愛恨交加,彼此的情緒勒索,實在看來就是注定的悲劇,所以,作者寫得好:「林黛玉是一副死樣子,但怎樣?人家賈寶玉愛得狠啊!」然後,我們在輔導室,就很容易接收到這類個案,帶著一種敏感、纖細、易怒、易愁的特質,然後矛盾的自我感覺良好卻又自我鄙棄,真得是累死我們輔導老師了!

時代固然是不同,但跨越時空,多愁善感的文青總是不缺的,相近特質的孩子一再重現,在校園,在家庭,在人群裡,不管是有意或無意,常常就會衍生出某種問題的無奈,有機會跟作者聊起這個問題時很有趣,畢竟,文青的人啊總是特別懂得的,文學、文字、藝術,常常都是這群人的出口,不然,你看林黛玉看了「武則天外傳」、「楊貴妃外傳」是多麼開心,和賈寶玉是多有共鳴啊!

黛玉式的個案已經夠讓心輔人員累翻了,更麻煩的是冤家路窄,相剋相虐的寶玉,哇!情人與仇人融為一體,互相知心也互相撕裂,作者所說的「冤家情結」形容真傳神,用「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為類比更是畫龍點睛!很不幸地,這戲碼偶而也在諮商室上演,一概責怪對方的「他應懂」、「他根本就」、「他早該」的戲碼,唉!見怪不怪了,可惜,一方有意求助改變也沒啥用,往往另一方根本就不願出面。去吧!逃吧!孽緣的感情你也只能逃了!在此奉勸,去讀幾遍紅樓夢吧!你一定會早一點看透的。

很喜歡作者面對面的專業導讀,不只「薄片擷取」地把精華奉送給大家,後半段面對面的雙向對話,總能提供更多的解惑和體悟,尤其我喜歡從生活的了悟和印證去閱讀這樣的文學書,紅樓夢可以成為經典,不會只是舊時代的產物,更多是可以看見深刻的人性和糾葛,每個人物的脈絡刻劃清清楚楚!而問題的背後,則是反映特定時代的特性,說穿了,大觀園的每個人都不知不覺地成了殘忍的共犯結構。這種了解作品的背景特性,古今交互的佐證,真的是唯有參加讀書會互動才能享受的共鳴。

他山之石可以攻錯,寶玉夠苦了,黛玉夠虐了,大觀園夠鬥了,門面、面子、爭風吃醋、禮教、拉扯......,封建家族的醬缸自古樣子都很像,誰都想取得最有利的位置和利益,只是,相對就是,總會有人居於劣勢,而劣勢者,常常就是輔導室的主顧客群,可惜,大觀園沒有輔導中心,那個年代也不流行心理學,心機無從化解,於是,黛玉殉情,寶玉遁世,關起門來的家族像個大悶燒鍋,可以悶死一鍋子的人;看來要透氣、要逃離、要聽從心裡的聲音,還是活在20世紀以後才可能啊!

(照片說明:感謝桃高游校長的支持,讀書會這學期玩很大,四場專業導讀場場精彩,下一場11/27的吳若權講座請拭目以待!)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