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串起每一刻:「曬」點這五年設計的手工珊瑚項鍊(三)指定款
2011/03/06 02:09
瀏覽4,007
迴響8
推薦52
引用0

偷懶很容易成為一種習性,對我這樣的工作狂而言,就算是副業,也能忙得夠嗆。

或許自己的企圖心比較強,在很多事情方面我可以盡情表現得懶散,但是堅持的東西通常就要做到最好,這樣的偏執同樣使我過得比較累,可惜這五年的習慣養成,我已經改不了了,因此每天都在忙這些雜事。

其實再怎麼樣的完美主義者,總有力所不及之處,自己雕刻的成品往往無法與專業雕刻師相提並論,我曾為此傷神許久,其他人大概很難想像:有個女人晚上睡不著,就是因為恨自己沒有一雙巧手……

周末繼續偷懶,反正星期天窩在房裡也沒有什麼樂趣,乾脆還是繼續「曬」手工算了,寫長篇大論往往很少人關注。是我的創作太嚴肅了麼?

其實這樣也好,至少打的字少一點,自己也可以輕鬆些……

在進行「曬」的例行活動之前,這次繼續說說這些年製作手工的心境。

在面對客戶的時候,我是一個很好說話的人,但前題在於對方是不是真心誠意要溝通,而我的義大利朋友縱然很樂意提供意見,語言與文化上的差異,總會使雙方產生一些不愉快。

大致上來看義大利人,他們擁有拉丁人的坦率與真誠,比較不會像美國或亞洲(好吧,誠實說就是港台兩岸三地)的客人那樣,通常使勁要往下貶低作品的價值和外觀。

這些都是義大利那邊要求的手工款式,基本上作法都比較複雜,簡單點的就是上下兩圖的這種項鍊,主要就是把卅二朵只有3mm寬6mm長的天然珊瑚鬱金香,小心地黏上純銀台座。

這是種什麼樣的概念呢?就是持續兩個鐘頭,用鑷子把小巧的雕刻,一顆一顆固定上去,往往會黏得自己滿頭大汗。

其實這樣的副業,最初算是「無心插柳」的意外,五年前沒想到要持續這麼久,只是打算試試看能不能做什麼東西拿去送人當禮物,比起買來的飾品,似乎自己做的更為可貴些?

說到串珠能鍛練耐心與毅力,串一百顆還不會累,串上一萬顆就可以出師了,哈。

當一個女人對自己某些短處極度不滿意的時候,她會想要努力開發其他的才能,格主正是如此,所以不需要羨慕,也不必驚嘆,因為通常這樣的成品需要熬夜開發,並且會得到的就是健康轉差的問題。

上下兩圖是基本款,主體用天然珊瑚雕刻牡丹花,底下使用黑玉髓流蘇,然後加上巴西的天然鈦晶珠,這方面要精挑細選,半點也馬虎不得。

這樣的項鍊我做了總數高達四百多件,五年來累得半死,一有空就悶頭串珠,不然就打字,所以很多人懷疑我一天只睡三個小時都在做什麼,其實就這麼簡單……

我唯一放自己假的只有星期天,不過以前到了下午還得另外去學雕刻,時間排得非常滿,並且得扣除寫草稿和繪圖的時間,通常我都是上班空檔在搞這些瑣事,例如午休或晚餐,不是邊打字邊吃東西,就是忙得忘了進食,我的時間都像是「偷」來的,例如這些天的早上四點多爬起來,第一件事就是繪圖,再來就是打字,偶爾在上班時則偷偷上網看文章和回覆各位的留言……

想要做什麼,還得做出點成績,真的必須壓縮所有可資利用的時間啊!

這樣的代價也是很高的,每天熬夜非常累,我這副業也就維持了五年,現在暫時停頓,看看過一陣子會不會重新提起興致吧,都在曬舊品了呢。

做這些得有體力,還要熬夜,付出的代價也挺大的,主要得感謝多年好友幫忙介紹的情誼,現在我都懶得串珠,一賣出就看見仿的,創意就是這樣,過時就不值一提了。

至於編織中國結項鍊,通常得挑選韌性和色澤都好的繩材,雕工師傅也要能配合,每一朵做為主體的花朵,絕對不可以一模一樣。

跟我配合的台灣師傅總共在五年間換了三個,主要是要求高了點,如果沒有把珊瑚雕活,通常我會露出恐怖的表情,或許這樣就把專家們嚇跑了?

基本上巧手對照的就是價位,優秀的雕刻師傅,不多花點成本,就沒有辦法叫人家幫你按圖施工,無論是木雕或珊瑚雕刻都一樣;特別是台灣師傅,要求多了就會甩手不幹,香港師傅則貴得請不起,內地師傅往往雙手一攤,總得千懇求萬拜託,否則師傅們就要拿翹了。

在此並非要對專業人員表達任何不敬之處,而是合作有其困難性,有技術的專家也有可能自己去開業,絕對勉強不得,所以一般而言,想合作就得圓滑,態度與溝通都很重要。

像我後來去了澎湖兩次,主要就是比比看那些擺在店裡賣的成品,是否能比自己手邊的雕工更好看,終於最後滿意地發現:這樣的設計也算能擺得上檯面。

要做副業也不容易啊!

昨天看到留言,網友說是曾經拿珊瑚送人,讓我想起一些往事,不免感到有些惆悵。

除非是行家或喜好收藏珊瑚的人,否則沒有研究過這方面的市價,很容易就會覺得這些天然珊瑚頂多只有台幣幾百元可以買得到,畢竟不是人人都瞭解行情

天然珊瑚不便宜,希望獲贈的朋友,一定要好好珍惜,因為天然的東西絕對會愈來愈少,誰讓污染一年高過一年呢?

台海附近的天然珊瑚愈來愈難找到,目前色澤以白色居多,數量與品質都每況愈下,而且人造珊瑚目前仍做不出寶石級的,畢竟需要時間與水壓等因素,困難度太高。

至於玉料,現在雲南正大量開採,很多賭石的人靠此發家,但我懂得的太少,只能邊看邊學囉。

上面的項鍊使用緬甸冰種黃玉,編織仍以黑玉髓來處理,流蘇看起來更華麗,這就是金珊瑚(化學褪色過的黑海竹)所能創造出的特色,所以搭配的自由度與創意,比什麼都還重要。

其實個人很擔心沒有半點東西可以留下,或者是保留自己存在過的痕跡,所以看到喜歡的髮簪,就千方百計要買到手,或者編織出最新的設計,一定要馬上拍照,大學生時期曾為一只手工琥珀純銀髮簪跑去多兼一份打工,結果努力了近半年存錢買到手之後,有一回騎小機車出門時放在行李箱就連背包一起被人偷走了,害得我傷心許久……

即使仍能回憶起那只琥珀銀簪的模樣,可是沒有拍照,就無法永遠記憶住那樣的美。

對於美和創意過分貪心,或許這正是我的煩惱所在?

這幾款客戶訂購的款式,多數也就只做了一條,項鍊的設計問題通常出在珊瑚的雕刻難以一致,所以每一種也往往就表示:獨一無二

貪心的設計者,自己早期做的失敗手工就算了,現在好不容易可以提高工作效率與成果,又無法把完成的作品統統藏起來,頂多就是夜半無人又睡不著時偷偷撫摸。

這樣的習慣可能有點古怪,但能夠促進創作的靈感,純粹是個人的感覺。

我珍惜的東西很多,有一陣子不太愛惜自己,就算現在也很難睡得好,自己總是過分貪心,什麼都想珍惜,到最後反而看不清真相,這是個人需要突破的內在問題。


串珠是個人喜好,喜歡佩帶者搖曳生姿的美感,所以多半會設計不同的流蘇,譬如上下幾個款式,用紅玉髓搭配白色皮光的淡水巴洛克珍珠(前面介紹過Baroque珍珠,即這種形狀不定的次級品,可以用來串流蘇),或者以碧玉串上正圓的人工養殖珍珠(這種特別好辨認,天然的多半不會成正圓形,這種人工的會用特殊珠胚,使得珍珠形狀得以控制),都能帶來不同的感受。

上下兩圖的天然珊瑚都是古金色的,上圖的淺古銅色比較明顯,下圖的色澤淺一些,古金色算是天然珊瑚常見些的顏色,通常尺寸會大一些,在雕刻上也更實用。

這些設計可以追溯到古代女性的項鍊流行式樣,古人的設計完全超越現代珠寶工業,這是個人感覺,大陸的養殖珍珠產量大,有一陣子都是這樣的流蘇搭配,珠光能夠讓主體的古金色看來明亮一點。

養殖珍珠在幾年前算是時興產業,後來漸漸少了,主要是把市場價格打得太低,最後轉為精緻培養的特殊產業,目前去大陸南方常常可以看到。

個人順便說點感想,若是網友要買好一點的珍珠,就要直接找廠商談,而且一定要有,否則小批也不會便宜到哪裡去,這是成本問題

有一回送了我的大學同學Theresa一只純銀鍍K金的3A級正圓黑珍珠戒指,那只戒指是自己的設計,花了許多工夫找師傅專門製作而成,結果我轉交給同學的妹妹時,她隨手往後車廂一扔,還回了我一句話:「大陸的養珠哦?台幣兩百塊吧!」

那時我感到很挫折,原來自己的「設計」如同地攤貨,內地的養珠讓人看得如此之輕賤,說真的,我到現在還沒有辦法平復那種受傷的感受

順便一提:在台灣拿任何東西去金飾店或首飾專賣店進行包鑲,僅僅是使用最常見的925純銀,價格就是最少一千五台幣起跳,金價不說,請自行估量。

大陸的物價便宜些,不過個人依然要強調,公定價兩岸三地都沒差別,有的地方如香港或上海那樣的大城市,絕對會高於台灣這邊的價位。

如何成為一個業餘設計者?說來也不難,只要願意花點心力去研究自己要從事的主題就可以了,像我這樣把細節都公佈出來,若是有錯誤,也請不吝指正。

內地和香港不說,台灣的珠寶業設計高手就非常多了,只碰了五年的業餘人員,絕對沒有資格說些什麼自滿的話,即便從前看到許多中盤或大盤商藉由批發賺飽了荷包,反而真正從事打磨或雕刻的利潤實在少得可憐。

曾經參觀過現場雕刻,也見過打磨機器,聲音非常刺耳,粉塵更是戕害自己的肺,還容易影響聽力和呼吸道,切割時的繁瑣程序也消磨耐性,種種繁瑣只有內行人曉得。

無論是切割珊瑚,或者是打磨玉器,有時會使用車床,鑽切或金工機器,通常也象徵著種種危機。

行行出狀元,就算是最底層的工作也一樣,車床一開始學雕刻時玩過幾天,後來意外頻傳,我很怕被剁掉手指,所以還是忍痛畫圖樣轉給專業師父去雕刻了,即使要花多一點人工費用,至少成品更美,也安全得多,最重要的是自己不會太累,那樣實在過於耗費精神了,何況還有受到剝奪的文字創作時間?

將雕刻藝術留給專業師父,拿到分工的半成品之後,再專注整體搭配,我想這依然能保留屬於自己的設計感。

況且,兩岸的專業雕刻真的不在話下,半路出家哪比得上多年的老師父呢?

細節處理上的複雜度,還不如完全交給專業人士,只專注於做為寶石珊瑚的設計者,定位上還是高於僅僅成為一名專業雕刻師父。

有一回格主在車床上使用機械進行切割,結果為了一塊石頭打滑,差點沒把自己的手腕戳了個大洞,幸虧敲在玉鐲上,手沒有被鑽孔器材砸個正著。

猶記得去年和UDN的幾名網友見面,我曾給其中一位女性朋友見過差點被打穿的玉手鐲,緬甸玉的硬度7,當時正巧意外被一只鑿孔的鑽頭打在手腕上,也算是運氣好,沒有砸中自己的動脈,否則現在就無法寫出這篇雜文了。

也幸虧天然玉石硬度夠高,倘若手上沒有戴著玉鐲,肯定不會只砸出一個小小圓孔。

因此,配戴玉鐲或許也算是保護了自己的手?

回到主題,製作手工藝品是有危險性的,風險甚於寫作千百倍,無論是實際操作機械刀具,或者是買賣自己完全不懂得的原料或珍珠石材等物。

上面的珊瑚是少見的艷紅色,雕刻的主體部分就接近最高級的AKA,流蘇同樣使用天然珊瑚,搭配綠色的新疆碧玉,上面使用八吉祥連綴,非常漂亮的一款設計。

對於天然珊瑚來說,色澤是價格定位的重點,愈紅愈貴,這樣的天然雕刻項鍊,材料就要上萬元台幣了。

「學習」的壓力絕對很大,特別是珊瑚市場最常見的朱義盛,曾經在網友留言中看到這個專有名詞,在此特別解說一下,這個名詞來自香港的同名公司,過去往往賣出廉價的仿品,所以此名在飾品方面,意即充當真貨的「假貨」或內地所稱的「A貨」(在玉石上面所稱的「A貨」表示「真品」,意思完全相反,請注意)。

仿品的「朱義盛」很多,和次貨的贗品也在意義上有一點點區別,日後有空再貼出來介紹,那又是一門深奧的學問了。

通常看到顏色比較紅的珊瑚,請務必小心。

兩岸三地的「朱義盛」多不勝數,特別是網路上的資訊,有時照片並無法清晰看到天然紋路,導致「海竹」、「山珊瑚」、「草珊瑚」……之類的名稱,都很容易讓人以為就是珊瑚的一種,而後者全都是植物,並非「海洋動物」的天然珊瑚,請小心。

天然珊瑚多半會有些瑕疵,前面的照片就貼過,顏色很難找到均勻的,接近AKA的大紅色非常少見,那些一千元台幣以下的任何珊瑚首飾,絕對九成九就是「朱義盛」(除非賣家半買半送),主要是海竹的染色已經可以做到擬似真品的程度,除了沒有天然的窟窿或孔隙,紋路也接近真正的天然珊瑚,基本上要認識的人纔得以判定。

所以挑選的時候,有缺陷的反而安全,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天然珊瑚價格居高不下,很難不讓奸商鑽漏洞,美麗總是需要代價的,被騙或受到欺瞞,已經是市場常態

上面的橘紅色momo珊瑚,搭配的是天然水草玉流蘇,在此順便介紹一下「水草玉」,以中國大陸和巴西是生產大宗,這是一種玉髓,硬度大約6-7,非常便宜也很常見。

目前玉髓的價格飆漲,主要是內地需求大增,在買賣上,顏色深濃的自然昂貴,高檔的甚至有翡翠一般的價位,最受歡迎的就是紅玉髓和藍玉髓(譬如台灣藍玉髓又稱為台灣藍寶,價位之高讓人咋舌),而最便宜的就是白玉髓和這種水草玉了。

有些不肖廠商會拿水草玉來混充天然緬甸硬玉,請特別注意,兩者的價格出入甚巨。

上面這條項鍊,主體雕刻是少見的水果籃,裡面裝著葡萄和瓜果等物,算是比較特殊的設計,搭配簡單的水滴狀冰種翠玉,線條簡單。

除了這些照片以外,其實還有不少設計沒有留底存檔,真的非常可惜,也有些遺憾。

所以這一些舊照告訴我們一個真理:「凡走過必留下痕跡」錯了,應該要「凡做過必定要拍照」

以古金色的珊瑚來說,既然天然的色澤就暗沉些,最好使用最明亮或最暗的玉石當流蘇,或者用清透的玉石點綴,譬如上圖的設計,白色巴洛克珍珠就是個混搭的好選擇。

或者,可採取粉晶及黑玉髓等材質,這兩種價格很便宜,一般大約台幣五百元就可以買2mm的珠子1m長度左右,非常實用,而且少有染色的,主要是價位沒人想去花化學染料的錢。

假如是星光粉晶那種高檔的寶石級天然水晶?當然許多奸商就會小小做點文章了

天然紅珊瑚的色澤,通常在台灣能夠買到的,大約就是上圖這樣的momo色了,而且顏色很難均勻,往往會帶有一點白色夾雜其間,駁雜的色彩即使不完美,卻自有一份天然的美感。

紅色配黑色,或者以黑玉髓為底的各種設計,絕對都能展現主體的特色,就像紅花配綠葉,所有的綠葉都有其必然的價值。

或者像是下圖的雕魚翠玉珮,搭了天然珊瑚雕刻的梅花,看起來依舊顯得協調,也能襯托出珊瑚的質感。

玉石天生就帶有一種魔力,摸起來舒服,貼身戴著也有其功用,夏天冰涼,冬日溫潤,而且可以「盤」,即藉由人體的溫濕度和油脂,影響玉石的本質,有的還會愈戴愈綠,或者顏色更見深濃

這種長年「盤」的效果,個人曾經見過,特別是對於玉石類的天然硬玉而言,但也有例子是出在瑪瑙,我有一只天然波斯瑪瑙鐲,主色是深藍,戴久了竟然出現一絲淡黃色,這也是後來比對原本的照片纔發現的。

以玉石而言,戴久了也能用天然的磁場來感應身體,在打破先前那只玉鐲之後,個人現在手都冰涼著,本來去年上半年好些,後來彷彿有種感應,似乎體力變得愈來愈差,這方面的科學研究不少,有些人買了新的玉飾戴上身,還會感覺頭暈目眩,這就是一種身體對磁場的本能反應。

上圖的天然珊瑚是很淺的古金色,淺到幾近白色,這種色澤也常見,價位往往更低一些,有時這種顏色巴掌大的天然珊瑚,還比不上指甲大小的AKA天然珊瑚。

顏色與重量都是珊瑚定價的標準依據,前面提過幾次,所以這樣的主體很不好處理,流蘇不能奪了珊瑚的光采,只有選擇黑玉髓來做底,項鍊本身使用厚重點的編織,底下一對紫羅蘭色的緬甸玉珠,算是小小的點綴。

這幾年手工做得更少了,主要是轉而關注玉石類,台海兩岸的天然珊瑚受到污染,近期品質更差了,導致顏色死白的一大堆,忽然覺得相當感嘆。

我喜歡天然而美麗的產物,畢竟都會自然發光,就像上圖難得一見的AKA艷紅色雕花,同樣也使我難忘。

這樣鮮豔如血的色澤,真的不容易看見,這也是海竹之類的植物無法染上的天然光澤,天然的東西本身就帶有一種魅力,彷彿能從照片中觀察出一種活力,即便它已經是個死物。

我曾經說自己喜歡「海洋動物屍體」,其實也不盡然,主要單指天然珊瑚而言,因為曾經活過,即使成為寶石級的死物,依然帶有強烈的鮮活美感。

對於雕刻師傅而言,他們的作品之所以充滿了藝術性,除了雕刻所需的材質要夠好,設計方面更需要特殊的創意。

譬如下圖的漂亮菊花。

這樣的橘紅色,很容易就能讓人聯想到菊花,然而能把花苞和葉片也雕得如此活色生香,恍若真的有朵花兒開在眼前,這就是了不起的藝術品。

搭配橘紅色菊花的是雞血石流蘇,雞血石在兩岸也算大量,只是高檔一點的不好找,價格也相當嚇人,平價的色調駁雜,但卻是流蘇串珠的最佳選擇。

內地的南方出產大量雞血石,從明朝開始,就使用雞血石進行雕刻,主要為皇室貴冑所收藏使用,因此帶有比較奢華的味道,很適合製作流蘇。

像下圖這樣不規則的流蘇串,個人覺得頗有創意,此款受到義大利朋友相當的喜愛,可惜雕刻師傅找不著可以雕刻成如此大件的珊瑚素材,所以至今僅做了一條頸鍊。

美好的東西多半難得,正由於難以取得或者難以製作,所以許多人願意珍藏著這樣的事物。

在編織的歲月中,很多創意源源不絕,能夠實現的卻相當稀少,由於材料的欠缺,有些設計就這樣繼續被埋藏在抽屜裡,至今無法得見天日。

我能做到什麼境地呢?

朋友們詢問我,我也同樣省思,似乎回顧過去更能激發一點信心,可以繼續進行這樣的事業,即便只是業餘,像當初開始串珠那樣的出發點,不過就是讓自己思考如何能善用每一分光陰罷了。

(待續)

天然珊瑚項鍊可參照:串起每一刻:「曬」點這五年設計的手工珊瑚項鍊(一)串起每一刻:「曬」點這五年設計的手工珊瑚項鍊(二)

髮簪相關內容可參照:人到底該珍藏什麼?再「曬」點珊瑚雕刻和這五年收藏的其他材質髮簪:純銀簪、老銀鎏金、K金、軟玉和硬玉簪「朽」與「不朽」的傳奇,又「曬」我這五年的其他髮飾:綠檀木、黃楊木、桃木觀察「贗品」(金珊瑚、山珊瑚、貼皮假檀木),持續「曬」我這五年的其他髮簪:紫檀木、雞翅木每一個女人都會成為「大嬸」?順便「曬」我這五年的手工黑檀木珊瑚髮簪青絲難綰

木質髮夾與戒指相關內容可參照:誰不想當「才女」?繼續「曬」我這五年的其他手工黑檀木飾品

其他的手工請參考:我送過怎樣的禮物?「曬」一些這五年的手工,順便祝閉口和小魚兒生日快樂!

以前對鎏金的簡短介紹:關於鎏金工藝的懷想

有誰推薦more
迴響(8) :
8樓. 放下
2015/10/06 18:13

很羨慕你,努力加油,完全同意,支持你ROES加油

希望你有更多作品

7樓.
2011/05/05 13:32
好看的文章,好漂亮的珊瑚鏈,就是不知道在哪能買得到。
樓主能否告訴我呢?

可以的話請把詳細地址或電話發至本人的信箱,多謝嘍!
Email: sunliqin0909@.gmail.com

買不到了,已經售罄。謝謝留言! Rosy2011/05/05 14:04回覆
6樓. 薆璇
2011/03/29 07:56
好棒

作品用"美"已經不足以形容它的好了~ 用的心也不是金錢可以換得的 ~

只能說你..真的好棒!!!

我喜歡玉也喜歡牡丹...

「美」的事物太多,很多設計也難於獨創,所以編織方面參考了許多前人的作品,而天然珊瑚的雕刻都得轉交專業雕刻師傅。

因此我也僅僅是個普通人,主體都得「代工」。

牡丹花真的好美,實際上比雕件還動人,自從第一眼看過牡丹,我就相信沒有別的花可以比「花王」更具備艷麗之姿了。

手邊有最後一朵帶蜜「玉牡丹」還沒有拍照並設計,看看下個月有空拍一張貼上來,下圖是以前的款,但由於緬甸玉雕成本不低,只做過三款(下圖不是乾青,而是比較潤澤的白底青,日後會仔細介紹)。

Rosy2011/03/29 19:36回覆
5樓. 蔡碧航(大咪)~~
2011/03/10 15:42

怎一個美字了得!
謝謝妳的鑑賞! Rosy2011/03/10 19:20回覆
4樓. nothing special
2011/03/07 00:44
是的

我也曾是按步就班 逼自己照表操課的
一堆的計畫 每晚闔眼前 就開始數那件事完成了? 那件事的短程目標達成了沒? 人生的中程 長程計畫如何推展... 腦袋不輪轉一遍 是睡不著的...

SO?

放下一些 Stress. 計畫也能行的通的.

我現在的大綱是
I can do what I can manage.
I don't worry things out of my CONTROL~
我還是我
每晚還在三省吾身
但是 比較好過日子些了.

真糟糕,我就是如此,每天都在思考自己的計畫完成度,那種被計畫追著跑的感覺很讓人煩躁,搞得我常常睡不好,好幾次夢見自己做完的事情,現實中卻根本沒能進行或達成,這感覺真是可悲。

像現在,我也在憂慮星期一的許多事情,憂鬱的日子又要開展了,不多說,妳我都得好好過日子,我現在努力強迫自己在半夜一點半以前關上電腦,這是我壓力的泉源。哈!

妳的大綱很值得學習,可我總是做不到。

Rosy2011/03/07 00:49回覆
3樓. nothing special
2011/03/06 21:59
It is in hell to live with a Perfectionist.

It is in hell to live with a Perfectionist. 這是我從ENG III課老師處學到的一句話. So True.

Rosy 對自己好一點 just relax a little bit.
我學到對自己好一點時 比現在的你還要 Aged 些
You can do it too.

You are absolutely right!

有時連我自己也覺得難受,但這種個性很難改了,每天的計畫不完成,我會對自己發脾氣,有時氣得不行,就猛吃巧克力來使情緒獲得一點緩和,不然就會嚴重失眠,伴隨的還有胃痛,通常到了半夜此時,正是我檢視一天成果的重要時刻。

今天打了一萬多字,我很滿意,好不容易有個比較輕鬆的下午,希望等一下能安穩入睡,呵呵。

Rosy2011/03/06 23:57回覆
2樓. 隨緣
2011/03/06 10:45
境界

好作品,別埋沒了。

期待展期,一覽藝術之美。

我一定會去共襄盛舉,欣賞您精緻作品。

謝謝您的鼓勵和留言,希望到時能夠如願! Rosy2011/03/06 11:33回覆
1樓. ‧新月‧
2011/03/06 09:50
很怕

很愛欣賞  但又怕乾過隱

Rosy 到底還有多少呀  騷得人心好養

現在還有得訂購嗎


*********************************
戒殺便是放生、護生,為了地球,茹素最好。

我思來想去,還是覺得把以前的「曬」完,然後看看是否有足夠的數量弄個小展覽,最快就今年夏天吧,呵呵。

就怕台北那麼多工藝品製作高手,到時沒人捧場,自己可就糗大了。

Rosy2011/03/06 10:33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