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每一個女人都會成為「大嬸」?順便「曬」我這五年的手工黑檀木珊瑚髮簪
2011/02/18 02:12
瀏覽9,010
迴響11
推薦83
引用0

※代發散文,《紅樓夢》後續待補上。

每一個女人都會成為「大嬸」?

事情的起因,在於某位常常來拜訪的UDN網友,忽然強調格主是個「大嬸」,殊不知這是她向來很厭惡的地雷

為何格主不喜這樣的稱呼?暫時幫忙管理此部落格的格主母親都比格友年輕的時候,這樣的稱呼合適嗎

有位六十多歲的網友稱呼年齡大約只有他一半的格主為「大嬸」,或許是調侃,或者是玩笑,但是現實之中,格主寧可正經一點,來此留言就事論事,使用「女士」,或是直稱「Rosy」,如此會比較適合,畢竟格主的母親都尚未滿六十歲,而且沒有一位女性喜歡被男人在年齡上做文章,正如某「志X姐姐」,都要長期強調那「姐姐」兩字,即便很幼稚,但每個女人在心態上都情願永遠長不大

因此,「姐姐」之詞也可以省了,格主不是裝幼齒的少女,不會寫英文的就請稱呼她為「女士」,這是題外話。

說來殘酷,老化是人類不可避免的噩運,誰也無法遏止,就算是每三個月或隔半年去打了botex(肉毒桿菌)也一樣。

因此每一個女人都會成為「大嬸」,而每一位男性也將變成「老頭」,無可否認這樣的事實非常怵目驚心,除非拋開禮貌,成為無聊奚落的一種問候手段,那就是浪費彼此的寶貴時間了。

然而,簡單聊起這個主題之前,要先感謝我的家人,讓親友幫忙打字的煩惱,就是自己口述說來容易,他人拿著草稿幫忙謄打就沒那麼簡單了,每個人都不喜歡單純而沉悶的工作。

譬如幫我打了幾萬字的親友,本來看著草稿還樂意幫忙打小說,結果大約掃了數十張之後,就有卻步的意思,所以我只能聊表心意,送幾個手工吊飾,並且表示出書不會忘了他們。

人活著是很現實的事情,有工有酬本就是個道理,就像此篇所有的黑檀木髮簪,每一只都有一些煩躁的小故事,即便那屬於來到UDN的五年之間。

每個人的經歷剖析起來,都會是一本厚厚的書,散亂在各個角落裡,偶爾會想拿出來「曬」一下,我自己目前沒有這樣的日記本,多半都將記錄寫在小說裡。

每一個故事,都像是一方屬於女性的房間,裡面雜亂紛陳,那些自己編織起來的物什,有時也能擁有閃爍的瞬間。

這樣的記憶每時每刻都會跳出來提醒自己:我這樣生活過,我遇到過這樣的人,我也有過這樣的心情和習慣,諸如此類。

努力把那些淩亂的記憶拼將出來,或者裝訂成線,也就有了那些能讓人産生共鳴的故事。

先來聊聊木頭。

黑檀木又稱為「烏木」,近純黑,只要打磨就會擁有天然光澤,時常佩帶會更亮,凡是上過漆(表面一層透明漆)的都是假貨(紅檀或紫檀的辨認方法一樣)。

另外,木料就像人的皮膚一樣,黑檀木表面具有不規則的天然紋路與綿密的小氣孔,還有天然木料淡香,上過漆或染色的就沒有那種氣味了,氣孔也不會顯現出來,這需要經驗來辨認。

大約在五年前,我還不太懂得怎麼去觀察天然的好木頭,直到後來花了不少冤枉錢,買了便宜的染色木料,那些染色的台灣楠木或其他材質,價格非常低廉,可是插在頭皮上卻會因流汗與人體油脂而掉色

有的贗品則是貼皮,表面一層珍珠光澤的黑色假皮包裹假木料,有的是產地不同的次級品,基本來說大陸和台灣都不產黑檀木,好料是印尼黑檀,價格很昂貴,中港台三地的多半是印度黑檀,品質稍差一點(表面色澤稍淺,打磨後較顯不出玉木光),但價格就低廉許多。

垃圾贗品我曾買過不少,很汗顏,學習通常會從錯誤中慢慢領會,「繳交學費」大約半年之後,我開始發現如何辨別優良材質的黑檀木,進而購買來作為髮簪的材料。

一只印尼黑檀木包括雕刻到打磨成一只小小的髮簪雛型,成本最少台幣一千元起跳,還不包含雕刻的費用呢。

上圖這樣的髮釵,木料價格就更貴了,整只印尼黑檀包括鑽孔(要把天然珊瑚貼在上面)費用,最少兩千台幣起跳。

如果是次一點的印度黑檀呢?從削形、雕刻、打磨、鑽孔的工料到寄送,只要台幣一千至一千五百元,而且許多木頭進口商還會有大批的優惠。

下圖就是印度黑檀,顏色的差異非常明顯,但整體的價值感就差上許多。

木頭就像是人一樣,上面的紋路訴說著自己的故事,有深淺、質感、香芬,自然也有瑕疵、質變、蛀痕,要雕琢一塊木頭成為一根髮簪,亦或挑中一只好料進行手工,也需要一點道行。

人生就是如此,無數的學習,以及美化的想像,沒有這些藝術層面的修飾,就算是天然好料,也僅僅是一小塊木頭而已。

所以,結果就是網友們現在讀到的這篇雜文,我不知道能會寫多少或者多久。

每個人感興趣的都是美麗或漂亮的東西,談起木頭這麼單調的主題,可能不太會受到關注,特別是格主本人無數次受騙的經驗與過程。

除了印尼黑檀、印度黑檀木之外,其他的盡量不要買,所以產地很重要,辨識也相當要緊,省得賠了學費還搞不清楚其中奧妙。

一般進口都有產證(產地證明,會註明拉丁文與樹種,而且有當地官方戳印),如果購買的是大量的家具,最好要求出示產證,免得受騙。

譬如常見的「莫三比克皮灰木」,就有許多不肖商人拿來魚目混珠,明明不是印尼黑檀,卻要掛上黑檀木之名,如同格主這位「女士」無法成為某人的「大嬸」一樣,千萬不能打馬虎眼!

黑檀木還有個極好的辨別方法,由於密度大約為1.14 g/cm3,入水即沉,所以買來木簪放入水中,一定會沉下去,不會漂浮在水面上,而且黑檀木不因碰水(或者汗液)而變軟或脫皮,包漿本身就有天生避水的特質,基本泡個十天都不會變形,也不可能腐爛,所以名貴的南洋黑檀木甚至可以放上五至六百年都不會壞掉,譬如那些明代皇家古董家具就是了,好東西可以不朽,誠如印尼黑檀木的珍貴,這是辨識的另一種方法。

有的染色髮簪,戴在頭上還不會掉色,多數是因為外表上了層透明漆,然而經過水煮之後,絕對會徹底脫色。

染色的髮簪有何壞處呢?或者換一種說法:染色的家具有何問題呢?

那些色素多半是化學染劑,致癌而且多半會釀成皮膚病,建議使用天然的,不要買上了漆的染色木料!

還有的黑檀木,裡面採用黃揚木,外面使用貼皮,只要用小刀在不明顯處刮下一點,就能看穿裡頭的奧秘。

貼皮的假黑檀木,大陸這邊較多,因為黃楊木產量大,保存久又容易偽造,所以建議多觀察一下,才不會上當受騙。

用小刀輕刮表面的時候,還可以測試是否是真的包漿,而且硬度高的黑檀木,不會輕易就讓人徒手刮下一層皮來!

黑檀木有個特質,或者可以說,紫檀木或紅檀木都有同樣的特性,就是「玉木光」明顯

「玉木光」是什麼呢?

這也是我從木料進口廠商那裡學到的名詞,意即木頭器物本身所分泌出來的油脂,在機器拋光打磨之後,會在表面逐漸形成一層透明的保護層,也稱為「包漿」,這種「包漿」所散發的自然光澤,即是「玉木光」。

就像雕刻玉料一樣,木料也能發出打磨後的美麗,所以拋光之後的天然黑檀木,真的很美。

若是再經由人體的摩擦使用,還會更亮、更美,比如這些黑檀木髮簪,如果是印尼或印度的黑檀,戴久了木頭表面就會愈來愈油亮!

如果戴久了,髮簪反而碎裂了呢?肯定就不是印尼或印度的黑檀木!

黑檀木質地堅硬、厚實,拿在手裡就比較沉,摸起來的質感和上過漆的也不一樣,這種手感需要經驗來琢磨。

就像人會老去,卻能從生活中各式各樣的經驗,匯集成個人的智慧,這樣也不枉走過自己的人生一回了!

所以老去有什麼可怕呢?

可怕的就是無法切實去探討種種深沉的主題,反而嘻笑而不正經,無法以誠懇的態度去面對他人,以及學習新事物,那就是浪費自己的生命。

當人在病痛和絕望之中踅過一段時日,或者從閱讀與寫作裡觀照自己,就會覺得時光是多麼寶貴,能夠掌握每一瞬間並嚴肅留下痕跡,那才是格主的生活哲學。

就像這些格主珍愛的手工髮簪一樣,裡面的知識,都是自己一點一滴摸索而來,萬般皆學問,不單只能從書籍裡面獲得。

以前有數次想要動筆的念頭,但潛意識裡又覺得放著以後來寫,曾經很抵觸這種用文字把自己的經歷描述出來,還要貼在網上讓人們品評圍觀的行爲,後來覺得可以分享,反正就是「曬曬」自己這幾年的部分成果,順便回顧個人的閒暇時光,究竟能學習到什麼有趣的玩意兒。

這些大多都是只有天知、地知、我知、別人也知的事情,可是分享的人太少了,這就是網路上難得的時光:分享所知。

再來說到天然珊瑚。

天然的東西就是有好處,天然珊瑚也一樣有染色、魚目混珠、偽造的問題,高價格的自然產物往往有贗品存在,就算是產地澎湖,也有不少小攤販賣的是染色品。

染色品很好辨認,只要顏色紅得不自然,或者橘得死氣沉沉,通體色澤完美而沒有變化,那通常就是染製品。

就珊瑚品質來說,比較高的是日本,但價格實在太嚇人,指甲蓋(任何人的小手指)那麼大一點的AKA珊瑚(全美的艷紅色)就要上萬元台幣,誰買得起呢?

台灣或澎湖的天然珊瑚,多數是白色或淺粉色的,這些價格比較便宜,但天然的粉紅色(又稱為angel skin)就貴得多了,也是市場寵兒,同樣指甲蓋大小的也要一千塊台幣起跳。

天然珊瑚的顏色愈深,價格就愈高,許多看似不起眼的幾釐全美小耳針,同樣也不便宜,幾乎都有天然生成的紋路或瑕疵,所以一般都需要雕刻來掩飾。

大約上圖這樣色澤的珊瑚,價格就不低了,主要是雕刻人工成本高,請專業師父雕刻就要上千元,但把錢花在這上面也算值得。

說實在話,自己的雕刻水平不高,想雕個漂亮的花樣,還是得找人來做。

值得一提的是:天然珊瑚有個特性,就是用機器打磨拋光,就會同樣有自然的光澤,不需要上油,這是海竹染色品或塑膠假貨很難比得上的!

上圖的桃紅色髮簪,由於雕工精美,一直捨不得賣給國外的朋友,主要是這天然的顏色太特別,無法割愛。

製作髮簪也算是格主自己的副業,做了許多都賣給別人了,留下的都是自己最喜歡的作品,譬如這裡留下照片的,全是最後的收藏品。

前幾日和朋友討論去玩的事情,有的說格主沒有「鉛掛」,其實是有的,想要每年好好玩一場,就得努力賺錢,有一段期間格主就在做這類手工,可是這類東西畢竟太過耗神,想到要用針線串起一顆顆只有0.2cm直徑的小珍珠或小玉石,眼皮都要痠疼起來了。

製作這些不辛苦嗎?很累很累,有些使用釣魚線,久了線頭還會彈性疲乏,所以轉換為最細的鋼絲,往往結果就是拿著老虎鉗夾了手指,或者被鋼絲戳破了指腹,很痛。

上圖這只髮簪裡面的牡丹花,使用的是真正的天然AKA珊瑚,材料非常昂貴,木簪也沒有上漆,卻能在自然的光線(沒有打燈光)就看出簪身的「玉木光」。

天然珊瑚的光澤也相當明顯,這是染色次級品上油之後,絕對弄不出來的效果。

當然,天然珊瑚是「海洋動物屍體」,要保養也是可以的,戴過後用清水泡一泡再瀝乾,然後放進棉布袋收藏就可以了,不需要特別擦拭。

特別一提的是,天然珊瑚硬度低,大約是人體指甲的硬度(大約硬度2-3),非常脆弱,所以摔傷或碰撞,都會使得表面碎裂,這也是天然珊瑚之所以昂貴的主因。

收藏前也不需要使用棉布擦拭,因為上面可能沾染了灰塵,擦拭會傷害珊瑚表面,產生難看的刮痕,建議不要擦拭。

當然,放在盒裡長時期收藏,可以抹一點嬰兒油在珊瑚上面,免得過於乾燥而龜裂。

天然珊瑚跟珍珠一樣都怕酸,特別是人體的汗水與油脂分泌,所以保養方法一樣,這是題外話。

忽然想起母親有一串在日本買的天然珍珠項鍊,放在家裡很久沒有戴,幾年之後,珍珠被汗水侵蝕成不規則的形狀,非常糟糕,這就是沒有泡水瀝乾的後果。

每個人的手指都有自然分泌的油脂,這也是指紋採證之所以方便的緣故,因此碰過了天然珊瑚或天然珍珠,強烈建議泡點鹽水去除油污,然後用清水沖洗,這樣可以保養得更徹底。

說完天然珊瑚,再來說說贗品。

仿製的假珊瑚太多了,多半是塑膠產物,或者拿碎裂的天然珊瑚壓製成粉,然後加入化學物品重新塑形染色,這樣的東西都是假貨。

假珊瑚最容易辨認的,就是上面沒有天然珊瑚的紋路,當然這也要根據經驗而來,看多了就能分辨。

還有一些人偽稱「山珊瑚」,都不是真正的天然珊瑚,而必定經過人工染色。

還有一種叫作「海竹」,這是一種植物,而天然珊瑚是動物,差別在於紋路,需要經驗和多多觀察來分辨。

義大利產的「沙丁珊瑚」品質沒有那麼好,顏色也多半是橘紅或橘色,價格較低,色澤也沒有日本或台澎等地的好看,勝在顏色較深。

天然珊瑚一般都有瑕疵,這時就需要雕刻來掩飾,就像沒有完美的人,如果外表不夠好看,就需要氣質來修養自己。

以格主個人來說,正因為她不完美,所以喜歡做手工,喜歡寫作和繪畫,也喜歡唱歌,儘管有諸多缺陷如脾氣壞、心胸狹隘、性情淡漠等等,格主還是願意努力去學習更多她喜歡的美好事物。

是故,在評判格主的同時,請勿使用情緒性的字眼,這樣不僅容易傷了彼此的和氣,還會造成各自心裡的不愉快。

回到主題,天然珊瑚的計價,通常以克拉(ct)來定價格,而且絕對不便宜。

目前所知的半成品(雕刻且拋光好的天然珊瑚),粉色的1ct要100-250元以上,橘紅的1ct要250元以上,至於AKA不論,大紅色的1ct要台幣600元以上,大量批發另計。

有一陣子台澎兩地的天然珊瑚不得開採,使得市面上的價格漲得嚇死人,近年又開放了,但仍無法遏止假貨的流竄,所以喜歡珊瑚的人自己留意。

這兩張圖片的牡丹花珊瑚,大約有60ct,成本為多少錢?有興趣的可以自己估,尺寸也只有5cm大小。

不過,這種手工龐雜又需要專注的時間,只能在閒暇時自娛,由於近年工作繁忙,已經沒有新的作品產出,只有「曬」點舊作。

另外,台灣是許多玉石的產地,量多質佳,這是值得慶幸之處,所以找材料還是台灣好,除去雲南等地的玉石(硬玉),目前大陸假貨太多,攤販勿近,除非你夠幸運。

天然珊瑚看了許多,但最容易的還是辨色,譬如這幾張圖片,天然珊瑚的色澤都是不均勻的,顏色均勻的珊瑚,要麼是贗品,要麼就是染色的,全美(沒有瑕疵)的天然珊瑚,最少都要上千塊台幣起跳。

珊瑚或木料的圈子甚小,進口廠商或業者們的關係,更是打斷骨頭連著筋,說來都彼此認識,只要找對人,就不會遇上騙子。

這還要感謝許多朋友們,由於他們對格主的教育,使得她把這個主題寫得非常快樂,在這樣風聲水起的一個部落格裡,想發表什麼都沒有問題。

雖然看起來錯綜複雜,又是木料,又是天然珊瑚,其實也就是大家基本都認識的東西,每次處理身邊的手工製品,就會摸著摸著感嘆起來:為何贗品總是層出不窮?

就像在網路上,不同的ID卻是同一個訪客,或者不同的事件卻是同一票網癮者引發,真的讓人相當厭煩。

格主常常覺得自己心境蒼老,寫什麼都覺得不滿意,貼出來了又迫使要刪除,真的有些無所適從,特別是面對許多電腦屏幕那一頭的陌生網友,她是恐懼的。

寫什麼呢?寫什麼都可以,這就是屬於網路的時代,任何主題都能自成學問,就像手工也一樣,格主有過的人生經驗,別人很難體會得到。

有時少不了遇到熟面孔,互相勾搭著串場子,各色呱噪男女在各種主題出入折騰,每次和各種滿天飛舞的問題或挑釁做艱苦卓絕的鬥争,曾經為回覆而樂此不疲,但是說白了點,就是有太多無所事事的寂寞網友,用詭異的疑問和留言來消磨時光,僅此而已。

回到漂亮的髮簪(請容許格主自誇一下)。

上面是印尼黑檀木,還有自然光線下發亮的各種天然珊瑚,粉的、白的、粉紅色的,只要打個比大拇指還小巧的中國結,然後用彩色的絲線串好新山玉,接著拿出工業黏膠固定主體的珊瑚,中間使用幾顆小小的銀串珠,就能成為好看又特別的髮釵。

做手工的快樂就是:自己把髮簪戴出去了,絕對不會跟別人一樣。

或許這也滿足了我的虛榮心?

每當回憶起製作這些手工的過程,格主就會感到手指與眼皮的疼痛。

誠如,每當想起自己被網友傷害的時刻,格主就會覺得眼眶發熱。

也像是每當細數著自己從被騙、被欺、被嘲弄的時刻,那些奸商自得的笑容,或者其他掩藏在網海之中的人們,那不可得知的惡意與諷刺。

學習一種東西是很痛苦的,就如同一種智慧的啟發與思考,都需要付出點代價。

我從製作手工髮簪裡面,學會了許多東西,也付出了慘痛的半年代價,無論是鈔票,還是完成的瑕疵品,都是屬於自己的一段故事,每一件都像這些髮簪,永遠難忘。

珊瑚髮簪美嗎?格主認為很美,只是那美暗藏著許多苦楚,旁人無法得知。

美,是一種學習而得來的感受。

天然的東西永遠最美,可你永遠無法確切弄明白,到底哪些是天然的,哪些又是人工偽造的。

就像一張臉,來自韓國,可能人們會主觀意識到那臉的虛假,畢竟有太多實例,不需要八卦就能猜測。

或者一位美女,人人都只能看見她在螢光幕前的光輝與閃耀,背後有多少辛酸,或者經過多少外在的變化因素,可能無人得知。

美好的事物總是需要珍惜,就像這樣的髮簪,有些已經屬於他人,沒必要嫉妒。

自己能夠掌握的東西,就要做到最好,這是格主的原則,無論是手工藝品,還是每日都督促自己的創作。

前提就是:格主願意比任何人都要勤奮,而且樂於學習,儘管過程非常勞累。

順便將這句話留給舉報者。

當你們批判我的時候,請問問自己:你們是否能做得比我用心?你們有沒有努力去感受?當你們拒絕學習,而格主願意分享的同時,你們的觀察角度是什麼?

難聽的話就不貼了,反正這一篇是在「曬」美麗的事物,多餘的廢話就當水過無痕。

回到主題,天然珊瑚的紋路,下圖拍得很清楚,贗品是沒辦法做到這種程度的。

或許格主自以為是,覺得這樣的手工就能拿出來「曬」,未免遺笑眾人,然而「長見笑於大方之家」的,不是莊子在兩千年前就說過了嗎?

倘若一個人無法努力去思考真實和美的內涵,那麼,生活永遠是白開水,什麼也品味不出來的。

屬於格主的品味,就是從身邊的小事物中,尋找能強化並屬於自己的智慧。

譬如手工髮簪在製作之前,會先繪草圖,然後思考所需要的材料,並且進行估價和修正的過程,接著是漫長的串珠與雕刻,假如暗忖自己的能力雕不出漂亮成品,就交由專業師父來進行,然後製作成品。

這樣的過程很繁瑣,主要是一改再改,就如同寫作一樣,貼出來的之前之後,總是覺得有小處要修或刪,總是無法滿意。

或許就在那刪改的反覆過程裡,總能體會出一些學問,並且將之記在腦海,成為下次的精神食糧,或者時時回憶品味。

就像在閱讀時,格主一直很喜歡子路這個人,他總是能從孔夫子身上學得智慧,即使不那麼聰明,卻懂得用開闊的心胸來獲取難得的教誨。

例如講君子修養自己,子路問孔子,特別喜歡這一段,典出《論語.憲問第十四.修己章》。

子曰:「修己以敬。」(修養自己,保持嚴肅而恭敬的禮貌態度。)
子路又問:「如斯而已乎?」(這樣就夠了嗎?)
孔子又說:「修己以安人。」(修養自己,使周圍的人們都得到安樂。)

當然,「修己以敬」已經是一種境界,想要「修己以安人」更是了不起,在網路上說點嚴肅的話題,其實並不容易,總要搭配著圖文,想點特別的主題來表述。

就如同製作手工,願意去學習的人,往往能明瞭「修己以敬」的困難,很多事情大家只看結果,不問過程,事實上很少人去思考那些過程的可貴。

因此格主往往如此嚴肅,不願意在私人領域上說太多廢話,就是純粹分享自己的出發點,無論是創作,或者是製作手工,嚴謹的本質永遠是第一要務。

如果有錯?請指明,誰都會犯錯,格主犯錯也不少,就像製作髮簪的無數次失敗,這就是學習的可貴過程。

謹以此與格友們共勉。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1) :
11樓. 玥玥
2014/03/15 15:19
請問你的作品有出售嗎?我在找這樣的髮簪已經找好久,看到你的作品很是喜歡,從你的作品裡面可知道你是很認真,細膩的人,有方法和你連絡嗎?(a0925230310@gmail)
10樓. 也喜歡珊瑚跟木頭
2011/10/18 14:58
謝謝分享這麼美的東西

最近開始喜歡上黑檀木家具

但是不知道怎麼看真的假的

於是上網找

謝謝rosy的分享^^

黑檀木家具不便宜,現在黑檀木多半也是印度進口,要小心貼皮和混充的,請務必要跟廠商或店主要求提供產證(產地證明),希望您能買到想要的漂亮家具。

也謝謝您的來訪與留言。

Rosy2011/10/18 18:14回覆
9樓. Retina
2011/02/22 14:33
很特別的喜好
Rosy妹妹心靈手巧,大嬸我真是開眼界了。
謝謝讚美,可是別自稱「大嬸」啊,女人永遠都年輕的,像那首歌《forever young》。 Rosy2011/02/22 17:47回覆
8樓. meow
2011/02/19 13:57
美極了的分享
再發現Rosy居然除寫作之外居然還有這項鮮為人知的才華!

黑檀木珊瑚髮簪還有流蘇

忍不住想像一頭烏瀑般流瀉的長髮輕輕挽起

白皙絕美的頸背線條如此媚惑

蓮步輕移  發簪的流蘇隨之律動

怎麼想都是好美的畫面!

感謝分享

(我也討厭被提醒著叫“姐姐“!禮多人很怪!
那不是禮貌, 更像是敲鑼打鼓的昭告天下:咱是大嬸兒了

(代發回覆)
妳好:
現在的格主沒有長髮了,健康毀了身材和髮質,因此只能望著這些手工成品興嘆,唉。
女人都厭惡「大嬸」兩個字,這並非很好的說辭,完全贊同妳的說法。
週末愉快!

Rosy2011/02/19 16:19回覆
7樓. 酸柳丁
2011/02/18 17:30
好美的髮髻
好有質感的髮髻,我一眼看到就定晴了,妳的品味真是不俗。

(代發回覆)
早安:
我不會做那些好吃糕點,人各有其才,所以就只能擺弄髮簪了,這幾年幾乎都懶得下廚(或者使用烤麵包機),妳的丁丁廚房不也使人定睛?由於材料成本很高,而且印尼黑檀出口大宗是做家具,市面上那些幾乎都是染色假貨,少有木工師父願意雕髮簪了,目前很難買到正宗印尼黑檀啊,這是長久以來的煩惱,有價無市,唉。
週末愉快!

Rosy2011/02/19 07:57回覆
6樓. 一襲白衣
2011/02/18 14:59
不祇是才女歐

多才多藝歐

真教人又羨又佩服

^^


一朵隨風流動的白雲

(代發回覆)

當一個女人對自己某些短處極度不滿意的時候,她會想要努力開發其他的才能,格主正是如此,所以不需要羨慕,呵呵。

Rosy2011/02/19 08:13回覆
5樓. 傅 孟麗
2011/02/18 14:23
美極了

紅珊瑚搭黑檀木

真是搶眼

想像那流蘇輕晃  搖曳生姿更引人

如果插上這麼美的髮叉而被稱大嬸

我也情願了


(代發回覆)
早安:
天然紅珊瑚多半會有些瑕疵,譬如最上面的那根玫瑰髮簪,接近AKA的大紅色非常亮眼,但是表面有兩個小窟窿(還一左一右對稱,兩邊我都拍到了),這就是遺憾,但也讓成本降低許多。至於最後那串天然大紅珊瑚流蘇,價格高於本體的淺紅色牡丹花雕刻,這也是沒辦法的事,現在要找這種色澤的天然珊瑚打磨成珠,很難啊!光是流蘇就要成本就好幾千元台幣了,美麗總是需要代價的,女人都不該被那樣稱呼,心態年輕就好。
週末愉快!

Rosy2011/02/19 08:20回覆
4樓. ‧新月‧
2011/02/18 14:17
真美

這些簪子真美

如果不要有串珠  新月會更愛

請問Rosy  這些美麗的簪子  要到那去找?


*********************************
戒殺便是放生、護生,為了地球,茹素最好。

(代發回覆)
早安:
串珠是我個人喜好,喜歡佩帶者搖曳生姿的美感,所以髮簪多半會增加一串串流蘇,而且尋找古代的流行式樣(古人的設計完全超越現代珠寶工業,這是個人感覺),大陸的珍珠或橄欖石產量大,有一陣子都是這樣的墜飾,比較特別的還沒拍照貼上來。至於尋找印尼黑檀木簪?台灣沒有,大陸沒有,要找進口廠商談,而且一定要有,起碼一批的版要買最少一百支,否則木雕師父多半不會接案子,這是成本問題。
週末愉快!

Rosy2011/02/19 08:10回覆
3樓. 閉口
2011/02/18 12:57
 

溫潤、潛默,隨時間累積越發自在、自然的發光。
物,一如其人。像是妳手心傳來的溫暖,久久難忘。^_^


明窗小酌,暗燈清話,最好流連處。

(代發回覆)
早安:
我現在手都冰涼著,見到妳們的時候身體好些,只是浮腫而已,這幾年手工做得更少了,主要是轉而關注玉石類,天然珊瑚受到污染品質更差了,死白的一大堆,讓人感嘆啊!我喜歡天然而美麗的產物,畢竟都會自然發光,妳們同樣也使我難忘。
週末愉快!

Rosy2011/02/19 08:03回覆
2樓. 葉曇樺
2011/02/18 08:45
打磨珊瑚珠的工作

很久以前,我舅舅曾經在家裡開個工作室,專作打磨珊瑚珠的工作.

這個工作最辛苦的是,環境惡劣,長時間的噪音,美麗的珊瑚珠背後,原來有那麼多辛苦的付出.

Rosy的手工很美很精緻,車床也自己做嗎?更要佩服你了,那樣真的是很辛苦,不僅僅興趣所至就能支撐的.


期待平凡,期待簡單
幾個平凡字眼,寫出簡單心情。

(代發回覆)
早安:
原來妳對這方面是行家?像我這樣把細節都公佈出來,譬如價位,希望不會影響您舅舅的工作,這一行的專業人員賺得少,多半打磨後批發給中盤或大盤商賺飽了,利潤少得可憐。打磨機器的聲音非常刺耳,我個人比較受不了的是粉塵,還容易影響聽力和呼吸道,切割時的繁瑣程序也消磨耐性,只有內行人曉得啊!
車床是一開始學雕刻時玩過幾天,後來意外頻傳,我很怕被剁掉手指,所以還是忍痛畫圖樣轉給專業師父去雕刻了,即使要花多一點人工費用,至少成品更美,也安全得多,更重要的是自己不會太累,那樣實在過於耗費精神了,何況還有受到剝奪的文字創作時間?將雕刻藝術留給專業師父,拿到分工的半成品之後,再專注整體搭配,我想這依然能保留屬於自己的設計感。兩岸的專業雕刻真的不在話下,半路出家哪比得上多年的老師父呢?妳一定明白細節處理上的複雜度,寶石珊瑚的設計者,定位上還是高於僅僅成為一名專業雕刻師父的。
祝妳小週末愉快!
Rosy敬上

Rosy2011/02/18 11:12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