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關於鎏金工藝的懷想
2007/11/15 23:45
瀏覽6,346
迴響2
推薦5
引用0

荀子在《正名篇》裡面寫道:「嚮萬物之美而不能嗛」,能夠體察「萬物之美」是「養樂」和「不嗛(「嗛」音同「歉」,不滿足、懷恨的意思)」的方式,好比我在欣賞與觀察許多老工藝品之中所獲得的樂趣,或許比據有它們更來得深刻。

說到鎏金,我和一般女子相同,喜歡漂亮精細的製品,髮簪類的飾品多半收藏起來,家藏的幾樣價格也不貴,但其獨一無二的樣式,還是頗令自己相當自豪。

我對於鎏金工藝的喜愛,最早源於電視劇,還記得劉曉慶演出的武則天,當年我看到那細緻的鳳冠,還以為這位女皇喜歡黃金壓頂的沉重首飾,細問朋友並查證許多書籍,這纔曉得自己誤會了,那些金金亮亮的髮飾,多半是鎏金製品

鎏金是在飾品或器物上塗抹金汞的方法以鍍金的工藝,又稱為火鍍金,至今有超過兩千多年的歷史,漢代稱「金塗」或「黃塗」。

這方面的技術,最早可以追溯到商朝,商代工匠將鎏金塗於青銅器或刀劍上,算是美化的一種貴族專用之外部裝飾。

鎏金自戰國以來,兩漢使用最為普遍,其製作方法是將純金與水銀依照一定比例混合熔化後,塗上銅器或銀製品表面,經溫烤後固著,再加以打磨即成,技術高明者,其亮度經久不褪。

好比下面《中國鎏金技術》專文介紹一些明清二代的古董,左頁的是護甲(指甲套),右邊是手鐲,將普通的銀製品鍍上鎏金之後,呈現出華貴璀璨的光彩,而且歷經四百多年始終如新

我個人收藏的鎏金髮飾有三件,當初收購的價位都在幾千元之譜,時常拿來把玩,倒也是一種樂趣。

鎏金工藝經歷兩千年,大約有五個正統的製成步驟:

(一)先用強酸溶液清理器物表面,使鎏金易於附著金屬之上。

(二)稱為「煞金」,將黃金打薄剪碎,放入已經預熱的坩埚內,再注入水銀溶解黃金,使之摻合成膏狀,金汞比例為1:5~1:7,稱之為「金汞齊」,然後倒入冷水,使之成為稠泥狀,叫做「金泥」;若比例不恰當,容易在汗水和油污的侵蝕下,因日久而剝落,導致器物變質,而鎏金也是中國最早已知的防鏽塗料。

(三)抹金,將配好的「金汞齊」用推壓或塗敷的方式,均勻地抹覆在器物表面;此過程使用「仿金棍」(預備一根銅棍,將前端打扁,略翹起,沾上水銀,晾幹即成)。

(四)開金,即將燒紅的無煙木炭放在變形的鐵絲籠中,用「仿金棍」挑著,圍著抹金的地方烤,以蒸發金泥中的水銀,並重覆加熱烘烤受鍍件,促進汞的揮發,使黃金保留下來,附著在器面。

(五)壓光,目的是使鍍層更為致密、光亮,操作得當時,鍍層的顔色可長久不變,一般,用瑪瑙或硬度達到七八度的玉石做成的壓子,在鍍金面反覆磨壓,把鍍金壓平,用以加固和使之光亮。

鎏金過程繁瑣,還得看師傅手工是否精細,因此鎏金製品雖多,精品卻少之又少。

關於「金汞齊」的記載,最初見於東漢煉丹家魏伯陽的《周易參同契》,不過去台北故宮也可以觀賞得到真品,至於鎏金技術的文字記錄,最早見於南朝梁代,《本草綱目•水銀條》引梁代陶弘景的話,說水銀「能消化金銀使成泥,人以鍍物是也。」

回到我所愛的髮簪,這東西同樣有超過兩千多年的歷史,不說後人繪製黃帝時期的模擬像中,就出現簪的模樣,但殷商時期的古人,確實已普遍用簪了。

簪的用途有二:一為安髮,二為固冠,固冠的稱為「笄」,不過今日與「簪」混用。

簪在古代是男女通用的,杜甫有詩「白頭搔更短,渾欲不勝簪」,鎏金簪多半在貴族皇室使用,比如皇帝在逢年過節賜給大臣家族的禮物,通常是鎏金簪或玉如意。

古代文獻中的記載,女子髮式非常多而複雜,而裝飾在頭上和髮髻的髮飾,最常見的就是髮簪、華盛、步搖、髮釵、髮鈿,而現在許多髮飾已不多見,好看的鎏金髮簪或釵鈿,早被時下那些塑膠和化合製品所取代。

皇宮貴胄的女子,纔可以用鎏金做髮飾,而一般小戶人家戴的是木釵或荊釵,比如「拙荊」一詞,便是古代平民對外人謙稱自己的妻子。

古代時規定罪犯不許帶簪,就是貴為后妃,如有過失,也要「脫簪退珥」,披散頭髮。

比如周宣王的姜后有一段「退簪勸政」的故事,周宣王一度沈緬安逸酒色,荒廢國政,姜后為了規勸國王勤政,就退去了髮簪和耳墜長跪於後宮永巷,表示自己有罪,周宣王知道王后的心意後感到羞愧,於是勵精圖治,開創了周王室的中興局面。

因為簪還象徵了尊嚴,古人戴冠,就要插上簪,這是一種身份體面,也是階級分明的一種代表,而鎏金髮簪所展現的時代精神和地位,則是其中之最。


以髮飾相贈,是古代女子別樣的含蓄,好比陸游思念唐婉在牆上題出《釵頭鳳》,讓人想見古代詞牌當初創造時,人們對於釵與簪的旖旎深情。

又想起《樂史.楊太真外傳》,楊玉環第二次被皇帝逐出宮,在剪下秀髮時說:「妾罪合萬死,衣服之外,皆聖恩所賜。唯髮膚是父母所生。今當即死,無以謝上。」她披頭散髮請罪,簪花叮叮噹噹落了一地,還讓太監將絞下的青絲轉交唐明皇,終於挽回了君王的心。

記得電視劇《唐明皇》的末了,鏡頭帶到大殿之上,雷雨交加中,坐在破龍椅上一臉悲慟的皇帝,拿出楊貴妃多年前相贈的頭髮貼在胸口,玄宗皇帝的鎏金冠冕搖晃不定,只見蒼老的王嚎啕泣絕,馬蒐坡那一縷冤魂,是命運的交迫和不捨。

「何以致拳拳?綰臂雙金環」,可惜,我沒錢買金環,只有鎏金簪。

「何以結相與?金箔畫搔頭」,這就沒有遺憾了,我有幾支簪子可以搔首。

「何以致契闊?繞腕雙跳脫」,我雖沒有「跳脫」這種純金的釧,勉強還有個鎏金的褪色老銀鐲當收藏品。

這些年來,我已經記不得自己是怎麼喜歡上鎏金髮簪了,偶然會想起,那句白居易的但教心似金鈿堅,天上人間會相見」,對於自己沒能收集一個金鈿當藏寶,自己其實還是有些遺憾的。

不過,偶爾看看電視劇,好比《漢武大帝》,欣賞一下衛子夫那漂亮的鳳釵、鎏金簪和華盛,不然就瞧幾眼劉曉慶扮武瞾登基為大周天子的鎏金皇冠,也是一種視覺的最好享受!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閱讀筆記
迴響(2) :
2樓. yang
2008/03/27 11:41
羨慕又忌妒

真是忌妒又羨慕您有這麼漂亮的簪子

這東西是我無意中在玉市買到的,老銀雖然好找,要有漂亮鎏金的圖案可難上加難了,呵呵,我只戴過一次,結果一位馬來西亞的同事說,這東西像是印尼貨,不過我問了當時賣的店家表示,印尼人做不出這種工藝(鎏金是中國古老的傳世創作啊)。

Rosy2008/03/28 00:26回覆

1樓. yang
2008/03/16 00:29
漂亮的蝴蝶簪子
你那一隻簪子很漂亮,不知在哪裡購買?謝謝
那只鎏金蝴蝶簪麼?沒得購買囉,因為只有一件,而且在我手上。哈! Rosy2008/03/23 00:02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