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誰不想當「才女」?繼續「曬」我這五年的其他手工黑檀木飾品
2011/02/20 05:10
瀏覽4,880
迴響7
推薦78
引用0

※代發散文,《紅樓夢》後續待補上。

誰不想當「才女」?

大概活了這三十幾年來,格主本人被母親以外的朋友稱為「才女」,最早出現在幾年前,那時有個女同事叫做Kristy,也是我至今非常感念的一位女性朋友,她是常常這麼喊我的,當然自己媽媽偏心這樣叫喚一次,我可就不會如此感動了。

通常在部落格發表文章的時候,格主的母親都會再三警告:不要寫自己家裡的事情!

為什麼呢?首先,寫自己的私事還公開發表在這裡,難保會有熟人找上門來,而且已知密碼的家人往往每天上門,最好不要被發現秘密被示眾,免得又受到責罵。

題外話:格主天不怕、地不怕,大概看哪個女人都不服,就對她的母親最服氣,或許很多網友同樣如此?

其實我認為自己是一個很勤勞的人,無論是寫作,或者是製作手工,付出的心力大概旁人很難想像。

黑檀木被稱為「烏木」,就在於它的黑,像是童話故事關於《白雪公主》的描述「頭髮黑得像烏木」所指稱的就是這種材料,當然歐洲本來也產,但是現在根本不可能出口,全世界幾乎都向印尼購買,品質就是特色。

下圖是黑檀木搭配兩串黑蝶貝加白蝶貝當墜飾,木釵上面是碧玉雕花,還有一朵粉色小玫瑰,台灣黑蝶貝很多,價格被壓得比較低,所以要以設計取勝,只是當年穿鋼絲頗費精神,忙了一個多小時,把手指都戳流血了。

最近跟一個網友談起自己的努力,譬如有一段時間為了工作業績及喜歡狂飲的長官,可以喝酒喝到急性酒精中毒,好幾回在宿舍與家裡醉暈了,還有在路邊和車上嘔吐的次數,兩只手都數不完。

我很拚命,做任何事都如此,持續加班到深夜兩點太多次了,為了做手工熬夜更是常事,沒有付出就沒有收獲,總要將自己弄得極度疲倦,否則我就無法安心入睡。

我是這樣一個完美主義者,受累的就是自己與家人,因為我總覺得還年輕,可以趁機會拚出一點成就,平常要有休閒的時間做什麼,大概就是作夢了。

另外,除了感念自己的媽媽,順便也感謝一下我的那位前同事,住在新北市的Kristy,這麼多年的工作生涯裡面,她是對我最好的一位,譬如當年兩度身體不舒服,一回在澎湖,一次在廣東,同樣受到她的照顧,常常還吃了她收藏的糖果與巧克力,真是非常體貼的一位高個子美女。

我曾經花了三天不睡覺(真的熬夜三個晚上)打了一條腰帶當作她的生日禮物,紫色與白色相間的中國結腰帶,腰寬約二十六吋,腰帶粗約一吋,總長度140cm左右,綴有粉紅色的玉環,下擺碎絡子長約50cm,搭配身高有一米七幾的Kristy非常適合,我花了許多心力做出的成品,可惜沒有拍照,那是我做的手工成品裡面最滿意的一條腰帶(以後大概也做不出來了,缺乏可用的玉材,美玉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就像寶石級的天然珊瑚一樣)。

格主到底是不是個「才女」呢?各人心中自有定見。

浮誇或自滿都不是美德,但我要謝謝如此讚賞自己的網友,因為女人都很虛榮,無貌的女人就會向「才」這個字低頭的,當然本人也不例外。

上面是前面介紹過的印度黑檀,曾經說過這種進口黑檀的色澤和質感比不上印尼黑檀木,此乃天生的差別,這張圖片就很明顯了。

印度黑檀木毛細孔粗大些,當然入水即沉是特性,就是整體比不上印尼出產的品質來得好,個人向來覺得藝術需要天份,寫作也需要天份,上天給了這樣的恩惠就要好好利用,否則就是浪費了自己的天賦本能,就像印尼黑檀的木質永遠比印度的來得好,誰都無法否認。

讓木雕師父刻成髮夾,當初要求鑿個洞嵌入天然珊瑚,那位台灣老師父還抱怨連連,說是太費工夫(要加錢),必須順著珊瑚雕刻的形狀挖個凹洞,毫釐不差,這也考驗著手工的能耐。

「天生我才必有用」這句老話,大概誰都聽膩了,重點在於「用」,不「用」就是浪費,所以生為天才一般的木雕老師父,竭盡心思和估量工夫,終於用他的刻刀完成了這件難得的髮夾,事後還責備了一番,說我要求太多又囉唆,哈。

再來驗證一句老話:「合理的要求是訓練,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練」,對吧?

沒有煩人的格主,就無法有這只髮夾的橫空出世,儘管我是如此一個喜歡「要求他人」也「嚴以律己」的宅女,卻很喜歡撫摸成品時的那種舒服感覺。

可惜,格主對於「用」的解說,使得木雕師父壓力太大,也就合作一回,事後不願繼續這麼幹了,相當可惜,如此的髮夾也就成了最後一只,不得商量。

後來沒辦法了,由於黑檀木的木質堅硬,雕刻嵌入珊瑚有些困難,一律打洞處理,然後使用強力接著劑貼合,所以手邊的印度黑檀木髮夾就只有那一只,其餘的都切割成長四方型的簡單樣式,不多作變化。

順便一提,我使用的接著劑是日本住友生產的專業寶石膠,這類黏膠價格較貴,但不會有滲透或變色的問題,也沒有軟化或安全上的顧慮,有些多用途工業黏膠是帶有毒性的,這點大概不會有人注意,可是危險都發生在細節上,不得不顧慮重重。

上面複雜的海芋等雕刻花樣,那是珊瑚雕刻師父的成品,專業人士的藝術天份,從綜合的花樣就能看得出來,這種天然珊瑚美麗的均勻粉紅色,就被稱為angel skin。

天使的肌膚有多美呢?大家可以幻想看看,那吹彈可破、粉紅夢幻的顏色。

當然,髮簪也能搭配不同的玉石,做出中國風的感覺來,譬如上面使用的鏤空銅錢雕刻和福墜,都有一點特別的意味,本來打算做項鍊,後來想想,弄成髮簪也很有屬於自己的味道。

流蘇是比較常見的黑玉髓,兩岸所產的玉髓很多,染色的也多,不過黑玉髓就是這個顏色,價格算是比較低廉些,所以通常都挑來當流蘇使用。

色系的搭配是一門學問,總覺得黑色為底相當好,尾端配上黃玉很好看,上面帶了點蜜糖黃的緬甸鏤空玉飾,還有車工的玉鈴鐺,就有了古典的樣式。

還記得這取材自一幅美人圖,古代的髮簪有類似的流蘇,取材上顯得搭配的自由度高,也顯得比較簡單隨性。

上下兩圖的髮簪不是格主的作品,而是買來的收藏,鏤空的美感與雕刻師父的巧思,當初收的時候就一眼愛上了,沒辦法,可遇而不可求,曾有三名網友寫電郵說想私下跟我購買,可惜本人真的無法割愛。

這只印度黑檀髮簪嵌入鎏金老銀,是格主最喜歡的髮簪之一,我對老銀了解不深也不多,當年只是經過台北假日玉市,發現有個攤主擺著準備開賣,馬上就決定要收藏,也沒有討價還價,這是一種屬於業餘收藏家的直覺

有些時候,創作也需要那麼點直覺,譬如題目和內容,寫作時能夠掌握的中心主旨與抒發角度,這些種種的複雜刺激,在第一時間電流一樣閃入腦海,直覺就能感受到那股強烈的衝動,或許這就是寫作及收藏雙方面能展現的魅力。

大概五年左右,我再也沒見過這樣獨一無二的髮簪了,無論是精緻度,還是特殊性,都是使人愛不釋手的美麗作品,順便在此分享。

印度黑檀(上)與印尼黑檀(下)的比較,從上下幾張圖片再來看,真的十分明顯。

這次採用四朵玫瑰花的設計,同樣很簡單,這個系列當初做了上百只髮夾,後來就剩下幾個,特別是歐洲的朋友,幾十只一批就下訂單了。

風格單一,或許比較受人喜愛?

就如同寫散文,複雜一點的評論,閱讀的人就少了,簡約的內容往往推薦數也高,即便格主曾經為此頗受打擊,但每個人的心中自有一把尺,創作者也只能接受。

類似的還有下面這只三朵玫瑰花的髮夾,以雕刻來說,這種花樣比較簡單,反正「數大便是美」,多幾朵或少幾朵,看起來都差不多。

講到兩岸三地的雕工,個人感覺:台灣的師父比較有創造力,香港的師父特別有藝術感,內地的師父是老字號,要什麼都能雕,而且雕得跟顧客要的一模一樣,缺乏前兩者的特質,但勝在齊整(特別強調:人工最便宜)。

上面的玫瑰花是內地師父的作品,下面的是台灣師父的作品,說到玫瑰花的雕刻,當然是上面的看來單一,下圖的某朵珊瑚玫瑰花都拉長得「變形」了。

然而,重點不在於「變形」或三朵都雕得不一樣,而是寶石珊瑚的價格,根據在於重量的ct(克拉數),台灣師父會設想珊瑚尺寸並盡量保留完整大小,而內地師父只看圖面施工,不該切多的都切了,這就是差異

哪只賣得貴點?當然是下面這只髮夾啊(但是內地師父的雕花依然賣得更好)!

當然,除了珊瑚以外,格主也使用不同的材料,譬如天然綠松石(市面上又稱為「土耳其石」)搭配紅玉髓。

綠松石現在很「平價」,主要是市場上多了贗品,這年頭什麼都可以偽造,而自從高價的天然綠松石出現後,馬上就產生了人造綠松石,以化學物質來混充天然石料,有的甚至是拿綠松石的碎石攪拌膠水重新黏合塑形,不過偽造品依然多得嚇死人,所以眼睛也要放亮點。

爲什麼有贗品呢?很簡單,寶石級綠松石,也是ct(克拉)計價,隨便都要上萬元台幣,曾見過很美的綠松石,小小一個5cm不到的包鑲墜子,就要台幣六萬元!

回到圖片,綠松石的顏色很多,有偏綠的,也有偏天藍色的,下面的髮簪流蘇就是了。

一般的天然綠松石絕對會有許多紋路或瑕疵,完全沒有斑紋的極少,所以幾百元的東西,可以肯定就是人造合成品,質感上同樣能摸或瞧得出來。

由於大陸是綠松石產區,特別是西藏,去那邊可以看到許多綠松石,若想買大塊點的,就去當地買吧!

下面是黑檀木戒指,上頭嵌入有點歪的紅銅絲,中間的雕刻也形狀古怪,沒錯,這珊瑚就是格主自己雕刻的成品。

當初異想天開,覺得什麼都可以自己來,所以沒請木雕師父幫忙,自己拿了刻刀就上桌,因此可以輕易看到銅絲和黑檀木的表面接縫,還有刻歪或敲打凸起的痕跡,但也值得留做個人紀念品。

照片放大了不少,其實圓形戒面大約只有直徑三公分,當初雕刻的時候還拿了放大鏡盯了兩個多小時,真的很累人,後來類似的工夫只能交給專業,畢竟拿著刀具的任何時候都太危險了,劃一下就是一截手指或一片人肉不見,想像與實際總是充滿了血淋淋的威脅。

當自己不夠那份「人才」的時候,怎能不轉交給專業製作呢?

在台灣似乎很少人戴木頭戒指,主要是木質無法調整寬度,而且時尚不流行,但在清朝的時候,甚至是更早以前,中國人就已經在戴木戒了,主要是拿來當板指用途。

畢竟,就像一般人的觀念,有錢人穿金戴玉,木頭呢?喜歡被人稱「才女」的廢材更適合吧?

上面那只黑檀木戒的失敗,就不須多提了,且看下面的優良成品。

同樣是3cm直徑的戒面,上面嵌入一朵大約18mm寬度、12mm長度的玫瑰花,看起來簡單,雕起來艱難,一般雕刻這麼小的天然珊瑚,都要費神耗工,所以願意做的雕刻師父不多。

這樣一個黑檀木戒,若是上面沒有任何裝飾,大約也要兩千塊台幣起跳,並不便宜,主要是市場小,大概很少人會看到類似的東西。

這年頭金銀永遠不褪流行,金戒、銀戒、玉戒……誰會喜歡戴塊沉重的木頭在手上?

另外,雕刻師父也不喜歡木戒,黑檀木沒有延展性,本來格主想試試看市場,無奈木雕師父不買帳,所以後來就沒下文了。

看來,或許還是黑檀木髮簪比較適合,尤其是在創意方面更顯得多變性,只要有材料,就可以從流蘇方面進行各種變化,譬如下圖。

在西藏,很容易就能買到嵌入綠松石的小墜子,或者是鎏金的藏銀(其實就是白銅,並非真正的白銀),這時就能搭配組合,製作不同的流蘇。

台灣和大陸的雞血石都很多,價格也低廉些,所以可以製作串珠,一般幾百元台幣就能買上一小袋了,只要挑揀一下類似的色澤,就能做出屬於自己的風格。

講了這許多,忽然想起那年送腰帶給同事的Kristy那時,她臉上煥發的笑容,還有那像是要哭出來的表情。

她曾經問我:「怎麼又不舒服了?」

我回答:「忙著賺錢沒睡覺。」

還記得她又問我:「妳在忙些什麼?」

我把東西秀給她看,於是她明白了,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才」,也有不得不為之的壓力,在別人不曉得的時刻,或許大家都睡著了,我總是還醒著,無論是忙於聯絡雕刻師父,或者自己想辦法找材料,亦或是思考要進行的副業,我從不願浪費一分一秒,這是我每天從不感到「寂寞」的原因。

當所有的人都離開我的時候,忘不了那些孤單在外的日子裡,只有這位Kristy會注意我的飲食,會持續告誡我,小心上頭盯哨、多休息、別累著……

在許多年前的那一天,老朋友貼心的話語,還有她喊我「才女」那時的快樂,永遠使我難忘。

此刻,在此希望她能過得好,並且在戴上我送的耳環和中國結腰帶那時,可以偶爾回憶起當年深刻的友誼。

備註:內地的雲海KTV女同事合照,Kristy是個子最高的那位美女,由於此照片已經告訴其他友人,乾脆貼上來,真想跟她再見上一面。

(待續)

髮簪相關內容可參照:

每一個女人都會成為「大嬸」?順便「曬」我這五年的手工黑檀木珊瑚髮簪青絲難綰

有誰推薦more
迴響(7) :
7樓. 。璽兒。
2011/04/22 21:36
..............

順便一問

如果是Rosy格文裡曬出來的髮簪,我若留了長髮能買嗎?

曬出來的多半都賣掉或送人了,少數捨不得出讓,或者是得之不易的收藏品,呵呵,所以在這裡展示,其目的並不是出售,而是回顧。 Rosy2011/04/22 22:55回覆

補充一下:這篇裡面那支蝴蝶老銀鎏金黑檀髮簪(不是我的作品,是跟台北一位賣方懇求來的)很多人問,但因為其獨特和難得,真的無法出讓,其細緻大約在我所見過的老銀簪之中,最讓人驚喜。

不知妳覺得哪一款髮簪設計最美?J

Rosy2011/04/23 17:24回覆
6樓. 太陽光
2011/02/22 08:33
真好

好一陣子沒逛逛udn了 ^^

連看了Rosy幾篇手工與藝術的文章與照片

真的有種賞心悅目的舒服感~

謝謝Rosy

其實我從去年十月底到現在也有三個多月沒上UDN,目前還有點空閒時間,到了三月又得忙了,也謝謝妳特別來留言,好久不見了呢! Rosy2011/02/22 10:43回覆
5樓. 林錫銘‧攝影筆記
2011/02/21 19:33
黑檀

黑檀硬黑卻能襯出各種材質特色,讓主角更彰顯,雖是不可或缺配角卻不礙眼,相輔相成,件件都是藝術品。

早期去內地,也喜歡買些黑檀製作的珠寶箱之類小盒子,幾年前買了一個黑檀製作的泡茶組合茶具.......還一直捨不得開箱使用,總想找一個真正閒適的日子,好日加好茶然後慎重開泡.....哈。


是呀,我就喜歡那種沉黑的美,光影之下還有深淺不一的紋路,表面氣孔細密,所以拋光後的黑檀木摸起來很舒服。您的茶具應該同樣有那種手感?

我母親比較喜歡紫檀,價格貴得要命,感覺亦同樣沉重,可是經過這些年以後再看那些家具,我從大潤X買的組合櫃都被書壓壞了,紫檀或紅檀雕花櫃仍完好無缺,她喜歡躺的雞翅木貴妃椅也同樣簇新,這就是品質啊。

以前不懂這些,家裡買的唯一黑檀成品就是一只小凳,那時還怪我母親花那麼多錢弄個黑木凳回家,當年給小黑寶當作牠的專屬座位(如下圖,沒有拍得很清楚),結果多年以後再用懷念的眼光看那只沉重的黑檀木凳,同樣完好無損,而且光亮如新。

Rosy2011/02/22 07:11回覆
4樓. nothing special
2011/02/21 02:21
壓箱寶
謝謝 Rosy 曬壓箱寶 否則哪有眼福阿~

早安,NS:

我的「壓箱寶」很多,這些只是其中一小部分,有空繼續解說(當然也會補充一點「出醜」的往事)。

Rosy2011/02/21 05:40回覆
3樓. 刁卿蕙
2011/02/20 10:22
妳真有才!

視覺/文字饗筵的幕後是淚與汗啊,這是妳天賦的幸與不幸。真的希望妳好好保重身體。

端詳再三,這一戴上,整體造型都得注意--髮型,化妝,首飾,服裝,鞋子....(然後,要去哪兒?)

我是不適合戴的,舉止不夠細緻,擔心大笑時給晃掉。但我真愛看別人戴。

早安:

是這樣沒錯,改天貼點有趣的對比圖,相同的設計還會有完全不同的結果,基本上想要讓自己在藝術性方面達到一種高標準,就得付出比別人更多的時間和代價,而且必須堅持而不懈怠一日,即使有些天份也一樣,這是我個人的強烈感受。

其實搭配倒也還好,目前我懶得想太多,但是曾見過內地年輕女孩過年穿上旗袍搭配髮簪的模樣,過節氣氛在她們來說是比較新奇些,特別是專注於小小的飾品上面。

我的歐洲朋友就隨性多了,穿著牛仔褲也使用髮簪或項鍊,她們的想法沒有顧忌,自己覺得好看便穿搭起來,感覺不協調的樣子很有趣。

我同樣愛看別的年輕女孩子戴上髮簪的模樣,對於設計相當有幫助,況且年輕就是美啊!

Rosy2011/02/20 11:04回覆
2樓. 平平安安
2011/02/20 08:01
誰不想當「才女」?繼續「曬」我這五年的其他手工黑檀木飾品
真是美啊
早安,後面的介紹還會有更美的,哦呵呵。 Rosy2011/02/20 08:09回覆
1樓. 恰恰
2011/02/20 06:11
才女

你在我心目中 絕對是位 才女

年輕時 喜歡梳髻 收集不少髮夾 髮叉 髮飾

你還會自製 多麼古典高雅 肯定愛不釋手

櫃子裏好多"朱義盛" 改天拆了 也來重新設計

 

早安,恰恰:

「才女」的壓力絕對很大,沒想到妳也很熟悉「朱義盛」,呵呵,後面我打算把那些擺著長灰塵的「朱義盛」也貼出來「曬」,或許重新處理設計也會挺有意思的,對吧?

Rosy2011/02/20 07:37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