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咫尺(五)三個男人一台戲(下)焦筱婕
2021/06/03 23:59
瀏覽1,453
迴響0
推薦21
引用0

(五)三個男人也是一台戲(下)焦筱婕

趙鑫剛端來熱燙的咖啡壺,就聽到胡總辦公桌上的分機響起;她見那三位叔伯都大剌剌坐在沙發上聊天,很有自知之明地放下托盤,走過去接起電話,然後按下免持聽筒。

「胡總辦公室,您好。」

那邊似乎一怔,然後很快地說:「……我是企劃部經理焦筱婕,他在嗎?」

趙鑫杏眼怯怯地瞥向一旁,揚聲器的內容很清晰,胡琣賚銳利的目光掃描過來,在兩人視線交會時,示意地點點頭。

「……在。」

「那我馬上過來。」

那位「焦小姐」語氣急迫又直接,講完就掛斷,半點時間都不浪費。

原來當主管的人,說話皆是這般颯爽、有魄力的麼?

趙鑫正想著那位焦小姐打算來找胡總,是否是因為自己把今天的會議記錄傳了一份電郵副本給企劃部的關係,還是她覺得文字裡有不妥之處,難免又有些忐忑,卻聽旁邊沙發上三位叔伯開始探究此舉。

「焦筱婕要來幹嘛?」

「找賚哥修理阿椽?」

「她就是瞧我不順眼,然後來嘮一嘮,我懷疑她的嘴開過光,神神叨叨罵翻天,嚇都嚇死人了……」

「企劃部本來生產排程就搞得天怒人怨,真的,在我說想要休假之前,上個周末本來是悠閑而又愉快的,直到我說了以後,我的周末就變得比工作日還要忙!整個人彷彿戲台上的老将軍,背後插滿了旗子,一聲令下就轉得要人命……」

能讓小叔叔放在最後補充評論的,肯定有他的深意。

然後等「焦小姐」來了,趙鑫就知道了,原來禤椽是焦筱婕的前夫,其中關係,是焦筱婕自己說出來的。

焦筱婕高傲強勢、美艷高佻,穿著一身米白色的套裝,身材和臉蛋都保持得極好,高跟鞋搭配同色系的窄裙,緞光珊瑚色的口紅襯得她氣色不錯,降低了精緻妝容下眉眼凌厲的攻擊性。

許是在場除了她自己,就趙鑫一個女孩,和她母親年齡差不多的焦前嬸嬸親切地跟她打過一聲招呼,喊她「小姪女乖」之後,轉頭就言語帶刺:「近三天不見阿椽,都差點認不出來了,看來離婚後的生活過得挺瀟灑?」

趙鑫聽了一愣,下意識地看過去。

禤椽脾氣溫和,被調侃了也沒生怒,反而淡淡笑了:「我與筱婕做不成一家人,也用不著變冤家,當同事就挺好的。」

焦筱婕紅唇勾起,冷不丁又丢了幾句話出來:「CMO(市場總監)在會議記錄上的推卸責任,你這是給足了小趙這個媒人面子罷,想必離了婚,就不忘記對前妻多踩幾下痛腳,也少給幾分情面了。」

他們的媒人是小叔叔?

趙鑫烏黑的眼眸寫滿了不解,悄然地看向身旁默默喝咖啡的趙翊傑。

禤椽氣定神閑極了,半點沒有被焦筱婕的話影響到什麽,他一身桀驁痞氣的公子哥兒,說話分寸得體,性格爽快,覺得與前妻偶爾鬥鬥嘴,也是挺有趣的一種生活調劑。

當初焦筱婕就極看不慣禤椽在婚姻上這套做派,奈何禤椽就吃這套,把人家捧在手心疼了好幾年,趙翊傑私下最喜歡跟趙鑫說老友的八卦,講兩夫妻婚内時,只要工作場上起了衝突,爭執便從職場延續到回家,焦經理連碰都極少讓前夫碰的。

這次兩人會離婚,就是因爲工作上的齟齬。

焦筱婕覺得被冒犯到了,鬧了半年離婚,無論禤椽怎樣妥協,哪怕願意正式道歉,也挽救不了這場婚姻,現在客訴的老問題再度發生,這讓焦筱婕氣不打一處來,如今趕上這場聚會,沒少陰陽怪氣地諷刺。

「我看過幾個部門的聯合會議,柿子挑軟的拿捏是嗎?怎麼客訴連連,人人都想把責任往我身上推,你們這驚才絕艷的厚黑術是師承何處呀?個個都臉皮厚、話術黑得畜類拔萃呀!」

似乎被懟得無話可說,禤椽頓了數秒:「筱婕,女人說話溫柔些,會更討男人的喜歡。」

焦筱婕下意識瞥向禤椽和胡琣賚,奈何兩方都沒看她,很快無所謂地冷笑:「我有家業繼承,出來工作是想挑戰自我、當個女強人,本來就長得漂亮、有車、有房、還有各種貨幣在多家銀行,犯不著去討那些老男人的喜歡。」

在場的「老男人」叔伯們默然:「……」

唯有趙鑫,在焦筱婕瞟了一眼過來時,極小聲地認同:「……嗯嗯。」

帥叔叔和漂亮嬸嬸,本來是多麼登對的一對情侶,果然夫妻不能一起工作!

焦筱婕充分表達了忿忿不平的態度之後,深怕第一次見面就嚇壞了小姪女,也沒跟胡琣賚聊上幾句,罵駡咧咧就風風火火地走了。

趙翊傑打圓場地提議:「我們還是趕緊下班吧,免得待得久了,又跟筱婕在加班時撞上。」

叔伯們深表贊同。

禤椽忽然說:「賚哥,筱婕跟我不對盤,再讓我過去你那兒躲兩天。」

胡琣賚思索片刻,沉聲道:「……隨你。」

趙鑫坐著小叔叔的車,胡總和禤總監各開一輛低調的賓士,終於一同打道回府。

因爲長期出差緣故,胡琣賚本人這兩年很少住在這裡,除了定期找清潔工打掃外,房子裝修後跟新的一樣。

沿著客廳裝潢望去,是淺褐色的真皮沙發、清代官帽檀木長案、同款骨董師爺椅、衣帽架、一對小叔叔送的紅檜聚寶盆和歐式落地燈,東西合璧的擺設,瞧著卻也相當和諧,牆壁以整排木質書櫃為隔間,書架上裏面的書籍按薄厚高低錯落排列,多數是科技或金融方面的專書或期刊,那些應該是胡總爲了琢磨公司經營而買的書籍。

開門進去前,趙鑫還擔心客房要打掃一番,好在放眼望去,雖談不上一塵不染,房間算是非常整潔的。

趙鑫跟著小叔叔到她暫居的客房,只見如套房般有一臥一廁,女性化的梳妝檯和全身穿衣鏡都是新添置的,保護在外面的氣泡紙還沒有拆掉,客房鄰近後院,落地窗掛上遮陽的厚重墨綠色窗幔,層層疊疊垂落在地毯上。

「鑫鑫,我只買了兩樣東西給妳,如果這裡缺什麼,就直接問叔叔要。」趙翊傑想了想,又從口袋掏出一張卡:「算了,妳要買什麼都隨便刷,不夠錢的話,還可以找胡伯伯要。」

趙鑫當然不可能問一個剛見面一天的伯伯要錢花,何況,開會時的胡總多可怕啊!

她哪有膽子去借現任老闆的錢?

從小,叔叔就喜歡住在她家,可以說,趙鑫是趙翊傑帶大的。

趙翊傑疼愛小姪女,自己單身多年,外表保養得也好,有時出門,經常被不認識的人誤認爲是情侶,朋友們羨慕她有這樣一個年輕又事業有成的叔叔,但趙鑫沒有什麽特别的感動,只覺得别人家沒有這樣一個嬌寵自己的叔叔,而且自家叔叔卻永遠認為她長不大,事事都要插手過問。

趙翊傑想幫她打開行李箱,不料趙鑫小臉一紅,扯過箱子說:「小叔叔,我的衣物自己收拾就可以了……」

趙翊傑一愣,呵呵笑著摸了摸姪女柔軟的馬尾:「那妳忙,叔叔去找老胡伯伯聊聊。」

他把靛藍色的絲質外套搭在胳膊上,見她認真的小模樣,孩子大了就得有點自己的秘密和空間,有著他干涉她就煩惱的勢頭,只能不情不願地關門出去。

禤椽正從對面的客房踱步出來,見他就問:「你沒幫小姪女打點一下行李?」

趙翊傑笑著說:「鑫鑫很懂事,凡事都想學著自己來。」

禤椽點頭:「你那小姪女確實嬌柔討喜,特別可愛。」

他們搭肩並行,往餐廳找吃的去了。

夏初時節,胡家祖宅的磚牆邊,爬藤已經盛開得格外青翠,綠蘿冷清地纏繞到了不見光的陰影處。

随著晚風吹起,一盞暖黃的燈晃出了柔柔浮光,在院内的噴水池旁邊,胡琣賚獨自坐在石桌前,一壺老人茶已經燙好,飲杯涼了許久,似乎都沒有喝的意思。

趙鑫大致整理了幾件衣物和盥洗用品,思來想去,還是出了房門找人,結果逛到了後院,遇上一個人坐在屋簷下,挨著一張圓形大理石桌邊泡茶的胡總。

她也不想這樣單獨跟胡琣賚待著,兩人對面無話可說,總覺得有些尴尬。

「胡伯伯。」趙鑫先喊人,又柔聲問道:「我叔叔回家了嗎?」

胡琣賚抬起頭瞄她一眼,冷淡回應:「還沒,他們叫外賣點餐去了。」

趙鑫躊躇地站在幾步遠處,不知該怎麼跟這樣一個嚴厲又有點隔閡的父執輩說話,直接坐過去顯得無禮,轉頭走開也不恰當,所以她不知所措地站在門檻那邊。

只見他修長分明的手指端起倒掉茶湯,又重新燙了一杯。

沒過半晌,後門一開,樂呵呵的小叔叔和禤椽一同出現,他提著幾盒菜餚,又塞了一枚砂糖橘到她手上,走過來說:「賚哥,我餓了,就訂了附近的餐廳幾份外帶,拌麵還不錯,炸芋泥丸子很酥脆,大家一起趁熱吃吧!」

胡琣賚側首望來,將泡好的幾杯茶一一遞過去:「過來坐。」

趙鑫以為胡總是對小叔叔他們說話,瞧見茶杯挪移了她的方向,她愣愣對上胡琣賚的目光,趕緊走過去趙翊傑旁邊。

「妳的餐盒。」

禤椽對她微笑,用紙巾幫她擦拭過趙翊傑和他中間的大理石凳,於是趙鑫順勢坐下,喝茶吃飯,身邊的小叔叔就忙著幫她布菜了。

「賚哥的點茶工夫很專業,外賣油膩些,飯後喝了正好。」

胡琣賚微頓片刻,語調緩了緩:「我們很久沒聚在一起飲茶了。」

禤椽點點頭:「也是。」

閑來無事,三人難得在石凳坐下,眼神和藹地瞧著小姪女,趙鑫這晚餐卻吃得又有點戰戰兢兢,幾個長輩本身都和她有著或多或少的淵源,趙鑫長得好看,幾個叔伯也都是四十幾歲的社會精英人士,穿着非常妥帖的襯衣長褲,在剛剛升起的月光裡落影修長,她不可能記得自己曾經的嬰孩過往,但是對他們來說,小姑娘與兒時半大點的模樣,早就大不相同了。

趙翊傑又跟兩位叔伯說了什麼,趙鑫聽不懂,都是專業度很高的事。

她抬頭望了望天穹,雖然想做個真善美的可愛小姪女,也想要盡自己的一份綿薄之力,哪怕是當個工讀生,但學習社會經驗呐,得有自知之明,不聽不該聽的,聽不明白就慢慢學。

明知山有虎不得不去虎山的時候,得準備妥適心態保護自己、面對未來的時刻,随時能夠「學而時習之」,這纔是一個合格社會人士的處事原則。

當然,甭管現在她能不能做到,該懂的道理還是得先學習懂得。

飯後,小叔叔例行交待一番便離開了,趙鑫也回客房休息。

臥室的窗簾沒有拉上,夜晚朦朧的月光從外面透進來,她覺得非常疲憊,房間裡安靜得彷彿可以聽見自己呼吸的聲音。

她沒有開燈,靜靜地躺在床上睜著眼睛,直到時針和分針繞了幾圈也沒有閉上。

可能是喝多了老人茶的緣故?

趙鑫覺得自己還年輕,在陌生的地方就是睡不著,這多少讓她有點意外,她很少失眠,卻直到夜深人靜,許久纔能入夢。

(待續)😅😅😅代Rosy貼😅😅😅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