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賺漁報〈二〉
2021/01/14 00:00
瀏覽673
迴響1
推薦44
引用0


次日,某前往見胡潛義,向他說明難以購買那塊地的原因。胡潛義再三請托某,希望他一定要說成此事。某就說:

 

「這包老頭有個女兒,年紀與您的二公子相近。如果您願意為二公子下聘迎娶她當您的兒媳婦,並允諾照顧成為親家的包老頭夫婦倆以後的生活,則包老頭夫婦倆有了安度餘生之所,也就不會再堅持守著那塊地,再加上又是賣給親家也不算流落到外人手中,如此您就可以得到那塊地了。」

 

胡潛義說:

 

「萬一我那個笨兒子看不上對方,倔強得不肯答應,那又該怎麼辦呢?」

 

某說:

 

「那麼您就答應他以後能多討幾個小老婆,這樣應該就行了唄?」

 

胡潛義又擔心就為了買地而結成的親家,門不當戶不對的,以後會不會有後患?某笑著說:

 

「那包老頭不過是個癡愚的老頭而已啊!他若是貪圖這些優渥的條件答應了,則之後的主動權便操之在我。他若是聽話不再多生事端則您就好好的善待他們夫婦倆,否則就趕他們走,又有什麼好擔心的呢?」

 

胡潛義似乎很認同某的看法,說:

 

「好,就這麼辦。」

 

於是仍舊委請某處理,再三交代務必要完成此事。某也是前去遊說了三、四趟,那包老頭與他的妻子才點同答應了這門親事以及賣地之事。

 

次年春天,家的二公子胡希祁包珠娘迎娶回家。新婚燕爾,夫妻之間相處也還算恩愛,胡潛義夫婦倆對待這個兒媳婦的態度也還不錯。胡潛義安排親家翁包老頭夫婦倆住在自家的另一處別墅,派遣僕人照顧他們的飲食起居,包老頭夫婦倆對這樣的待遇也很滿意。

 

喜事辦妥之後,胡潛義挑了一個黃道吉日動工,拆掉了包老頭原本居住的舊屋,請風水先生點明了吉穴所在以及方位,算好時辰讓工人們破土開挖。工人們挖著挖著就挖到了一塊小型的圓頂石碑,上面鐫刻著篆文,內容是:

 

「橋南水,九曲流,橋北土,葬公侯。仁與義,葬無愧,暴與強,葬必殃。」

 

胡潛義見到碑文之後很高興,因為他認為自己對親家翁講信用、有仁義,所以符合這碑文說的「仁與義,葬無愧」。於是在將父母的棺木安葬完畢後,又在墓旁蓋了一幢小屋作為看守墓地之用,將這塊小石碑嵌於牆壁之上,用以向鄉親們誇耀自己是個仁德有福之人。

 

過了一年多,胡潛義的長子胡希郊果然因為屢屢建立了軍功,經由長官登錄呈報,朝廷獎勵擢升並派他擔任潼關將軍,麾下統領著多名武官參將,父以子貴,胡潛義也因此領受朝廷詔封,成為人們口中的「封翁」了。

 

然而次子胡希祁卻是越來越恣意放肆,每天沉迷於賭博之事,與那些地方上的無賴們交往親密。妻子包珠娘稍微勸告,胡希祁就拍著桌子大罵著說:

 

「妳這個漁家女囉嗦什麼,敢限制我只當個酸秀才嗎?自從娶了妳,我就時常被鄉親鄰居們譏笑,妳這個賤婢真是害人不淺啊!」

 

被丈夫羞辱得如此不堪,包珠娘羞慚極了,就向公公婆婆哭訴丈夫嗜賭又不聽勸告,沒想到公公婆婆反而袒護兒子,使得胡希祁對待妻子的態度更加的蠻橫,每天都在房間內對包珠娘惡言相向。某聽說這小倆口已經無法和睦相處,急忙代表胡潛義向縣衙的某差役談妥,付了一大筆錢讓他將女兒紅兒嫁給胡希祁作小妾,用來兌現先前的承諾以安撫胡希祁包老頭聽說後也無可奈何,可是做娘的心疼女兒,妻就想要上親家那兒去興師問罪,被包老頭攔了下來,說:

 

「畢竟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我們的女兒已經身為人妻,倘若我們為她出頭去與親家吵鬧拼命,不但給女兒增添麻煩,我們離開後女兒反而會更加受罪,何不暫時忍一忍吧。」

 

都說「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沒想到胡潛義見親家沒有馬上為女兒出頭就認為對方懦弱可欺,對待親家的禮節也就越來越鬆懈。此後晚上睡覺時,胡潛義便經常夢見亡父胡老太爺回來對他說:

 

「你將我葬在那龍口村,令我感到很不安,然而既然你已經葬了我,就應該遵守那石碑上的內容,否則災禍就要來了。」

 

胡潛義只當是作夢而不以為意。當胡潛義提供給親家的飲食質量也越來差,原本一日三餐外加宵夜點心也變成了一天只提供二餐,就像是在豢養監獄中坐牢的囚犯一樣時,胡潛義當晚就又夢見老太爺託夢警示說:

 

「石碑上的文字,千萬不可藐視輕忽,還希望不要再虐待珠娘了。你若忘了老父我所說的話,屆時將一定會後悔莫及。」

 

次日晚上更是再度夢見老太爺前來,嚴肅的告誡兒子,說:

 

龍口村的這塊地另有主人,何不趕緊將我改葬他處呢?你選的親家、珠娘的父母,你就應當遵守承諾、依禮敬重善待他們,萬萬不可令他們孤獨失望而落寞寡歡!」

 

胡潛義驚醒後,縱然是接連兩天都夢見先父託夢示警,但總認為夢幻無憑,不是很相信自己的夢境,因而依舊非常惡劣的對待著氏一家。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豚兒」,對人謙稱自己的兒子的用語。

 

:原文掃描版的「豢」下方的「豕」不清楚,很像個「水」字,若非真有此古字,則對照前後文應是「豢」字無誤。

 

:「丙舍」,原指漢朝宮廷中的三等房舍,或正房旁邊的耳房(小房屋,形似正房的耳朵,故稱耳房),後指用於存放靈柩的房子。

 

:「剡章」,「剡」音「演」,削牘(「牘」:用以書寫文字的木片)寫成奏章。泛指寫奏章。

 

:「參戎」,指參謀軍務。也是時期的武官參將的俗稱。

 

:「饒舌」,嘮叨、多嘴。

 

:「腐頭巾」,時期規定讀書人戴儒巾。「腐」則有迂腐之意。

 

:「閫」,音「綑」,婦女居住的內室。借指婦女。

 

:「弱息」,對人謙稱自己的子女,也特指女兒。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八.賺漁報

 

青烏之術,信於越而勝於皖。歙之胡上舍名潛義者,本殷實,……

……

翌見胡,告以難購語。胡再三托,期其必成。周曰:

「渠有女,與賢郎次公年相若,若聘為婦,允養二老,則渠有安樂窩,地可得也。」

曰:

「豚兒倔強,奈何?」

曰:

「許以多納小星,何如?」

胡又慮有後患。周笑曰:

「癡哉,翁也!渠但貪香餌,則權在我。善則豢之,否則逐之,何患焉?」

胡曰:

「善。」

仍浼周玉成。周三四往,包漁夫婦始許可。

明春娶珠娘歸。初頗得翁姑憐,夫婦亦伉儷。居二老於別院,起居餐飲,初亦安適。諏吉毀漁舍,浼地師點穴,工人破土,掘出一小石碣,上鐫篆文曰:

「橋南水,九曲流,橋北土,葬公侯。仁與義,葬無愧,暴與強,葬必殃。」

胡見之大樂。葬畢,築丙舍於左,嵌石與壁,誇示鄉人也。

年餘,郊果由軍功曆登剡章,官潼關將軍,麾下參戎,胡居然封翁矣。祁亦肆恣,日事賭博與無賴游。珠娘稍諷勸,祁拍案大罵曰:

「漁婢饒舌,敢限我成腐頭巾耶?自娶汝,時為鄉鄰笑,婢子累人不淺哉!」

珠慚極,哀啼,翁姑反袒祁,而祁更橫,日於閫內施惡聲。

周知其不相能,急以多金購縣隸之女紅兒與為妾,踐前議也。包漁知之,亦無如何。婦欲興問罪師,叟曰:

「吾女已失身,若拼鬧,是貽弱息罪戾也,盍隱忍之。」

胡瞰其懦,禮節漸疏,飲食漸菲,終日兩餐,如豢獄中囚。胡之亡父,時歸而示夢曰:

「葬我龍口村,甚不安,然既葬矣,當遵石上字,否則殃且至。」

明夕又夢曰:

「石上字,非可藐忽,幸勿虐珠娘也。若忘老父言,悔莫及。」

再夕又夢曰;

「龍口村地更有主,益改葬為便?珠娘父母,當禮敬之,萬勿使向隅。」

胡醒,總以為夢幻無憑,不深信,而虐如故也。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賺漁報〈三〉
下一則: 小小說 – 賺漁報〈一〉
迴響(1) :
1樓. Flying Eagle
2021/01/14 17:00

預料胡某人下場悽慘,居心不良,又不信守承諾,態度惡劣。


您猜得沒錯,背信忘義者必然沒有好下場,幫兇也逃不了。

至於有什麼樣的結果,就請繼續看下去唄......

 Fox想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1/01/14 21:21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