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上官生(輔導級)〈一〉
2020/05/07 00:00
瀏覽746
迴響2
推薦49
引用0


有一位原籍洛陽的書生上官簫,字洞卿。從小就隨著當官的父親移居安徽,長大後學習以及如何運用關於刑名律法的「申韓學」。上官簫二十歲時接受鍾離太守(金某的大名原作者宣鼎忘了)的招募成為其幕僚,主從間相處得十分契合。

 

上官簫容貌俊俏,又擅於修飾,而且性格慷慨直爽,喜歡結交朋友,二十歲了還未娶妻是因為他擇偶的條件太過嚴苛之故。太守見他還是單身,有意要送給他一名侍婢,但還是被上官簫委婉的拒絕了。

 

後來,這名婢女與僕人私通,醜事敗露被押送到太守夫人面前等候處分。太守知道後非常生氣,提著寶劍就要將婢女與僕人就地正法。上官簫認為他們罪不致死,就上前極力斡旋,終於勸得太守劍下留人,交由上官簫代為處分。上官簫就自掏腰包拿了點盤纏給僕人,要他離開此地逃得越遠越好,並將婢女嫁給他人,令她能名正言順的離開太守府,同時也不至於丟了太守的面子。

 

又,本地有一位富家女子,出嫁後才三個月就生了孩子,她的公婆認為這個媳婦婚前偷吃,讓自己的兒子戴了綠帽又當了接盤俠,憤而提出了告訴。都說清官難斷家務事,太守打算對這個富家女刑求逼供以求得真相,上官簫急忙阻止並暗中查訪,這才查出原來是富家女的丈夫在婚前曾經偷偷翻牆與富家女私會,就這麼中獎了,因此富家女所生的嬰兒也的確是夫家的親骨肉。公婆得知真相是自己兒子不老實所造成的結果後,也就主動撤銷了訴訟,歡歡喜喜的回家抱孫子去了。

 

太守的兒子小金,是一個仗著官二代身分橫行街市的惡少,見上官簫處事得宜又深受父親信任,以為這都是上官簫收受好處、送禮行賄以打通關節所致,就私下對父親造起關於上官簫的謠言。謊話說多了,終於也令太守心生懷疑,時常在與上官簫談話間透露出諷刺的意思。上官簫怎麼會聽不出來,一氣之下便拂袖而去。

 

失意的上官簫一時之間無處可去,想起正在山東擔任中丞的某公是上官簫已過世的父親的同歲生(通過同一場考試取得功名的讀書人),就決定前往投靠,或者也可以藉此被轉而推薦給他人。可是當上官簫抵達時,那位中丞某公卻已經仙逝多時,不得已,上官簫索性隨遇而安,將身上所有的盤纏都用在遊覽山東的風景名勝之上,無論是蓬萊海市(位於山東省煙台市蓬萊市外海的海市蜃樓自然景觀)泰山日觀(位於山東省泰安市泰山玉皇頂東南的日觀峰,古稱介丘岩,因觀日出而聞名。)、聖陵碑版(位於山東省濟寧市曲阜市孔子故居)等景點,無不縱情放眼觀賞。

 

就這樣時光漸漸過去了二年,上官簫才開始循著舊路要回家去。當他抵達蒜山瓜步山(今江蘇六合縣東南的瓜埠山之間,遇到了一位老朋友太史,此時的太史已經退休,回到幽雅的居所安度晚年,在長江邊蓋了一座挺好的別墅。

 

太史向來欣賞上官簫的才學,就挽留他幫著修編譜系,安排他住在東邊鄰近的一處古佛寺中,派專人為其打理膳食事宜。上官簫非常喜愛佛寺內的樹石亭臺,在那僅僅一堵斷矮牆之隔,又可聽到漁翁遊哉吟唱的聲音,而且會來此地的人都非一般庸俗的客人,也就樂得住在這裡逍遙自在,不再想要重操舊業的再去當他人的幕僚了。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申韓學」,「申」指申不害,戰國時鄭國人,法家「術」派代表,後人尊稱「申子」。「韓」指韓非,戰國末期韓國人,為法家思想代表人物,認為應該要「法」、「術」、「勢」三者並重,是法家的集大成者。故後世以「申、韓」代表法家及其學說。

 

:「牽致」,俘獲的意思。

 

:「苞苴」,音「包居」,原是包裝魚肉的草袋,後指餽贈的禮物或賄賂。

 

:「先甫」,即「先父」。「甫」同「父」,見《詩·大雅·烝民》:「保茲天姿,生仲山甫。」

又如古人稱孔子為「尼父」,也作「尼甫」,所以孔老夫子的字,全稱是「仲尼父」、「仲尼甫」。

 

:「依劉」,投靠有權勢之人。「依劉」典故出自三國時期劉備前往荊州「投靠劉表」。

 

:「薦禰」,受推薦給他人。「薦禰」典故出自三國時期孔融上疏「推薦禰衡」去投效曹操

 

:「蒜山」,又名「算山」,即今江蘇省鎮江市雲台山,因山巔有座雲台院,故現稱雲台山元朝時山上曾建了一座銀山寺,因與位於金山寺所在的金山遙相對峙,故此山又名銀山

 

:「太史」,編修史書的官員。時期由翰林院負責修史,故又稱翰林為太史。

 

:「退老林泉」,見成語「歸老林泉」,指回到幽雅處所,度過晚年。「林泉」,有著山林泉石的勝境。

 

:「精藍」,佛寺、僧舍。「精」指精舍;「藍」是梵語「阿蘭若」,又稱禪林、叢林。原指林中空地,可供僧侶修行處,引申為僧侶聚集或住所。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四.上官生

 

上官生,字洞卿,名簫,洛陽人。幼隨宦皖省,長即操申韓學。時應鍾離太守幕聘,甚相得。貌姣好,善修飾,性慷爽,喜結納。年二十猶未娶,因擇配太苛也。太守金姓,忘其名,欲贈生婢,不可。會婢與僕私,事露,牽致主母,太守怒,橫劍按驗。生極力斡旋,與僕金,使之遁,索婢來,令他適。又邑有富室女,嫁三月生子,舅姑憤興訟。太守將設五毒研求,生急止之。潛訪,知婿曾逾垣就女宿,得實證,訟遂解。

 

太守子,惡少也。疑生通苞苴,譖以蜚語,太守亦疑,時露諷刺。生拂袖去。惘惘無所適,思魯中丞某公為先甫同歲生,往作依劉,或轉薦禰。比至,則中承(丞)已薨逝,不得已,盡以囊槖供遊覽,蓬萊海市、泰山日觀、聖陵碑版,無不縱觀。

 

荏苒兩年,始尋舊轍。行抵蒜山,瓜步間,遇舊識寇太史,退老林泉,臨江築別墅甚佳。愛生才,浼修譜系,留住東鄰古精藍,遣僕司炊爨。生愛其樹石亭臺,斷垣僅隔,耳聽漁唱,門無俗賓,遂以為此間樂,不思舊業矣。

……

 

 

有誰推薦more
迴響(2) :
2樓. 醉言夢語風花雪月
2020/05/09 17:29
目前看來上官蕭是一個相當不錯、有為有所的人才

那就請繼續看到目「中」唄。不過這個故事還是主打善惡有報的,只是這梗比較另類.....

 Fox想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0/05/10 06:13回覆
1樓. 1450
2020/05/07 02:21
哈哈,好接地氣的古文翻譯🠲接盤俠

瞎掰的前提是要讓看的人容易懂,這接盤侠一詞在此非常適合,就用上了唄.....

 Fox想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0/05/07 09:37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