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狗仗人勢?(聯合報繽紛副刊)
2021/07/21 01:30
瀏覽2,408
迴響6
推薦120
引用0
    美國可說是寵物的天堂,天天的朝夕生活,貓女兒狗兒子常被寵得以為自己是人,我們也真的把弟弟(Didi)當人在養。
    弟弟是一隻萬人迷的喜樂蒂牧羊犬,一臉帥氣又無辜的樣子,平日走起路來像紳士般的昂首闊步,披著一身白棕色相間的濃密皮草,天生的雍容華貴。在社區散步時,許多不認識的老美鄰居,會直接讚美,「好可愛喔(So cute)或(So adorable) !」或是「真漂亮的狗(Such a beautiful dog)!」

    十年多前來到我們家時,弟弟才一歲又三個月大。原來的主人也是臺灣人,有兩個女兒,所以把他取名弟弟。但是之後,小姐姐要離家讀大學,主人的事業越做越大,忙到沒有時間照顧牠,經過朋友的介紹送給了我們。
    來到我們家的頭幾天,弟弟像一個童養媳,整天就蹲坐在洗衣房旁的籠子邊,低著頭,遠遠地看著我們,不論我們如何叫他過來,他都一動也不動,有時候我們就乾脆把他抱到客廳,不過只要一放手,他就立刻跑回籠子旁邊蹲著,一幅楚楚可憐的樣子。他的小腦袋裏可能充滿疑惑與不解,為什麼兩個姐姐不要他了。
    聰明而且個性溫順的弟弟,很快就感受到我們的寵愛,我和妻自稱把拔(爸爸)和馬麻(媽媽) 。晚上看電視的時候,我們常常會把弟弟抱上沙發,弟弟就會把頭塞進馬麻的懷裏,讓馬麻撫摸著他的額頭,輕輕地唸著:「心肝肝,寶貝心肝肝…」,可是每當馬麻一鬆手,他就會掙開懷抱,跳到地毯上,好像對我們的愛還是沒有完全的信心,寜願睡在我們的腳邊就好。
    直到有一天,接到朋友的電話:「我們要回臺灣三個星期,能不能麻煩你們照顧我們家的Money。」
    Money是一隻帥氣的小型博美狗,會主動的爭取馬麻的抱抱。原先看似神經大條的弟弟,好像發現事情不太妙,來了一個陌生的小公狗,要跟他分享馬麻。從此隨時隨地盯著老伴的腳,不論妻走到那兒,弟弟一定跟著,如果Money也跟來,就會遭到弟弟一頓狂吼,好像在說:「她是我的馬麻,你最好離遠一點!」從此妻成了他最好的麻吉。

Money是一隻帥氣的小型博美狗

「她是我的馬麻,你最好離遠一點!」

    儘管我們的社區治安非常好,每户人家仍都裝有防盜系統。弟弟的個頭雖然不大,但只要屋外有陌生人靠近後院、車房或大門,在我們完全沒有察覺的情況下,厚重的狂吼還真會令闖入者害怕而離開。一天的半夜三點,我們被弟弟的狂吼驚醒,看他對著通往車庫的門縫狂吼,打開門才發現車庫的自動門不知何故被打開了一半,看來家中的弟弟比防盜系統還令人安心。
    養狗的另一個好處就是可以逼著自己散步運動,不論夏天華氏九十度的高溫、或冬天零下十幾度的低溫都要遛狗。弟弟永遠抬頭挺胸翹著尾巴走在前面,似乎是他帶著我們向前行,晴天時我們還給他戴了一副太陽眼鏡,簡直酷斃了。鄰居的小女孩史黛西,總是以崇拜的口氣對弟弟又抱又親,邊說:「你是整個社區最漂亮的狗狗!」聽得我們心花怒放,弟弟似乎也越來越知道自己很受歡迎,甚至會主動向人討拍拍,也讓我們有一點人仗狗勢的驕傲。

    一天下午, 妻帶著弟弟在社區散步,突然覺得內急,剛好旁邊就是一家台灣來的鄰居,熟識的申大姐正坐在大門口內看報曬太陽,於是借用她家的洗手間,妻命令弟弟趴在女主人的身旁等候。
    等妻上完洗手間出來時,弟弟仍然趴在原來的位置,不過申大姐驚訝地對妻說;「你們養的到底是狗還是小孩?當妳一進去洗手間時,弟弟就突然靠過來用頭蹭我的手,要我摸他的頭,他就靠著我讓我摸,如果我的手停下來,他又會蹭上來。可是當聽到妳的抽水馬桶放水的聲音時,他立刻趴回原位,似乎知道妳要出來了。」
    互動中我們總覺得弟弟聽得懂人話,儘管似乎修練成精了,好像只差沒有修成人型,可是只要一見到鹿就原形畢露。
    雖然在華府都會區裏,我們社區中央保留了一大塊綠地,有兩個小水池,和一條小溪通往波多馬克河,沿著彎曲的小溪兩邊,則是一大片狹長的原始森林,有足夠的空間和食物,讓無數野生白尾鹿悠遊自在地生活其中,也讓這大都會的郊區生活多一些野趣。
    步道旁常會有鹿的大便,十多粒像彈珠大小的黑色顆粒舖在草叢中,像是一盤黑色小湯圓。儘管人的鼻子聞不出任何臭味,但是弟弟只要一聞到鹿大便,就會像聞到興奮劑似的,在鹿大便上打滾,用力地把毛在大便上搓揉。
    散步時,只要步道旁有鹿,弟弟就顧不得氣質,對著鹿群狂吼,甚至還強拉著繩子想要衝過去。
    一天傍晚,我帶著弟弟散步,走在社區中有一段步道沿著原始森林邊,穿過小溪上的木橋,再轉入社區的另一邊。就在過了木橋的茂密樹叢旁轉彎處,突然看到一隻公鹿正在啃食嫩葉,距離我們只有兩公尺左右。依照正常的情形,鹿早在十公尺以外就會轉身跑掉,這時候出乎我們雙方的意料之外,公鹿也抬起頭望著我們,似乎忘了要逃跑,一動也不動。

    雙方就這樣對峙了兩秒,弟弟突然狂吼,並且想衝上去,好在被我及時拉著。可能是被弟弟的狂吼激怒了,那隻頭上長有一對二、三十多公分長分岔鹿角的公鹿,突然低著頭衝過來,弟弟嚇一跳,居然一轉身躲到我的身後發抖。
   我也嚇了一大跳,因為從來沒有想到過鹿會主動攻擊,也跟本來不及反應,利刅般的鹿角,在夕陽餘暉下閃閃發亮,好在那隻公鹿只衝了兩步就停了下來,依舊低著頭,在離我不到一公尺處,睜著大眼瞪了我幾秒鐘之後,才狠狠地吐了一口大氣,轉身抬起頭,翹起白色的短尾巴,趾高氣揚地往森林走去。
    看到鹿轉頭走了,弟弟直接從我的兩個膝蓋中間鑽出來,又衝出去狂吼,只見公鹿在林邊停了下來,回頭瞪我們一眼,我還真怕它又衝過來,好在它只是不屑地再吐了一口大氣,又轉頭走進深林裡。
    我一把拉回弟弟,輪到我氣得雙手抓著弟弟的雙耳,面對著他大吼:「住口(Shut up)! ,你是狗仗人勢呀!」弟弟伸出舌頭舔舔我,搖著夾在雙腿中的尾巴,好像跟我求饒,可是仍斜著眼看著遠去的公鹿。 

   轉眼弟弟走了五年多,他用了幾乎一生的十年守護我們,這些只是他許多可歌可「氣」又可愛小故事中的一小部分。
    到底是我們人仗狗勢,還是他狗仗人勢?看著電腦桌布上弟弟的照片,斜眼瞄著我,如果他會說人話,一定會說:「汪汪,當然是人仗狗勢啦!」

本文刊登在2021年7月20日聯合報繽紛副刊


 
來到家裡的頭幾天,弟弟像一名童養媳
    美國可說是同伴動物的天堂,貓女兒狗兒子常被寵得以為自己是人,而我們也真的把弟弟(Didi)當人在養。
    弟弟是一隻喜樂蒂牧羊犬,平日走起路來如紳士般昂首闊步,天生雍容華貴,在社區散步時,許多老美鄰居會大聲讚美:「好可愛喔 !」「真漂亮的狗!」
    他十年多前來到我們家時,才一歲又三個月大。原來的主人也是台灣人,有兩個女兒,所以把他取名弟弟。然而,隨著他們事業愈做愈大,逐漸忙到沒有時間照顧,經朋友介紹,最終送給我們。
    來到我們家的頭幾天,弟弟像一名童養媳,整天就蹲坐在洗衣房旁的籠子邊,低著頭,遠遠地看著我們,不論我們如何叫他過來,他都一動也不動。有時候我們乾脆把他抱到客廳,不過只要一放手,他立刻跑回籠子旁蹲著,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他的小腦袋裡可能充滿疑惑與不解,為什麼兩個姊姊不要他了。
    聰明且溫順的弟弟,很快就感受到我們的寵愛,我和妻自稱把拔(爸爸)、馬麻(媽媽),常會在晚上看電視的時候,把弟弟抱上沙發,而他也會把頭塞進馬麻的懷裡,讓她一邊撫摸額頭,一邊輕輕念著:「心肝肝,寶貝心肝肝……」可是,每當馬麻一鬆手,他就會掙開懷抱,跳到地毯上,好像對我們的愛還是沒有完全的信心,寜願睡在我們的腳邊就好。
    直到有一天,接到朋友的電話:「我們要回台灣三個星期,能不能麻煩你們照顧我們家的Money?」Money是一隻帥氣的小型博美狗,會主動爭取馬麻的抱抱,原先看似神經大條的弟弟,好像發現事情不太妙,來了一隻陌生的小公狗,要跟他分享馬麻。從此,他隨時隨地盯著老伴的腳,不論妻走到那兒,弟弟一定跟著,如果Money也跟來,就會遭到弟弟一頓狂吼,好像在說:「她是我的馬麻,你最好離遠一點!」
    儘管我們社區的治安非常好,每戶人家仍裝有防盜系統。弟弟的個頭雖然不大,但只要屋外有陌生人靠近後院、車房或大門,就會狂吼一陣,也真令闖入者害怕而離開。某天半夜三點,我們被弟弟的狂吼驚醒,見他對著通往車庫的門縫吠叫,才發現自動門不知何故被打開一半;看來,家中有弟弟,比防盜系統還令人安心。
弟弟一聞到鹿大便,就像聞到興奮劑一樣
    養狗的另一個好處,是可以逼自己散步運動,不論夏天華氏九十度的高溫,或冬天零下十幾度的低溫都要遛狗。弟弟永遠抬頭挺胸翹著尾巴走在前面,似乎是他帶著我們向前行,晴天時我們還給他戴了一副太陽眼鏡,簡直酷斃了。鄰居的小女孩史黛西,總是對弟弟又抱又親,然後以崇拜的口吻說:「你是整個社區最漂亮的狗狗!」說得我們心花怒放,弟弟似乎也知道自己很受歡迎,會主動向人討拍拍,讓我們有一點人仗狗勢的驕傲。
    一天下午,妻帶著弟弟在社區散步,突然一陣內急,剛好旁邊就是一家台灣來的鄰居,熟識的申大姊坐在門口讀書曬太陽,於是借用她家的廁所,命令弟弟趴在女主人的身旁等候。
    等妻上完廁所出來,弟弟仍然趴在原來的位置,申大姊卻驚訝地對妻說;「你們養的到底是狗還是小孩?妳一進去上廁所,弟弟就靠過來用頭蹭我的手,要我摸他的頭。可是聽到妳的抽水馬桶放水的聲音,他居然立刻回到原本趴著的樣子。」
    弟弟似乎修練成精了,可是只要一見到鹿就原形畢露。
    雖然住在華府都會區裡,我們社區中央仍保留了一大塊綠地,有兩個小水池,和一條通往波多馬克河的小溪。沿著彎曲的小溪兩邊,是一大片的原始森林,有足夠的空間和食物,讓無數野生白尾鹿悠遊自在地生活其中,也讓這大都會的郊區生活多一些野趣。
    步道旁常會有鹿的大便,十多粒像彈珠大小的黑色顆粒鋪在草叢中,像是一盤黑色小湯圓。儘管人的鼻子聞不出任何臭味,但是弟弟一聞到鹿大便,就像聞到興奮劑一樣,在鹿大便上打滾,用力地把毛在大便上搓揉。散步時,只要步道旁有鹿,弟弟就顧不得氣質,對著鹿群狂吼,甚至還強拉著繩子想要衝過去。
    一天傍晚,我帶著弟弟散步,沿著原始森林,穿過小溪上的木橋,再轉入另外一邊的社區。就在過了木橋的茂密樹叢旁轉彎處,突然看到一隻公鹿正在啃食嫩葉,距離我們只有兩公尺左右。依照正常的情形,鹿早在十公尺以外就會轉身跑掉,這樣的距離出乎我們雙方的意料之外,公鹿抬起頭望著我們,似乎忘了要跑,一動也不動。
    雙方就這樣對峙了兩秒,弟弟開始狂吼,並且想衝上去,好在被我及時拉著。可能是被弟弟的狂吼激怒了,那隻頭上長有一對十多公分長鹿角的年輕公鹿,突然低著頭衝過來,弟弟嚇一跳,一轉身躲到我的身後發抖。
    我也嚇了一大跳,因為從來沒有想過鹿會主動攻擊,也根本來不及反應。好在那隻公鹿只衝了兩步就停下來,依舊低著頭,頂著一對像利刅的鹿角,在離我不到一公尺處,睜著大眼瞪了我幾秒之後,才狠狠地吐一口氣,轉身抬起頭,翹起白色的短尾巴,趾高氣揚地往森林走去。
    看到鹿轉頭走了,弟弟從我的兩個膝蓋中間鑽出來,又衝出去狂吼。公鹿在林邊停了下來,回頭瞪我們一眼,我還真怕牠又衝過來,好在牠只是不屑地再吐了一口大氣,轉頭走進林間深處。
    我一把拉回弟弟,輪到我氣得雙手抓著弟弟的雙耳,對他大吼:「住口,你是狗仗人勢呀!」弟弟伸出舌頭舔舔我,搖著夾在雙腿中的尾巴,像在求饒,可是仍斜著眼看著遠去的公鹿。
    轉眼弟弟走了五年多,他用了幾乎一生的十年守護我們,這些只是他許多可歌可「氣」又可愛的小故事中的一部分。
    到底是我們人仗狗勢,還是他狗仗人勢?看著電腦桌布上弟弟的照片,斜眼瞄著我,如果他會說人話,一定會說:「當然是人仗狗勢啦!」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下一則: 弟弟走了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6) :
6樓. budfss
2021/07/24 19:34
感人,我喜歡狗狗~
newbalance327,
vans old skool ,nike鞋,dw手錶 資訊推薦
有養過狗的人,應該瞭解,謝謝! 九里安西王(Julian)2021/07/28 21:39回覆
5樓. 繽紛
2021/07/22 04:40

弟弟這一身毛皮,真是華貴高雅,眾裡挑一,說牠是全社區最漂亮的狗狗不為過。

瞧他的毛髮顏色和著墨位置,就算水墨大師也難以渲染出如此迷人的色彩。

我好像也和弟弟熟悉了好幾年,體會得出把拔和馬麻對牠的鍾愛。

弟弟離世後,馬麻更為他唱誦了無數經書,此刻牠應該在天堂裡逐鹿,在鹿便中翻滾。

狗狗的歡樂何其直接,討愛討抱,奔跑跳躍...在您的筆下,我錯以為弟弟還在。

當年開始寫部落格的時候,偶爾用弟弟的照片和寫一些短短的故事,都會引起電小二的關注和一大堆的點贊,弟弟成了我們家的外交部長。那些年,許多故事也都圍著他轉,一直到今天我們都還覺得他還在,因為他永遠活在我們的電腦、手機裏,更永遠在我們的心裏! 九里安西王(Julian)2021/07/23 03:54回覆
4樓. 甜水窩蜂鳥
2021/07/22 00:08
好精采的feature story. 我以前也從朋友處領養了一隻喜樂蒂,陪伴我們七、八年,直到得了腎臟炎,13歲就走了,後來就爆出美國毒狗糧事件. 因為狗乾糧原料來自大陸,賣了好多年才被驗出有毒,狗吃多了會得腎病.
雖然我們給弟弟都吃最貴的狗食,不是出問題的那幾家廠商,但是也不敢保證一定沒問題。 九里安西王(Julian)2021/07/22 02:39回覆
3樓. MayMay
2021/07/21 17:16
小8離開之後,我第一個找尋協助的是您的文章 -- KIKI與弟弟。理智告訴我不要哭傷眼睛,也要理解壽命的極限。可是很經常的,突然間,眼淚就奪眶而出。

思念的不止是小8,而是那些在一起年美好的日子。

我鼓勵自己要感恩,同時更好好過現在的時光。
一轉眼,弟弟也走了五年多,但是現在我們想到弟弟也不再難過,因為留下都是美好的回憶!加油⋯

九里安西王(Julian)2021/07/22 02:40回覆
2樓. 晶然
2021/07/21 14:01

人也仗狗勢。我一直生活在三代同堂的家庭,家裡人數多,習慣人多的熱鬧。婆婆離世前三年,提議搬回故鄉,我等圓滿她的心願,落葉歸根。然我兼課,每周有兩天要留在台北;晚上,僅有我與愛犬,十分孤獨並且不安,相依為命持續了一年,才告一段落,全家團圓。

愛犬在我們家生活18年,牠陪伴、守護與娛樂家人;牠是我們的家人,是我的狗兒子。生有涯,緣會盡;五月份離開了,傷痛猶在,心裡永遠想念、祝福。

就是看到妳們家對狗的感情故事,才發憤要寫這一篇附和一下,表示我們都是愛狗一族,難怪臭味相投! 九里安西王(Julian)2021/07/22 02:31回覆
1樓. nothing special
2021/07/21 09:12
狗當然懂人話。
狗寶很小時,我就發現這事實。小乳狗長牙時,愛啃我的手指頭,每天早上會鑽進我的被窩,叼出我的手來啃,糟糕的是清晨四點就來啃手指頭,我抱怨的說: 狗丫,你讓我多睡會兒好不好? 第二天,狗寶六點才來啃手指頭。狗寶的聽得懂人話的事蹟,多不可勝數。
哈哈⋯我還在想寫一篇狗兒子聽得懂人話的故事呢⋯⋯ 九里安西王(Julian)2021/07/22 02:29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