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米其林二星餐廳饗宴 @ Lorenz Adlon (柏林Adlon Kempinski飯店)
2012/11/14 06:26
瀏覽5,126
迴響7
推薦21
引用0

十月下旬、金風送爽,貓兒在緊湊的工作中度過,貓友則趁著前往香港科技大學,參與學術論壇之便,順道至The Ritz-Carlton(麗思卡爾頓酒店)親炙義大利米其林三星名庖~翡冷翠Enoteca Pinchiorri餐廳女廚神Annie Féolde在「麗思卡爾頓.Tosca餐廳」所舉辦的精緻晚宴;猶記得光復節當晚,忙於看帶及撰稿的貓兒,11時許下班後,看到貓友用手機What's App寄來~包括鱈魚慕絲佐玉米蓉與黑橄欖鵝肝釀鮟鱇魚配洋薊及石榴小牛肉義式燉飯配海蝦及甘草粉烤乳鴿佐燴扁豆及香脆義大利燻肉義式起司配白松露、以及焦糖榛子奶凍配百香果及可可沙碧etc.照片(較之貓兒曾經二度造訪,去年已經歇業的東京Enoteca Pinchiorri菜餚,仍通透熟悉的神韻),因整日忙碌,而僅僅以沙拉果腹的貓兒,當瀏覽照片之際,也不禁感到舌底生津呢。



雖說最近這15年來,貓兒親炙過許多「名列米其林三星前段班 、在國際食壇的影響力,也算無遠弗屆的」明星大廚之招牌料理,但是意涵豐富、真正能夠觸動貓兒心靈層次的美饌,畢竟還不多見,而出生於法國、在義大利成長的Chef Féolde,多年以來,始終站在當代廚藝之鋒頭上,她擅長結合義法兩地飲食文化精蘊,展演出獨樹一幟、活潑卻不失沈穩老練的菜式,可說啖啖都是心機,也令貓兒聯想起:同樣費心將經典、傳統日耳曼料理神髓,融會到法式佳餚,由德籍年輕名廚Hendrik Otto所領銜的柏林Hotel Adlon Kempiski亞德龍凱賓斯基飯店)餐飲團隊呢。



來到位於Unter den Linden(菩提樹下大街)旁,具有百年輝煌歷史的柏林傳奇性地標~在二戰之後重建的Hotel Adlon (柏林亞德龍飯店),貓兒走進裝潢雅緻、肅穆中,帶些許「腓特烈洛可可式」雕琢的Lorenz Adlon Esszimmer餐室,入座不久,餐廳的西班牙籍領班便過來熱情寒暄,讓一個人單獨前往享用「米其林二星晚宴」的貓兒,心情著實放鬆了不少,當晚的Amuse Bouche是由青蘋果鴿肉凍鵝肝榛果雪糕燻蠔干貝福袋蕪青茴香布丁甜椒起司沙碧所組成,五款開胃小品各自精彩,其中肉凍馨香、雪糕濃郁,類似潮州名菜石榴雞的福袋,尤其讓貓兒會心一笑。



嚐過開胃小品,以及相當不錯的馬鈴薯、酸奶、核仁&南瓜子麵包後,貓兒的前菜~「深海紅鯛塔塔佐香料蕃茄泥」登場,鮮鯛魚、洋芋球、蕃茄泥&帶酒香的蛋白霜,藉由柑橘醬汁做了極佳的串聯,最底下一層是香酥的黑麥肉桂餅碎屑,海陸時鮮一次到位。隨後奉至的「蟹肉海膽凍、蕃茄&橄欖、生蠔泡沫」造型秀逸璀璨,可令貓兒不忍入口呢,此時餐廳經理也來跟貓兒說明:旁邊一小塊酥炸鰻魚(口感比外表好多了)帶有迴游概念,但當途經Alster湖之際,卻被Planten公園的花團錦蔟美景所吸引,而回不去了;主廚透過料理來述說漢堡童話,滋味和故事一樣動人。



來自於波羅的海的野生梭鱸魚,是歐陸料理中常見的食材,下一道「香煎梭鱸魚配月桂葉、佐小牛膝醬汁」除了保有鮮嫩焦香的煎魚質地外,焗洋芋、點綴的蘋果丁黑布丁,增添了口感比對,令人驚豔的是兩款醬汁(德式酸菜和濃縮牛膝),讓這款喚醒古早風韻的魚饌,呼應了日耳曼的肉食傳統,賦予更貼近土地&文化的味覺厚度;貓兒還思索:日後或許也可加個Saumagen版的醬汁呢!稍後上桌的是「輕炙螯蝦配杏桃果膠、菠菜、椰子、大頭菜(Kohlrabi)」,擺盤繽紛、色彩豐富,吸睛效果十足,由侍者現場淋上溫熱的雞尾酒醬,香氣裊繞之餘,酸甜輕盈的滋味也舒緩了味蕾。

 

由於貓兒用餐當天,一大清早就前往柏林郊區做採訪,因此餐走至此,已經將近八分飽的貓兒,不禁略感睡眼惺忪,而讓貓兒精神為之一振的是:優雅踏入餐室的某位高挑美女(美得令人摒息),恰巧貓兒的主菜也剛好端了出來,「煎烤兔肉佐臘腸龍嵩醬汁」肉質清甜紮實、風味香濃飽滿中,隱約透出一絲野味,培根、酸豆&鳳梨豐富了口感的延伸與轉折,這盤漫溢著日耳曼風情的法式佳餚,是當晚最獲貓兒青睞的一道菜,主食另有焗布列斯鴿配羅勒香蒜醬香煎菱鮃魚佐杜葛利醬汁(Dugléré)、匈牙利時蔬燉和牛肉、以及柏林人喜歡的咖喱干貝襯伊比利豬腩等選擇。



隨著三道冷熱前菜、海鮮&肉類主食依序上完,貓兒也享用好:從起司推車自行挑選~搭襯乾果、堅果或糕餅享用的6款德、瑞起司之後,就進入了甜點時間囉;當晚的前甜點「大黃雪酪佐萊姆鬆糕」酸甜交織,鬆糕則近乎波蘭名點Baba au Rhum萊姆芭芭)的濕潤口感;此時主廚Hendrik Otto出來致意,跟貓兒分享了他從漢堡Freudenstadt、黑森林Schwarzwaldstube、科隆La Vision到柏林的廚藝成長之路,以及如何將日耳曼傳統元素,挹注到法式美饌的烹調理念;稍候,壓軸的主甜點「巧克力櫻桃塔、小豆蔻巧克力錐、酒漬櫻桃佐牛奶冰淇淋」也亮麗登場:加入巧克力&羊乳酪,重新架構過的升級版黑森林蛋糕,保留了原味中最動人的丰采。



餐室窗外,被聚光燈刷亮照射的Brandenburger Tor(布蘭登堡城門),凝然肅穆,津津張望著二百餘年來,菩提樹下大街的蒼黃風雲;而柔麗典雅的餐室中,貓兒嚐著由紫羅蘭起士霜椰子檸檬軟糕佛手柑馬卡龍葡萄柚香草球黑醋栗巧克力荔枝玫瑰脆餅所組成,看來賞心悅目的Mignardise(餐後茶點),以及從小點托盤上,主廚親自幫貓兒挑選~甜度優雅的巧克力&酒漬水果棒棒糖,準備飲用花草茶的貓兒,用心盱衡這一餐:除了感到Chef Otto對於食材特性掌握精準、創意到位,菜色安排穿插迭起之餘,更將法國廚藝中精緻細膩的質感,與傳統德意志風味完美融合,令人意猶未盡,也是貓兒日後有緣再訪柏林時,享受美食的優先選擇。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7) :
7樓. 蔡英文要改旗易幟
2012/11/18 09:42
思路與推理

貓兒主播亞蒨:

展信愉快!

我的思路不是僵化而是天馬行空,思路、思維不受既有傳統的框架拘束而能與西方文化接軌,又我認為紀念歌德的餐廳的菜單必然最高級,是因為歌德是德國人的驕傲,而德國人來中華民國文化交流必然是有計畫及組織的進行,如此才能收風行草偃之效益,所以是科學的推理。

                 祝

                     健康平安

                                 蔡文魁律師敬上

6樓. 布魯斯 Bruce
2012/11/16 14:18
Michelin二星法德餐廳Lorenz Adlon Esszimmer與Unter den Linden

貓兒主播的這一篇法德料理大作,相當精彩,以Lorenzo Adlon餐廳、柏林Hotel Adlon Kempinski飯店為主角,也提及了Unter den Linden(菩提樹下大街)~這條大道西起Brandenburger Tor東側的Pariser Platz(巴黎廣場)向東延伸經Schlossbrücke(宮殿橋)、Museuminsel博物館島(裡面有土耳其神殿),直到Fernsehturm(柏林電視塔),是歐洲最著名的大道之一;同時也是柏林市中心的交通樞紐,早在16世紀時,這條著名的觀光大街當年就已經連接了Berliner Stadtschloss(柏林城市宮~普魯士象徵) ,以及Berliner Tiergarten(柏林動物園),Friedrich Wilhelm von Brandenburg下令將這條路加固,並種植了胡桃與Linden(菩提樹,應該翻譯成椴樹);Friedrich der Große(腓特烈大帝)則於1740年,在大街的東端陸續建立了Forum Fridericianum(腓特烈廣場)、 Sankt-Hedwigskathedrale(聖黑德維希主教座堂 )、歌劇院、老圖書館、還有Palais des Prinzen Heinrich(海因里希王子宮) ~後來成爲柏林洪堡大學(於1810年建立)的的首個建築,其他知名建築物~還有蘇聯大使館 及Römischer Hof(羅馬宮飯店)等等。

位於巴黎廣場Pariser Platz旁邊的 Hotel Adlon Kempinski 建築宏偉氣勢不凡,跟Akademie der Künste(柏林藝術學院)相互輝映,現由Kempiski經營管理的Hotel Adlon,是柏林最具有輝煌歷史的飯店,類似倫敦的Savoy飯店、或巴黎的Hotel Crillon,裡面的米其林二星餐廳Lorenz Adlon雖說分數比不上柏林「最有米其林三星實力&展望~Gault Millau 19/20,柏林第一名廚Christian Lohse掌理」Regent酒店的Fischers Fritz餐廳,但是至少位於二星前段班(我個人覺得:一來主廚Hendrik Otto實在年輕,再者,飯店位於當年東柏林區,總不如Regent酒店或Palace酒店的Facil餐廳來得那般西化),至於Unter den Linden大道的西段,在19世紀首先成爲名流和中產階級的住宅區,並在1870's迅速轉變爲一個遍佈商店、餐館、銀行的都市商業區,Waldorf Astoria酒店也選在附近,等到Les Solistes by Pierre Gagnaire對外公開之後,就看需要多久拿1星、2星,甚至像Alain Ducasse at The Dorchester在倫敦拿三星吧。

雖說米其林指南的標準屢屢遭受質疑,然而~對於擁有傳奇性、不計其數的重要景觀、名勝、與動人歷史故事的德意志首都而言,實在期待能夠有間米其林三星餐廳出現;暫先別提 歐洲的美食之都巴黎,像是倫敦有三星名廚Gordon Ramsay坐鎮、羅馬則有La Pergola餐廳的三星名廚Heinz Beck坐鎮,做為歐洲三星餐廳數量第二多的德國,怎麼讓柏林的餐廳更上一層樓,確實值得玩味與觀察;記得貓兒主播曾經寫過:當年德國料理所謂四大天王~杜賽爾道夫的改良式德國料理之大師Jean-Claude Bourgueil、過去在慕尼黑發光發熱的Heinz Winkler、位於科隆市郊以Amuse Bouches開胃小品套餐打響名號的Dieter Müller、黑森林地區的首席明星主廚Harald Wohlfahrt等人,近年德國餐飲圈起伏不小,Dieter Müller宣佈暫且離開市場,繼任的副手Nils Henkel跟Chef Winkler情況類似,未能繼續維持米其林的三星光環,但是當Chef Bourgueil轉移舞台之後,再度由二星躍升成為米其林三星級餐廳的名廚,風格近似的Hendrik Otto 想必炙手可熱,如同貓兒主播所言:從料理的食材選擇、菜餚的設計與擺盤、餐廳的裝潢和服務,在在都顯示出~主廚是朝米其林三星等級餐廳看齊之意圖,且前景可說相當可期。

謝謝Bruce先生的回應,Les Solistes by Pierre Gagnaire可令人相當期待. 李亞蒨2012/11/17 04:52回覆
5樓. 蔡英文要改旗易幟
2012/11/16 12:58
流傳與捍衛

貓兒主播亞蒨:

展信愉快!

若您不親自一訪歌德餐廳,則歌德的名聲只能流傳於耳語之間,未能品嚐道地的德國餐飲,因為歌德是德國人的驕傲,溫州街的菜單必然比溫德還要高級。

就好比我家冒著極大的風險收藏江南著的蔣經國傳,我是以矇著棉被偷讀的心態閱讀,然而台灣民間流傳蔣總統說:「我嘛是台灣人!」一句話,令我咬牙切恥,因為我奉行三民主義誓死捍衛中華民國,向以前的戰士學習,保衛家園,想有授田的榮譽,例如因為台灣的土地改革是成功的範例,為中國大陸的模範。

                祝

                  健康平安

                              蔡文魁律師敬上

能夠由"歌德是德國人的驕傲"推演出-->"溫州街的菜單必然比溫德還要高級",蔡律師的邏輯思維,真的是與眾不同哩. 李亞蒨2012/11/17 04:50回覆
4樓. 蔡英文要改旗易幟
2012/11/16 07:03
歌德

貓兒主播亞蒨:

展信愉快!

介紹您一家名為歌德而紀念他的餐廳,位於溫州街,對面就是名為Free的柴燒披薩店,值得一逛。

          祝

               健康平安

                          蔡文魁律師敬上

貓兒早已寫過食記囉 (http://blog.udn.com/yachien1210/4824232). 李亞蒨2012/11/17 04:50回覆
3樓. 成宇勝
2012/11/15 18:38
Hendrik Otto可望摘下米其林三星
法國許多食評家指出:Hendrik Otto將是未來三星主廚的熱門人選,摘下米其林三星指日可待!Chef Otto於設計菜色時絕不遵循舊習,並以大膽創新的風格開創嶄新的美食局面,有食評家說他像是一個魔法師,料理往往出人意料,驚喜連連;也有廚師說他是一個畫家,呈盤色彩豐富,賞心悅目;更有美食記者說他是一個音樂家,菜色安排錯落有致、高潮迭起;Chef Otto的料理運用了些許時尚的分子烹調法,擅長將分子廚藝中~獨特的食材質感與傳統風味完美融合,在餐盤上製造新奇、刺激、驚喜與魔法,為一頓晚餐帶來峰迴路轉的戲劇張力。
Chef Otto的手藝確實非常出色. 李亞蒨2012/11/17 04:52回覆
2樓. Boo'gu
2012/11/14 16:57
異鄉美饌,香甜苦辣,珠璣錦繡

親愛的貓兒主播:

      Boo'gu來向貓兒問好。

初冬雲白灰藍,佳餚道道繽紛,加油。

謝謝Boo'gu先生的來訪唷. 李亞蒨2012/11/17 04:56回覆
1樓. 蔡英文要改旗易幟
2012/11/14 06:49
少年維特之煩惱

貓兒主播亞蒨:

展信愉快!

德國文化必須認識的一個人「歌德」,他是文豪中的文豪,是德國人的驕傲,其少年維特之煩惱作品有廣大的讀者,高挑美艷的女子必須有坦率討人喜歡容貌的青年追求,就好像我追求您一樣,所以我也有煩惱,而不是「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故惹塵埃。」般有禪意,為了追求您討您歡心,我願如歌德浮士德中所述與魔鬼交易。

                        祝

                           健康平安

                                         蔡文魁律師敬上

                

蔡律師的"浮士德"說法實在嚴重了. 李亞蒨2012/11/17 04:58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