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金絲桃草 (五)
2010/11/10 23:57
瀏覽291
迴響0
推薦4
引用0
回到八坪大的住所,慎輕輕拉開房間裡古老衣櫃木門,衣櫃的最上層擺滿大大小小形狀不一的盒子,覆蓋在上頭的灰塵抗議著主人多年來的冷落。
慎看著自己的過去,仔細找尋那個記憶,突然間視線停留在一個生鏽的鐵盒。
慎踮起腳跟,高舉雙手,試著將鐵盒一點一點地移動。
可能是因為放太高的關係,只能用手指頭出力。慎費了一番力氣才將它拿下。拿到它時左手臂感覺有些酸疼。
慎一手抱著鐵盒,一手用指頭緊摳上頭圓形盒蓋,使勁拉開。雖然盒蓋上鏽鐵蛀滿封口,但終究是不敵思念的力量。
盒蓋拉開後,四方形的鐵盒中間露出個大黑洞。慎將右手伸入黑洞中拿出一個小洋娃娃,碧綠色的大眼配上一頭金色捲髮,天真無邪的笑臉,說不出的可愛。即使粉紅色禮服早已斑駁,蕾絲邊早已脫落 。
慎憶起小洋娃娃的主人,十多年前離開鎮上時,把它送給他作為紀念禮物。她說:「不管未來怎麼樣,我們一定可以渡過,就像喬琪一樣。」
「就像喬琪一樣…」慎雙眼盯著小洋娃娃,喃喃自語。

噴泉公園的早晨,聽不見蟲鳥叫,只有坐落在公園中央的那口噴泉,池水潺潺循環。
一天之中,美影最喜歡就是這個時刻。一個人靜靜坐在公園的一隅,欣賞空無一人的景緻。沒有必要想甚麼,更沒有必要說甚麼。
美影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空氣好像真的變得比較清爽,還有一些特別的氣味在裡面,應該是林投吧!
「一個人在這裡啊!」慎從不遠的地方走過來,手上還拿了個漢堡袋。
「被發現了。」 美影笑。
「常來這裡嗎?」
「還好,偶爾。」
「可以坐妳旁邊嗎?」
「請坐。」 美影伸出左手邀請。
「還在生氣嗎?」
「沒有,老早沒有了。」 美影搖搖手。
「我想之前我應該是說錯了甚麼,真是對不起。」
「沒有,應該是我道歉才對 是我一時沒辦法控制住情緒。」
「沒關係,任何人都會有這樣的時候。」
「以前的我只要遇到不開心的事,就會躲起來哭。眼淚流起來就像噴泉一樣,想克制都克制不了。」慎手指著前方的噴泉。
美影盯著前方的噴泉仔細瞧,「那你的眼淚也會循環再利用囉?」
「我想會吧!哈!哈!哈!」慎笑了起來。
「哈!哈!哈!」美影也跟著笑。
「對了,這個送妳。」
美影從慎的手中接過漢堡袋,上頭的圓臉招牌對著美影笑。
「這是…」
「打開來看看。」
美影緩緩地拆開捲曲的封口。
「對不起,我不太會包裝,隨手拿了店裡的漢堡袋就裝進去。」
「沒關係。」
當禮物從漢堡袋中冒出頭,美影驚呼,「喬琪!」
「這是小時候在孤兒院一個很要好的女孩送給我的,她告訴我,不管未來怎麼樣,我們一定可以渡過,就像喬琪一樣。」
「…就像喬琪一樣啊…」 美影緊緊握著手中的喬琪,不發一語。
沈默數秒後,美影開口,「或許我能變得像她一樣勇敢,但是不可能變得跟她一樣。」
「不會啦! 在故事的結尾,妳一定會像她一樣幸福。」
「是嗎?」語畢,美影看著手中笑容燦爛的喬琪。
沈默又一次在兩個人的上空盤旋。
「我其實沒辦法生育,」 美影突然開口,「只能養著前夫跟別人生的孩子,所以沒有辦法變得跟喬琪一樣。」
「是不是親生的是那麼重要的事嗎?」
「你也去養一個就會知道啦!」
「你並不是他的生父母,他或許會乖乖聽你的話,但那並不代表真心接受你。再怎麼對他付出都得不到真實的回應。」
「那就不要自許為他的父母,當他的叔叔、阿姨、或朋友甚麼的,這樣大家都比較輕鬆。」
「說得倒簡單,一個屋簷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無形的壓力在家裡一直膨脹。」
「總會有辦法的。」
「唉—應該吧!」美影嘆了口氣。
「聽說坐火車的時候,一定要坐順向,才能看得到前面的風景,才會覺得比較愉快。」
「妳知道送我喬琪的小女孩後來怎麼樣嗎?」慎接著說。
美影搖搖頭。
「她後來被一對既有錢又充滿愛心的夫婦收養。順利完成教育,找到了人生的另一半,在前年年底結婚。」
「真的!恭喜!」
「所以囉!在故事的結尾,妳一定會有妳的幸福,妳只是還沒找到。」
「那你找到了嗎!」
「還沒。」
「那你對我說教,拿去,還你。」 美影笑著把手上的小洋娃娃放到慎的大腿上。
「留著吧!」慎將拿起腿上的小洋娃娃交還給美影。
美影伸手婉拒,「你自己留著吧!」
「拿著吧!」
「哈!哈!哈!」美影笑著收下小洋娃娃。
哈— 哈— 哈—
沒有蟲鳥聲的早晨,此刻有了兩個人的笑聲。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連載小說
自訂分類:金絲桃草
上一則: 金絲桃草 (六)
下一則: 金絲桃草 (四)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