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在殷紅的那一端
2009/09/07 02:51
瀏覽1,540
迴響3
推薦6
引用0

攝影:Ben Hong

難以忘懷的悲傷,如果化作淌血的傷痕,是否就有結痂癒合的一天?



我受了精神官能症之苦,所以只要有不開心的事情,或是想到傷心的回憶,臉上不會有表情,可是心臟卻沒緣由的悶痛。
長我九歲、像姊姊般無話不談、當年帶著蹺課的我到處大開眼界,把我勸回學校的姑姑過逝了,隔了三百六十五天,她和舅舅因為同樣的病因過逝。
也許因為早有心理準備,我記得她離世前那臘黃的臉、語義不清的模樣,我內心可望她能解脫,所以不會流淚,也或許因為週遭有太多人在哭泣,所以面無表情。

最近,我老是安慰著自己。
絕望會給人帶來希望,紅色的長毯代表著幸福之路,是提醒著,過去有多麼令人難受,然而未來卻更長。
紅毯代表著心碎難過的路程,血淚堆疊的過往之路,是為了要有愛、懂得珍惜,所以才用痛苦堆積成幸福。
當心口那道血痕凝結,當陽光灑入,所有污穢淨潔,就會成為快樂的新希望。

可是我對好多事情無感,只想躺在沁涼的磁磚地上望著天花板。
天空不再美麗,月亮不再迷人。
無感,是我對這個世界的想法。

諷刺的是,我還會笑,看見喜劇時,還是大笑出聲,可是遇到感人的情節時,卻哭不出來,只會胸口一陣悶痛。

世界像是一部灰白電影,我化身為卓別林,上演著可笑的啞劇。
持續地笑著,我只能對著螢幕持續微笑,朋友安慰我,我也哈哈帶過。
彷彿什麼都無所謂了,記得要起床、工作、睡覺,有情緒波動時,身體似乎會疼痛,體內的血液撞擊著心臟,疼痛,變成這灰色影片裡唯一的紅色。

何時我的世界才會恢復成原來的模樣?
那代替淚水所流出的傷心之血,何時才會變成一道路橋,在陽光灑入下,徹底蒸發我的故作堅強的傷痛,讓我在殷紅的那一端重獲自由。

初稿2003.9.27
再修2009.9.07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散文
上一則: 向擁擠的樂園說再見
下一則: 嘿,我要走了
迴響(3) :
3樓. mmmmmm
2009/10/28 19:59
2樓. mm
2009/10/28 19:58
mmmm
mmmmmmmmmmmmmm
1樓. eva
2009/09/10 14:25
Bon courage

Bonjour.

也許無法真正體會妳的感受

但曾經有過無止盡墜落的日子

直到自己也接受了那墜落的狀態

接受那不可回復

好好停駐   休息   

就算只剩自己愛惜自己

也要好好珍惜自己

再慢慢地讓陽光一點一點照進來

試試看 :)

謝謝你。
我現在已經好了
人生要有低點,才會感受到幸福的美好:)
貝莉Blueberry2009/09/10 17:52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