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令人難忘的傷心的臉
2016/10/17 20:25
瀏覽196
迴響0
推薦4
引用0

最近接到寵物醫院的信, 通知我們Brownie 需要接受兩種疫苗注射 (Brodetella vaccination & DHLPPC-annual). 這令我想起去年大約此時, 我和老公帶Browine在這家受醫院等候看診時, 與在候診區的貓狗的爸媽閒聊並且互相逗弄在場緊張不已的狗貓孩兒們.

坐在我右側的是一對銀髮的老夫妻, 他們的狗狗也是年紀一大把且氣喘吁吁的白毛狗. 這隻大狗非常的乖, 安安靜靜的偎在狗媽腳邊不停的喘著, 不像我家Brownie一看就似家教不甚良好, 張牙舞爪的很不安分. 在這擠滿眾生的候診區, 每個人都充滿了滿滿愛, 並沒有人對Browine的不安表示不滿, 但卻對喘息不已的老狗讚譽有加. 我不顧小心眼Browine 的抗議, 用手不停的輕輕撫摸著這條老乖狗.

老狗和老夫婦先我們進入診間, 步履蹣跚的老狗和銀髮老人, 緩步進入診間的畫面, 是一種融洽而略帶近黃昏的感覺. 仍在等待中的我們, 繼續聊著喵喵因誤食曼陀阾而從瀕死救回的精采故事, 喵媽的描述真是精采極了, 望著躺在喵媽懷中的喵喵, 還是虛弱的很. 再看看這隻明白知道待會要挨針的Brownie, 仍在焦躁不安的狂吐舌頭, 時而站起來時而坐下, 真的活力十足.

不一會兒, 老太太先行獨自步出診間, 不發一語推開大門離開診所. 接著白髮老先生, 單獨在櫃檯前付錢. 結完帳, 轉過身來, 掛著淚水, 顫抖著沙啞的嗓音哭著對我說, --- 我們把狗送走了---, 說完立刻拖著很沉的雙腳, 雙手不停的摩擦臉龐的離開了.

我完全沒有辦法在很短的時間內明白, 那隻我不停愛撫的老乖狗已經走不出診間, 已經不會隨著銀髮老人回家, 牠已經永遠永遠的消失在我的眼前. 內心的震撼, 如山崩般的轟然驟響, 我完完全全無法接受. 我緊緊的抱著Browine, 久久無法喘息.

又過了一年, 我的Browine依舊活潑美麗, 我好珍惜我們共有的緣分, 好希望我們能一起老, 永遠相愛在一起.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寵物生活
自訂分類:Browni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