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蒼路】初章/ 成年禮-05
2014/02/21 20:07
瀏覽550
迴響0
推薦16
引用0

屋簷下,晚風徐徐流動,輕輕搖晃著掛在門框上的一排竹風鈴,就像對搖籃裡的嬰兒哼唱催眠曲般,悅耳的催發了睡意。

列斯特將甜湯放到公務桌上,悄悄走向門戶大開的露臺。露臺上墊著一層毛茸茸的毯子,那是本來鋪在藤椅上供他小憩片刻的墊被,後來因為依蓮恩屢勸不聽,老是賴在公務室裡不走,堅持等他結束手頭工作再一起回家,他才乾脆拿來替她布置一個舒適的瞭望台。

星夜璀璨,一顆流星劃亮天際,一併劃亮溫柔的眸心。

列斯特蹲低身子,靜靜望著靠在牆邊等到睡著的妹妹,眼裡盡是疼惜。不曉得是不是因為剛闔眼不久,才剛要伸手把她抱起,她便醒了。

「哥哥……你回來了?」

「嗯,剛回來不久。」列斯特微微一笑。「在這裡等了一整天,肚子餓不餓?」

依蓮恩搖搖頭,雖然頰上漾著淺淺的梨渦,但依舊無精打采的,一點食慾也沒有。

「這樣啊……」列斯特皺起眉頭,撫著下巴故意裝出一臉惋惜的樣子。「那我只好把剛拿上來的甜湯再拿下去還給莉莉安太太了。」

「咦,莉莉安太太煮了甜湯嗎?」魚餌落水,不一會兒就引誘大魚上鉤。看見依蓮恩又驚喜又緊張的表情,列斯特隱忍住笑意,意味深長地嘆了一口氣:「煮是煮了,可是該怎麼辦呢?妳又喝不下,這下子莉莉安太太可能會以為自己煮的甜湯變難喝了,所以連最愛甜湯的小蓮都不肯捧場……」

說著說著,俊挺的容顏精湛地演出苦惱的神情。「唉,她大概會很難過吧!」

什麼時候該收線呢?偷瞄妹妹的反應,其實他真正苦惱的是這個。

「我……」依蓮恩望著列斯特欲言又止,一雙手卻是挽著他就不敢放了。

結果根本用不著靜心等待,嗜甜的女孩已經手到擒來。若不是今早發生的事還讓列斯特心存罣礙,他鐵定會再多逗逗這條不費吹灰之力即可到手的,他最寶貝的美人魚。

「妳改變主意了嗎?」

依蓮恩抿起嘴唇點點頭。

見狀,列斯特總算露出放心的笑容。「那好,妳坐在這裡等我一下,我去端過來。」

/

甜湯的熱氣從手心逸散,輕拂面頰,化為溫煦的微暈。

清新的甜味滲透舌尖,淡淡的蔗香隨之蔓延。長年待在族長寨幫傭,莉莉安太太對依蓮恩的喜好瞭若指掌,所有材料的添加比例都是為她精心調配的,所以格外對味。

「小蓮,把今天早上發生的事當作一場噩夢,忘了它好嗎?」列斯特直白地問。

依蓮恩僵了一下,但微乎其微的異樣隱藏得很好,小到幾乎無法察覺。也許甜湯的吸引力真的沒有隨著年齡增長而減退,但她早已不是過去那個單純無知的小女孩,身邊的人是如何用心呵護她、關愛她,她全都明白,也懂得感恩惜福。

「為什麼要忘記?」她露出令列斯特不解的微笑。其實被強壓在男人身下的情景還歷歷在目,要在短時間內完全消去那份恐懼感是不可能的,但她不想說出口,只有巧妙的把話題引開。

「今天早上舉行的嘉勉禮,我全都看見也都聽見了哦!哥哥你帥氣折稻的樣子。」

舀起一口甜湯,她笑著遞給列斯特。「來,這是獎勵。」

想不到會反過來被哄著張開嘴。面對妹妹慷慨的分享,列斯特不禁露出無奈的微笑,放下身為兄長的矜持,聽話的含住湯匙。

那一刻,他好像突然理解了妹妹之所以會這麼愛喝甜湯的原因。

哪怕只是一小口,卻微妙地傳遞了幸福的味道,讓他意猶未盡。

「乖孩子。」放下湯碗,依蓮恩模仿列斯特一貫的語氣和動作,笑著摸摸他的頭。

換作是平日,列斯特不可能排斥這種角色對換的遊戲,但是當他注意到這是妹妹委婉的迴避,心中那份埋怨自己的感情便更加強烈。

他在父親臨終前曾哭著許諾過,這輩子絕不會讓任何人再來傷害他摯愛的親人,可是今天依蓮恩最需要他的時候他卻不在場,差點就造成彌補不了的遺憾。

「小蓮,對不起。」摟住纖柔的肩膀,列斯特同時望向遙遠的星辰,在心中對父親懺悔。

「乖孩子又沒犯錯,說對不起是傻孩子才做的事哦!」依蓮恩柔聲道。

星光閃爍,仿若也在訴說著億萬光年外的「沒關係」,列斯特摟著她的手收緊了些。

「對了,哥哥,你找到跑來救我的那個人了嗎?」

聽依蓮恩問起那名神秘的碧眼少年,列斯特心中五味雜陳,雖然對他出手相救一事由衷感激,但他在依蓮恩心目中奠定的英雄形象也足使列斯特本能地多了一層防備心。

「我已經拜託村裡的人幫忙找了,目前還沒有消息。」他淡淡地回應。

「這樣啊……」依蓮恩失望垂眸,甜湯裡倒映著胸前銀墜的亮光,好像是無意間從銀河墜入手中的星星,只是一場虛幻的想像,事實上並不存在。

但那個人消失之前說的話始終在腦海裡揮之不去。

 

明天晚上,我會帶著妳父親為妳準備好的成年禮物前去找妳。

 

他究竟是什麼人,與父親又是在什麼機緣下相識的?

父親準備了什麼,又為什麼不交給哥哥,反而交給一個陌生人保管那麼久?

問題一個一個接踵而來,像是不斷向上漂浮的氣泡,將她的好奇心愈推愈高。然而一切懸而未解,只能等待當事人來為她解惑。

無論那些答案是什麼,她都想再見那個人一面,但願他不要食言。

「小蓮,先想些開心的事吧!明天可是妳的大日子,妳還記得雙人舞要怎麼跳嗎?」

依蓮恩愣了愣,列斯特刻意轉移的話題忽然提醒了她一件更重要的事。

進行成年禮的過程中,最重要的過場儀式就是雙人舞。參禮的年輕男女與事前找好的舞伴隨著風笛聲在田埂上合著彼此的手掌慢舞,緩緩朝著田裡那棵見證穆族孩子成長的大樹移動,直到抵達族長面前,由族長親手為他們繫上象徵世代傳承的紅色頭巾,成年禮才算是圓滿完成。

「怎麼啦,小蓮,妳已經開始緊張了嗎?」發現依蓮恩面露難色,列斯特忍不住笑著拉她站起身。「別擔心,像小時候那樣踩著我的腳就行了,來,試試看。」

依蓮恩皺起幼眉,猶豫著該不該照做。

「放心踩上來吧!現在踩著我練習總比明天才在大家面前踩傷我好。」列斯特拍拍她的肩膀,示意她把身體放輕鬆。無奈之餘,依蓮恩彎腰脫掉靴子,乖乖踩上列斯特的腳背,配合著他數的簡單節拍前進或後退。

「左、右、右、左……對,就是這樣。」列斯特引領著她,一步一步踏出穩健的動線,儘管兩人的膝蓋不時相碰,每個動作都像是小孩子在學走路,卻感受得到彼此間相互扶持的默契。

「小蓮,好好期待明天吧!不需要緊張,妳跳得很好。」列斯特在她耳邊輕聲說道。

「哥哥……」雖然不忍心讓列斯特掃興,她終究還是說了令他備受打擊的實話。

「明天我們不能一起跳舞了。」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