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蒼路】初章/ 成年禮-03
2014/02/05 10:22
瀏覽465
迴響0
推薦13
引用0

駭人的慘叫將村落首尾貫穿,還在田埂上向巴頓道賀的人和提著鐮刀準備下田收割的人紛紛止步,疑惑地望向彼此。

「那是什麼聲音?」

「不知道,好像是從另一邊的田地傳來的。」

「不會是田裡遭小偷了吧?我媽年紀大了,要是被身強體壯的年輕小夥子攻擊,那可不是鬧著玩的。」其中一名青年蹙起眉頭對同伴說。

「哎,就算真的有小偷,你媽也會先把對方倒吊在樹下逼他求饒的。」他的同伴拍拍他的肩膀笑道,一副不把這聲慘叫當一回事的悠哉樣。聽他如是說,其他人無不哈哈大笑表示贊同。

「況且發出慘叫的是男人又不是女人,怎麼想都不會是你媽挨揍,你就別擔心啦!」

「話是這麼說沒錯,可是……」青年望著打呵欠的同伴面露難色。

「亞洛,你們幾個跟我一起過去看看吧!」

「列斯特?」

「剛才那個聲音聽起來不太妙,我正打算過去看看,為了以防萬一,需要幾個幫手。」列斯特果決地向他們請求協助。照理說嘉勉禮當天例行性的巡視工作可以不必進行,但是身為艾布納族長的代理人,他有必要親身前往關切,這是他的職責所在。「能幫我嗎?」

無庸置疑,列斯特的出現讓大夥兒事不關己的態度起了微妙的轉變。呵欠瞬間打完,背脊瞬間挺直,彷彿能量瞬間充斥了他們的筋骨,帶給他們十足的幹勁。

「未來族長都開口了,哪有我們說不的道理!」

「就是啊!亞洛,走吧!我們立刻去田裡把那個被你媽倒吊在樹下的可憐小偷救出來!」

「小偷?」列斯特被他們弄糊塗了。「所以那是小偷的慘叫聲嗎?」

「不!列斯特,你千萬別聽他們胡說,他們只是在做白日夢,我們快點去田裡看看吧!」亞洛忙不迭把同伴們跟列斯特隔開,避免他們繼續誤導列斯特。因為他太瞭解這群朋友了,他們之所以會在列斯特面前獻殷勤,檯面上是以討好未來族長為由,實情是……

「對了,列斯特,怎麼沒看到依蓮恩來看你折稻呢?」

果然不出所料,實情是,所有人都對成為他妹婿這件事感興趣。

「我妹妹她應該陪族長回寨休息了,有什麼問題嗎?」提及自己的寶貝妹妹,列斯特的神色頓時凝重了些。

「這樣啊……真失望,難得今天不必一早就下田,本來還以為有機會跟她多聊幾句的。」

「就是啊!畢竟巴頓大叔和她也算頗有交情,這場嘉勉禮她沒來看實在有點可惜。」

亞洛暗自搖頭嘆氣,這群人真不懂得察顏觀色,老愛那壺不開提那壺。早在折稻儀式結束那一刻,列斯特的視線就已經開始心急的左右逡巡。直到族人們圍上前去向他道賀,他滿懷期待的眼神才漸漸落回穩定的水平,用一視同仁的口吻回以感謝。

真正失望的人是誰,那抹禮貌的微笑說明了一切。


/


「啊!我的手──」淒厲的哀嚎聲從樹下竄到枝頭,原先安棲在樹洞裡的松鼠受驚出逃,一不小心失足墜落。詭異的是,那隻倒楣的松鼠明明沒有翅膀作緩衝,卻像燕子一樣用滑翔的姿態平穩落地。

只見松鼠一溜煙地從依蓮恩腳邊鑽過,躲在兩隻靴子之間探頭探腦的,好像也對自己剛才施展的絕技感到莫名其妙。

依蓮恩呆立一旁,按著隱隱發疼的手腕,那裡還殘留有被人拉扯的淺淺紅印。

和松鼠一樣,她也不明白自己是如何得救的,只知道及時出手拯救她的人就在眼前。

他的背影與哥哥極其相似,同樣擁有一頭清爽的黑色短髮,身材相當勻稱結實,但是他所散發的氣息卻與一般人迥然不同。寬鬆的白色上衣隨風鼓動,古銅色的胸膛若隱若現,讓他給人一種狂放不羈的印象,彷若一名乘風而來的天行者。

「啊!痛痛痛……放開我!」那名力大無窮的男子被狠狠反制在地,折在身後的手肘只差沒被扭斷而已,痛得他哇哇大叫。「是誰!竟敢破壞我的好事!」

「無論是誰都會阻止你的,無賴。」壓迫他的力道重了幾分,從低沉的嗓音可以聽出些許慍怒。「怕痛,那就換一種方式憐香惜玉吧!」

「啊啊啊──」少年不費吹灰之力就將他舉離地面,男子再度發出慘叫。

「我以為你喜歡高人一等的感覺。」冷峻的眼神沒有絲毫憐憫之意,男子囂張的氣燄早已在逼近人體極限的摧殘下完全覆滅。

「放……放開我……求你了!」

「怎麼樣,你不是也喜歡聽人求饒嗎?」少年不為所動地問。「還是我誤解了,折磨沒有抵抗能力的人才符合你的喜好?」

「不……啊!」

眼看著男子痛到快要暈死過去,依蓮恩忍不住開口替他求情:「請停手吧!我會找人通報族長的,在那之前請你不要繼續傷害他了。」

見她身體微顫,眸裡還盈聚著驚魂未定的淚水,緊扼男子雙臂的力道總算稍稍放鬆。

「抱歉,不小心下手太重了。」將男子摔回地面,他微蹙著眉,看起來言不由衷,顯然認為這樣的處置方式還是便宜了那名意圖侵犯她的加害者。

但他無法忽視在她眼中閃爍的淚光。

「別哭,這種人不值得讓妳擔心受怕。」一度想要伸手拂拭少女臉上的淚痕,但在那個念頭化作具體行動前,他忍了下來。

「謝謝你。」接觸到他目光那一瞬,依蓮恩立刻被他獨特的瞳色所攫獲。

自由遼闊的大草原,這是浮現在她腦海的第一幅風景。一抹柔中帶剛的綠意隨風晃漾,彷彿漾開了陌生的隔閡和猜忌,奇蹟似的安定了她的心神。

「我叫依蓮恩,你呢?」

面對她好奇的眼光,他回以淺淺的微笑。「現在還不能夠告訴妳。」

「現在不能,那要什麼時候才能?」依蓮恩鍥而不捨地問,以為他是故意吊她胃口。但從少年的言行舉止完全解讀不出試圖搭訕她的輕浮,相反地,他的態度非常認真。

「明天晚上。」他篤定地說。

「明天晚上?」

「嗯,明天晚上,我會帶著妳父親為妳準備好的成年禮物前去找妳。」

「怎麼會……難道你認識我爸爸嗎?」依蓮恩訝異地望著他,雖然住在旦臨村的穆族人她並不是每個都認識,但至少可以認得出對方是不是熟面孔。眼前這個長相出眾的年輕人,她確定自己不曾見過,應該來自其他村落或城鎮,可是他卻知道明天是什麼日子,還如此明確地告訴她,他是為她而來。

最令她不解的是,父親德爾諾明明已經過世十年了,怎麼可能替自己準備成年禮物?

「有人來了。」倏地,少年抬高目光,望向距離兩人最近的路口。「是列斯特。」

依蓮恩跟著他轉頭望,可是她並沒有看見任何人。

「你也認識哥哥嗎?」

沒有回應。她回過頭,少年不知何時竟然憑空消失了。

緊接著,從路口傳來急切的呼喊。

「小蓮!」列斯特用十萬火急的速度飛奔而來,其他人則被遠遠拋在後頭,誰也追不上他。

依蓮恩愣愣地看著地上遺留的腳印,這雙腳印僅能證明剛才替她解圍的少年不是幻覺,卻沒能合理解釋他是如何離開的,中斷得十分突兀。

「小蓮!」一抵達樹下,列斯特不由分說,立刻將她緊緊抱入懷裡。無須多問,依蓮恩泛紅的眼眶和凌亂不整的衣襟已然在他眼中點燃足以燎原的熊熊火光。

緊隨而至的穆族青年們在列斯特的手勢指揮下,立刻將倒臥樹下的男子五花大綁,押回族長寨問罪。

而列斯特始終把依蓮恩護在身前,不讓她與亞洛等人正面相對。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