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朱剛的傳奇人生(1949-1959)- 從窮學生到圓山飯店經理
2020/11/08 01:13
瀏覽500
迴響0
推薦4
引用0

第二節、台灣 1949-1959

一、從上海到台灣 – 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一九四九年一月中,華北剿匪總司令傅作義跟中共簽訂“北平和平解放協議”,共軍不費一兵一卒進入北平城。眼看傅作義六十萬大軍投共,全國人心惶惶。當時我在上海交大就讀,二月某一天,國軍四輛裝甲車包圍交大,捕捉共產黨。我知道上海不可久留,但是又不知道要逃到何處去。正在此時,我在軍校的好朋友陶祖侃逃到上海,到交大找我。他勸告我,以我家庭和曾任國民黨軍官的背景,共產黨來了之後肯定日子不好過,希望我跟他一起乘軍艦到台灣。我當即收拾簡單衣物,隨他乘摩托車到碼頭,登上一艘準備開往台灣的登陸艇。當時碼頭一片混亂,船上有戰車、卡車、撤退軍人、和像我一樣被夾帶上船的老百姓。由於情勢緊急,共軍隨時可能佔據上海,大家都想早點逃走。但是艦長外出,沒有回來。戰車連長急了,拿槍對著副艦長,逼他立即啟航。船沿著黃浦江出海,經過吳淞口時,砲台已經被共軍佔領,槍砲對著我們射擊,我們僥倖逃過,駛出外海。船上有大鍋飯,睡在吊鋪。由於我們乘的是平底登陸艇船,海上風浪很大,大部分乘客經不住顛簸,暈船嘔吐。經過兩天一夜,船到基隆,我跟著軍人下船,港口並無任何入境管制,看到女孩子穿木屐,腿上大多斑斑點點,覺得新奇。上岸後,隨著陶祖侃坐軍用卡車到台北,感覺一片荒涼。我們到一處軍營,在帳篷中住下。大約兩三個星期,軍人分發到各處駐防,我才搬到一家靠近中山堂的小旅館暫住。當時只有中山堂賣簡單西餐,菜式不多。附近還有當時台北唯一的一家咖啡館,賣咖啡和西點,有一台唱機,應該就是明星咖啡館。我到台灣之前,將母親從崑山接到上海四姨父家中。當時母親知道我遲早要逃離上海,給了我四五根小金條做盤纏。我乘船到台灣,走得匆忙,來不及通知,母親不知道我去了台灣。我初到台灣,有意轉到香港。但是住在小旅館時,金條不慎被偷,只好設法在台灣留下。

 

二、就讀台大經濟系 1949年9月 – 1952年5月,最艱苦的兩年半

我打聽到台大招收轉學生,從淪陷區出來的學生免學費之外,有匪區學生救濟金,供吃住,是一個不錯的出路。我在上海交大時讀輪機,希望以後有機會到各處遊玩。以我的背景,本應報考工程科系,但是由於讀工程需要購買一些工具,我身上只剩幾十元美金,難以負荷。我打聽了一下,讀外文或經濟系最節省。外文系是女生首選,因此我報考經濟系。當時轉學考試考四科,國文、英文、微積分、和經濟。前三科沒有問題,經濟學我沒有修過,在舊書攤上買了本經濟學,臨時抱佛腳,幸運地考上成為經濟系錄取四名轉學生之一。

一九四九年九月開學後,我暫時在圖書館中打地舖,等第四宿舍修建完工後,搬入第四宿舍居住。進入台大後基本生活問題解決了,但是還需要做家教,才能應付生活所需。當時所教學生的家境都不錯,有幾位學生父親是將軍,但是多半不用功。即使做家教,收入不夠外食,三餐吃宿舍的伙食。但是當時廚房很髒,我肚子裡曾經生鉤口線蟲(hook worm)。同學輪流擔任伙食團採買或監廚。伙食費不多,只能買高麗菜和幾斤肉。因為肉分量少,廚子將肉埋在底下,監廚可以分多一點肉。每個月加菜一次,每人可以加一條比手掌短的小黃魚,跟韓國餐館小菜中的小黃魚差不多大小。餐廳入口牆上每人有一個名牌,憑牌用餐。有時我們知道某位同學回家不會來,取他們的名牌,可以吃雙份。台大宿舍六人一間,睡上下舖。當時到那裡都是走路,宿舍中有個同學跟錢純同班,是中校,帶軍職就讀,有薪水,是少數擁有自行車代步的同學。同宿舍還有一位同學懂得一點武術,有一次經過成功中學,同行的女生受到中學生騷擾,那位同學打抱不平,跟那些中學生約好某天在植物園比試,結果被打斷了一隻胳膊。

我們經濟系有一百多人,郭婉容是我們同學,她人聰明,功課好,雖然是本省人,國語標準,還在台大國語演講比賽中獲得第一名。郭大學時就跟台大的劉姓講師結婚,畢業後二人一同留學美國。郭曾任經建會主委,和曾任財政部長的錢純也是經濟系,比我高一班。有一位同學陳水木,第二年失去踪影,過了一年又返回台大就讀。問他發生什麼事,他不肯說。傳聞他跟一個共產黨員同名同姓,被關了一年,調查發現共產黨員不是他,將他釋放。當時國民黨嚴密防堵共產黨,註冊時每一位同學都需要找一位高職位官員或店鋪作保,保證他不是共產黨員。我一人在台,無親無故,找人作保是最困難的事。當時政府嚴厲防諜,如果不知道別人底細,不敢為人作保,萬一出了問題,保人也受到牽連。我曾經請父親老友,物資局主任溫崇信為我作保被拒絕。好在我有一位同學陳一駒家中開糖果廠,願意用糖果廠的印章為我做保,幫我解決這個難題。當時台灣國府很不穩定,中共隨時可能進攻。一九四九年底,班上幾個女生為了害怕共軍來襲,離台到香港。

我是台大籃球隊員,任副隊長。經濟系的李乃輝也是籃球隊的一員,後來曾經加入七虎隊的預備隊幼虎隊。我們籃球隊水準不錯,曾經打敗過有體育系的師範大學。後來我在美國東部工作時,有一次到華盛頓DC的一家中餐館用餐,餐後waiter告訴我已經有人代為付賬了,原來李乃輝在那家餐館當經理。商學系同學張建國在世界銀行工作,時常出差到非洲。有一天一個人到一家中餐館用餐,當天餐館很擠,老闆請他跟另外一個中國人同桌,原來那人是李乃輝,聽說他在奈及瑞亞開成衣工廠。我讀中學時曾經在是上海精武體育館學過拳擊。台大附近有一間體育館,是一個曾經得過大陸全國性拳擊比賽冠軍的本省青年開設,有練習拳擊設備。我有時到那個體育館打沙袋。當時有個林教練,正準備組織一些會西洋拳的人到各地表演,看到我練習沙袋,告訴我有吃有住,邀請我參加。於是在1950年,我溜課,跟著這個西洋拳隊到各地巡迴表演。團中大約有十個團員,多半在戲院中表演,夜宿當地小旅館。我的工作只是跟其他團員上台表演拳擊。有些水準高的拳手,當場接受觀眾上台挑戰,打擂台。因為這個機會,我得以沿著台灣西部城鎮免費旅行,一直到高雄。大學生有時舉辦舞會,找間民居,地面撒滑石粉,找一台唱機,就開起法令禁止的家庭舞會。我們喜歡到同學何麗珠家中跳舞。她是何應欽的侄女,不但家中設備齊全,而且巷子兩端有軍人站崗,警察不會入內查訪取締。

我除了讀書做家教之外,1951還在一家貿易公司兼差,幫忙他們英文書信工作。做了幾個月後,我開始在圓山飯店工作,於是介紹政治系同學羅龍接手。羅龍也是我在政大外交研究所同學,在任華盛頓副代表時時有來往,後來曾任駐俄羅斯代表。我在台大時課外活動很多,時常缺課,不過也沒有耽誤課業。當時老師很多照著課本講。事後自己讀,或者跟同學借筆記就可以過關。記得的好老師不多,有教國際關係的雷松生,法學院長薩孟武,統計學老師張果為,和哲學老師殷海光等幾位。

 

三、在圓山飯店和美援會工作 1952 – 1959 – 美麗的回憶

美國駐台大使藍欽大使建議蔣夫人,在台灣成立一個可供美國及外國人使用,合乎國際標準的飯店。於是蔣夫人利用台灣旅行社在圓山的舊址,於1952年成立圓山飯店,開始營業。由於飯店很有特色,曾經登上Time雜誌封面。當時台灣省政府主席吳國槙為了配合,提出一百萬元新台幣資助圓山飯店擴建,加建金龍廳,及後來的翠鳳廳。1952年春天,在台大就讀時,我時常到總統府前的中國之友社(FOCC)走走。陳納德在台灣的CAT公司有一個機要秘書Sue Buol,負責管理中國之友社業務。Sue也是圓山飯店的顧問,幫忙規劃飯店,並僱用會計。圓山飯店有意聘用CAT的會計主任負責財務及會計,可是他要求月薪200美元,沒有獲聘。Sue Buol在中國之友社看到我,向擔任會計的Joseph朱(後來成為彭孟緝妹夫,到聯合國任職),打聽我是誰。Joseph朱認識我,告訴Sue Buol我即將從台大經濟系畢業,曾經在上海聖約翰中學就讀,Sue不知道經濟和會計的差異,乃推薦我到圓山飯店擔任副經理,負責財務和會計工作,答應給我月薪100美元。以我一個窮學生,這是非常好的待遇,因此馬上答應,台大還沒有畢業,就開始到圓山任職。我的直屬上司是經理徐潤勛(Eddie Zee),徐是宋美齡的秘書Bill孫在聖約翰大學同學,獲得推薦到圓山飯店任職。Bill孫的太太Mary是聖約翰的校花,跟宋美齡關係很好。

當時台灣進口管制很嚴格,圓山飯店有些特殊需要,都要經過特別安排才能辦好。比如當時金龍廳需要一塊有中國色彩的高級地毯,需要天津產的羊毛地毯,必須總統府批准,才能進口。飯店需要洋煙洋酒,依法公賣局不准。變通辦法就是成立圓山俱樂部,採取會員制度。以俱樂部的名義可以進口洋煙酒,但是只能在俱樂部內供會員消費。飯店需要紐西蘭高級牛排,可以從美軍的PX買,但是要總統府批准。飯店用水從圓山山下抽取,由於用水量很大,影響山下居民供水,需要跟政府單位和居民協調。還有省議會出錢投資飯店擴建,需要到省議會說明,這些對外交涉的事都是徐潤勛經理負責。

我負責內部事務,包括財務、會計、餐廳、娛樂設施營運等。當時圓山的客人以美國人為主,有外交人員、商人、和軍人。圓山飯店餐廳提供美食,美酒,和菲律賓熱門樂隊,並有游泳池和露天舞池等娛樂設施。飯店的廚子都是從各地聘來。例如Sue Buol打聽到原先上海采芝齋的廚子在香港,於是聘用他,出旅費將他們全家接到台灣;廣東師傅聘用衡陽街一家廣東餐廳主廚;餐廳領班(captain)姓李,曾經在英國船上工作,有西餐廳工作經驗。當時還有一個receptionist Angela陳,英文說得不錯的,負責餐廳宴會的訂位工作。後來她自己經營的西餐廳,生意不錯,乃離開圓山。之後招收了一批年輕女員工,多半是中學畢業的本省人,由我教她們簡單英語,在餐廳做招待工作。在美國軍隊中,軍官(officer)和士兵(enlisted man)的娛樂設施是分開的,在圓山飯店的酒會和宴會同時可以接待軍官和士兵,是當時少有給外國人休閒和社交場所。當時圓山飯店享有特權,不用交稅,賺了錢投入擴建,包括金龍廳和翠鳳廳,在我到美援會工作之前已經建好。

我在圓山飯店工作時,曾經接待過當時美國副總統尼克森、洛克菲勒、約旦國王,和1958年來訪的伊朗國王巴勒維。洛克菲勒和他兩個侄女很平民化,拒絕住套房,入住普通房間。尼克森夫人曾在金龍廳舉辦酒會。蔣總統夜宴巴勒維時請了李棠華雜技團表演。當時伊朗國王巴勒維還是單身,出手極大方,離開時給整理房間的小弟一千美金小費。蔣介石跟宋美齡平均每個月一次到圓山飯店,在游泳池邊二人專用間房間用餐。他們只要一葷一素一湯,但是我們都是選最好的材料為他們準備餐食。菜做好後,蔣的隨從看著我先嘗一下,確定沒有問題,才由總統侍衛送進去服侍他們用餐。有一次蔣到圓山,沒有預警直接走到餐廳。餐廳中用餐的美軍,看到蔣進來,紛紛起立,但是有些著便服的外國人沒有站起來致意,我擔心蔣不高興。還好蔣看了一眼就離開餐廳了。宋美齡愛吃cottage cheese,由上面交代要我想辦法。當時台灣沒有賣,我找了一家美商投資的牛奶廠,專門做好送進官邸。

圓山請的三人菲律賓樂隊駐唱,很得好評。鋼琴手是菲律賓大學老師,很得美國太太歡心。有時美軍太太也上台唱歌,由樂隊伴奏。除此之外,我們跟美國軍官俱樂部(Officer’s Club)及士兵俱樂部(Enlisted Men’s Club)商量好,他們邀請演藝團體來台表演時,圓山飯店分擔一部分經費,請他們順道在圓山演出。安排演出的團體記得有Benny Goodman Band,Debby Renold等。還有一個南美舞蹈團,主角叫Zee Bomb,到士兵俱樂部演出,我也請到圓山表演,沒有想到她演出的是脫衣舞,事後總統府來電查問。Debby Renold人很好,告訴我她在洛杉磯有個房子,我如果到洛杉磯可以用她房子的游泳池。沒有想到,我剛到洛杉磯留學時,在一個猶太人家做House Boy。我跟這家的少主提起這件事,他說Debby Renold的房子就在附近,於是我們二人溜進去游泳。有一年白雪溜冰團來台表演,在圓山住了兩個星期,飯店在聖誕節請客招待他們。團長送了我兩張票,前排中間的位置。我帶太太去看表演時,女主角著冰刀溜到我們面前,捧著一朵花獻給我們,觀眾一定好奇,不知道我們是那裡來的大人物。

50年代,圓山是台灣最有水準的飯店,經常有外交官或美軍舉辦雞尾酒會。客人都是乘專用轎車前來。當時葉公超是常客,孫立人也常來,不過孫不坐轎車,而是乘吉普車前來。當時客人到飯店飲宴後,都是先簽帳,我們再派人收款。有些外交官欠帳很久不付,我就請Sue Buol幫忙寫信催款。Sue的丈夫Bob Buol是飛虎隊隊員,中共部隊攻打四川時,Bob來不及逃離,被中共逮捕,關了十年才放出來。不幸地是,Bob獲釋後不到兩個月,在巴黎心臟病突發去世。菲律賓外交官是圓山的常客,最令我們頭疼,因為時常拖欠賬款不還。最怕的是簽帳的外交官調離台灣,欠款收不回來,只有列入呆賬註銷。俱樂部是會員制,不好管理。有些顧客不是會員,也想入內消費,需要我出面阻擋。另外俱樂部裡的工作人員,有時將空酒瓶替換半滿的洋酒,侍機帶出,需要監督管理。

當時國民黨很害怕共產黨滲入台灣,在公眾出入的餐飲業找員工監視顧客,如果發現有匪諜嫌疑的都要通報有關單位。我曾經代表圓山飯店,跟酒家和其他餐館的代表一起接受兩個星期保密防諜訓練。圓山山腳下有一個CIA的單位西方企業公司(Western Enterprise),是美國海軍的一個情報監聽站(listening post)。我跟常來圓山吃飯的幾個西方公司員工混熟後,有時跟他們一起出遊。有一次乘他們的吉普車外出,碰撞一輛三輪車,被車夫拉到警察局。警察看到西方公司員工開的吉普車掛調查局的車牌,知道他們有來頭,勸告本地青年不要再鬧了。

我在圓山飯店的工作是由中午到打烊才能回家,沒有假期,每天上班。當時已經有兩個孩子,老大朱寧,老二朱輝,雖然請了傭人幫忙帶孩子,妻子姜毓蘭生活非常辛苦,於是在1955年轉到美援會(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Administration, Mission to China,現稱USAID)做auditor。在美援會工作時,認識李國鼎。也曾經多次跟陶聲洋一起到石門水庫,和高雄楊子公司(乘臥舖火車)等處查賬,及檢查最後使用實況。在美援會時,我們職員們參加過的工作包括分配美援資金、機器、農產品,協調美方技術顧問援助,及安排台灣人到美國接受短期訓練等。1950到1965年的美援台灣項目中,有兩項美國自身也受益;其一是將產量過剩的棉花和麵粉送給台灣,以維持美國棉花和麵粉的價格,其二是提供資金支援建設計劃(Project),但是資金只限於採購美國產品,和僱用美國籍技術員。另外一個項目是選派台灣人到美國做短期訓練,受訓後必須返回台灣服務。這十多年中,美國提供經援總金額只有十五億美金,為了得到這筆美援,台灣必須提供等值台幣的相對基金,交給美國ICA支配運用。我們陪同美方職員出外查核時,商人多半會在酒家招待,安排酒女陪伴,以爭取好的評判。

我在美援會工作了一年半,孔二小姐返台定居,接管圓山飯店,管理台北圓山和新開張的高雄圓山飯店。孔二小姐身材瘦小,穿西服戴呢帽,自稱是總經理。圓山飯店的大老闆是宋美齡,她的秘書Bill孫本是圓山飯店的頂頭上司。可是孔二小姐介入後,台北圓山等於有了Bill孫和孔二小姐兩個老闆。徐潤勛是Bill孫的同學,又是孫推薦到圓山當經理,算是孫的自己人。但是孔來了之後,徐經理倒向孔。Bill孫不悅,想要壓迫徐離職,乃找我回去圓山。我接任圓山飯店經理後,孔二小姐安插她的女朋友蕭太太做接待,主管旅館房間和餐廳的訂位;並安排黃仁霖的弟弟ZeeZee譚(為譚家收養)做controller。後來Bill孫跟孔二小姐的衝突升高,宋美齡開除了孫,要孫搬出公家給的日本式宿舍,在外租房子,找工作。孫在美國西北航空公司謀得一個副理的差事。Bill孫是宋美齡的機要秘書,關係應該非常密切,但是因為跟孔不合,不但被開除,還不准他出國,可以看出政治人物的無情。

我回到圓山任經理,雖然月薪漲到每月200美元,但是因為孔二小姐安插了她的人馬,工作上綁手綁腳,處處受限,因此決定出國讀書。1956年政大外交研究所開辦,台大同學羅龍是第一屆學生。羅龍告訴我,研究所上課很容易,每個月有600元津貼可領。我被他說動,於1957年8月考入就讀,是第二屆,還是在圓山上班,很少去上課。當時學生宿舍羅龍跟我共用一間,我自己有房子,又很少到校,羅龍因此可以獨自享用我們的宿舍。羅龍畢業後進入外交部,直到任俄羅斯代表時退休,移居維也納。我們台大經濟系晚一期同學林尊賢,是本省人,也是政大外交研究所第一屆畢業,曾經做過Atlanta總領事及駐韓代表。1959年3月,我修完政大外交研究所的課業,可是因為當年4月離台,到美國UCLA讀書,沒有交論文,沒有拿到學位。在我申請美國大學入學時,曾經找政大外交研究所一位美國籍教授寫推薦信,被他拒絕。他說,你從來不來上課,叫我如何推薦你呢?

 

四、離開台灣 – 開廣眼界,不再願做井底之蛙

我在台大就讀時認識我的妻子姜毓蘭,交往一年,在1952年8月結婚,長子朱寧次年出生,次子朱輝在1957年出生。我的工作屬於高薪,將結餘放在郵局定存(CD),年息100%。我在圓山工作時,在信義路四段買了一間平民住宅。房子是兩層樓,上下各一戶。我買的是二樓,二房一浴,當時附近都是稻田,後面陽台可以看見松山機場。買房時,我的積蓄不夠,向擔任基隆要塞司令姜繼斌,妻子的叔叔借八萬元付頭款,其他分期付款。有一些經合會的同事住在同一社區。在圓山飯店工作,還有一些福利。當初從上海來台,帶來兩套西服。到圓山上班,又到委託行買了一套舊西裝。後來圓山飯店為高級職員和餐廳服務的領班們量身,到香港定做高級毛料西服。飯店有公用吉普車和司機,接送我上下班。另外Sue Buol擔任圓山飯店顧問,配有一輛專用吉普車。有時Sue不在,我可以用她的吉普車。有一次,我乘Sue的吉普車到政大外交研究所領取600元學生津貼,同學看到又驚奇又羨慕。圓山飯店為員工提供伙食,大家一起吃。我因為要招呼客人,因此晚餐自己在西餐廳點菜。晚上客人清淡之後,我也可以自己在酒吧喝酒吃西點,都是免費。

我工作七年後,積蓄足夠我一家一兩年的開銷。我在聖約翰讀過書,英文不是問題,因此決定到美國尋求更好的生活。當時台灣居民只能以學生身份得到美國簽證,我於一九五九年申請到UCLA,於四月赴美讀書,開始了人生另外一個階段。我在台大沒有好好讀書,平均成績只有C,七十多分。因為我是軍校畢業,相當於獲得另外一個學士學位,才獲得UCLA錄取。

50年代台灣出境管制嚴格。首先,我雖然是軍校畢業,還是需要接受六個月的軍訓才能出國。我請一位在圓山飯店認識的總統官邸工作人員幫忙,送了一匹布,讓國防部有關單位發給我一張王叔銘簽署的文件,同意我可以免除六個月的軍訓。我到台北市警察局申請良民證,檔案中有一個逃兵,沒有照片,跟我同名同姓,沒有辦成。我請基隆要塞司令,太太的叔叔出面聯絡警察局長,說明我到台灣後就進台大讀書,證明我不是逃兵,因此過了第二關。辦好台灣的手續後,辦理美國簽證,首先需要通過健康檢查,如果有砂眼,香港腳,結核菌疤等都不能通過。我找人打聽,在圓山飯店擺了一桌酒席,宴請榮總的醫生。他們難得到圓山,吃了宴席,發給我一張一切合格的健康檢查報告。申請簽證時,美國領事館的副領事認為我有長期居留美國的可能,不給我簽證。當時美國領事的秘書常住在圓山飯店,我請她幫忙,把我的簽證申請直接請領事批准,我終於辦好出國手續。當時台灣有外匯管制,出國只能結匯六百美元,西北航空公司單程機票就去了三百多元。到了美國所剩無幾。

附註:朱剛至今仍耳聰目明,如果有舊日朋友,歡迎跟他聯絡。

朱剛電郵:kong.yoland@gmail.com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