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20060531教育論壇:我們到底要給孩子什麼樣的教育?
2008/07/25 09:35
瀏覽482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就在各方強烈反對下,台南教育大學、台北教育大學紛紛停辦所謂「國小基本學力測驗」、「全民數學能力檢定」,惟中彰投等四個縣市政府仍於日前完成所謂資優班統一考試、分發,在大學聯考成為歷史名詞,九年國教實施近四十年後的今天,由地方主管教育行政機關舉辦此一變形的初中聯考,直教人有今夕何夕之慨。

事實上,不僅僅是中彰投,過去一年,全台不分南北,還有許多公私立機構,打著基本能力檢測的旗號,對小學生進行名目不一的各種測驗。以台北市教育局為例,去年底方才舉辦過全市小六學生的「國語文基本能力檢測」,依教育局規劃,接著即將登場的就是「數學檢測」,教育局的理由再簡單不過,因為九年一貫課程實施以來,普遍的反應是孩子的國語與數學能力下滑了,進行基本能力檢測主要是為了分析學生程度,以作為研訂相關政策的參考。

雖然上述各主辦單位,無不振振有詞地為學力檢測辯護,但是,我們更想知道的是,這難道就是台灣的教改成果?有那個教育官員能夠告訴我們,如果五年前教育部執意推動九年一貫課程是對的,現在為何卻又放任升學競爭的魔爪肆無忌憚地伸向國小學童?當我們回頭檢視當年大小官員們揭櫫的「讓孩子快樂學習」、「尊重多元智能」等理想,再對照目前各單位競相辦理的大小檢測,與孩子為此所受的壓力,容我不客氣地說,台灣的教改簡直恰如一場荒謬的鬧劇。

也難怪師生家長要無所適從了。以備受關注的學生國語文程度為例,大家現在忙著「搶救」學生語文能力,然而,究竟孰令致之?說到底,九年一貫課程實施後,國小國語課節數大減四成乃是主因,麻煩的是,無論是原來的「國語」,或是新增的「母語」、「英語」,背後都有特定的政治意識型態在支持。

主張小一開始上母語的論者,義正辭嚴地表示,小學生理所當然必須會說媽媽的話,這才是愛台灣的台灣之子,為了回應這樣的聲音,於是九年一貫課程綱要明訂,將母語課列為小一必修;支持英語應該從小學起的人士,同樣大談所謂全球化以及與世界接軌的重要性,於是英語課自小五起列為必修,向來標榜國際化的台北市,更是提前於小一開始上英語;最後,強調學生國語文程度已達非搶救不可之地步的學者,則訴求應提高中學文言文課程的比例,並建議將國小國語課節數恢復至九年一貫課程實施前的水準,以提昇學生語文能力,不時強調正體字之美的馬市長當然也從善如流,指示北市教育局研擬各國民小學每週增加一節國語課的可行性……我們如何忍心苛責學生程度下滑?當初究竟是誰將小學生的語文課從一種增加為三種,現在又回過頭來指責孩子程度變差?若說學生程度真的下降了,我們這些大人不恰恰是元兇?

一點沒錯,這就是我們的教育決策。決策品質若此,我們又怎能批評望子成龍的父母,狠心地將還在讀小學的孩子提前送上殘酷的升學競技場?母語重不重要?國語重不重要?英語重不重要?依上述相關人士的說法,恐怕都很重要。問題在於,我們到底要給孩子什麼樣的教育?什麼樣的童年?總體課程結構固定,學生學習時間有限,如果母語、英語非得納入課綱,那麼原先的國語課因此被壓縮,甚至學生國文程度因此下滑,不都是顯而易見的事嗎?如果當初將母語、英語列為國小必修的決策無誤,在憂心孩子國文程度下降的同時,我們是否必須先嚴厲地檢討自己?相反地,如果教育官員現階段又鼓起不爛之舌鼓吹增加國語授課時數的正當性,難道不該先為之前減國語上英語的決策道歉?

基本上,九年一貫課程的哲學基礎與傳統上偏重「背多分」或精熟學習有本質上的差異,現在的問題顯然是,我們一方面高舉已然消散的新課程理想,一方面卻又陰魂不散地以傳統教育思維檢視學生的學業成就。我們到底是要讓小學生快樂學習「帶得走的能力」?還是要如同過去一樣斤斤計較學生的分數?這顯然是兩個不易調和的命題,再怎樣,總不能偽善到既期待學生快樂學習,又要如同過去一樣要求孩子們有高標的學業表現吧。

然而不難想見的是,我們的教育官員們大概會說些言不及義或無關痛癢的話,例如:本土化與國際化不能偏廢,母語、英語都很重要,但是我們也必須搶救學生日益下滑的國文程度;或者是,教育局再次重申落實常態分班的立場,但因材施教也很重要啊。

是啊﹗也難怪補習班會以倍數成長。或許是宣告新課程壽終正寢的時候了。(20060531台灣立報教育論壇)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