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20150608如果圍牆不是問題
2015/07/23 16:54
瀏覽447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http://opinion.cw.com.tw/blog/profile/266/article/2918

一起不幸的校安事件後,校園圍牆高度引起熱議,程度不下於死刑存廢的論辯。

    台北市長柯文哲指出,過去校園為了友善空間,因此降低圍牆高度,未來可以考慮加裝鐵欄杆拉高,柯市長並宣布將恢復2個月前由他親自取消的員警「護童專案」;前台北市長郝龍斌則說,文化國小的圍牆高度從建好就是那麼高,也沒有降低,而友善校園則是過去3任台北市長都主張的政策,「把圍牆建高,並不能夠真正保護學童安全。」

安全才是友善校園的核心

    前後任台北市長的主張各有支持者,但多數媒體評論顯然認為「問題不在圍牆」、「再高的牆也擋不住病態人心」、「校園開放政策不應走回頭路」。

    或有必要回頭看看什麼是「友善校園」政策。

   「友善校園」係由「中學生權利促進會」等團體於20031221日發起,目的在終結校園體罰,後來教育部的「友善校園總體營造計畫」提出的政策目標,也聚焦防制校園霸凌,營造多元、平等、法治的校園環境。

   依此而論,確保學生安全、讓師生家長免於恐懼,不正是友善校園的核心指標?如果校園開放政策確已困擾學校管理,甚至危及學童安全,使家長人心不安,還能稱為友善校園?

    相較於教育部的友善校園計畫,台北市政府2009年推出的「台北好好看」政策,則是將校園圍牆降低或用植栽取代,至今共有90所中小學完成作業,除了台北市,宜蘭縣等也標榜「無圍牆學校」,並以此作為落實友善校園的指標。

    誠然,高牆擋不住病態人心,校園應該友善開放。

    但同樣值得思考的是,為什麼要用圍牆高度衡量校園的友善程度?圍牆高度與開放校園有無直接關係?比起圍牆的高度,教育法規是否進步、校園氛圍是否民主、輔導管教是否專業、親師關係是否互信良善、學校與社區互動是否緊密,這些指標是否更適合成為評估友善校園的依據?

    我們以為,校園固然應該開放友善,但整體政策規劃仍應以學校、以學生、以確保校園安全為核心思考。

    柯文哲、郝龍斌對校園圍牆、學校安全的看法或許不同,但兩人的決策似乎都是去學校本位的,郝在要求降低圍牆高度以落實友善校園時,可曾考量學校人力能否承擔圍牆降低後的校安風險?是否同步要求教育局提出補強校安的配套措施?而柯文哲又是出於什麼原因,要求取消員警的「護童專案」?到底維護學童安全是誰的責任?柯市長對校園安全又有什麼想法?

正視校園管理困境

    校園喋血事件喚醒國人對校園安全的關注,但在此之前,「無圍牆校園」政策其實已經困擾學校許久,甚至已經影響正常校務運作、正常教學活動。

    數年前宜蘭縣曾發生家長帶槍進校理論、夜晚校園中庭喋血案、假日國中校園廁所驚見屍體,這是浮出來的冰山一角。上課時段,最常出現的情況是保險、圖書等業務人員進入校園逐間教室推銷,上課期間外勞推著輪椅與受顧者在涼亭吹風乘涼聊天,校外人士坐在校園的低矮圍牆抽煙喝酒,附近施工人員中午飯後午休在校園一角躺下,野狗把校園當成公園亂逛……;一早校園裡必定有的是阿比、酒瓶、破碎的玻璃瓶、滅火器被隨意噴灑、不知是人還是狗的糞便,水龍頭的水流了整晚,還有針頭。(校園開放不等於無圍牆,勿置學生於險境文╱鄭嘉偉http://www.yilanview.org.tw/index.php/articles/91-2014-yilan-view-news/170-14502)

    或問,難道沒有雙贏的政策?難道沒有可兼顧校安的校園開放措施?

    提出這樣看法的朋友,對台灣各級學校的資源配置顯然十分陌生,要知道,台灣各級學校的員額編制大抵呈倒三角形分配,按理,最需要校園安全人力配置的應屬國民小學,但無論是「兼行政教師」、「專任教師」、「專任輔導教師」、「職員工友」,國小的編制均遠低於高中職與國中,就以校園警衛為例,北市國小還配有2名警衛,但有許多縣市的國民小學甚至並無校警編制,而原本已經不足的校園人力,在人事精簡、經費撙節、遇缺不補下,往往更形捉襟見肘。

    該問的是,面對這樣的校安困境,政府官員難道一無所悉?

我們真的在乎校園安全嗎?

    校園圍牆的高度與校園安全究竟有無直接關係?以文化國小事件為例,雖說那圍牆的高度自始如此,未曾降低過,但如果那堵矮牆不是130公分,可不可能因此阻止那場悲劇?

    或許,關鍵真的不在圍牆,或許,2公尺的高牆也阻擋不了悲劇的發生,那麼,影響校安的關鍵因素是什麼?我們難道就消極以對、聽天由命?官員們在要求學校落實校安的同時,能不能自問究竟又給了學校什麼支援?

    一如預期,校安事件後,大小官員咸表震驚、不捨,從行政院以降,各級官府紛紛下達要求學校加強校安的指示,但,學校面臨的各種問題,卻好像與他們全然無關一樣,天下竟有這樣省事的衙門?

    校園應該友善開放,但沒有配套措施的校園開放政策,或許成就了縣市長的友善校園理想,但卻可能是以影響正常校務活動、甚至犧牲校園安全為代價,首長可以要求友善校園,但能否也關注中小學校園人力不足的現實?

    近年來,學校教育負擔的家庭與社會功能已然超載,台灣學生留校時間越來越長,校園安全事件卻也日趨多樣複雜,面對人心惶惶的家長,面對力有未逮的教育人員,難道真要學校自求多福?

    校園割喉案顯示,校園病態攻擊事件防不勝防,圍牆阻隔不了犯罪、讓高牆倒下這種漂亮話人人會講,但此刻能否全面檢視校安死角,填補校園人力缺口,正視無圍牆校園的管理問題,我們承受不起再有一個孩子用這種方式離去。(20150608天下雜誌獨立評論)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